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辰看著陸彥,就已經在一旁微微地思索了起來,畢竟最近的這些個事情也不是不可能發生的,所以無論如何,最近這段時間裡面,他還是覺得在做什麼事情的時候,一定要好好的提防著一點,省的後面他萬一真的已經使壞那麼到時候恐怕他們就算是。想要後悔都來不及了。

「放心吧,如今我已經安排了人過來,目的就是為了對付他的,畢竟這一次我以和平使者的身份安排人過來,到時候他們也沒有理由拒絕,所以如今的這個事情就交在我身上了,你們不用擔心。」

陸彥看著他們這個樣子,就已經很認真的提醒了下他們在考慮的這些個問題,其實他是早就已經把所有的這些個事情全部都已經考慮的差不多了,所以如今的一個狀況之下,對於這些個事情,那自然是不用再次擔心的。

「還是你考慮的周到,如今既然你都已經這麼說了,那麼對於很多個事情,我也到已經放心多了,原本就在當初,我都還在擔心,這最近的事情應該怎麼做呢?既然如此,那麼對於其他的事情我也不必擔心了。」

星辰這個時候才忍不住的鬆了一口氣,最近的事情既然都已經出現在這裡了,那就說明很多咯,事情已經全部都在他們的考慮範圍之內的弱勢,到時候再繼續這樣待下去,估計很多個情況都已經是每這麼簡單了就算是繼續這樣下去,他也明白。

「嗯,相信今天晚上我們就可以回到北巷了。」陸彥看著如今天色都已經慢慢的黑了下來,太太在一旁認真的點了點頭。最近的事情既然都已經出現在這裡了,那麼這所有的事情對於他來說那自然是再好不過的,所以到時候就算是繼續這樣待下去,他也覺得沒有必要在這裡繼續多說了。

「好了好了,一會兒我們還要換著開車呢。所以如今的一個狀況之下,無論如何我們在做這些事情的情況之下,一定要小心了。」

他只是呆在了一旁,就已經很認真的提醒了起來,如果不是因為這些個事情的話,就在當初他又怎麼可能會在這裡等著,所以最近這段時間裡面,他也只能先去好好的提醒一下了。

「你開車都已經開了這麼久了,讓我來吧,而且學校裡面最近應該快要開學了。」陳雪說到了這裡,他才微微地思索了一下,如今的一個情況之下,對於他來說確實是很重要的,既然如此,那也就說明了弱勢學校裡面都已經開學了,他就應該趕快一點去學校裡面了。

「嗯,你說的這個確實是很對,到時候若是已經開學了,我就先送你去學校嗎?至於後面的這些個情況,無論如何你就不用管了,明白嗎?」

陸彥看著這一個女孩,她才很認真的提醒了起來,如今的一個事情對於他來說確實是很重要的,所以就算是繼續這樣待下去,他也必須去好好的問了起來。

「可是你之前不是都已經列印了,我在學校裡面保護我的安全嗎?而且如今以我的身份,若是就這樣貿然的出去,學校裡面也不知道會引起了多大的風浪。」

陳雪看著她這個模樣就已經在一旁,我以為調皮的說了起來,畢竟最近學校裡面的環境,那自然也是有些非常不安全的了,所以他們能夠去好好的問下的話,那自然不錯了。

「嗯,你說的這個確實是很對的,等到我在東青裡面把這些個事情全部都已經給弄清楚以後,我就親自的來找你。」陸彥被他這麼一說,才在一旁笑了笑,如今的一個情況之下,無論如何他是沒有開玩笑的。既然如此,那麼最近這段時間,她也只能先去好好的說一下了,省得後面若是再出現了麻煩,那就真的不好了。

「阿彥,畢竟這一次學校裡面各種個樣,到處的人都會出現的,所以那也就說明了這一次我可能要把身份給隱藏起來了,若是太多的人知道了我的身份,難免在學校裡面會不安全。」

陳雪只是站在了一旁,他就已經很認真的說了起來,如今的事情,無論如何,他當然是沒有開玩笑的了,既然如此,那麼最近這段時間裡面,他也只能先去把這一個事情全部都去看清楚了,若是再在這裡浪費時間下去,那就只會更麻煩的。

「嗯。既然如此,這咯事情就交給我來安排吧,如今確實是像你說的那個樣子,如果是到時候讓所有的人都已經知道了你的身份,恐怕這一次會給你帶來了很多的危險,所以如今的一個事情,既然你都已經這麼說了,那麼接下來的日子裡面,所有的事情就交在我的身上吧。」

他站在了一旁,就已經點了點頭。最近的一個事情對於他們所有人來說確實是非常嚴重的,畢竟他們的身份絕對不像常人那麼簡單,能夠隱藏一下的話,那自然是要把所有身份全部隱藏起來的。

「嗯,既然如此,那麼這一次的事情就交給你了,還有至於這邊東青的事情,我是真的覺得你沒有必要如此的擔心下去,很多個事情既然都已經發展在了這裡,那麼也就說明了如今最好的一個辦法,我們只能先去順其自然一點了就算是你想要在這裡繼續的強求下去,恐怕到了後面未必是一個好事。」

陳雪看著最近的環境,他才在一旁很認真的提醒了起來,畢竟她最近都已經經過了這麼多的事情,自然是早就已經明白過來了,到時候所有的事情具體是應該怎麼做的了。

「放心吧,如今的一個狀況之下,我既然都已經看到了,那麼到時候事情具體會怎麼做,其他的一個情況之下,我當然也是明白過來的,所以你不用擔心。」

陸彥看著這個女孩都已經到了這個時候了,居然還在為他考慮的這麼周到的模樣,他才在一旁笑了起來。如今的一個情況之下,很多個事情對於他來說倒是真的已經很重要的了,所以就算是繼續這樣下去,他也不想要再繼續的去考慮太多了,省的後面事情如此麻煩。

「小黑,雪兒這一次去貴族學校裡面肯定會有腥風血雨,所以如今我要你安排一個比較靠譜的人,跟在了她的身後,當她的保鏢。

陸彥回到了家裡面,看著一旁的小黑,她就已經很嚴肅地吩咐了起來,畢竟就算是雪兒,如今已經準備去貴族學校裡面開始把他之前那些個課程全部都不玩了,但是他總擔心若是去到了那種學校裡面,肯定會有更多的危險發生的,所以他必須保證這個雪兒到安全。

「你放心吧,我已經和貴族學校裡面的那一個院長打過招呼了,就算是在學校裡面,我相信那個院長也會多多少少的照顧一下陳小姐,只是保鏢的這種事情,如果是從我們內部尋找的話,那還好一點,但是若我們不從內部尋找,最近又要去外面挑選的話,會不會顯得陣勢太大了。」

小黑只是站在了一旁,對於這一次的事情,他自然是有些猶豫的,所以如今的一個情況之下,她也只能先去好好的問一問了,如果不是因為這個狀況的話,就在當初他又怎麼可能會等在了這裡。

「總之我已經提醒過你的事情了,這一次的狀況之下,我不希望你再給我辦砸了,從內部挑選過去吧,而且你要記住了,這人一定是要非常靠得住的,否則的話我不放心。」

陸彥和尚了手裡面的書本,他才待在了一旁,微微地思索了一下,很顯然,這一次的事情對於他來說確實是非常重要的,所以如今的一個狀況之下,他還是覺得最近這段時間裡面,不管在做什麼事情的時候,一定是要保證到萬無一失的,萬一後面再發生了什麼。奇葩的麻煩,那就總歸不好了。

「好,既然如此,那麼這個事情就交給我去做吧。」小黑看著他都已經如此擔心的模樣,才在一旁點了點頭,若不是因為這些個事情的話,就在當初他又怎麼可能會在這裡等著,所以如今的一個事情之下,所有的情況對於他們來說都已經是非常的重要了,既然如此,最近的事情,那當然是應該。全部都去看清楚的。 「嗯,不過保鏢的人選你要記住了,你都已經把它給帶過來的時候,到時候一定要帶來給我親自的看一下,總之就算是內部人員,這一次我也還是有些擔心的。」

陸彥看著小黑都已經快要走了,他才在一旁很認真的提醒了起來。如今的事情不論如何,對於他們所有人來說確實是真的已經很重要的了,既然如此,那麼最近這段時間裡面,他就必須去好好看清楚的,省的後面再發生麻煩。

「彥少,這個事情我知道對你來說當然是非常重要的了,所以如今我自然是會非常盡心儘力的去辦的,你也就不用太過擔心了,放心吧。」

小黑看著他還是一次又一次的在這裡提醒著自己的模樣,他差在一旁搖了搖頭,真不知道最近這段時間裡面,他究竟是怎麼想的了,所以如今的一個事情,他自然也就只能先去好好的說了下,省的後面再發生了麻煩,那就真的不好了。

「嗯。」陸彥看著自己都已經好好的提醒了好幾遍,他才在一旁很認真的點了點頭。最近的一個事情對於他來說,又怎麼可能會不重要呢?所以如今的一個狀況之下,不管到時候還會如何,他是絕對要杜絕所有的事情發生的。

東青-

木流雙手叉腰站在了一旁,只是呆在了那裡,他拳頭都已經緊緊地捏著,站在了一幫就已經來來回回的走動著,如今的一個事情,他又怎麼可能會不生氣呢,沒想到好不容易都已經抓過來的人,就這麼白白的給放了。

「木流,你如今這個樣子,終究辦不成大事,最近這段時間裡面,我有意讓你去那邊的大路上好好的學習一段時間,而且雖然之前你的這些個血液都是讓你的私人老師教你的,但是我希望這一次把你送去學校裡面,你能夠學到一些什麼,而且好好的改一改你這脾氣。」

木珂斯從另外一邊走了進來,看著他居然還在來來回回走動著,如此生氣的模樣就已經搖了搖頭,如今他的這一個孩子,未免實在是太過於沉不住氣了,若是沉不住氣的話,那就真的終究辦不成大事的。

「不是,父親,陸彥他這究竟是在做什麼嘛,還故意的安排了一個和平使者過來,以這樣的名義,難道他就看不出來,最近這段時間裡面,他是在故意的挑釁我嗎?」

木流雙手叉腰,看著父親突然已經這麼說的樣子,他才在一旁很認真的問了起來。如今的一個事情之下,就算是繼續這樣待下去,他也是真的已經一時之間不知應該怎麼說了,所以就算是繼續這樣下去,也就不得不去好好的問了起來。所有的一個事情都沒有這麼容易的。

「父親,你能夠忍的下去,反正我是忍不下去了。」木流從小長到大,還從來都沒有被誰如此不公平的待遇過呢,所以如今的一個事情,既然都已經發展到了這裡了就算是繼續這樣下去,對於所有的事情,她當然是已經很生氣的,可是卻又有些無可奈何。

「行了,我們現在這幾個地方如今的一個狀況之下,早就已經不是對方的對手了,所以如今就算是我們都已經知道了所有的事情,但是卻也只能眼睜睜的看著了,你明白嗎?如今我們既不如人。」

木珂斯看著他的這一個孩子,就已經很認真的提醒了起來,最近的一個事情,他又怎麼可能會開玩笑呢?所以接下來的日子裡面,也就希望他能夠明白了。

「最近這段時間裡面,我們這幾個國家其實能夠和平相處一下也不錯,而且如今你以我們國家王子的身份全部都已經給走了過去,到時候你以這個身份走了過去,就算是繼續這樣呆在了那裡,也沒有誰敢把你怎麼樣的,只不過是會非常的尊敬你我調查過了,他們那邊有一個學院叫做騰龍,專門就是定製這些個管理的,所以我把你安排去那裡好好的學習三年,然後再回來。」

木珂斯雙手背在了後面,就已經很認真的說了下,如今的一個情況之下,無論如何他是沒有開玩笑的,所以最近這段時間裡面,也就希望他能夠明白了,制止最近所做的所有事情,全部都是為了他好。

「既然是要去陸彥的地盤,那麼我倒是有一點興趣的,原本之前的時候,我對於這個事情還真的是已經完全沒有了任何的興趣,不過如今你說要去他們那裡,那麼我倒是有一點期待的。」

木流想到了這個,他就已經在一旁笑了起來,如今的一個狀況之下,既然他都已經把所有的事情全部都給決定好了,那麼到時候當然也就只能先去那裡看一看了,若是還能夠發生了什麼好玩的事情,這對他們來說當然不錯的。

「嗯,我會安排幾個人跟著你一起過去,這樣的話就算是去到了那邊你也有一點底氣。」木珂斯看著終於已經說服她了,才在一旁忍不住的鬆了一口氣,還好如今的一個狀況之下,終於已經把他給說服了,不然最近這段時間裡面,他都已經一時之間不知道該如何去處理這次的情況了。

「放心吧,去到了那一個學校裡面,既然都已經出現在了這裡,那麼最近這段時間裡面,我自然是不會讓你失望的,所以如今的一個情況之下,你也不用太過擔憂了,我去準備一下。」

木流說到了這裡就已經壞笑了起來,如今既然事情都已經出現在那裡了,那麼這就說明了最近的事情,不管如何,這對於他們所有人來說是真的,已經越來越熱鬧的,就算是繼續這樣待下去,他也忍不住的想要去好好的看一看接下來究竟是怎麼回事了。

木珂斯看著自己的孩子,如今的一個狀況之下,都已經變得如此激動的樣子,而且看著他這一個臉色,好像事情有些不太對勁的模樣,雖然他也有些猜測到了,好像這次的事情哪裡有些不對勁,不過如今的一個情況之下,他也暫時就先管不了這麼多了。

「既然如此,那麼我去安排一下,不過最近這段時間裡面,你都已經決定要過去了的話,到時候不管過去,到了那邊在做什麼事情的時候,就一定要小心了如今去到了那邊,不像在我們這邊了,你明白嗎?」

木珂斯看著他就已經很認真的安慰了起來,如今的一個事情既然都已經出現了,到時候就算是繼續這樣下去,她也只能先去好好說這的。

「放心吧,放心吧,如今的一個情況之下,既然我都已經決定把所有的事情準備的差不多了,那麼如今的一個事情,我自然也是知道該怎麼做的。」

木流說到了這裡,他嘴角都已經微微的勾了起來,如今的一個事情,對於他來說所有的狀況之下,倒是真的已經越來越好玩了,就算是繼續這樣待下去,他也真的非常期待的。

「陸彥,如今我倒是很想要來會一會,看看你究竟有多麼的厲害,到時侯既然都已經是在你的地盤上了,我倒是很想要去好好的教訓一下,你看看你還能夠待多久?」

木流說到了這裡,他都已經壞笑了起來,如今的一個事情,不管如何,就算是繼續這樣下去,他也是真的已經非常期待的了,所以到時候能夠先去好好看一下的話,那當然就已經不錯了,省的後面再發生了麻煩。

北巷-

陸彥看著手下的人都已經準備的差不多了,他才在一旁忍不住的鬆了一口氣。如今的一個是請到也說明了,所有的事情是全部都已經在他們的考慮之中的,就算是繼續這樣待下去,所有的事情他都明白了。

「阿彥,我是去學校裡面學習知識,而且如今的一個情況之下,我不是去旅遊的,你居然跟我準備了這麼多的東西,未免也實在是真是太大了吧。」

陳雪看著這一屋子的東西,他才在一旁搖了搖頭,真不知道如今的一個狀況之下,他是不是想要把所有的東西全部都給自己搬走。

「你這一次去到了學校裡面,肯定會發生了各種各樣的麻煩,所以如今的一個狀況之下,無論如何,不管怎麼樣,這一次你去多做一點準備,這對我們來說當然是有利無害的,所以這些個東西,到時候你去到了學校裡面肯定是用得上的,所以。我會讓管家直接就把這幾個東西搬到你的車上。」

陸彥站在了一旁,微微地思索了一下,如今的一個狀況之下,他雖然也確實是覺得東西有這麼一點點的多了,不過如今的一個狀況之下,就算是繼續這樣待下去,他倒反倒覺得這一次的事情確實是已經不多了。

「你這是想要把整個家都搬到了我的學校裡面去,到時候肯定會難免引起了懷疑的,而且我這一次是已經選擇了隱藏身份的,那自然就要低調一點了。」

陳雪說著就把一些個行李直接從車上給拿了下來,如今的一個情況之下,她確實是沒有開玩笑的,所以到時候就算是繼續這樣下去也就只能先去好好的提醒你一下,他了生的後面若是再發生了什麼麻煩,那就不好了。

「這些個東西我就已經和你說過的了如今的一個情況下,這些東西我絕對不要,所以如今的一個狀況之下,無論如何,既然事情都已經擺在這裡了,接下來你也就別再為難我。」

陳雪看著他都已經把所有的東西都給自己準備得如此齊全的模樣,心裏面雖然確實是非常感動的,但是如今的一個狀況之下,自然也就只能先去好好的提醒一下他了,省得後面若是再出現了什麼麻煩,那就真的不好了如今的一個事情,自己也就只能提醒下他的。如果是後面再出現了什麼事情。那就只會更糟糕了。

「我就隨便帶一點行李過去就行了,我相信你這一次學校裡面應該沒有這麼危險的,而且如果是真的發生了什麼事情的話,我不是還在有你的嗎?好了,走吧,我們今天還要去學校裡面報道呢。」

陳雪看著陸彥居然還站在了一旁,有些猶豫的時候,他才在那裡很認真的提醒了起來,最近的一個事情,如果不是因為這個狀況的話,就在當初他又怎麼可能會在這裡等下去,所以最近這段時間裡面,自然也就只能提醒下他了。 夜半來客竟然是老皇帝,更令人震驚的是身邊的青石老頭,青石老頭與皇帝一同而來,說明青石老頭與皇帝早就,甚至有可能是皇帝派去天府裡面的卧底,畢竟青石老頭是白石老人的徒弟,而白石老人最擅長的便是當中奸人。

老皇帝站在門前,目光不復銳利,便如一位普通老人,微微抬首道:「還不請朕進去!」

身後一干美眷聽到是皇帝駕到,齊齊跪拜道:「民女紀嫿瑤、民女柳婉詞、民女唐晴雪、民女夏嫣然、、、拜見皇上。」

老皇帝目光望向嫿瑤,神情露出緬懷之色,一時間怔怔地看著嫿瑤,而嫿瑤只是低眉順眼,神情從容平淡。

「沈風,我知你心中所想,進去吧,我會坦白告訴你。」青石道長神情平靜,似乎早就料到會有這麼一天。

沈風看了嫿瑤一眼,心中作了一個決定,平靜下心情:「皇上、師叔,請進。」

三人來到一處破屋內,屋子內倒是乾淨,已被天府的弟子簡修了一遍,沈風心中有太多的疑問等著青石老頭來解釋,眼睛望著他,等待他開口。

青石老頭沉默了一會兒,似乎在思索說起,良久之後,才道:「我在少年時,曾遭遇一場重病,那時遇到一位善人,他請來郎中將我治好之後,又將我送入天府,我便立下誓言,他日一定報答這位善人,而就在今年,他才找到了我。」

借腹妻蜜戀出逃 沈風目光轉向皇帝,毫無疑問,這位善人便是皇帝,皇帝比青石老頭年長十幾歲,皇帝年近六十,而青石老頭四十齣頭,年歲還沒有壺酒大。

青石老頭道:「我並不知當初的善人便是皇帝,皇上亦沒有露面,只是讓我去查一個人。」

「白石老人?」

青石老頭點點頭:「這隻老狐狸正在醞釀一場危及大華的陰謀,派夏侯屠西征幕後推手便是他,不過他該現身了,京城這場洪水已越來越淺。」

沈風道:「據我所知,白石老人是個太監,就潛伏在宮中。」

青石老頭:「我與皇上想法與你相同。」

沈風不知在想什麼,神情處於平靜,抬頭道:「皇上,我們是否坦誠公布的談談了?」

老皇帝病體已入衰弱地步,似是一位遲暮老年,不再有威嚴的皇威,他負手站在旁邊,轉身過來,眼中露出不甘之色:「沈風,直到今日,朕仍然恨不得殺了你!」

沈風失笑道:「這倒是大實話。」

老皇帝神情激動道:「自古便有一則傳說,傳言只要解開昭烈皇陵、華清天府、樓蘭古國三大遺址之迷,便能睥睨天下,奪得江山!這個天下是朕的,為何朕要拱手讓給你!」

沈風正欲開口,老皇帝又道:「我知道你並未有奪權之心,但你若真的忠於朕,也不會至於今日這個局面,是朕失算了,朕錯估了你,真不愧是天選之人!」他這句話意義頗多,他錯估了沈風的能力和狠勁,儘管他已經給沈風很高的期待,否則他也不會選擇沈風來制衡濮陽宮。

老皇帝呼吸顯得急促而絮亂,無力地癱坐在扶椅上,平穩了一下子身體,神情唏噓道:「你肯定覺得朕貪戀權勢,為了保住皇位滅絕人性,弄得民不聊生。」

「坐在皇上這個位置上,許多事情皆是迫不得已。」沈風不是一個喜歡指責的人,事情已經到了這個地步,再論孰對孰錯毫無意義。

老皇帝冷笑道:「朕知你心裡並非全是這麼想,否則你不會找到朕的女兒而不告訴朕。」

老皇帝已知此並不意外,若連這點能耐也沒有,當初他也無法當上皇上,「宮中兇險非常,我不希望嫿瑤捲入裡面,但我已打算告訴嫿瑤,不料今夜皇上先來了。」

「幸好你沒告訴她。」老皇帝說了一句奇怪的話,在沈風的疑惑下,又道:「朕告訴你,她不是朕的女兒!」

沈風大驚道:「嫿瑤是李曉月之女,當初李曉月遭遇不幸,臨終之前將嫿瑤交給了天府。」

老皇帝眯著眼睛倒:「為何李曉月之女便是朕的女兒?」

沈風一下子反而糊塗:「林夫人告訴,李曉月曾與皇上有一段情,而皇上宮中亦懸挂著李曉月的畫像。」

老皇帝冷笑一聲,臉上露出追憶之色:「當年曉月確實與朕相戀,但其中糾葛卻無人知曉。」

沈風追問道:「這究竟是如何一回事?」

老皇帝道:「當年曉月是十里八鄉有名的才女,那時杭州舉辦了一場詩會,江南才女仕女雲集,朕亦恰好遊歷江南,便在那年春遇到了曉月與施枕香,還結識了李變、柳宗禮,當時朕對曉月一見鍾情,而柳宗禮則迷戀施小姐。」

沈風忽然道:「我怎麼聽說皇上與柳叔爭風吃醋?」

老皇帝道:「當年柳宗禮學識過人,朕便想納為所用,見他沉迷於女色不能自拔,朕便與施小姐、曉月商議,假意與施小姐情投,並讓柳宗禮重拾初心為家國效力,有了朕的刺激,有了施小姐的激發,柳宗禮才刻畫讀書考取功名。」

為了讓柳宗禮斷了對施小姐的心思,皇帝還下了一道聖旨讓柳宗禮娶妻,令讓他奮發圖強,但柳宗禮顧著考取功名,卻忘了家中懷胎的妻子,妻子流產後柳宗禮為了彌補虧欠,甘心在升州當個小官。

「當初朕有意磨礪柳宗禮,卻不料你竟成了他的女婿,朕便是在那時得知了你。」老皇帝道:「不重用柳宗禮,還因他知曉朕與曉月之事。」

沈風又道:「後來皇上與李曉月呢?」

「我與曉月交往之後,才發現她心中已有鍾情之人,曉月待我如同兄長,旁人看我們談笑同出,皆以為我們互相有情,施小姐亦是如此,但曉月心中另有其人!」

沈風驚道:「難道是李變!」

老皇帝嘆了一聲道:「李變學識遠在柳宗禮與朕之上,又得曉月青睞,朕心中嫉妒,便設計讓李變與曉月死心,那曉月傷郁過度昏迷不醒,不料李變卻借著酒勁來找曉月傾訴鍾情,當夜李變與曉月有了夫妻之實,當朕發現時,恨從心上,便又設計拆開兩人,李變一覺醒來,發現自己在一個陌生女子床上,便從此消失,此後他去尋找天府,青石道長見他塵心未了,便讓他去為人擺渡。」

「而曉月醒來看見了朕,以為與朕有了夫妻之實,朕正在氣頭上,便不解釋,曉月自知無臉再見李變,等到發現有了身孕時,曉月亦不向村鄰解釋,朕回到京城之後經常心神不寧,方醒悟自身,待要告訴曉月真相時,才知曉月已遭人殺害。」

沈風聽得心中冒火,原來真相竟是如此,如果當年不是皇帝嫉妒,嫿瑤一定有一個幸福的家庭,李曉月更不會無辜捲入宮廷鬥爭。

「朕已讓李變來此,算是對他們夫妻的補償。」

沈風憤然道:「你早可以告訴李變,為何等到今日才說。」

老皇帝怒哼道:「朕自有原由!沈風,朕還輪不到你來教訓,若你忠於朕,也不至於今日這個局面,你心中根本沒有忠君之念。」其實老皇帝亦是近年才得知,出於皇帝的威嚴才不做解釋。

此時,站在屋子外面的嫿瑤神情複雜之極,臉上還有兩道長長的淚痕,心中想起天府下的擺渡人,便是有生來締結的親情,方可信任托話,靜立了片刻,才默然離去。

沈風怒視著皇帝,但看他臉色衰弱,狠不下心再去刺激他:「皇上,我真不想跟你斗,也不想跟你爭執,但正如你所言,我已無法停止這一切。」

老皇帝神色轉為落寞,發出一聲蒼老的嘆聲:「如今宮中儘是濮陽宮之人,朝廷大臣各懷異心,而京城之外還有天策府脅迫,朕已無力回天,是朕輸了!」

沈風怔怔地看著皇帝,想不到無比驕傲的皇帝也會認輸,他這句話是何意,他今夜似乎別有目的,沈風存下心思,靜靜等著后話。

「張天師騙了朕,他早知朕鬥不過你,鬥不過天選之人。」一瞬間老皇帝蒼老了許多,臉上儘是無奈失落的自嘲:「朕便不甘心,才意圖掌控你,若可掌控天選之人,這個天下依舊是朕的,朕錯了,原先發現你沒有野心,朕覺得自己對了,朕錯了,朕錯了。」他話語中一直重複著朕錯了,語調盡顯寂然。

「縱然朕是蜀人,但朕登基之後,一直勵精圖治,但仍不到天命的眷顧。朕心有不甘,濮陽宮要搶朕的江山,朕不給,天策府威脅到朕,朕要殺了你。」老皇帝將自己的內心刺穿,血淋淋地擺在沈風面前,這次談話老皇帝不再隱藏:「朕越是掙扎,越是手足受迫,壓得朕喘不過氣,朕累了,大勢已去——」

沈風沉聲道:「皇上你的意思是?」

輪回樂園 老皇帝眼中忽然迸發一道精光:「朕的江山,你拿去!」

沈風猛然一震,隨即冷笑道:「條件呢!」

「咳——」老皇帝眼神忽然變得恐怖無比,透出滔天恨意,臉上因為憤怒扭曲得猙獰可怕,他猛地咳出一團鮮血,瘦骨嶙峋的手摳抓住沈風的肩膀,低沉地嘶吼道:「給朕殺了太子!!!」

什麼!!!!

聞言,青石老頭與沈風震驚離座,腦際彷彿被炸開,一下子空白,失聲道:「太子?!」

老皇帝臉上露出殘忍地冷笑,進而自嘲地狂笑:「對,朕的兒子!朕一手養大的好兒子!朕走了!」老皇帝起身顛了兩步,口中依舊發出癲狂的笑聲。

老皇帝走後,沈風一個人坐在屋子待了一個時辰,良久之後,他才走出屋子,他突然長鬆了一口氣,手中拿著一張紙條,命來人交給他。

此時天還未亮,狂驟的風雪偷得浮閑,與昨日肆虐的景象相比平靜了許多,昨夜裡,京城又是一個流血的夜晚,京城一夜之間死了四個朝廷高官,刑部尚書蘇大人因誤判一事主動辭官,濮陽宮殺的殺,陷害的陷害,已將朝廷那些忠義之士逼到了絕路,京城局面失控,只憑琴操一人之力根本無法保住所有忠臣義士,濮陽宮將布下的巨網毫無保留的撒出,傾注所擁有的一切能量,以流血的代價,離謀朝篡位只差一步。

以血腥手段剷除那些作對的大臣后,這一日,濮陽宮將會以更加殘忍的手段攻佔皇宮!一封緊急信報傳來,上面只有言簡意賅幾個字:濮陽軍集結。

皇宮大門前,濮陽大軍集結而成,將皇宮各個大門包圍住,在一夜之間,那些隱匿在京城的濮陽軍迅速集結包圍皇城,兵臨城下脅君退位,整座皇城除了皇宮外,都已經被濮陽軍佔領,而此時宋行軍的漢天策軍卻得到一個假的密旨,密旨中並不是讓宋行軍撤軍守衛皇城,而是讓宋行軍對顧碧落的天策府發動戰爭。

——齊水——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