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著精神力注入骨中的符篆中后,一片刺眼的光幕驟然湧現而出,旋即,其上的符篆迸發出一道道相映交輝的光幕,瞬息,便是在妖骨上凝聚成一片氣旋。

妖骨懸浮於空,光幕燦燦,一股晦澀的氣息擴散開來,瞧得氣旋上的那細微波動,仿若有著一股極強的爆發力在蠢蠢欲動。

「呼!」

當下韓宇也不遲疑,身形一掠,腳掌便踏在妖骨上,隨著腳掌踏於其上,符篆上的光幕便是將其腳掌緊緊包裹,一股氣旋的纏繞力使得其,難以輕易墜落於地,這等法器就是普通的人也可輕易站立其上。

「到有著幾分精妙。」

韓宇滿意一笑,旋即,精神力一引,在觸發其中的一個關鍵的符篆時,此法器徒然光芒暴漲,咻的一聲,便是化為一道流光破空而去,瞬息消失在洞中。

「這速度,竟然不弱!」

見到韓宇腳下法器的速度后,九炎天龍也是感到一絲驚詫,旋即,身形一晃,便掠出洞口,眸子一眯,向著洞外一道流光饒有興緻的注視而去。 咻!

一陣破空聲,驟然響起,韓宇腳踏法器身似星矢急速飛來,這飛行法器上面的符篆極其精妙,在煉製時由於烙下了神識,驅使起來如臂使指無比的靈活。

「這符篆其等級,應該不下於人級吧!」九炎天龍眼眸一眯,瞥了一眼,那飄落於地的韓宇說道。

「呵呵,這的確是人級的符篆!」韓宇瞟路於地,愜意笑道。

大婚晚成之前妻來襲 韓宇在那兩枚玉牌中除了得到了一些煉製法器的符篆外,對於,這些符篆的等級劃分也是有了一絲了解。

煉器的符篆,有著三六九等之分,若是以高級的符篆烙印於法器上,煉製出的法器威力也將隨之提高。

在這些符篆中,有著凡級,人級,地級,天級之分,當初他在黎家得到那防禦類型的符篆,屬於凡級,不過,此符篆在凡級中也是高等的存在威力也是不弱。

同樣,在法器中也是有著凡,人,地,天…等級別的區分,法器的等級除了符篆的強弱外和法器本身取材也是至關重要。

韓宇此時煉製的妖骨飛行法器不僅有著人級的符篆,其取材也是半步奧義境的妖骨,加上強悍的先天真火淬鍊,品質已達到了人級法器的等級,絲毫不遜色當初那方元昊的飛行法器,只是後者的法器中,還融合了攻擊類型的符篆威力卻是勝過韓宇此這件法器。

韓宇手掌一攝,滿意的將懸浮於空的法器收於儲物袋中,眉宇中一絲自信溢於言表。

有了這件法器,那些有著凌空而行的步法的半步奧義修者,他自信有一戰之力,當初方元昊二人也無法如此輕易逃脫。

「在那玉牌中,你就得到了這煉製飛行法器的符篆?」九炎天龍問道。

「其中還有著一套乾元劍陣的煉製之法。」韓宇攤了攤手掌,說道,「不過,煉製這套劍陣需要的材料甚是珍貴,一時難以湊齊,便是那符篆烙印也非,此時的胎成境,可以成功烙印。」

「乾元劍陣!」九炎天龍眼眸一眯,說道,「想來這套劍陣有些門道,此時,你也無需操之過急,有了這飛行法器加上龍爺在一旁幫襯,在大秦王朝能留下你的人不多!」

韓宇眼眸微微一眯也是舒了口氣,有了這飛行法器無疑多了幾分保命的底牌,在試行了此法器的飛行效果,他旋即再次沒入了洞中,手掌一番,當初被其切割下來的碧鱗甲,赫然出現在了一片被削得光滑如鏡的岩石上。

碧鱗甲若是攤開,長達數丈,寬也是足以丈許,煉製一件內甲綽綽有餘,韓宇眸光一動,手中小刀快速在鱗甲上切割,在割下差不多的鱗甲后,開始攝入鼎中淬鍊起來。

隨著韓宇實力的提升,所應付的修者越發強大,鱷虎甲已經起不了多大的用處了,這妖蟒的鱗甲堅硬無比,若是煉製成甲其防禦力比起鱷虎甲定要強上許多,如此也可減輕他在戰鬥時諸多負擔。

在反覆的淬鍊下,寶甲的雜質完全被褪去,有著幾次煉製的經驗和那莫名的感知,韓宇根本沒有費多大氣力,一件碧光閃爍的寶甲就呈現在了眼前。

略微沉吟,韓宇將此甲收好后,將剩餘的鱗甲,按照想象的模樣切割出一件寶甲的雛形,將那些蛇筋將其串聯成形后開始淬鍊起來。

「看看,是否能破除你手中那小刀上的封印吧!」在韓宇將寶甲煉製成后,九炎天龍說道。

「小刀…!」

韓宇心中一動,此物,既然連半步奧義的妖蟒鱗甲都能輕易切割,若是能將其封印解除發揮出其威力,戰力無疑將得以提升。

將小刀取出后,韓宇的神識就向著此刀緩慢的侵入,在觸及刀身時,他眉頭一跳露出一絲喜色,以前上面那若隱若現的封印,在神識的觸及下變得清晰了許多。

踏入元神境后,這神識的強悍以非先前可比,在韓宇的不斷觸及下,那封印,便沒有想象中那麼的頑抗,只是略微泛起一陣光幕,旋即,崩裂了開來!

「呼!」

在封印力崩裂開來后,一股凌厲的氣息,頓時有刀身迸發而出,那股氣息竟然讓得韓宇感到一陣頭皮發麻,丹田中的元氣有著潰散的跡象!

「好強悍的氣息!」韓宇眸露驚詫,「這…該是何等寶物啊!」

在他的意識中,如此攝人的氣息,便是當初他遇到的奧義修者,那白衣女子手中的那星月劍也無法企及。

「看來這當真是至尊靈寶級別的寶物了!」 總裁的替罪新娘 九炎天龍略微驚詫,旋即,說道,「試下,在其中落下神識血印,這樣此物便可任你驅使了。」

韓宇抿了抿嘴唇,旋即,手指劃出一滴鮮血於刀身。

「嗡!」

在鮮血滴入刀身,小刀便是,發出一陣低沉的嗡鳴聲,竟然有著一絲排斥跡象。

「看來,這等寶物,已非只要滴血便可認主了啊!」韓宇略露驚詫,旋即,元神一動,分出一絲神識向著刀身烙印而去。

神識烙印極其蠻橫的侵入刀中,在刀身一股莫名的氣息,便是極力的抵抗了起來,憑藉韓宇此時的神識,竟然無法破除那股阻力順利將神識烙印其中。

「這傢伙還真頑抗。」韓宇眉頭一皺,沒有想到一件器物竟然有此氣勢,這分明就向一個初具靈智的生命體嗎。

「若無法順利烙下神識,便就此作罷吧,一味蠻橫的衝擊將有損此寶,而且你也極易遭到反噬。」九炎天龍說道。

「在試試吧!」韓宇略帶著一絲不甘,此時海家一行在即,若是,有著一件強悍的靈寶在手,也可輕鬆幾分,豈能就此放棄。

「你得把握好分寸。」九炎天龍見韓宇執意如此,也不在多說。

「這東西想反噬我的神識,可沒有這麼簡單!」韓宇詭笑一聲,識海中有著神秘珠子的存在,讓得他此時已經不懼怕任何東西侵入他的識海。

小刀在不斷顫動,那凌厲的氣息,颳得韓宇的手掌刺骨般疼痛,虎口有著要崩裂的跡象。

「看來,現在還是無法奈何此寶。」韓宇嘆息一口氣,只得就此將神識收回。

「呼!」

就在此時,一道熟悉的氣息,徒然揮灑而下,順著他的經脈,向著握著的刀柄流淌而去。

「這是,陰陽二氣!」見到韓宇手掌中徒然浮現的氣流,九炎天龍驚詫道。

「這傢伙,出手了嗎?」韓宇眼眸一眯,這赫然是識海中那珠子揮灑下來的陰陽二氣。

在陰陽二氣的灌注下,小刀中的那股阻力頓時消散,竟然開始在貪婪的吸納著韓宇,手掌流淌出的陰陽二氣。

「這是怎麼回事?」感受著小刀竟然吸納陰陽二氣,韓宇滿臉錯愕。

「這小刀,已然初具靈智。」九炎天龍說道,「這陰陽二氣,乃是孕育天地萬物的靈氣,此刀若是吸納得此氣為己用,將增加其實力和品級。」

「還有這道道。」韓宇甚感驚詫,刀乃死物,若是開始初具靈智,豈非和那妖獸一般,最後將脫胎換骨,成就大道。

「快趁此將神識烙印其中吧,此刀雖然誕生了靈智,倒是明顯意識薄弱,不然早就已經開始反噬你的神識了,此時,趁機融合此寶,乃是最佳時機!」九炎天龍說道。

韓宇點頭后,神識連忙順著陰陽二氣向著小刀侵入,刀中一片混沌,仿若一個昏暗的世界,隱約間可以感覺到裡面有著一股極強的氣息存在,當韓宇的神識烙印侵入其中,刀身一顫,有著一道模糊的氣流,頓時奔逃於無盡的灰暗中。

那氣息極為孱弱,依稀有著一絲氣息波動傳出,韓宇憑藉神識,可以感觸到,此物在他的神識侵入其中后,那絲恐慌。

「想必這就是那絲誕生的靈智吧!」韓宇詭笑一聲,神識徒然暴漲,向著那道孱弱的氣息劈天蓋地般侵襲而去。

在韓宇神識的籠罩下,刀中那孱弱的靈智盪起一陣顫抖般的漣漪,旋即,被神識完全覆蓋隨後,關於此刀的信息,便融入了神識中。

鸞靈刀,至尊靈寶,刀身封印有著靈鸞的妖嬰故得此名……

「這小刀中竟然還封印著靈鸞的妖嬰,果然非普通靈寶可比啊!」

在將其中的信息消化完畢后,韓宇眸中不由露出一絲驚詫,以往他遇到的靈寶僅僅是靠著加持類型的符篆,提升修者戰力,如這等在靈寶中封印著靈獸的妖嬰的寶物,卻是未曾聽過。

在神識吞噬那絲方誕生的靈智后,旋即,成功的烙印在了此刀身中,此時,這刀便和韓宇有著一股血肉相連的感覺。

在幾番探測下,他也是發現了一絲隱晦的氣息,那仿若一個沉睡的猛虎盤踞在其中,不難想象若是將其喚醒將是何等恐怖的場景。

韓宇便沒有貿然前去觸碰那封印,此時的他神識過於弱小,不僅無法將那封印,破除釋放出那靈鸞的妖嬰,就算是破除了封印,以妖嬰的強大也不是他所能控制,反而將受其反噬。

將沉浸於刀中心神抽出,韓宇愜意一小,手掌一震,手掌的鸞鈴刀光芒一閃,憑空消失於手中。

「和此刀融合了?」九炎天龍見韓宇將鸞靈刀融於肌膚中,小眸子一眯,問道。

「此刀雖然誕生了靈智,不過,卻太過孱弱僅有著一絲朦朧的意識,根本無法構成什麼威脅。」韓宇笑道。

「這至尊靈寶雖然不弱,不過品級還是過低,縱使誕生了靈智也無法孕育出器靈,否則,呵呵,憑藉你這修為貿然侵入其中只會被其反噬。」九炎天龍嬉笑道,「那可是真正有著智慧的東西,而且,其實力和靈器也是有著莫大的關聯。」

「器靈。」

韓宇眉頭一跳,有著智慧的器靈,豈不是和人的元神相差無幾,若是,一件寶物有了這等東西,將是何等級別的寶物!

一件法器靈寶,若是孕育出了器靈便是有了自主的意識,常人根本無法輕易驅使…… 中州,乃是大秦王朝最為繁華的州郡和帝都的所在,秦海穆三大千古世家大族便盤踞於各個郡城,代表著整個大秦王朝的實力!

海天郡,大秦王朝皆是屈指可數的幾個繁華的郡城之一,遠非其他州郡可比,只因這裡是海家的根基所在。

此刻,在那龐大仿若一個國度般的城池外,一處山巒中,一群身著錦衣趾高氣揚的青年極為囂張的向著林中行去。

「唉,海家的人又來此狩獵了,我們還是趕緊離開此地吧!」

一位身著麻布衣服身形略顯傴僂,背負著箭簍的老著,那張布滿皺紋的老臉滿臉苦澀,在無奈的搖了搖頭后,向著幾位中年男子,揮了揮手,便示意離開此間,瞧他的眼神,似乎對那海家的人甚是畏懼。

「爺爺,我們又不會影響他們,幹嘛要走啊?」一個年約十四,身著勁裝的少年,濃眉聳動,有些不甘心的說道。

「前些時候,隔壁老張他們一家五口,就是因為,在海家那些族人狩獵時沒有及時離開,被打斷了腿了啊!」身形有些傴僂的老者,長息后,說道,「我們還是快走吧,別跟老張一樣,腿斷了,一個月都不能下地!」

老者也是知道他們這些普通人,最好是別和那些大勢力有著交集,否則,一個不小心就將毀了一生。

「我們走吧,他們開始清場了!」

此時,在附近的一些獵手,已經被海家的人,清趕出去,馬上就要到此地,一位留著一臉鬍渣的中年男子皺眉道。

「爺爺,那裡有著一個老者好像是睡著了,我們要不要將他喚醒,免得他被海家的人傷著了。」少年指著巨樹下,一個衣衫襤褸蓬頭垢面的老者,說道。

「你去喚一下吧!」老者瞥了一眼樹下,那麼渾身散發著酒氣的邋遢老者后,皺了皺眉,旋即說道。

「恩。」少年,憨厚的點了點頭,便向著那名老者跑去。

老者鬚髮皆白,凌亂的將其大半張臉遮擋住,其身上一股酒氣和仿若大半個月未曾清洗身子的惡臭散發出來,讓得少年的腳步微微一頓。

「這老爺爺不是乞丐吧!」

少年略微遲疑,在瞧得遠處那海的人越來越近時捏住鼻樑,走到邋遢老者的身邊,戳了戳其脊背,呼道,「老爺爺,醒一醒,快醒一醒有壞人了!」

總裁專屬,寶貝嫁我吧! 略帶稚嫩的聲音,有些焦急的傳出,可是老者打著呼嚕對此置若罔聞,在被少年,一番驚擾后,手掌一拂,便是將後者推開了出去,身子向著樹榦裡面,倒翻了個身,繼續酣睡著,嘴角,蠕動發出一絲輕微的,夢囈聲,「酒,好酒…!」

在其翻滾時腰間一個葫蘆有著殘留的酒液,緩緩流淌而出,清香的酒味瀰漫而出,讓得酣睡的老者鼻子聳動,咽了咽唾液,卻睡得更香了。

見到老者酣睡正熟,少年呼喊幾聲無果后,不禁露出沮喪的眸光。

「小志,既然喚不醒,你就回來吧!」遠處的中年男子,皺眉道。

「可是,這老爺爺…!」少年望了望幾位準備,瞧向那酣睡的老者時,不由露出一絲躊躇。

「這山林中,怎麼會有這麼一個酒鬼出現?」小志的爺爺老眼中,略露疑惑,旋即,對旁邊的中年男子,說道,「老二,老三你們將這老者先背回家中吧,這深山中將其留下,若是被猛獸叼走可就危險了。」

「恩!」

旁邊兩位中年男子也是頗為忠厚,便沒有多想就向著遠處的樹下走去。

「卑賤的傢伙,你們沒有聽到,我們海少來此狩獵,爾等都必須速速退去嗎?」

兩位中年男子還沒有走出幾步,在遠處就有著兩道身影掠到此處,一掌便是將二人轟擊在地。

「二叔,三叔!」

少年發出一聲驚呼,連忙向著,兩位中年男子奔跑去。

「哇!」

兩位中年男子,身形不禁控制的被震飛於地,嘴角一口鮮血頓時噴吐而出,眼眸瞧向那驟然出現的身影時,眉頭一跳,「真武修者…!」

「你們為什麼動手傷人?」

少年奔到兩位中年叔父身邊,見到後者氣息混亂,口吐鮮血的場景后,眉頭一皺,豁然抬頭,向著前面出現的三名錦衣中年男子怒視而去。

「這是你該用的語氣嗎?」一位錦衣男子,眉頭一豎,冷冷的說道,「給我們滾,稍作遲疑立殺無赦!」

「你們好霸道,憑什麼不讓我們在這裡?」少年咬牙說道。

「小志,別說了,我們快走!」

小志的爺爺,老眼抽搐,在瞥了一眼那幾位,錦衣男子后,無力的嘆息一聲,連忙走來說道。

「可是,他們傷了人,還恐嚇我們,難道我們便任由他們欺凌嗎…?」少年拳頭緊握滿臉不甘。

「一個卑賤的傢伙,哪來那麼多廢話!」

一個錦衣男子,眸中掠過一絲,不耐煩,手曲動,一股強悍的元氣波動,頓時擴散開來,一隻仿若實質般的巨爪,向著少年爪去,瞧那股氣勢,若是被其抓住定將腦漿崩裂。

「真武修者…!」

老者眼角一跳,那傴僂的身形,一掠也是湧出一股元氣波動,只是那氣息卻顯得有些薄弱,僅僅是半步真武罷了。

「呼!」

小志的爺爺,那蒼老的手掌攜帶著一股凌厲的勁風,徒然向著中年男子的迎擊而去。

「區區半步真武,也敢造次,看來你們是活得不耐煩了!」中年男子見小志的爺爺竟然,敢出手,頓時滿臉惱怒,眼眸中一股殺意噴薄而出!

旁邊兩位錦衣男子負手而立,眸露戲謔,便沒有要插手的意思,在他們眼中,這些不過先天境的獵戶,根本不堪一擊,一人足以將他們收拾了。

「這下完了!」

兩名中年獵戶,眸露惶恐,在那強悍的氣勢壓迫下,氣血逆涌,鮮血不斷流淌而出。

「這就是真武修者嗎?」少年抬頭望著那元氣涌動的巨爪,眼眸中掠過一絲火熱,那是一種對強者的嚮往。

「這小子,有著幾分血氣!」

遠處一個青年微微一笑,一股強悍的精神力波動,赫然向著此間席捲而來。

精神力壓迫而下,虛空中那道凌厲的爪芒徒然一滯,幾位錦衣男子幾乎是在瞬息,眼瞳中都是露出一絲驚恐,旋即,滿臉獃滯的愣在原地,依稀可以看見,他們的眼瞳中,那恐懼在無聲的攀升著。

「波!」

無形的波動震蕩而來,錦衣男子爪芒中的殘餘氣息憑空消散,少年頓覺身上的壓迫全消,眼眸中不禁露出一絲愕然,「發生了什麼事情?」

「他們怎麼了?」幾位長者也是滿臉錯愕的向著,前面幾位眸露惶恐的錦衣男子瞧去。

「難道有什麼妖獸出現?」幾人驚駭下不由向著旁邊瞧去。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