「哪位是蕭易蕭神醫?」

快步的走回到那個危重病房前,那個醫生便連忙語氣謙恭,臉上帶著笑容的在人群中望著眾人問道,他的目光不停的在那些個看起來比較像神醫的人的臉上掃著,卻並沒有看一下旁邊的蕭易。

「我是。」

蕭易看到這個醫生的神情,便知道剛才安老的電話”>已經生效了,連忙站了出來道。

「你?」

醫生望著站出來的蕭易,微愣了一下,隨即臉色一沉,「你要是再搗亂的話,可就別怪我叫保安過來把你趕出去了。」

「你這個人怎麼這樣,他真的是蕭易,你看一下他的身份證不就知道了?」

王青青不滿的望著這個醫生。

「你真的是蕭易?」

聽到王青青的話,醫生的臉色,終於有些變了,臉色有些狐疑的望向蕭易。

「我騙你幹什麼,騙你我有錢拿嗎?」。

蕭易也已經有些生氣了,如果說,之前還可以說,這個醫生也是恪盡職守的話,但是此刻,卻已經明顯的有狗眼看人低的嫌疑了,難道他長得年輕一些,就不能是醫生了嗎?

「蕭神醫」

而就在這時,旁邊忽然傳來了一個熱情的聲音。

狼性總裁的撒旦妻 一個一邊正在急急忙忙的走路,一邊在穿著白大褂的約摸四五十歲的醫生一臉熱情的沖著蕭易走了過來。

「張……張醫生?」

那個原本正在準備讓蕭易拿出身份證來看一下的值班醫生看到這個匆匆的走過來的醫生,臉上神色頓時變了一下,張大了嘴巴,一臉不可置信的望著他。

在這個科室之中,這個張醫生,作為他們科室最厲害的醫生,同時也是醫院最頂尖,最具影響力的幾個專家之一,據說還是本科室唯一一個獲得了歐洲的權威醫生機構承認的專家,在歐洲的幾個權威的醫學刊物上發表過幾篇論文的專家,他自然不可能不認識的。

可是他不是在休息嗎?怎麼會在這裡的?

張醫生似乎完全看不到他的存在一般,直接徑直的向著蕭易走了過去,快步的走到蕭易面前,伸手熱情的向蕭易伸出了他的手道,「蕭神醫,真的不好意思,今天我正好在家休假,剛剛接到安老的電話”>,才急急忙忙的趕過來,希望沒有來得太遲,還能幫得上你的忙。」

「你就是張醫生吧,您太客氣了,讓你休假的時候都還要特意的趕回來,我才是真的非常不好意思。」

蕭易一眼看到這個男子,便認了出來,這個張醫生正是當初跟著安老趕過去的那群醫生中的一個,看到他熱情態度,連忙也客氣地道。

「客氣的話,我們就不要多說了,救人要緊,我們先進去看看你朋友的情況,安排救治的方案吧。」

張醫生正是當初跟在安老身後的一群專家之一,當時他曾親眼目睹蕭易的神奇的針術,一針下石,到現在,他也還是覺得有些不可思議,這令得他回去之後,翻了不少的中醫方面的醫書,不過可惜的是,卻還是沒有得到答案,最後還是聽安老解釋了一下,才有些似懂非懂,但卻還是覺得不可思議,什麼火燒石,在他西醫的理論中,根本沒法兒理解。

也正是因為見識過一次,他才會對於眼前這個看起來只有二十歲上下的蕭易,絲毫不敢有半點的輕視。

「好」

蕭易連忙點了點頭,心中對於這個張醫生,也更加的欣賞了,這種救人為先的態度,才是一個真正的醫生應有的風範,應有的風度。

醫生是一個神聖的職業,這個神聖的職業,並不應該成為讓醫生凌駕於病患之上的原由,而應該是一種發自內心的關懷,和同情。

這一點上,蕭易一直是非常的欣賞西方關於醫德醫風方面的傳承。

不得不承認,他們在醫風醫德這一方面,做得真的比國內要好上不知多少倍。

他們在選擇醫生這個神聖職業的時候,那種神聖的禮儀和儀式,蕭易並不認為是無胃的架勢。

這一次,有了張醫生在前面領頭,誰也沒有敢再去攔他們。

目送著他們兩人進去,門口的那個值班醫生臉色蒼白,額頭豆大的汗滴,開始不斷的冒了出來,他怎麼也沒有想到,眼前這個二十歲上下的毛頭小子,居然真的就是那個院長口中的蕭神醫,而張醫生剛才的那種神情,已經可以徹底的肯定,他的身份,鐵定無遺了。

要是回頭他和院長說一下,哦,不,就是和張醫生說一下,自己的職位,也就不保了。

想到這種情況,這個值班的醫生的雙腿都開始打起了顫來。

而旁邊那個最先攔過蕭易的護士,也是臉色都變得蒼白了起來,沒想到這個瘦瘦削削,不論怎麼看,也不像是個醫生的年輕人,竟然真的是一個醫生。

那些周圍的家長,也一個個都神情愕然,誰也沒有想到,這個小夥子,居然真的是一個醫生,而且,看起來在醫院的關係,非常的大,把醫院一個看起來很厲害的正在休假的醫生都請了過來。

王大為和李小梅看著蕭易和那個張神醫一起走進去的背影,臉上的神情,也開始有些激動了起來,她的內心中的絕望,終於去了一些,更多了一些希望。

第一百八十九章他真是蕭神醫?

第一百八十九章他真是蕭神醫?,到網址 第一百九十章我來解決「二叔,二嬸,你們放心吧,蕭易一定會有辦法救好小虎的。」

王青青也神情有些激動的望著蕭易和張醫生的背影,轉頭對旁邊的王大為和李小梅道,她的心中,不知道為什麼,莫名的便對蕭易有一股難言的信心,似乎蕭易的那道有些瘦削的背影中,蘊藏著一股極大的力量。

「嗯,一切就靠小蕭了。」

王大為點了點頭,他也聽說了,上次蕭易治好老婆”>的事情,而且還沒有少念叨,這時緊張而又激動地道。

「也讓那個蕭神醫救救我兒子吧,我兒子和你兒子都是一起玩的同學,我還見過你兒子幾次呢。」

「還有我的兒子,也是你兒子最好的朋友,你兒子還來過我們家吃過飯的。」

「還有我兒子……」

「…………」

旁邊的另外的幾個家長,此時也反應了過來個,知道那個小夥子雖然年輕,但是很可能真的是一個了不得的神醫,一個個神情激動的對產旁邊的王大為幾人道,一個個都在使勁的拉著和王小虎的關係。

「各位,你們放心,我知道他們都是小虎的同學,朋友,我一定會讓我朋友儘力救治他們的,你們不要急,我們在這裡吵,可能會影響到他們的診治工作的。」

看著他們爭先恐後的神情,王青青連忙向他們連聲的安慰道。

聽到王青青真誠的保證之後,他們的情緒很快便平復了下來,一個個都收起了聲,期待的看著裡面。

病房中。

張醫生拿出了旁邊的那一疊疊的關於剛才第一時間送進來急救處理時的資料,皺著眉頭開始一邊觀看,一邊思考了起來,蕭易看了一眼皺眉思考的他,也不打擾,徑直的走到病床前,認真的注視著床上的王小虎,但王小虎整個幾乎都被白色的紗布包了起來,能看到的部位極少,只是看了一眼,他便直接的伸手輕輕的按在他的手臂的位置,開始切起了脈來。

感受著王小虎的脈像,蕭易的心情,一下子便開始沉了下去。

剛才那個護士說情況不容樂觀,他的心中,還存著一絲的僥倖,本以為那個護士很可能是生怕王大為不抓緊時間交錢,故意往誇張了說的,但此刻親自檢查著脈象才知道,那個護士說的,竟然已經是輕的了,王小虎的情況,比護士說的,還要糟糕。

他的生命力,已經非常的微弱,而且肺部的傷勢,非常的嚴重,如果再不及時搶走的話,生命隨時都會有危險,就算是搶救,也是一件非常困難,風險很大的事情。

「蕭醫生,情況不容樂觀。」

張醫生也看完了病歷,臉上神色,變得無比的凝重的望著蕭易。

之前,他還以為就是一些個輕微的刀傷,雖然,接到安老的電話”>,並沒有推辭,直接就過來了,但多少覺得安老特意叫他過來,有些小題大作了,但是這一刻,看完病曆本上的描述之後,才知道,怪不得安老要叫他過來了,這人的傷勢,居然這麼的重,就算是他動手,感覺成功的機率也不是很高。

「嗯。」

蕭易也凝重的點了點頭,伸手從張醫生的手裡,接過了病歷,翻看起上面的病人的描述來。

「身上多處刀傷,多處大動脈出血,流血過多,傷及左肺……」

看著上面一條條觸目驚心的描述,以及幾張拍出來的成影片象,蕭易的內心之中,彷彿有什麼東西在燃燒了起來,一股難以言喻的強烈的戾氣從心底之中,生了出來,但是馬上,他還是抬起了頭,深深的連吸了幾口氣,硬生生的把這股戾氣壓下去了,他知道,現在,最重要的,還是要想辦法挽救王小虎的生命。

目光望著一扇玻璃之隔的王大為和李小梅,王青青三人,看著他們三人焦慮,急迫,而又度滿希翼的向著他望來的眼神,他再次吸了一口氣,轉過了頭,望向了神情凝重的張醫生道,「張醫生,你有什麼看法?」

「非常的困難,那些傷勢還可以,但是對於肺部所受的那些傷,給肺部帶來了太大的傷害,太難修復。」,

張醫生搖了搖頭,神情有些悲觀。

他必須要把這個醜話說在前頭,雖然他現在還不知道蕭易究竟是什麼來頭,但是僅憑安老安神醫對他的看重,他就覺得,蕭易應該並不是一般人,如果沒有說清楚,萬一到時出了一點什麼意外,蕭易怪罪下來的話,就不妙了。

「如果我能夠修復肺部,你能不能把他救好?」

蕭易目光灼灼的問道。

葉氏流年 他對於外傷的處理,確實並不在行。

「那當然可以,只要肺上的問題解決了,一切就沒有什麼問題了,其它傷都只是很小的問題,不過,肺部的問題,怎麼解決?」

張醫生毫不猶豫的道,只是對於蕭易說他來解決肺部的問題,表示非常的懷疑,一臉狐疑的望著蕭易,他實在不相信,這個問題,他能夠解決。

「既然ok,那就馬上安排手術吧,你來負責那些外傷的處理,我負責肺部的治癒。」

蕭易並沒有回答張醫生的疑惑,只是神情果決地道。

「你還沒有說……」

「我有辦法,一切交給我,如果出了問題,一切責任在我,和你沒有任何關係」

張醫生還想要再說什麼,卻被蕭易直接打斷了。

「這……好吧。」

看著蕭易臉上堅定的神情,張醫生有些無奈的點了點頭,轉過頭,和護士說了一聲。

以張醫生的地位,安排個手術室,自然不成問題,不一會兒的功夫,那個護士便告訴了他們,已經有一間手術室空餘出來了,可以馬上安排手術。

望著蕭易和張醫生以及手術護士,推著王小虎進入手術室,王青青和李小梅幾人的神情,一下子便變得越發的緊張了起來,王青青雖然對於蕭易有著莫名的信心,但是心情,卻還是控制不住的有些忐忑,一想起剛才剛進來的一刻,看到的那一幕,以及那個中年婦人撕心裂肺的哭聲,她的心,便像是提到了嗓子上來。

————————————————

第一百九十章我來解決

第一百九十章我來解決,到網址 第一百九十一章我要跟你學中醫(晚些還有一更,求幾張推薦票)

——————————————————————

「你們放心吧,我一定會盡全力救好他的。」

在手術室的門關上的一刻,蕭易回過了頭,望向了王青青和李小梅三人,向他們鄭重的作出了一個承諾。

然後毅然的進入了手術室。

「蕭醫生,怎麼做?」

將手術的所有一切,安排就緒,張醫生帶著身後的兩個護士,望向了蕭易,自他成為主治醫師,主刀成功第一個手術以來,十幾年來,他還是第一次,在手術室,這個屬於他的地盤上,面對一個躺在手術台上的病人,感覺如此的束手無措,感覺這麼的毫無頭緒。

問完蕭易的一刻,他的心中,不由得有些荒謬的感覺,彷彿又回到了以前剛剛從醫學院畢業,給人做副手的時候。

「你們稍等一下。」

蕭易向他點了點頭,然後神情凝重的望著躺在手術台上的王小虎,深深的吸了口氣,他剛才雖然和張醫生說得自信無比,但實際上,他自己卻知道,自己的把握,並不是特別的大。

靜靜站一會,他的目光中露出了一絲的毅然,手碗一翻,手上不知道什麼時候,多了幾根長短大小皆不一的細針。

成敗,在此一舉了

望著渾身上下,被包得仿如木乃伊的王小虎,蕭易再次的長吸了一口氣,手上的長針,慢慢的開始自動的抖動了起來,而他的眼神,卻是透著一股緊張的神色的緊緊的盯著床上的王小虎,似乎完全沒有感覺到手上的針的抖動一般。

張醫生和他的身後的兩個護士,都徹底的被這一幕震驚了,望著他手上夾著的幾支長短大小不一的針,在不停的顫動,全都張大了嘴巴,目不轉睛的盯著他,想要看他要幹什麼

拼了

約摸過了三分鐘左右,蕭易猛的咬了咬牙,手上的針猛的向著王小虎的身上扔了過去,七支長短大小不一的針,立時便飛便的插在了王小虎的身上的不同部位。

而在扔完針之後,蕭易的手,也立即飛快的動了起來,緊緊的跟上了那七支分別插在不動部位的針,分開按著順序,雙手不停的在各支針上,來回不停的運轉著。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蕭易的手,還在不停的分別的在各支針上來回的轉換著,旁邊的張醫生和護士,只見蕭易的手不停的在各支針上動著,似乎非常輕鬆的樣子,但是很快,他們卻詫異的發現,蕭易的臉色,竟然開始變得蒼白了起來,而且,額頭似乎有越來越多的汗珠出現,很快的,竟然揮汗如雨了起來。

而更令他們感到吃驚的,還不是這些,而是躺在床上的那個被包得仿如木乃伊一般的王小虎,他的身上,竟然也開始冒起了熱氣來,他的肺部的方向,竟然似乎有一道道的白霧在出現

三人都以為自己一直盯著蕭易看得眼睛久了,是不是出現幻覺了,使勁的擦了一把眼睛,再重新向著前方望去,卻發現,那裡的白霧,赫然還在那裡,

而且,變得更加的清晰了,那股霧氣,在變得越來越濃。

三人的眼睛,不由得看得都直了,要知道,那七支針,分別插在不同的部位,卻沒有一支是插在肺部的啊,病人的肺部的方向,怎麼會冒出白霧來呢?

「好了,你們開始手術」

而就在三人都獃獃得感覺整個人都傻掉的時候,蕭易的微弱的聲音響了起來。

聽到蕭易的聲音,三人才終於驀然間回過了神來,重新把目光從病人的肺部投向了蕭易,這一看之下,三人不由得再次呆住了,只見剛才還神采奕奕的蕭易,此刻似乎經歷了一場馬拉松一般,整個人似乎疲憊不堪的倒坐在一旁,一副無精打採的樣子,雙目的神情都有些獃滯了起來,額頭更是透著一股難言的疲憊。

這是怎麼回事?

難道,是因為剛才的那幾針嗎?

張醫生徹底的吃驚了,這一刻,他的心中,對於中醫,不由得有了更深的好奇了。,

他終於發現,自己以前所看不上的中醫,似乎真的是充滿了神秘的,比安老所表現出來的神奇的診斷,還要更加的神秘。

不過他畢竟也是名醫生,知道此刻在手術室里,只是微呆了一下之後,便立即開始動口指揮著旁邊的兩個護士,開始按步就班的進行起手術來。

當他握起手術刀的一刻,他的臉上的神情,立即便變得專註和精神了起來,似乎這一刻,他的眼前的,就是一個他的愛人一般。

跌坐在一旁的蕭易望著張醫生的神情的變化,臉上的神情,總算是放下了心來,看來,安老,果然沒有安排錯人。

緩緩的閉上眼睛,他的心中,不由得苦笑了一下,看來,老頭子說得不錯,這神鬼針,真的不是自己現在的能力,能夠完全發揮出來的。

僅僅是七針而已,已經是這麼霸道,這麼可怕。

一邊默默的運轉著逍遙真經的口訣,儘力的恢復著自己幾乎完全被淘空的內息,蕭易一邊默默回想起剛才施出七針的情形,心中不由得生出一絲后怕來,他剛才施展的,是一套老頭子號稱習成之後,可以起死回生,白骨生肉的逆天針法,據稱,傳自逍遙門的祖師爺,戰國時間的一代雜家鬼谷子,號稱神鬼十二針。

這種針法,同時施展的針越多,威力便越是巨大,功效也越是可怕,據傳,同時十二針施出,真正是可以逆天,返死為生

可惜,這十二針後面四針號稱威力最大的針法,已經失落了,目前蕭易所知道的,只有八針而已,這八針的口訣,蕭易可以說,早就耳熟能詳,熟悉得再熟悉不可了,可是剛才,卻是他第一次施出這種針法,一是因為一般情況下,他根本就不需要用這種針法,就算要用到這種針法,也是一針兩針便解決了,複雜點的病症,也就三針四針,最多的一次,救一個瀕死的病人,也不過用了六針而已

二來,也是更重要的原因,是他一直都不敢施出這七針,鬼谷十二針,號稱可逆天改命,不應人間存在的神針之法,其針法之難度,也是絕不一般的,而且,越往後,便越難,前面五針還好,到了第六針之後,每加一針的難度,幾乎都是幾何級的遞增,對施針之人的要求,是非常高的,能學成者,幾乎沒有,據老頭子說,一千多年來,從來未曾聽聞有誰能施出十二針,老頭子自己最多也便施到八針,就算有九針的口訣,也是不可能施出的,就連創出鬼谷十二針的鬼谷祖師,也未有典籍記載下來,是否習成了十二針,只不過歷代祖師,都默認為他創出來,應該習成過而已。

在剛才檢查了一遍王小虎的情況之後,蕭易也猶豫了一下,但最後還是咬牙施了出去,因為除了七針之外,他已經想不出來別的辦法了。

結果,他真的成功的施展出了,也終於體會了一次七針,但是這七針,卻傾盡了他幾乎所有的體內的真氣,他怎麼也沒有想到,七針的針法如此的霸道,他每按著七針的心法,運轉一圈,那七根銀針,便從他的身上抽取一部分的真氣,一直到最後,他幾乎完全脫力了,若非是他的意志力堅定,抱著一定要救王小虎的決心,是無論如何也不可能成功的。

不過,好賴,總算沒有失信於他們,總算是把他救活了。

想到剛才最後一次運轉時,感覺到王小虎的肺部傳來的明顯的生命力,蕭易的臉上,浮起了一絲淡淡的微笑。

無疑,安神醫給蕭易推薦的,絕對是靠譜的人,張醫生的手術技術,絕對是沒話可說的,他的手法非常的嫻熟,對於那一道道可怕的傷口的處理,有條不紊,很快便在幾個護士的協助下,把王小虎身上的那些可怕的傷勢,一個個的處理好了。

當他處理完周邊的那些傷口,輪到最後的一個傷口,也是最重要一個傷口的時候,他很快便發現了王小虎的異常,那明明剛才的時候,還有著一個巨大的陰影的肺部,此刻居然好像完好無損了,

這怎麼可能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