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

書萱應了一聲,走到鈕祜祿妃面前說道,「娘娘,今日的事是嬪妾不對,還望娘娘大人有大量,就原諒嬪妾這一回吧!」

「你還站在這裡做什麼?還不趕緊回去,將規矩好好的重新學學!這次是鈕祜祿妃大度,不與你計較,再有下次,你可就沒那麼好的運氣了!」

看到書萱道了歉了,赫舍里氏就做出一副生氣的樣子對著她說道。

「是,嬪妾告退。」

書萱對著赫舍里氏行了個禮,便帶著紅杏離開了。

。m. 「皇后姐姐可真會維護自己宮裡的人呢!」

既然皇后已經發話,鈕鈷祿妃也不敢公然違抗,只是看著書萱走了,就在那裡陰陽怪氣的說道。

「妹妹這又是何必呢!與一個小小的答應計較,怕是有失身份!」

赫舍里氏依然溫柔的笑著,那大方得體的氣度更襯得鈕鈷祿妃的小家子氣。

「哼!皇后姐姐就是會做好人,也不怕將來被反咬一口。」

在鈕鈷祿妃看來,赫舍里氏那作態就是惹人討厭,「不就是運氣好當了皇后嗎?有什麼可得意的。一天到晚做出這樣一副高高在上的樣子給誰看呢?」

只是這些話鈕鈷祿妃也只敢在心裡想想了。

「本宮相信柳氏不是那種不知分寸的人。」

赫舍里氏只是溫和的笑著,誰也不知道她心底真正的想法。

「希望皇后姐姐能夠一直這麼自信吧!」

鈕鈷祿妃嗤笑的說了一句,便對著赫舍里氏行了個李道,「妹妹我也有些累了,就先告退了。」

說完,也不管赫舍里氏是什麼反應,直接帶著人就離開了。

「娘娘,這鈕鈷祿妃也太過分了吧!她這樣做分明是沒將娘娘放在眼裡呢!」

見人都走了,赫舍里氏身邊的一個小宮女才不服氣的開口說道。

「算了,不用管她,誰讓皇上就是喜歡她這個性子呢!」

赫舍里氏淡淡的說了一句,便又去其他嬪妃說起話來。



「主人,這鈕鈷祿妃真是太過分了!我去幫你教訓教訓她!」

回到自己宮裡,小白聽了書萱說的所經歷的事情,氣憤的說道。

重生大牌千金 「紅杏,你去外面看著,等皇後娘娘回來了就來通知我。」

書萱只是微微一笑對著紅杏吩咐道。

「是。」

紅杏行了個禮便退出去了。

「小白,你在這皇宮裡說話可不能像在外面那麼口無遮攔的,還教訓鈕鈷祿妃,你以為你的實力很厲害嗎?這皇宮裡還是有不少高手的,你當心把自己給坑進去了。」

書萱見她出去了,便控制著大門自己關上了,才無奈對著小白說道。

「這不是有主人在嗎?我不是對手,只要主人出手他們誰能抵擋的住呢!」

小白跑到書萱面前討好的說道。

「你惹的麻煩自己解決去,我可不給你收拾爛攤子。」

書萱「哼」了一聲說道,這小白的膽子也太大了,什麼都敢去做。

「主人,人家這不是也想給你出氣嗎?若是我真被人抓了,到時候你可一定得救我。」

小白拉著書萱的衣袖撒嬌的說道。

「你膽子不是挺大的嗎?怎麼現在知道怕了?」

書萱好笑的看著一下子就慫了的小白說道。

「主人~」

「好了,不逗你了,以後你說話也要注意著點兒,別什麼話都往外說,這皇宮裡這些人心思可多著呢,還小心眼兒。就算她們實力不如你,可是難保你什麼時候就被她們暗地裡算計了!」

豪門寵婚:老婆,從了吧! 書萱認真的對小白說道,這皇宮會突然冒出來個和尚打傷了書靈,以後未必就不會冒出來一個道士跟小白杠上了,還是小心一點比較好。

「我知道了,主人。不過這鈕祜祿妃這樣欺負主人,難道主人就這麼算了嗎?」

「當然不會,難道你以為我是這麼好欺負的嗎?」

「對,這鈕祜祿妃就該好好教訓,這皇後為什麼要幫你啊?這都是她第二次幫主人了,她難道就真的有這麼好心?」

小白聽到書萱說要教訓鈕祜祿妃也氣憤的揮了揮爪子,之後又有些奇怪的問道。

「她與其他的宮妃比起來的確是比較好心的了,但是她會幫我,只不過是想拉攏我而已。」

書萱對於赫舍里氏的舉動也算是明白,不就是因為康熙對自己有幾分注意嗎?所以在影響不大的情況下,幫自己一把,又有什麼呢?這還表現出了她的大度善良!

不過,既然她這樣幫了自己,那總還是要想辦法還回去的!

「小主,皇後娘娘已經回來了!」

就在書萱還在和小白說著紅杏就來通報了。

「嗯,我知道了。小白,你就在這裡等我,我跟紅杏先去一趟皇后那裡。」

書萱對著小白交代了一下,就帶著紅杏往正殿走去。



「給皇後娘娘請安。」

「柳妹妹不用多禮。」

赫舍里氏臉上依然還是掛著那溫和的笑容。

「今日之事若是沒有皇後娘娘解圍,嬪妾還真不知道該如何是好了。嬪妾在此謝過皇後娘娘了。」

書萱雖然知道赫舍里氏給自己解圍,是有目的的,可是人終歸是幫了自己,這得找個機會還給她。

「柳妹妹就別在那裡站著了,趕緊坐下說話吧!」

赫舍里氏說著又朝著周圍的小宮女說道,「你們一個個的都傻站在那麼幹嘛!還不快扶著柳答應坐下,再將本宮宮裡的點心給柳答應送一份上來,真是一點眼力見兒都沒有。」

「咦,娘娘這心點是?」

書萱剛坐下,就有人將茶水點心端上來了,書萱喝了一口茶,等要吃點心的時候,剛拿起來卻奇怪的出聲了。

「怎麼?這點心有什麼不對嗎?」

赫舍里氏手中還拿著一塊一樣的點心,正準備吃呢,聽到書萱這話,就停了下來。

書萱皺著眉頭將手中的糕點拿到鼻子旁邊嗅了嗅,可是隨著時間的過去,書萱的臉色也越來越不對勁了。

「柳答應,你這是怎麼了?」

赫舍里氏被書萱這反應弄得有些心神不寧的,就端起茶杯,想喝口茶壓壓驚。

「娘娘,這茶您先別喝。」

書萱看到她的動作連忙阻止了她的動作。

「柳答應,這到底怎麼了?你這樣弄的我心裡有點兒慌。」

赫舍里氏被書萱這麼一說,拿著杯子的手都有點冒虛汗了,另一隻手指緊緊的捏住杯蓋,拿也不是放也不是。

「娘娘,您這點心和這茶水是從哪裡來的?您吃了有多久了?」

書萱小心翼翼的看著赫舍里氏說道。

「柳答應,有什麼事你就直說,別在這裡嚇唬皇後娘娘。」

這時一個現在赫舍里氏身邊的宮女不高興了,沖著書萱厲聲說道。

「明心,你別打擾柳答應,讓她把話說完。」

赫舍里氏阻止了小宮女的話,艱難的對著書萱扯出一個笑容說道,「柳妹妹,這茶葉是我父親託人從宮外給我送進來的,這些糕點也是御膳房送過來的,若是有什麼不對的你就直說吧!」

。m. 「娘娘,這糕點中若是嬪妾沒有感覺錯的話,它應該添加了一些天心花的花粉,而在茶水裡嬪妾卻聞到了星靈草的味道,這兩樣東西若是單獨使用都不會有問題,可是若是長久的吃下去,食用者便會血液流動加快,偶爾還會有心慌胸悶的情況。而且若是身上有傷口,很有可能會出現血流不止的情況。」

書萱說道這裡便停住了。

「柳答應,你在在胡說些什麼!竟然敢詛咒娘娘受傷,你到底安的什麼心!」

書萱說完赫舍里氏還沒說話,她旁邊的一個宮女便率先朝著書萱吼道。

「這些也是嬪妾幼時從一本書上看來的,或許會有點什麼不對的地方,娘娘最好還是去找信得過的太醫給看看,畢竟這些情況在平常太醫請平安脈的時候也是可以看的出來的!」

書萱不理會宮女的叫喧,只是對著赫舍里氏說道。

「明玉,你馬上將消息傳給我父親,將這裡的事給他說一下,再將這些東西拿去給他,讓他查一下裡面的東西。」

赫舍里氏這時有些害怕了,沒想到她一直以為安全的坤寧宮竟然也會出現這種事情。

「是。」

明玉領了命令便出去了,書萱知道她們自有傳遞消息的渠道,也就不多管了。

「娘娘,你別太擔心了,只要娘娘小心點不受傷就沒事了!」

明玉走後,明心看到赫舍里氏蒼白著一張臉,便上前安慰道。

「柳答應,本宮今日實在沒心情與你說話了,你便先回去吧!」

「嬪妾告退。還請娘娘不用太過擔心,娘娘洪福齊天,必定會沒事的。」

書萱站起來對著赫舍里氏行了個禮,便退出去了。

「難道歷史上的赫舍里氏就是因為這個原因才死的?不過不管怎麼樣,你替我解圍的情我也已經還你了,以後能不能活下來就看你自己了。」

書萱一邊往自己宮裡走一邊想道。



「娘娘。」

自明玉走後,赫舍里氏一直焦急不安的在宮裡等著消息,不管其他人怎麼勸都沒有用,不過還好沒過多久,明玉就回來了。

「怎麼樣?阿瑪傳消息回來了嗎?」

一看到明玉回來,赫舍里氏急忙問道。

「回娘娘的話,已經問清楚了,柳答應說的的確屬實,索大人讓奴婢給娘娘說,讓娘娘不用擔心,他正在給娘娘尋找解決的辦法,娘娘食用這些東西並沒有多久,想來要解決也不是大問題。」

明玉也是明白赫舍里氏的心情,回來便很快的將結果回報了,好讓她可以安心。

「那就好!今日之事還多虧了柳答應了,若非是她,本宮以後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雖然事情已經有了解決的辦法,可是赫舍里氏還是心有餘悸的說道。

「今日之事的確很險,若是這些加了葯的東西沒有被發現,那等本宮生產之時必死無疑。而且如此隱晦的手段恐怕還真不會被人發現呢!」

「娘娘吉人天相,自當逢凶化吉。」

「行了,你們就別恭維我了,這段時間阿媽給我找解決的辦法,你們也不可閑著,再好好的查一下這宮裡的東西,看看還有沒有什麼之前沒注意到的東西!」

赫舍里氏現在對自己宮裡其他的東西也不放心了,吩咐人將宮裡全部再檢查一遍。

「娘娘,那今日這事呢?要稟告給皇上嗎?」

明玉見赫舍里氏沒有提到這個,有些試探性的問道。

「先不用,那個幕後之人現在還不知道我們已經察覺了她的手段了,我們就自己悄悄的查,免得事情鬧出去了,她又想其他的法子來害我!皇上也先瞞著,他那裡整日都有人盯著,若是讓他知道了,說不定整個後宮的人都知道了。你們也全都給我記著,其實這是不允許傳出去。若是走露了半點風聲,本宮決不會輕饒了你們。」

赫舍里氏現在是誰都不敢相信了,只能自己暗地裡查。

「那柳答應那裡需要奴婢派人警告一下嗎?今日之事她也是知道的!」

「稍微提點她一下便好,本宮相信她是一個聰明人,不會在外面亂說什麼的!」

赫舍里氏想了想,又對著明玉說道,「明玉,傳本宮懿旨,晉陞柳答應為常在,也算是本宮還了她這一個人情。」

「是,奴婢遵旨。」



「奴婢給常在賀喜,恭喜柳常在。」

「明玉姐姐,你這是稱呼錯了吧!我現在只是一個答應而已。」

書萱從皇后那裡回來吃過午飯,本來正準備睡一會兒的,可是卻被明玉的話給弄懵了。

「沒錯,小主走後娘娘已經將事情給查清楚了,為了感謝小主,特意給小主晉了位份。」

明玉笑容滿面的對著書萱說道。

「我只是做了我應該做的事,沒想到娘娘竟然對我這般的好,我真是感激不盡。」

書萱站起身做出一副感激的模樣,轉身對著小白說道,「小白,你跟我一起去正殿給皇後娘娘謝恩去。」

「柳常在且慢,奴婢過來前娘娘特意吩咐了,說宮裡今日有些雜亂,常在就不必去謝恩了。」

書萱正要走,卻被明玉給攔住了。

「既然如此,那我就不去打擾皇後娘娘了。」

書萱聽了,也就不再提過去的事,只是朝著正殿的方向又行了個禮,之後又對著小白使了個眼色,小白會意便走上前,將一個荷包塞到了明玉手裡。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