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一直走,直走到一個房門前,門裡傳出濃厚的血腥味。混在其中的還有女子的呼救聲和一個男子的說話聲。老頭回過神來要跑,狗卻已經沖了進去,門裡面的場景老頭到現在依舊忘不了。

房間內坐著躺著或蹲著有很多隻狗,它們都在看地上的一個女子,那位女子躺在地上少了一支胳膊。那隻胳膊正在最裡面的一隻狗嘴裡。在那隻狗邊上還有另一個女孩,那個女孩受傷了,卻乖順的撫摸的狗毛似乎在安慰。

「阿烈,你怎麼回來了。」一個男子從房間的另一側走出來,老頭站在門外看了一眼,便認出這人是主人家的大兒子。李大公子也看到老頭,於是笑道:「阿烈,你怎麼帶了個人回來,是捨不得這女子,想找人救他嗎?」

被喚為阿烈的狗看了他一眼轉頭看著老頭,它的雙眼依舊很平靜,老頭竟讀懂了他眼中的話。大公子說對了,它帶他過來就是為了救這姑娘的。老頭本能的後退一步,但他馬上又止住了,因為阿烈的眼神變得危險起來。

突然房間內的一隻狗吼叫了一聲,接著是另外幾隻,他們就像是對話一樣互相吼著。阿烈也吼著,一邊吼著一邊看著老頭。老頭在這樣的眼神之下,神使鬼差的走到女孩身邊。他剛碰一下女孩,邊上的一隻狗就沖了過來朝他吼了兩下。他手一抖縮了回來,躺在地上的女孩卻拉住他的手。

「救救我,求你救救我。」所有的恐懼就在他聽到這句求救后傾瀉而出,老頭猛的甩開女孩的手往後退去。女孩仰起頭來看他,然後他看見的兩個窟窿,這是那天他看的最後一幕,隨後他什麼都聽不見了。等他醒過來的時候發現躺在自己的房間內,他的妻子坐在他身邊,他的兒子站在窗戶。就這樣安靜著,老頭在這一刻覺得很恐怖,一切都很恐怖。

他妻子發現他醒了看了他一眼,非常平淡就如那隻名為阿烈的狗一樣,一個平靜的屠夫的眼神。他的兒子走到他身邊:「大少爺說了,這次他不計較,畢竟是阿烈少爺帶你過去的,下次你再偷偷進小森林就沒這麼簡單了。」老頭緩緩的抬頭看兒子,他兒子充滿生機的雙眼已經變的平淡,如同一灘死水。 這件事情過後,老頭的日子更加不好過了,他的妻子和兒子越發的不著家。他期待他們回來又害怕他們回來。那樣的眼神每夜伴隨著小森林的慘叫聲迴響在他腦子裡,讓他整夜整夜的噩夢。

這樣的日子半年後終於迎來了變動,李家人給他傳來消息,他妻子死了。聽到消息那一刻,他全身的力氣好像被抽光。這半年來他一直想著這件事情,不是沒有想過這種事情發生,但真的發生了他覺得有點接受不了。

李家給出的理由是摔死的,他親眼看了屍體,也看了現場,確實是摔死的。只是他想不明白為什麼半夜三更他的妻子會爬別墅的陽台。他想問又不敢問,在他兒子警告他后他便不再提這件事情。

促成他變成現在的模樣是另外一件事情,那是他妻子死後的半個月。他睡不著的時候救了一個人,那個人便是半年前他在小森林見過女子。這一次他救下了,還把人藏了起來。女子並沒有認出他就是那天晚上的人,非常感謝他救了她。

那個女子說自己名叫玲子,於是老人就把她藏在家中整整兩個月。他的兒子一直沒有回來,他和玲子兩個人生活在這裡兩個月。女子沒有說要回家,他也沒有說送他回家。玲子眼睛看不見,他就當她眼睛。

兩個月的時間,讓他感覺又重新活了過來。兩個月後他兒子回來了,他看見女子只淡淡說了句:「你已經曠工兩個月了,不想干就去辭了。」玲子什麼話也不說,第二天就跟著他的兒子走了。

他以為玲子會回來,等了幾天他兒子回來了。他兒子問他有沒有看見玲子,老頭不明白問他玲子怎麼了。他兒子告訴他,玲子殺了一條狗,偷了東西跑了。老頭不信,玲子只是一個沒有眼睛的瞎子,又少了只胳膊怎麼會偷東西,還能跑走。

他兒子深深的看他一眼說道:「玲子受過訓練,在這裡又有人幫她。你最好不要扯進這件事情中,在李家,什麼事情都好說,唯獨狗的事情。她殺了一條狗,李家不會放過她的。」

此後的日子老頭更加不安了,他擔心玲子被抓到,又擔心這件事情造成的後果。狗被殺,李家變的瘋狂起來。老頭被牽連關進了小森林的地窖里,地窖陰森恐怖,關了好幾個人。都是少女,這些少女都是陪狗的。她們一個個縮在角落裡,只要有李家的人來就喊著不關自己的事情,她們需要這份工作。

老頭一開始以為這些女孩都是被拐來或是被騙,到了這裡他才明白這些人不是被拐也不是被騙,而是心甘情願在錢里醉生夢死。她們大多是無處可去的可憐人,李家給的工作雖然怪異也有危險,但卻能讓她們有個安身之處又能賺很多。

被關在這裡的這些女孩都是這次被玲子牽連的人,老人偶爾還能聽見這些女孩在咒詛玲子。 地設一雙:多情總裁冷顏妻 不知道被關了幾天後,他們都被帶了出去。一群穿著黑衣服的人帶他們到了一座墳墓前,李家大少爺李濤就坐在邊上,在他邊上吊著一個男人,老人不認識他。但他認識趴在男人身邊的女人,是玲子。

他們這群人看見玲子的時候都顫抖了一下,包括老頭,他顫抖的最厲害。李濤看了他們一眼指著玲子說:「她你們都認識吧,殺了狗又偷了東西逃跑。李家對這種人絕不放過,你們都說自己和這件事情沒有關係,現在我給你們一次機會。誰能搶了她的一塊肉祭狗,就能證明清白。」

李濤的話剛說完,除了老頭所有的女孩都沖了過去。那些人恨不得從玲子身上咬下一塊肉,老頭第一次意識到李家把這些女孩養成了一群怪物,一群慢慢沒有人性的女孩。

李濤看著老頭:「你呢,不過來搶一塊,很快就沒了。」李濤說的沒錯,很快就沒了。這些女孩瘋了似的撕扯著玲子的身體,常年和狗一起養尊處優的她們有著一雙不難看出的手。但在這一刻,這些手變得醜陋,便的猩紅。有幾個甚至拿起邊上的石頭砸著,用鋒利的碎石割著。老頭慢慢的走到李濤面前跪下。

「大少爺,我去,但請大少爺應我一件事情。」

「什麼事情?」

「讓我和兒子辭職,我們兩個會走的遠遠的。」老頭在這一刻看清楚了也想明白了,李家會養怪物,玲子、女孩、他的妻子和兒子、還有那些狗都是李家養的怪物。他想帶走兒子,趁他還不是怪物的時候。

李濤搖搖頭:「在這裡作工都是心甘情願的,他自己想走誰也不攔。」

老頭狠狠的磕頭:「他不會想走的,請大少爺辭退他。」

「這可難辦了,你的兒子做事很好,我不能無緣無故辭退他。」

「若是我能讓狗狗同意呢?」

李濤愣住了,然後大笑起來:「若是你能做到一條狗幫你,我就同意。」

「謝大少爺。」老人站了起來,拿起邊上最大的石頭砸下了玲子的腦袋。 故事記錄者在這個地方空了一行才接著寫:老人家非常平淡的說了這種話,讓我聽了不寒而慄。至於他是如何讓狗同意的,他沒有細說。同意他的那隻狗就是名為阿烈的狗,他的眼睛是自己挖的,挖出來餵了阿烈。

說到這裡老人家便沒有說下去,我問他你的兒子呢?他用兩個窟窿看著我淡淡的回答:「他沒有出來,大少爺同意了,狗同意了,但他不同意。他想留在裡面,就是死也要留在裡面。」聽到這裡我顫抖了一下,因為我發現這位老人有一雙很好看的手。一個長期做工的老人會有這樣一雙手嗎?

我又在那裡住了三天,三天後離開了。離開的路上遇到了當地的村民,村民告訴我。住在那裡的老頭是個奇怪的老頭,非常喜歡狗,還養了條狗。我得一愣,在那裡時就我並沒有看見狗。

村民還告訴我,那老頭曾從外地買了一個女孩當閨女一起養狗。聽到這裡我實在是聽不下去了,離開了那個地方。回到自己的熟悉的城市,我專門了解了一下李家,李家確實有養狗的癖好。在道上有句話是這樣說李家的:以人養狗,以狗養運。後面還有幾句,我一直沒有打聽到。後有一次機會我再一次去了老人住的地方,但老人家已經不在了。村民說不久前這裡一把大火,因為老人住的比較遠,沒人注意,只是有些隱隱約約聽見狗叫聲和女孩慘叫聲。等他們趕過來的時候,這裡已經燒乾凈了。

至此,李家的事情告一段落。在後來的日子中我難免會對李家的事情多關注一些,但很難在接觸其深處。

這就是羊皮卷上關於李家怪事的記載,夭落落一行人看過,他們總感覺這位記錄者少記了很多,這個故事並不完全。但這並不妨礙他們不喜歡李家。至於李家怪物的事情記錄在這個故事的下面有幾行小字,是另一個記錄者補上的:李家以人養狗,也以狗養人。在這些狗中間有一長壽者,極其像人,被稱為怪物。此怪物不知何養,渾身是毒,惟有陪他之人才可靠近。漫長几十年的歲月中,惟兩人可以陪伴它。

到這裡為止關於李家的記錄便沒了,至於這位記錄者為什麼會知道李家的事情,羊皮卷中並沒有記載。而白耀中毒的事情,完全就是他們根據他說要殺人或是怪物隨便那麼一猜。

幾人溜達了一圈就提前到了午宴的地方,午宴本在天風樓,現在改在另一處,雨樓。雨樓周圍的桃樹最多,風一動漫天的花瓣,像極了花雨。他們到的時候正好一陣輕風,空中桃花瓣落,讓人心情莫名的好了很多。

設宴在雨樓的大廳中,已經有不少人坐著。他們選了個桌子坐下,一坐下逸林幾人就湊過來。

四葉隨口一問:「你們對那個姑娘的死有什麼見解。」

夭落落隨口應著:「不是你們殺的?」四葉噎住了,感嘆自己為什麼嘴賤。二雅有話直說:「落落,剛才你看了屍體,沒看出東西來嗎?」

「看出來了。」

「什麼東西?」

夭落落看著有點激動的四個人淡淡的說:「被人殺死了。」那四個人又縮回去了。自此這個話題便不再提及,直到午宴開始,他們桌都在閑聊。就像平常沒有課的下午,一群人閑聊的閑聊,打架的打架。這聊著聊著,他們還掐了一會,直到李家主人過來宣布午宴的開始。

也許是因為早上那件事情的影響,午宴開始的不是很熱鬧。就淡淡的吃著飯,吃了七分半飽,李家主人站了起來,正式宣布了玩家大會的開始。他們折騰了這麼久,總算是看到了玩家大會的開始。

李家主人先開始說明了舉行這次玩家大會的意義所在,講了很長,總結下來只有三點:一、出現的不規則的不可能的任務;二、出現了失魂玩家;三、玩家職業功能問題;這個三個問題是這次玩家大會要討論也是需要有一定的應付政策。老頭比兒子好多了,沒說什麼恢復秩序這種事情,只是說需要一些政策。

但這老頭和葉零在四雲門裡說的一點是一樣的,他們需要找到葉生,葉生是這一切的關鍵所在。

「第一點和第二點都是在葉生找到寶藏后才出現的,葉生在裡面到底經歷了什麼,遇見了什麼是最關鍵的一點。被動了規則顯世的石頭更是直接成了失魂玩家的武器,這裡是遊戲,這種事情也許無可避免,但是我們需要找出是誰製造了這個武器,又是誰擁有這個武器。我們不能再讓玩家落入那樣的境界,因為現在誰都不知道這些事情的真正目的是什麼?」

聽到這裡林尼姑突然扯了扯二雅:「二狗子,你們不是壞人嗎?葉家寨的事情還是你們做的,你們的目的是什麼?」

二雅翻了個白眼:「真正的目的我們還能告訴你?告訴你們我們還玩什麼?」

林尼姑哼了一聲:「你們也不知道吧,大概就知道石頭的事情,被人派出來找石頭。」

桑子無奈:「既然知道,何必揭穿,不知道人艱不拆嗎?」

他們在這邊嘀咕,台上的李家家主已經進入第二部分的演講。 第二部分的說話比第一部分有意思很多,也微妙很多。

「今日坐在這裡的各位都是通過四雲門的玩家,是在幾千人中選出來的。不瞞大家說,四雲門選人其中有一項非常重要的標準,那就是經歷過不可能任務。經歷過這項任務與回答了第二次宴會的問題便是通過遊戲的關鍵,你們在坐的三十位便是都達成了這兩點。」

「為何這樣選擇,自有其用意。在遊戲開始,玩家並沒有結盟一說,都是根據自身的情況佔據一方。無論接任何任務,玩家之間都保持著一定的平衡。但這兩年來這種平衡漸漸的被打破,很多人已經意識到玩家需要重新建立一種盟約,以保玩家不會在這場遊戲中全面淘汰。」李家家主倒了一杯酒舉起:「這杯酒我敬大家,為過去也是為以後。過去玩家不分對於錯,只有任務與任務的差別。但今天過後也許會有差別。」說完先干為敬。

幾桌人默默的沒有動,而是繼續看著他,李家家主接著說:「在坐三十幾位其中有的是接魔族任務的,有接海外仙山任務的,也有一界中仙者任務的。大家掌握的線索都不一樣,來到這裡的目的也不一樣。今天在這裡我明說,關於上面三點,在坐的願意提供線索的便提供,因為在這次后,玩家準備成立桃源之盟,針對以上三點。我們不會特意去干涉魔族、妖族、人族之間的事情,但是關於玩家這方面我們不準備在放鬆,不管你是玩家還是NPC。」

李家家主已經把話說的很明顯,在坐的都不是傻子。這是在慢慢崩壞的玩家平衡中完全推翻平衡,然後建立另外一種平衡。這種平衡不再是針對全部的玩家,而是多數的玩家利益或者說整體的玩家利益。像玩家被失魂割魄這種事情便是這種聯盟的第一大事,這種聯盟會變成玩家當中的一種「衙門」,一種屬於玩家的「政治部門」,他會成為玩家中公義的一方,來審判一切對玩家不利的事情。

夭落落並不驚訝這種盟約的成立,或是說這種部門的成立。在一界的前進過程中這是必然的,要說驚訝她反倒是比較驚訝會這麼晚才正式成立。所有玩家不分立場保持玩家之間的平衡能保持三年之久出乎她的意料。

「在坐的和這次玩家的幕後策劃大多數都代表著四道中的大勢力,所以這次大會上各位的話語都將具有一定的分量。」

突然一個人出聲打斷了李家家主:「葉家寨的事情是大會的宣告?」這話問的讓人非常不舒服,李家家主笑著搖頭:「各位誤會了,葉家寨的事情不是大會的宣告,是促使大會的最後定錘。葉家寨一直都是玩家之間平衡的最好例子,他們中間都是魔族或是其他任務,雖與大部分玩家任務有利益衝突,卻在玩家中有著很高的地位和口碑。」

「葉生小組更是所有玩家中的佼佼者。但半年前福利院兄弟便開始給我們寫信,告訴我們葉氏監獄的真相,下面藏著都是被躲魄的玩家。葉氏監獄藏著一個巨大陰謀,葉生本人也不對勁。葉家寨和葉氏監獄是玩家中的一種代表,我們不想隨便動,但在兩個月前葉氏監獄糟到了毀滅之災。各位在四雲門內經歷的第一場宴會幾乎就是當時的情況,我二孫李零在四雲門內說的話不全是真,但也不假。葉家寨的毀滅,讓我們決定在這次大會上正式聯盟。」

李家家主說完,示意邊上的人,很快好幾個人被鎖著鏈子帶上來,這次安靜的三十幾人嘩然一片。帶上的不是別人,竟然都是葉氏小組的人。有夭落落一行人見過的葉八兒、葉七、葉九,還有沒見過的四位葉氏小組的人。 替身王妃 他們被鐵鏈鎖著,全身都是血污。

坐在下面的玩家跳了起來,一把踢翻椅子:「李家你個xx,你對他們做了什麼?」還有不少人也站了起來。葉氏小組這幾年幫助了不少人,名聲好,交友滿天下,豈是其他人說幾句話就能抹殺掉的。

李家家主示意安靜:「各位先不要急,不是我們要鎖著他們,而是不得已。葉家寨出事後,我們找了許久,在麻麻村隔壁荒廢的村子中找到了他們,他們當時已經就這樣了。把他們鎖住只是為了不讓他們傷害自己。」

林尼姑捏著鼻子喊了一句:「騙子。」

李家家主停頓一下準備忽略這兩個字接著說:「這幾位當時傷的很重,為了救治他們我們試了很多辦法,最後治好了外傷卻對他們的瘋癲……。」

林尼姑又喊了一聲:「騙子。」這句騙子不像第一次那樣模糊不清,而是清晰的表達的意思和方位,於是林尼姑姑奶奶成為了注目的焦點。 被關注的林尼姑開始一副事不關己的吃菜,看所有人都看她,她眨眨眼:「怎麼了?」這無辜裝的連夭落落都想打他。

李家家主活了這麼多年也是一勇者,看林尼姑這樣便自己提:「不知剛才姑娘說的騙子是何意?」

林尼姑睜大眼睛:「你沒讀過書嗎? 仙帝歸來 連騙子的意思都不知道,騙子嘛,就是pianzi,沒有翹舌,意思是說說話不誠實的人,你不要跟我說你不知道誠實的意思。那我就啰嗦一下了,誠實嘛……。」在林尼姑準備扯到天外去的時候,李家家主及時打斷她。

「姑娘有話直說。」

「騙子。」林尼姑乾脆的兩個字回他。李家家主很有耐心的再問一遍:「不知為何這樣說,剛才我說的句句屬實。」

林尼姑筷子一放,豪邁是說:「就這句話最騙人,你明明說我們第二次進麻麻村的時候才進入了四雲門,可帶我們進去的人就是葉八兒和坐在上面那個福利院。他們那時可正常的很,不要跟我說怎麼會,就會,就是我說的這樣。」林尼姑一副我說的就是真理的模樣,讓李家家主一時間卡了一下,他想說的就是怎麼會,但現在話被人搶了,他也不好說。

「03。」李家家主喚了一聲,在四雲門內招待過他們一行的03管家站出來。

「主子。」

「引路一事都是你負責的,帶這幾位進四雲門的事情你說。」

03一鞠躬不卑不亢說道:「領各位進四雲門不可能是葉家的人,那時候葉家寨已經被毀,葉氏小組的人都在桃源里。負責各位進來的是二少爺。」這話出乎所有人意料之外,李家二少爺就是葉零。

葉零現在臉色也不好,瞪著林尼姑一副要吃人的模樣。林尼姑毫不示弱的回瞪過去。葉零此刻充分發揮了他的少爺病,一副我不說你能奈我何的模樣。

李家家主臉色一放:「零兒。」這話一出,空氣便冷了幾分。周圍的花瓣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慢下來,葉零臉色一白勉強的說:「不是我,是……那位讓我這麼做的。」

李家家主眼睛一眯,手一揮一股強大的力量傾泄出來,葉零被打到了一邊,一口血吐出來。

「你還跟那些人有聯繫。」葉零擦了擦嘴邊的血,笑著站起來:「聽他們的總比聽你的好,至少他們不會有人弔死在家門口來報仇。」

「混賬。」李家家主說完正想再動手,李成義在邊上及時拉了他一把。

「爺爺,這事不急,先做正事。」李家家主深吸一口氣。

「葉零把你怎麼用假的葉家寨的人把人帶進四雲門的事情給我說清楚,好給人一個交待。」

夭落落上前一步:「不急,你不如先跟我們說說是誰讓你用葉家寨的人帶我們進去。」

葉零看了看自己爺爺,再看看下面冷眼觀看的幾十位玩家,嘲諷的說:「海外仙山中有人對幾位非常有興趣。」

林尼姑搖頭:「又是那變態的地方,我真是越發好奇了。」

「孽障,帶下去。」葉零被帶下去了,李家家主給夭落落一行道了歉,這騙子一事算是揭過去,雖然林尼姑還是一副我很不滿意。

經過林尼姑這一鬧,大家雖說依舊不動聲色,卻更不放任葉家小組的人這樣鎖著。剛才踢翻椅子的第一個不同意:「把他們交在你們手上我不放心。」

李家家主看了他一眼,隨即看向其他人:「這次玩家大會我意在與各位結玩家之盟。其中最重要的便是信任,我不想各位因為這事對桃源不信任,葉家寨的事情桃源無愧於心。各位既然不放心,不如提出建議一起商議。」

其中一人緩緩的站起來:「把葉氏小組的人交到我們手上,分散看管。」

此話一出不少人點頭贊同,李家家主眉頭一皺。七個人交給七個勢力,這建議也算是合情合理。但怎麼能保證被交的七個勢力中都是和葉氏小組關係好的,誰能確保他們不會亂來。

夭落落笑著站起來:「這個方法好,若是各位不嫌棄,由我來分配。」

「你是誰?憑什麼?」

夭落落輕輕一笑:「我,夭落落,傳聞中的大神。」

「…………。」沒毛病。 夭落落這個名字,確實是傳聞中的名字。所有人冷靜了一秒,發現挑不出毛病。李家家主看了夭落落一眼,突然笑著點點頭。

「既然這樣就讓落落姑娘選吧。」

不等其他人反對,有幾個人站了起來:「同意」。沒有其他心思一心為葉氏著想的巴不得馬上就分,沒心思的都可以,有心思一時間也找不出理由來反對,於是事情就這麼定了。

夭落落親自點了幾個,七個葉氏小組的,桃源留下葉八兒,夭落落一行人要了葉九。那個踢椅子的被分到葉七,其他四人也各自安了家。他們各自規定在玩家大會結束后再把人聚一聚討論葉家的事情,也回去想想辦法看看這幾位到底怎麼樣。一時間被分的這幾家感情就熱絡起來。

李家家主趁勢往下講:「既然這件事情說定,那麼聯盟之事不知大家怎麼看待。」熱絡的幾方瞬間冷靜下來。李家老爺子看懂的局勢,他們也看得懂。就是因為看得懂,他們才在這件事情上保持著最大的謹慎態度。這一弄不好,下次要抓要殺的是自家接了不同任務的兄弟怎麼說。

突然一個人站起來,那人笑嘻嘻的說:「各位不好意思,這件事情我們不太合適參與,就此退出。」他話音一落,有三個人跟著站了起來。他們四人本是一行,接的任務也都是魔族一方。這次聯盟若是結成,他們的一些任務定是會傷害玩家聯盟的大眾利益。雖然也可以加入尋找最合適的方式,但這樣太累,他們就是想玩個遊戲,自由瀟洒不需要太多考慮,所以準備撤。

李家家主早就想過這些可能,恭恭敬敬的讓人送他們離開。他之所以讓這些不同任務的玩家都進來,其中考慮便是聯盟可以讓這些任務不同的玩家存在,雖然規矩會變的麻煩一點。但存在自然有存在的好處,無論是對方還是他們。

隨著這四人的離開,還有三個人也走了。三個人最後只剩下23人,夭落落看著逸林:「你們不走。」

逸林搖搖頭:「我覺得挺有意思的,若是可行,我不反對加入這樣的聯盟。」

成衰衰看著他:「你是代表自己還是在白鬼處的玩家。」

「白鬼族中的玩家多的很,我不能代表全部,但至少能代表幾十人的意願。我們可以和聯盟保持一種平衡關係,這對我們這些人在白鬼的任務中有幫助。」

華大爺笑道:「不怕玩火。其他一些就算了,聽說白鬼一族中有不少厲害的,不怕被當做叛徒挑出來直接殺了。」

二雅搖頭:「用挑出來多難聽,我們這是嘗試多種的可能性。再加上怕阿影去掀了白鬼一族的時候把我們也給幹掉,這是給自己留一條路。」

夭落落好笑的看著他們:「你們怎麼知道我們會不會加入這個聯盟,也許我們不加入。到時候根據心情來掀。」

桑子一副饒命的樣子看著少年:「若是真到那時候,阿影你手下留情。」

「你們怎麼知道少年會去掀了白鬼?」

「嘻嘻。」四葉乾笑兩聲:「前不久聽到幾個同伴說,祭司大人帶人闖進了北巷,碰上了北巷的幾位老大,還受了傷。聽到這個消息我們就特意去打聽了一下,結果打聽到據說當時祭司大人想抓北巷的老大,落落老大,所以我們想少年定是有一天是要掀了北巷。」

林尼姑點頭:「聰明。」他們和白鬼一族有好幾筆的債要算,朱后那小姑娘現在還躺在他們百寶袋裡呢。他們在這邊聊,那邊李家家主等所有人的回應,他該說的話都說過了。其他的話要留到聯盟確定后才能講。

現在30人只剩下23人,夭落落一行5個再加逸林一行四人,九個人湊在一起說話不受關注是不可能。有些還沒想好的就盯著他們看,好像在等他們這群人有什麼反應。林尼姑站起來做了代表發言:「我們不需要。」

李家家主眉頭一挑:「為何不需要,若是沒有加入就會被排除在玩家聯盟大部分的利益之外,這本是一件非常不划算的事情。」

林尼姑揮揮手:「對於一般人來說是這樣,對於我們來說太虧。」

「此話怎講。」

「我們知道太多,不想跟你們合作。就憑一個玩家聯盟還動不了我們。」林尼姑這話說的比誰都狂妄。遊戲一界,每人都有屬於的自己的奇遇,誰敢在這樣一個奇幻的桃源內說動不了我們這樣字眼。 林尼姑的話一出,便有人冷哼:「在這裡誰不是有點名聲,就算北巷名氣很大,幾位的大名也是傳奇。但各位這話說的狂妄了,誰還不是有點小勢力。更何況這麼多人。」這話得到其他人的贊同。

林尼姑一副惋惜的模樣搖搖頭:「你們不懂。」這話說的就有點欠揍了。林尼姑才不會管其他人怎麼想,她早算過了。就少年的實力,加上一個成衰衰這個不稱職的聖零院教宗就可以讓他們任性的很。根本算不上北巷什麼事。如此有錢又有權的她為什麼要和這些人湊一起玩玩家聯盟呢。

「落落,我說的沒錯吧。」林尼姑看著落落尋求同意票,夭落落點點頭,他們確實不需要。畢竟身邊都是BUG,就連跟著葉九一起回來的BUG之一墨墨也趴在她脖子上扭動著高喊同意。

李家家主惋惜的看了他們一眼:「那請各位離開吧,葉家的人留下。」

林尼姑瞬間不樂意了:「這就想讓我們走,也不看看我們為了參加一個玩家大會都遇上什麼亂七八糟的事情。不行,我們要在這裡待到上幾天,等我們玩膩了再走。葉九也不還。」其他人突然明白了一點,這姑娘絕對是來鬧事的。

突然骨頭站了起來,他一站他身後幾個人也站了起來:「李老爺,若是這群人不加入聯盟,我們也不加入。」後面三人也附和。不僅這群本就參與四雲門屬於桃源請的貴客,就連其他玩家也有幾位表示,夭落落一行人不參加他們也不參加。

夭落落看了一眼,除去骨頭一行人不說,就他們這邊23人,除了他們五人,竟然還有五人表示他們不參加也不參加。其他十三人中還有逸林四人和其他幾個陰陽怪氣的人。這樣算下來玩家聯盟有點凄慘。

「有點凄慘啊。」四葉吐出心聲,他也不想參加了。李家家主有點為難了,成立玩家聯盟的最初來源於三大力量。第一就是以他們桃源一派的純仙者任務玩家,第二是以骨頭和胖子這樣有實力又有勢力口碑卻不怎麼樣的一派,還有一派偏散,沒有什麼勢力也不固定的散客,如白耀這樣的玩家。

桃源一派的純仙者沒什麼問題,從他們開始籌謀玩家大會開始就已經開始聯絡人。骨頭和胖子一方也是,這一方的人非常多,特別是奇能者,若是骨頭帶頭退出,那損失會非常大。

胖子你不懂也站了起來,先是笑笑然後扯著嗓門:「瘦子兄若時退出,生塔也不湊合了。」這下李家家主臉色變了,這兩人是第二方的最大勢力,若他們退出,就等於第二方的全面退出。那玩家聯盟還玩什麼,就單單他們桃源一派和零零散散的修仙和仙俠對一些事情構不成權威。

李家家主是個明白人,想解決問題要先搞定那幾個看起來像是鬧事的。李家家主深吸一口氣,朝夭落落一行人一輯:「各位,話既說到這份上,我就有話直說了。我一心想促成玩家聯盟,這將是遊戲生活的一個重大轉折。不管玩家聯盟對幾位的作用和意義如何,我都想成這件事情,若是各位願意加入,這玩家聯盟盟主的位置就是幾位中的一位的。」所有人一愣,沒想到李家家主會做出這樣的承諾。

夭落落張張嘴,話還沒出口,邊上的四個人一起拍著子。

林尼姑盯著李家家主。「就這個說定了。」

成衰衰盯著李家家主。「不能反悔。」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