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賽克臉色鐵青,似乎受了上,遠遠地朝我喊了一聲!

這日游神乃是閻羅城陰帥第二,是冥界唯二號稱有萬夫不當之勇的傢伙,此刻他來這幹嘛?

按理來說,閻羅和輪狀既然已經發兵酆都,以圍魏救趙之法替桃都山解了圍,那就說明,他們被蒼顏說服了!可是,既然說服了,那這日游神為什麼還找上門來?看他那副表情,可一點不像是盟友!

「呀呀呸的,原來是個藍臉怪物,讓我去會會他!」王富華自告奮勇就要下山門!

「老王,你恐怕不是他對手!」我喚住王富華。

是福不是禍,是禍躲不過,既然來了,那就問個明白,真要是仇敵,一會再打再殺無不遲!

「門外可是日游野種陰帥?」我明知故問道。

其實我們曾有一面之緣,一百年前,我離開冥界的時候,就是他陪著閻羅輪轉前來送我。

「小鬼醫,你好忘性啊,難道忘了當初你能全身而退,還有我的功勞呢?」日游高傲無比地說道。

我扣了扣耳朵,裝作聽不清楚道:「你說什麼?風大,聽不清楚!哦,還真是野仲陰帥。看陰帥的表情,可不是很友善啊。怎麼著,帶著我的兄弟,找上門來什麼意思?」

「哈哈!羅卜,你不要慌張,我不過就是想羞辱一番你而已!」日游冷聲道:「都說你四修在身,冥間恐難有敵手,我日游卻不信,都是兩肩膀扛著一個腦袋,你怎麼就特殊?我告訴你,閻羅輪轉二王服你,可我日游不服。你不是讓你妻子作為說客想著讓我們閻羅城趟了渾水嗎?好啊,我們出兵了。但是,若是你想作為這支盟軍的統帥,讓我日游為你賣命,除非你打得過我!」

這傢伙說著,見老馬往前一推道:「這人還給你。不過,貴夫人還在我閻羅爺府上,你若想讓我用八抬大轎送她回來,你就出手,和我較量一番!」 我這人平生就不喜歡有人威脅我,尤其是赤裸裸的威脅,何況還用蒼顏作為籌碼!

狗娘養的龜兒子,我媳婦豈是你可以要挾的?

「老王!」我一個眼色,王富華便走上前去,將老馬迎了回來。

馬賽克看見王富華和默然兒有些驚訝,兩人低聲寒暄了幾句。畢竟也是許久不見,能在冥間重逢,自然是喜不勝收。只是,眼下氛圍不對,不能細說。

「日游,我敬你也是個人物,可是,你千不該萬不該傷了我的兄弟!」我一看老馬那鼻青臉腫的樣子,頓時火冒三丈。

日游索然一笑道:「我傷他?技不如人而,我已經手下留情了!」

王富華低聲朝馬賽克道:「兄弟,到底怎麼回事,這藍屁股傷的你?你等著,老子替你去報仇!」

馬賽克看了看我,有些愧疚道:「卜爺,對不起,不怪人家,是我實力不濟……」

「到底怎麼回事,馬大哥,你倒是說清楚啊!」默然兒有些著急道:「蒼顏嫂子到底怎麼樣了?這幫冥賊,難為你們了嗎?」

馬賽克連忙搖搖頭,然後告訴我們,蒼顏無礙,好好地作為上賓留在了閻羅城中。此次入閻羅城,蒼顏隻身赴約,朝兩殿閻羅痛陳利弊,本來兩殿閻羅還態度搖擺,不過,經過蒼顏的勸勉,最終閻羅王答應出兵酆都,以解桃都山之圍。

不過,作為兩殿閻羅手下第一幹將,日游卻言語之中多有冒犯。他並不認為我一個陽間入冥的遊魂,有和兩殿閻羅結盟的資格。

馬賽克見其言語放浪輕狂,更是對我頗有微詞,忍無可忍之下,應了日游的邀約,一較高低。只是,不過五十餘回合,自己就已經體力不支。咬牙又堅持了三十回合,最終險些經脈錯亂,最終只得認輸。

「原來是這樣,恐怕這不僅僅是日游的態度吧!」碧瑤一語中的。

王富華眨了眨小眼睛,順著碧瑤的思路道:「你們是說,雖然兩殿閻羅出兵了,但是並非對卜爺有意?」

「不,不是無意,恰恰是有意,但是又不完全相信!」我不屑一笑道:「這些閻羅,都是從洪荒時期就打打殺殺的老油子,我畢竟沉默了一百年了,在不確定我是否擁有和鍾馗的對抗實力前,他們是不會表明態度,和鍾馗決裂,撕破臉皮的,也不會甘心和我這樣一個白丁結盟。日游縱然對我態度不屑,不過,只要兩殿閻羅沒有異議,他也就不會如此理直氣壯。他敢如此猖狂,恰恰說明,這也是兩殿閻羅的態度。他們在試探我……」

「真是蛇鼠兩端,這樣的人,實難信得過!」王富華抱怨道。

沒辦法,鍾馗做大,人人自危,誰都不會輕易冒險,何況是兩殿閻羅這樣的老油條。

「可是,不管是相信也好,還是試探也好,為什麼蒼顏姐沒有回來?」碧瑤皺眉道:「他們的做法,實在是難以讓人心平氣和。」

我冷笑道:「這恰恰是兩殿閻羅的高明之處。日游前來挑釁,如果勝我一籌,那就說明,這一百年來,我羅卜呆廢了,他們也就不會把我當成一盤菜。他們搞不好還會把蒼顏送到鍾馗面前去,以表示弱之心,以求自保。當然,如果我勝了,他們一定會將蒼顏用八抬大轎抬回來,以示尊重。所以,在我還沒輸之前,蒼顏在閻羅城安全無虞,而且還是坐上客。」

碧瑤點點頭,嘆口氣道:「如此說來這一仗還是要打了,而且,還要打贏。只是,夫君前日大戰六丑,后又纏鬥贔屓,如今又要面對強敵,這番車輪戰,實在是讓我擔心!」

東陵訕訕道:「靈子說的對啊,不是我畏懼敵人,據我所知,這日游可不是難對付的角色。當年酆都有鍾馗、佑寧,都是萬人敵,而閻羅城則有獨角鬼王和日游野仲,同樣也是萬人敵……」

「我就不信了,他還能有三頭六臂不成?」王天富嗤之以鼻道:「不要說他日遊了,那鬼王如何?當初還不是被卜爺力斬在弱水河畔?既然要打,只管狠狠的打,一來給蒼大小姐撐撐場面,二來也給老馬報報仇,娘希匹的,揍他個口斜眼歪!」

我擺擺手,示意不要再爭了,無論如何,日游這個刺頭必須要打,要是他都打不過,那閻羅輪狀兩閻羅,早晚還是個問題。

想到這,我縱身一躍,跳下了城門關。

「羅卜,怎麼樣,你要是認輸了,也稱,你拜在輪狀王門下,排在我之後,咱們同樣可以舉大事,有我一口吃的,就有你一口喝的!」日游笑吟吟說著,可眼裡的神色確實一種羞辱之光。

「哈哈!野仲夠意思,吃肉還不忘想著給我留口湯喝。不過,我這人啊,向來都是喜歡自己吃肉,拾人牙慧多沒意思。」我話鋒一轉,調侃道:「你為什麼非要和我比試一場呢?傳聞當年你和鬼王曾有一戰,你以半招之撼輸了,成了冥間戰神中的千年老二、如今他被我宰了,你不就是第一嘛!你要是不和我斗,你這第一永遠沒水分,可你要是輸給了我,你的排位水分可就大了!」

「切,獨角鬼王那蠻夫也值得一提?當年我之所以半招落敗,是因為他狗急跳牆之後,以無辜的鬼卒當肉盾。我一時不想傷及無辜,才被他趁機得手。勝之不武,不值一提!至於什麼狗屁排名,我不在乎,哪怕我是天下第末,只要我想殺誰,也照殺不誤!」日游眯眼道:「羅卜,你的話太多了,高手話多,往往都是虛張聲勢的表現,傳聞你四修同身,該不會也是虛張聲勢吧!」

我搖搖頭,苦笑道:「看來你是下決心要和我一戰了,也好,我們學術為的什麼?修身養性、扶匡正道,在了就是交友論道,咱們今天不妨就以武會友。不過,你傷了我的兄弟。兄弟如手足,今兒我就以一隻手和你對戰,以示對我兄弟的尊重。而你,若是敗了,就朝我兄弟鞠一躬!怎麼樣?」 「哈哈……」日游狂笑一聲,接連臉色陡然一變,怒喝道:「羅卜,你在羞辱我!」

「羞辱?何來羞辱啊!」我笑問道。

日游抬手指著我道:「你斗鬼王,尚且百餘回合,和我斗,卻要用一隻手,你這是什麼意思?還用我說嗎?」

我不禁有些無辜,脫口道:「對不起,理解起來,似乎有些輕慢之意,不過,在我心中,和你斗,一隻手足夠了!一百年前,我和鬼王斗,那時我初出茅廬,可如今不一樣了,這一百年,你真當我在吃乾飯啊!」

日游狠狠咬了咬牙關,一字一頓道:「羅卜,你會為自己的傲慢付出代價的!」

「不不,要說傲慢,我還真比不上你。」我眯眼一笑道:「怎麼,一隻手不和我打?那好啊,我再讓你一條腿如何!」

「羅卜,你欺人太甚!」日游怒喝道:「好,就依了你。不過,你不是說,若是我敗了,我要朝你兄弟鞠躬嗎?成,我答應了。不過,如果我勝了,我也有要求。」

「說,只要不是收你為義子這樣讓我為難的要求,我一概答應!」

我此話一出,身後頓時一片鬨笑之聲。

說實話,此刻蒼顏還在閻羅城中,又是座上賓,又是囚中鳥,我本該收斂一下,也給這日游點面子。可我發現,這人性情太過傲慢,不給點顏色,似乎不懂得禮讓。

「你……」日游氣急,可又不好發作,一副咬碎牙齒的樣子道:「好,你牛,讓你張狂一會!我的要求很簡答,你不是用一手和我交戰嗎?藉以暗指我傷了你的手足,好啊,如果你輸了,你要麼就真的把自己的一條手臂砍掉,要麼就殺你一個兄弟,否則,你就是沽名釣譽,故弄玄虛!」

呀呀呸的,他倒是狠。

我剛要張口,王富華便搶著笑道:「成,我替卜爺答應你,讓你再做一會美夢!要是卜爺真輸了,我王富華不用他砍自己手臂,也不用誰殺我,我引頸自戕。」

馬賽克也道:「日游,你挺好了,真要是你能贏得了羅卜,我這個手下敗將也願意以頭相贈!」

日游沒想到,本來是朝我將軍的一句話,卻惹的自己有些尷尬。從他的眼神里我看的是疑惑,他怎麼也沒想到,竟然有人會為了我一個賭約肯慷慨赴死!

我笑,是因為我笑他在冥間這大染缸里呆的太久了,不知道什麼是信任,和不知道什麼是兄弟情義。

「日游,別琢磨了,他們肯說這話,就是因為他們相信,我不會敗,而且,我告訴你,真要是有哪一天,我羅卜非要抉擇,那我也會剁去一隻手!你不是要和我決鬥嗎?儘管大大方方來吧!」我冷眼看著他,將右手背了過去,抬起左手,緩緩伸開食指,大喝道:「你過來呀!」

「咿呀!」日游臉色本就瓦藍,此時已經變成了黑藍色,怒吼一聲,咆哮著就撲了上來!

這廝步態如牛,轟強有力,行走過程中,全身肌肉隆起,青筋暴漲,雙臂兩腳綳起,好似銅鑄一般。

「接招!」

游光一記重拳轟出,絕對有九牛之力,就感覺那拳風之下,冷氣打的人臉生疼!

我目不斜視,左手虛空畫弧,納了一口煞氣,從容一接!

看似平常的一記過招,力道確實千鈞與萬擔,轟隆一聲,氣流相碰,日游凌空翻了出去,踉蹌了好幾步終於站住了!而我,雖然原地站著,可是腳下的地面,已經垂直砸了一個大坑!

「再來!」

日游深吸一口氣,猙獰咆哮一聲,雙腳蹬踏著地面,一個梯雲縱,滾著拳風又一次兇狠向著我衝來。

難怪此人對鬼王不屑一顧,但從兩人的路數來看。鬼王身材巨大,強在勢大,可日游精悍,強在勢沉。力大勢沉相比,前者自然要錯弱於後者!

日游的每一記重拳,給你的感覺就像是有人將斗大的鐵錠朝你腦門上砸,單單是那種壓力,就讓一般人毛骨悚然。

曾是你的契約妻 我淡定地看著他疾馳而來的步伐,也深吸一口氣,伸出左手,攢足氣勁,也以冥修運氣於掌。既然是死斗,那就要硬碰硬的比試。

目光交匯一剎那,一股巨力襲來。

砰的一聲,手掌酸痛,全身震動,我們倆僵持住了。

兩人站在原地,單手和單手角逐,力量相較,他竟然不吃虧!

我咧嘴一笑,既然五成力壓不住你,那就七成,七成不行,那就九成!

我一點點將全身氣力轉移道手臂上,就像是駱駝背上的稻草,雖然一根一根的添加,可我相信,這隻駱駝,總會有被壓垮的那一刻!

大概是沒想到我一隻手竟然還有後續力量,日游兩眼露出驚駭之色,手臂也有點發抖!

等我將冥修九成之修為全壓上的時候,日游的手已經成三十度角被我按了下去!

眼看著自己馬上就要輸了,日游忽然另一手一伸,從袖口裡甩出一把灼光金鐧,猛地朝我頭上砸來。

好寶貝啊,莫非這就是日游的巡陽鐧了?果然是名將利刃,這鐧風都透著殺氣。

我自然不甘挨他這一下子,一個後撤步,暫避鋒芒,退開了!

「喂,你這藍臉,不知羞恥,倆人角逐力道,你盡然偷用武器!」默然兒瞪著杏仁眼喝道。

日游面不改色,大叫道:「比試就是比試,何來角逐力道?是他自己要用一隻手的,難道要怪我用兩隻手嗎?」

默然兒還要開口,我擺擺手道:「丫頭,不要說了,野仲說的對,他沒犯規!」

說著,我一伸手,也將稚川徑路召喚出來,淡然道:「這才哪到哪啊,再來!」

一聲落罷,我突施展迷蹤步,腳下劃過一道弧線,左手以劍像是佛擺手一樣凌空一抖,稚川徑路嗖的一下飛了出去!同時掌間運出一抹最隱蔽的靈修之力,不聲不響緊跟在劍后。

「好一把利刃,可以和玄黃劍媲美了!只可惜,碰見的是我的巡陽鐧,休想賺的半點便宜!」

日游聚精會神,以鐧搏劍,每一次碰撞,便是數道火花。

可是,他卻沒留意到,劍鋒之後,嗖的一下,一股靈修之力偷偷彈射而出!啪的一聲,正中其甲身。呼的一下,火焰縱起,燒的其哎呦一聲,趕緊拍打身上的火苗……

「日游,這伏羲雷火怎麼樣?烤羊肉串可好?」 都市之仙帝歸來 我凜然站住身,笑著調侃道! 伏羲雷火不是一般的陽修火,而是靈修之物,所以,儘管野仲奮力拍打,可是身上閃爍的火苗卻一直不熄滅。

王富華他們幾個在一旁拍手叫好,大呼小叫著活該,咒罵日游純屬自作自受。

不過,我還真有點小擔心。畢竟冤家宜解不宜結,眼下是用人之際,用列寧同志的話來說,革命需要團結一切可團結的力量。閻羅和輪狀兩殿閻羅不僅僅擁遠比冥兵軍隊還要有用的多。而日游是他們的得力幹將,更是冥間現在少數僅存的陰帥,所以,我不想和他把事情鬧得太僵,這也是從全局而發。

況且,此人雖然狂狷,但是終究實力超群,若是真就這麼折在了我的手中,多少有些可惜。

想到這些,我準備馬上收手,給其留一份顏面。

不想,日游見這火苗拍打不掉,倒也機靈,馬上強行鎮定下來,突然收斂氣力,將浩瀚的冥氣環繞在了周身。

刷的一下子,日游身旁數尺,在煞氣的作用下,頓時結了一層白霜,而日游身上的火苗,也瞬間消失的無影無蹤我心中一笑,此人確實比那獨角鬼王多些頭腦。

「羅卜,剛才是我疏忽,但是我可沒敗,咱們再來。」日游也啰嗦,腳下一個滑步,突然朝我襲來。掌間一閃,碩大的巴掌悠悠冒出一股藍煙。

「小心!」碧瑤緊張喊了一聲。

這廝的手段以前我見過,乃是封天靈之法,類似鬼拍門,他這是想著先給我一擊致昏,然後在修理我.「想法不錯,不過,你這未免太低估我了!」我右臂背手,腰身朝後畫弧,雙腳站立不動,只感覺一道兇悍的掌風擦著我的頭髮尖打了過去,與此同時,我反手就是一掌。

啪……

這本來就是我隨手一接,沒想到卻發出了巨大的聲響,日游也紋絲沒動,好好的站在那冷笑著看著我!

我這才意識道,剛才自己這一巴掌拍在了其鎧甲的護心鏡上。

呀呀呸的,到底是冥間權貴,這鎧甲猶如金剛翠玉,我沒傷到他不說,卻把自己的手掌打的有些麻痛!

「相公,用氣取勝。」碧瑤在一旁提醒道。

碧瑤之所以這麼說,是因為她看出了我和日游的之間的差距,她在委婉的提醒我。

日游身披硬甲,手持巡陽鐧,又有煞氣護身,所以,我和他近身相鬥,不容易分出勝負。畢竟無論是稚川徑路還是一招一式的拳腳,都不是快速制敵之道。

而我的優勢,則是強悍的內力和運轉自如的經脈。不管是妖修、冥修還是靈修,隔空而戰,日游縱然有千般能耐,也難敵我的氣力!

「哈哈,羅卜,你我切磋,還需要娘們在一旁指點,難怪人家說,羅卜就是個花花公子,離了女人就是個白痴。我好像還聽說,當初你因為死了一個小女鬼就差點失心瘋,幾乎墜入魔道?原本我還不信,如今我信了,哈哈!」日游大笑一聲。

我知道,他之所以說這樣一段令人氣惱的話,是因為他也明白,一時難以壓制我,所以妄圖用激將法亂我心智,然後尋找破綻!

「笑,笑個屁,剛才忘了卜爺把你燒的吱哇爛叫了?呸!」王富華大罵道。

呆萌影后別想逃 「當然要笑,馬上我就要勝利了,難道還要哭不成?」日遊絲毫不在意,繼續笑道:「你們這些輪迴之類,就算有在高的修為,終究也擺脫不了那肉眼凡胎的德性。一個命賤如貓狗的小女鬼就迷得神魂顛倒,這樣的人,配領導兩位閻羅?哈哈!」

「你再說一句!」我陡然喝道。

我可以容忍你,也可以為了大計而讓自己委屈求全一些,但是,沒有人可以在我面前對小姝說三道四。

「我不知道你這個所謂的先天鬼族有什麼可以值得炫耀的,但我告訴你,我們輪迴者懂得什麼叫做情愛。有人為我兩肋插刀,我也願意為有些人肝腦塗地。你,不配評頭論足!」我收了稚川徑路,用食指指著日游惡狠狠地怒道。

日游一時有點愣,隨即咧嘴一笑道:「怎麼?就以為這一句話生氣了?那你氣量可夠小的!我說的有錯嗎?人命如草芥,鬼魂若星河。我們每一個個體,都渺小的像個米粒,那小丫頭縱然有千姿百媚,可就是賤命一條,這不對嗎?」

日游這話,像是朝我甩了一枚鋼針,正扎在了我的眉心。除了疼,還是無盡的疼!

天生萬眾,何來貴賤?

我一步步朝前走去,心如冰凍,眼中只有日游那討厭的笑容!隱約間,聽見馬賽克在後面低聲道:「這日游真是找死,說什麼不好,非摸卜爺的逆鱗……」

「日游,再有十招,我不拿你,我自斷手臂!」

我嘶吼一聲,乾脆放棄了用劍,左手一會迴環,氣脈倒轉,單手瞬間引出冥凰,不顧一切打了出去!

「冥凰?」日游皺了皺眉,驚叫一聲,趕緊運足了氣力,同樣朝我也動用了不死冥魂之法!

轟……

就像是海嘯碰撞在了颶風之上,地動山搖,狂沙漫天。兩個巨大的幽靈般的冥凰交織混雜,在中央形成了一道氣旋,卷的周圍方圓數十米空無一物,哪怕是遠在城門關上的靈族兵甲也都前仰後合,幾乎載下來……

「羅卜,也不過如此嘛,你還有……」

日游以為接住了我一招,正張口繼續挑釁,我卻已經勢如破竹般發動了第二輪攻擊。

我合氣含魂入丹田,反行湧泉、合谷,將奇經八脈倒著運用為妖修,屏氣凝神,調整經脈,將陰維脈、陽維脈、陰蹻脈、陽蹻脈瞬間全部放開,積蓄了已久的妖修和靈修之力,就像是脫韁野馬一般,雙雙朝日游呼嘯而去!

「我……我接!」日游等大眼珠子,倉皇深吸一口氣,壓入丹田,氣力灌輸兩掌,瞬間全身氣勁爆漲,奮力相迎不過,經過冥凰的洗禮,他已經發揮到了極限。兩手上殘存的餘力,根本不足以招架。果然,不過是稍微僵持了一下,我這波接著一波力道已經瘋灌了過去,日游就像個塑料袋,直接被拋上了空中,落在了十餘米之外!

「有種再把你剛才的話說一遍!」我縱身上前,將匍匐在地的日游一把拎了起來! 日游早沒先前那般淡定自若了,兩個手死死扣住我的手腕,同時腳踝纏住我的前撐腿,奮力朝外拔,企圖將被我提在手中的衣襟扯出去!

「你倒是說啊,吧剛才的話再重複一句!」

我面如寒冰,一分一毫都不在退讓,不等其發力,我狠狠將其灌在了地上,同時一腳將巡陽鐧勾到了天上,順勢將稚川徑路橫在其脖子上!

「哦,勝利了!……羅先生威武!」城門關上,東陵等靈族島主大概是受決鬥的氛圍影響,也不顧自己的身份了,竟然像是小卒一樣,朝我搖旗吶喊。

日游帶領的那數百冥族兵甲一看主帥被擒,紛紛異動。

我冷麵抬頭道:「不想死的都站那別動,我和你們主子不過是在切磋,誰要是擾了我興緻,我第一個扒他的皮!老馬,你干過獵戶,那就是屠夫,你說說,這鬼可能剝皮?」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