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君你看居然是魚龍,都要化龍了!」

琴無意小聲的說著。

「哎呀,居然門中還有人知道這個!」

鶴燕雲眼光掃來!

「哈哈師父,是我說的!我夫君家裡的書很多的,我看的!」

蛇姬走了過去說著。

「這樣啊。知道很正常啊,魚龍一族也算是大族。但是幾千年不知道怎麼了。就沒落了!」

鶴燕雲唏噓的說著。蛇姬還要說著什麼,銀河水裡不停的翻湧。好像是魚族的人出來了,一條魚龍蹦了上來。變成了黑魚頭領。手上居然只拿著一顆砂子。後面的人都沒有拿著。

「怎麼了,黑魚?為啥只拿著這一顆石頭子?」

鶴燕雲說著。

」老妖怪!這是神砂啊!什麼石頭子下面還有一大堆,你們都在等著,我慢慢的拿上來!」

黑魚頭領說著。

「這樣啊。!拿辛苦你了!」

鶴燕雲說著。

黑魚頭領又變成了魚龍,跳下了銀河裡面。來來回回幾十次,黑魚頭領已經拿上來了幾十個神砂。

「好累啊,休息一下。你們把那個船拿下如何?」

黑魚頭領說著,那個神秘的船居然慢慢的在靠著這邊走著。

「還是算了吧。好東西,還是給你們魚族把!」

鶴燕雲說著,不在去看那個神秘的船。

「這樣啊,那我去看看如何?魚五上去看看。」

黑魚頭領說著,朝著後面的一個魚族的人說著。一個藍色的魚人走了過來,沒有說話。變成了一個魚頭龍身的怪異東西,朝著船飛了過去。船夫居然沒有打這個魚人,眼睜睜的看著他上去。

過了一會,魚五飛了出來。爪子上面拿著一個包飛了過來。變回了人形交給了黑魚頭領。

「我們來看看啊。這個包里有啥東西啊!」

黑魚頭領打開了那個包,發現裡面有幾本書,一個軟鞭,還有一套筆墨紙硯,幾個奇怪的羽毛,當中還有一個木盒子。

眾人都把目光放在那基本書上。

只見書上寫著「九天神水決」「弱水修仙之術」「九天星官秘術」「九天龍訣」。

「哈哈哈,這回我們魚族發達了!居然是九天龍訣!」

黑魚頭領激動的說著,拿著那本書,激動的差點哭了出來!

「額,黑魚啊,能吧這些功法叫偶們複印一份?」

鶴燕雲走了過去,問著黑魚。

「可以啊,這個九天龍訣。我自己留下了。你們這些拿去吧!」

黑魚頭領很大方的說著,把幾本書丟給了鶴燕雲。黑魚頭領發現還有一個木頭盒子,看著很普通。

他上去打開,發現使了很大的勁居然沒打開!

「老妖怪,你弄完了么!看看能打開這個盒子么!我怎麼打不開啊!」

黑魚頭領把木盒子交給了鶴燕雲。

「我來看看,這個木盒子居然是建木打造!裡面肯定有好東西!」

鶴燕雲打量著木盒,仔細看著盒子。朝著上面噴了一口氣,然後慢慢的較勁。咔嚓一聲打開了木盒,木盒裡面飛出了一個通明人。

「哈哈哈,本王終於重見天日!」

一個女人大吼著說著,從透明人發了出來。透明人說著話,慢慢的變成了一個極美的女子,身上穿著一套淡綠色的衣服。

「你是誰?你怎麼在這個小盒子裡面?」

鶴燕雲對著女子說著。

「哈哈,本座叫弱水。天上的老雜毛都叫我,弱水天王。勞資不過是打翻了區區的天河水,居然給勞資關進建木神盒!老雜毛們!本王來了!」

弱水哈哈笑著,震的眾人耳中嗡嗡發鳴。

「不對啊,這裡不是天上啊,怎麼靈氣這麼薄弱?這裡不是天上。難道這裡是地方?」 弱水看著黑漆漆的周圍。

「這裡是魔界!弱水天王!」

花如意尊敬的說著。

「這是魔界,格老子,勞資出世。要出手了。你們都得死!」

弱水突然面色一冷。手朝著銀河裡面,手一抓。所有的水都朝著弱水跑了過去,過了一會銀河的水慢慢的被抽幹了居然。

「大家快走!」

鶴燕雲嚷著,拿出長劍朝著弱水砍了過去。一劍砍到弱水的手上,砍斷了弱水的手。

瞬間弱水的手又長了出來,還在繼續吸收著銀河裡的水。眼看銀河裡的水已經沒有了,地下出現了一堆砂子。那個奇怪的船還停在空中。

「哎呀你們還想跑?陪奴家玩玩好么!」

弱水說著,突然變幻萬千個弱水。把所有人都圍在了中間。眾人抵擋著弱水,功力略低的仙鶴門弟子,已經慘死在弱水手下,傳來慘叫聲。

「孽障,你剛出來就要殺生么!」

那個沒有感情的聲音傳來過來,那個神秘的小船慢慢的飛了過來。

「我以為是誰呢,原來是天蓬元帥的一道分身啊!為啥剛才放我出來的不阻攔,這個時候多管閑事!」

弱水呵斥船夫。

「哈哈哈,我以為這魔界無人能打開這建木盒子。再說了這幾本,秘術我是受故人之託給他的子孫的!」

船夫沒有感情的說著。

「那就拿命來吧!」

弱水瞬間變大朝著船夫撲了過去,船夫腳下的船變成了一個巨大的盒子。船槳朝著弱水打了上去,弱水手中出現了一把長劍。

兩人就打在了一起,瞬間巨大的空間里充滿的碧水滔天。過了許久,船夫大喝一聲。巨大的盒子突然變大,發出淡淡白光朝著弱水吸了過去。

」怎麼可能!天蓬這個反覆無常的小人,居然混元金斗都打了下來。就是怕我說出他的醜事么!我不服!我詛咒天蓬,一輩子都升不了大羅金仙!」

弱水的聲音慘叫傳來,最後一個字的時候。弱水整個都被吸入了盒子裡面,盒子變回了船。船瞬間化成一道金光,朝著天上飛了上去。

不一會已經消失不見。

巨大的銀河裡面,銀河的水全沒了。只留下剩下的神砂。鶴燕雲跑了上去,取走了15顆神砂。裝在了自己的乾坤袋。

「仙鶴門人走吧,這裡也沒什麼東西了。」

鶴燕雲說著,就要走。

花如意也跑了過去,撿起來幾顆神砂。神運算元也走了上去,拿起來幾顆神砂。黑魚頭領,把剩下的神砂拿走。

「你們快看這是什麼!」

黑魚頭領說著,指著地下說著。原來地下出現了一個,很小的把手。原來神砂拿光了,才能看到這個把手。

「你們都別走,我拉著看看。別說我黑魚貪婪你們的便宜!」

黑魚頭領,發現鶴燕雲眼裡有些不服。把眾人叫住,使勁的拉了起來。

轟隆一聲,巨大的河床慢慢的打開。眾人覺得鼻子間傳來無邊的葯香,眾人慢慢的睜開了眼睛。

發現已經處於環山之中,處處是鳥語花香。地下全是各種的草藥,天上飛舞的奇珍異獸。眾人只覺得太美了!

「快看啊,天上有字!」

不知道跑誰喊了一句,眾人都抬頭看向天空。只見天空上出現了大字,寫著「歡迎光臨百草園,這是作為消滅弱水,給大家的禮物。這裡在5天之後自動崩塌。 修仙強者重回都市 會將你們傳出西陵。」

「這裡居然是傳說中百草園?這東西不應該跟著人族大帝神農消失了么?大家快收集吧。出去能賣個好價錢啊!切記都拿出玉瓶收了,不要出土太久。要不然就會枯萎。就失了藥效!」

鶴燕雲說著,自己朝著一片草藥地走了過去。眾人飛快的朝著四周走著。

「姐姐啊,我們去遠處看看吧。這裡的葯留給大家吧!」

秦壽破天荒的,居然不和別人搶奪。

「說的對,親親。我也是覺得遠處會有好東西,你們看那邊的山上。貌似有寶光流動!」

蛇姬指著對面的山上說著。

「哪有啊,姐姐?你自從進了西陵厲害了啊!」

秦壽朝著蛇姬指著的遠方說著。

「哈哈,你是笨蛋啊,親親。我才是主角!神器都選了我做主人!」

蛇姬打了一下秦壽,邁著大步走了過去。

「哈哈壽壽哥哥,你真是笨蛋啊!女人說啥就啥!」

小狐狸笑嘻嘻的說著,挽著秦壽的手。

「對啊,親愛的。你怎麼還不懂我們的心思!」

狼女看著秦壽也走了過去。

「哈哈,夫人我們走吧,你真是好可愛啊!」

琴無意也挽著秦壽的手,兩女架著秦壽走著。

「哈哈,秦壽大哥,你真的越來越可愛了。還是我家無淵妹妹好!」

暮瞳看來一眼李無淵,挽著她跟著走在秦壽的後面。眾人又說有笑的走著,途中也採集了不少不知名的藥材。反正別人不拿的,她們全拿走。和土匪差不多!

就這樣走了一上午!來到一個山腳下,發現已經沒人過來。

「這些人就知道眼前的,不知道遠處的東西才是最好的么!」

秦壽又開始吐槽了。

「親親啊,就你聰明。難道不是我開始說的么!」

蛇姬無奈的說著。

「哈哈哈,就是我,就是我,快來看這邊有好東西!」

秦壽笑著,跑遠了。他現在可是怕蛇姬掐耳朵!不過還是發現了神秘的東西,眾人走了過來。

發現前面出現了一片葯田,上面生長一朵巨大的黑色的花!上面發出淡淡清香。

「哇哦,居然是黑色的花,這是什麼物種。這麼大,怎麼拿走?」

小狐狸在黑花邊上轉悠著。

「小心妹妹。」

蛇姬突然喊著,背後的神劍破軍朝著小狐狸腳下砍去,小狐狸狐疑的看著腳下。嚇的嗷一聲跑到了秦壽的身邊,地下躺著一隻五彩斑斕的蜥蜴。不過已經被破軍神劍,斬為兩段,還在那跳著。一會便不在動死了。

「這個大傢伙。怎麼來的?」

邪王寵妃 小狐狸驚恐的說著。

「應該是花下的!這樣的奇花肯定有看護的怪獸,妹妹不要驚慌。」

蛇姬走過來安慰著小狐狸,手一伸神劍回到了手上。

「小意思,小意思,看我的姐姐們!」

秦壽走了過來,手上拿著混沌鍾。朝著黑色的花罩了過去,銅鐘發出淡淡的光芒罩住黑花。果然邊上突然出來幾隻巨大的怪獸,但是沒有見過。 什麼獨角的鹿,一條腿的老虎,8個眼睛的猞猁。都猛烈的朝著銅鐘撞去,彭彭幾聲,都沒了動靜。撞到的頭破血流,眼看是活不成了。

「我就說簡單吧!姐姐我們怎麼把黑花手鏈?」

秦壽收回了混沌鍾對著蛇姬說著。

「這個簡單,看我的。親親越來越厲害了!」

蛇姬拍了一把秦壽。蛇姬從懷中拿出玉鼎,對著玉鼎吹了一口氣。玉鼎變大。蛇姬拿著破軍神劍走了過去。對著黑色花桿砍了過去,劍光一過。黑色花被砍斷,蛇姬跑了過去。把黑色話扔到舉得里。要是有人看到神器破軍,被這麼用估計也得氣死。玉鼎變小,蛇姬收了玉鼎。

「哇,姐姐我想起來了。這不是試煉之地那個玉鼎么。你怎麼拿來出來,我記得不是沒拿出來了么!」

秦壽終於想起來了。

「哈哈,親親。我看著玉鼎不錯,就隨手收了。你那時候看不到很正常啊!你在逃命啊!我們走吧,天色不早了,應該找個地方休息了!」

蛇姬淡定的說著,眾人很蛇姬走著。有說有笑的,天色果然已經慢慢的黑了下來。又走了一會,來到一個山腳下。

這裡有一片葯田,邊上居然用著金光閃閃金釺子圍著。只是葯田裡的草藥還沒有開,一排排的甚是整起。但是眾人不認識這是什麼草藥。

葯田的邊上不遠處,有一個修整很規矩的石洞。裡面還有石桌,石凳。看來是以前有人住過。

「我們進去吧。親親你去找點木材。我們去找點吃的!」

蛇姬分配著,不一會秦壽就撿了很多木柴。發現眾人早就回來了,蛇姬已經拿出被褥在石床上鋪好。

「哎呀,姐姐你居然還帶著被褥?」

秦壽怪異的看著蛇姬。

「那是我覺得我們經常被你坑,所以呢我早就預備好很多套被褥。以備不時之需,聽好了是很多套!」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