轟然聲中,三大軍團同時衝擊而來,無盡神光沖射間,整個碧海潮生音殺陣,開始了劇烈的抖動。

似乎,隨時都能夠解體! 「我戳,你小子每次能不能搞個正常點的出場!」槍王吼了一句,猛的轟出一拳與另一個漢子廝殺了起來。

刺客那邊,已經展開速度身如游龍的與剩下的兩個准一流高手碰撞到了一起!

包包的出現,讓前來刺殺的幾個人再次一愣,其中一個忍不住吼了一句,「我干,怎麼又冒出來一個?還是准一流高手?」

到了這時,那為首的漢子也有點心驚不已,心中暗罵給他們報消息的那人,因為根據消息上所說,美女公寓除了陳天之外,留守的人之中就剩下蒼狼,刺客,槍王,至於凌雪則有可能會在。

因為凌雪前幾天陪著宋千月去了別的地級市,現在有沒有回來並不得知,所以說是有可能!

至於包包,這個傢伙天天呆在美女公寓,標準的一超級宅男,別人想要打聽出他的消息,自然不會那麼容易,甚至壓根就不知道美女公寓還有這麼一號人物!

「哈,瞧不起小爺是吧?我打!」包包一聲嬉笑,腳尖在地上一點,瘦小的身軀突然向前猛躥,險些衝進那個跟他對打的漢子懷中,嘿嘿一笑,狼牙匕首瞬間滑落掌心,留下一抹殘影猛的劃出。

院子之中,砰砰之聲不絕於耳,戰鬥剛一開始就陷入了白熾化,一拳一腳劇烈碰撞,還好彼此雙方都很聰明的沒有選擇槍戰。

蒼狼與那為首的傢伙戰在一起,拳腳並用,生猛無儔,舉手投足間狂暴的氣息爆發,陣陣音爆雷鳴。

猛的一拳轟出,蒼狼跟著衝到了那為首漢子的身邊,他的近身格鬥能力,與之肥龍的生猛霸道還有所不同,肥龍依靠的是自身的恐怖蠻力,但蒼狼卻講究的是一瞬間的爆發。

這一點類似於寸勁,每一擊轟在對手的身上,看似輕飄飄毫無力道的一拳,卻總能給對手一預料之外的重創!

連續猛攻了幾次,如今蒼狼已經可以確定,這為首漢子雖然也是傳奇級別,但總體實力或許要比自己略微低上一線,如果時間足夠的話,蒼狼有信心將這漢子擺平。

只是,對於現在的全場情勢而言,一分一秒的時間都彌足珍貴,「時間足夠」這個詞其實有了點小小的奢望。

槍王和包包還好說,兩人分別纏住了一個準一流高手,戰鬥雖然陷入了焦灼狀態,但是一時還不會有危險。

另一外的刺客就沒這麼好運了,這傢伙仗著自己的速度與身法,來回遊走在兩個准一流高手之中,只能被動的防禦著,畢竟實力在那擺著呢,他的速度也僅僅比那兩個漢子快了一線。

而在這樣的情況下,想一個人對付同等實力的兩人,壓力山大,連防禦都是問題,更別說找機會進行反擊了!

就在這時,刺客剛剛躲開一人的攻擊,身後跟著傳來一股勁風,心頭一震,知道背後的攻擊來了,身影連忙一閃向著旁邊躲去,可是他剛剛躲開,前面的那個傢伙就再次沖了上來,抬腳一擊猛抽,劃過空間迅速轟了上來。

時機把握的剛剛好,因為此時的刺客正好是久力已去新力未生時候,想要再改變方向閃躲已經是不可能,情急之下刺客猛的甩手揮出了手中的狼牙,寒光粼粼一閃而過,直接抹向漢子那抽來的大腿!

「哼,你敢拼著大腿受傷來打老子,老子就豁出去跟你拼一把!」此刻心中冷哼,手上的速度更快!

那漢子一看,本想要撤回攻擊,因為如果他的腿繼續抽上去,縱然能傷到刺客,但是同樣自己也會被此刻的匕首劃上,甚至有可能傷的比刺客更重!

只是他剛才出擊的速度實在太快,而且腿部完全不如手臂靈活,想要撤回來卻已經是晚了,無奈之下只能拼著受傷,加重腳上的力度!

轟!

一記悶響,刺客的肋部被狠狠擊中,強悍的力道撞的他身體猛的一個傾斜,向著一旁側退了一步,一陣火辣辣的疼痛襲遍全身,而與此同時,他手中的狼牙匕首眼看著就要刺入那漢子的大腿,卻不料在這個時候,站在他身後的那個傢伙,雙臂一伸猛的推了他一把。

重心失調,刺客的身體不由自主的向前衝出了兩步,狼牙匕首也改變了方向,沒能刺入那漢子的大腿!

這一次買賣,虧大了!

刺客有些無奈,因為這就是一個人要對付兩個人的下場,畢竟人家有四雙手,四條腿,自己雙拳難敵四手,吃虧也是正常!

只是這樣一來,此刻肋部疼痛,速度不由降低了幾分,壓力變得更大,就連防禦也開始變得捉襟見肘,徹底的落入了下風。

一個不留神,後背再次中了一拳,情況變得更加惡劣,不容樂觀!

「你們兩個,留下一人對付他,另外一人去樓上找那個姓龍的娘們!」為首的漢子察覺到了這邊的情況,開口冷喝了一聲。

戰鬥到了現在,見到的只有蒼狼四人,至於消息中所說的那個凌雪,目前為止都還沒有出現,所以這為首的漢子斷定,凌雪應該還在外面的地級市沒有回來。

有了這樣的想法,他才會分出一個準一流高手去對付龍芸,因為照目前的形勢看,想要在短時間內解決掉蒼狼等人,一時半會還無法做到。

既然這樣,那就先滅了首號目標,地下世界的大姐大,龍芸!

這個決定不能說有錯,只是這為首的漢子到時忽略了一個很重要的一點,龍芸既然身為地下世界的大姐大,身邊豈會沒有人保護?

當然,或許在他看來,蒼狼等人就是負責保護龍芸的,這個也說不定!

所以,對陣刺客的那兩個准一流高手,留下一人對付刺客,另外一人腳尖一點撤出了戰圈,轉身朝著大廳里衝去。

蒼狼雙目一瞪,怒吼道:「想進大廳先過了我這關再說!」

話音落下,手上的攻勢頓時又拔高了一截,身影輾轉騰挪,拳腳並用,瘋狂的像是一柄人形兵器,殺雞騰騰,勢不可擋!

一拳轟出,逼退了那個為首的漢子,蒼狼猛的向著那個想要衝進大廳的傢伙撲了上去。

「哼,你的對手是我!」那為首的漢子緊跟上來,從背後朝著蒼狼展開了攻擊,逼迫蒼狼不得不轉身防禦。

砰砰砰……

一瞬間對轟了幾拳,蒼狼與那為首的漢子再次廝殺到了一起,而他的表現也讓他漢子更加確定,龍芸就在樓上,而且身邊沒有保鏢,否則蒼狼不會這麼拚死想要阻止那傢伙進屋。

想到此,為首的漢子冷笑一聲,猛然加快了自己的攻擊速度,決不讓蒼狼有一絲一毫抽身的機會。

蒼狼大怒,不由的怒吼長嘯,猶如虎嘯龍吟,滾滾炸響!

包包和槍王,以及壓力大減的刺客,看著蒼狼如此賣力的「表演」,心中忍不住暗笑,這貨不去當演員真特么屈才了,你看看那表情,動作多麼的到位,要不是事先知道情況,估計連自己人都能被他的演技騙過去!

這貨,簡直就是影帝的苗子啊!

這邊,蒼狼表現的怒火升騰,那邊衝進大廳的漢子卻已經噔噔噔順著樓梯爬上了二樓!

二樓的房間里,凌雪與龍芸等人自然聽到了院子里的打鬥聲,也聽到了蒼狼的那一聲「怒吼」。

「有人上來了,我出去一下!」凌雪俏臉冰寒,冷聲說道。

龍芸點了點頭,而謝然則跟著站了起來,一下子從床頭摸出了她的佩槍,開口說:「我也跟著一起去!」

凌雪腳步一頓,拒絕道:「不用了,你在屋裡呆著,看好她們幾個就成,上來的只是一個小嘍嘍而已,用不著那麼多人!」

說完這句話,凌雪開門走出了房間,而這個時候,那個衝上二樓的漢子正準備一間一間的查找龍芸的所在。

突然間看到凌雪出來,那傢伙不由為之一愣,不過他並不知道眼前的這人就是凌雪,因為他雖然知道凌雪的名字,卻是沒見過凌雪的照片。

所以,接下來他犯了一個相當嚴重的錯誤。

「哼,快告訴我說龍芸在哪個房間!」漢子臉色一沉,故作兇狠的問。

凌雪撇了撇嘴一聲冷哼,突然間暴起,速度奇快的沖著那個漢子沖了上去,僅僅兩三步跨出已經到了那漢子的面前,一記手刀直劈向那漢子的脖子,渾身殺意升騰,冰冷森然讓人如墜冰窟!

突如其來的變化徹底驚呆了那個傢伙,此時的站在樓梯口眼珠子瞪的滾圓,短暫的一瞬間竟然忘記了去防禦,他實在想象不到這麼漂亮的一個妞,怎麼突然就變得這麼生猛暴力了呢?

而就在他這一分心的功夫,凌雪的手刀瞬間斬落,咔嚓一聲砍在了他的脖子上,可憐那漢子的頸骨被生生劈斷,卻是連一聲悶哼都沒來得及發出。

一招得手,凌雪抬腳猛的向前踹出,那漢子的身體不等倒地便順著樓梯飛了下去,一直滾落到了大廳之中!

大廳門口,那個正在與蒼狼大戰的為首男子,猛的一眼看見了剛剛衝上去的傢伙,此時已經變成了一具屍體,當即臉色驟變。

「凌雪!」為首的男子忍不住發出一聲驚呼,因為除了凌雪之外,他想不出樓上還會藏有其他武力值恐怖的高手!

本來,如果剛才那漢子不衝到樓上,而是全力對付刺客的話,說不定合兩人之力已經拿下了刺客,但是現在……再也沒了可能,除非是——用槍!

「媽的,管不了那麼多了,準備用槍!」為首的漢子怒吼了一聲,事到如今,八個人已經完蛋了四個,再想順利完成任務,除了用槍已經沒有了別的辦法。

一說用槍,包括為首男子在內的四個人,同時準備退出戰圈,只是蒼狼等人豈會給他們機會,一旦槍戰爆發,造成的轟動必然很大,說不定會給美女公寓帶來什麼難以預料的結果。

「哼,想用槍?你也得有機會才行!」蒼狼冷笑一聲,欺身上前緊緊的跟著那個為首男子,一掌拍出,掌風咧咧,逼得那男子不得不招架抵擋,騰不出手去掏懷裡的手槍。 「轟隆隆……」

此時,天穹之上陰雲覆蓋,陡然之間有雷鳴音響起,粗大的閃電轟然炸開,神雷滾滾,瞬息之間覆蓋整個天地。

陰陽魚成片出現,吞吐暗光,匯聚成為可怖的劫難。頃刻間,整個天穹都黯淡下來,宛若末日降臨一般。

天降血雨!

閃電驚雷,橫空而起,撕裂天地,宛若群魔亂舞,在這極致的衝擊下,成片的山川崩碎,恐怖絕倫。

在這樣的劫難下,所有人都心中劇顫,就連魔龍真神、鬼蜈真神等人都心中狂跳起來,這種災難太可怖了。

從未見過,詭異萬分!

「這是什麼?」看到這毀滅性的災難,無數人心中劇顫,失聲喊道。

「天哭地慟……」有老者看到這一幕,不由得感慨萬千,喃喃說道:「牧雲的死,引發了天哭地慟異象,天尊隕落是會降落下來天哭,但是類似這種極致的災難,還從未見過。想來,那牧雲的死,讓天地都難以忍受了,降落下了毀滅性的異象。」

「不對,我怎麼感覺,這其中有一絲天劫的味道,難不成是誰要渡劫了?」有神覺敏銳的強者提出了質疑。

「如此駭人的劫難,誰能抵擋?絕對不是天劫,除非是有逆天的人物,堪比仙帝級別的存在要渡劫了。但在這裡,根本不存在這樣的生靈。」當即便有人提出了反對。

「轟隆!」

閃電驚雷,漫天飛舞,聲勢浩大,在這瞬間,陡然便有一點亮光橫空而起,迸射出無盡的璀璨神光。

神光降落,轟擊在深坑中的牧雲屍體上,剎那間便有一陣陣可怖的能量波動快速的席捲開來。

牧雲殘殘缺不整的屍體上,逐漸的浮現出了成片的法則符文,快速的構建成為了一條條法則鎖鏈。

這些法則鎖鏈都璀璨萬分,宛若是日月星辰加持在其中,透出一股天道的威嚴,似乎容納了整個天道。

此時,天鏡前,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都想要看看這詭異的場景,究竟是怎麼回事?

「嗡!」的一聲,就在此刻,那被無盡生機洗刷了無數遍的惡魔,忽然緩緩的站起身來,躍入到深坑之中,抱住了牧雲的屍體。

兩者貼近,開始了消融,一股股精純的生機,朝著牧雲的體內滲透而去,很快那惡魔的身軀便逐漸縮小起來。

「什麼情況,快阻攔,那可是至寶啊!」見狀,有強者反應過來,快速的衝擊而出,來到深坑之前,出手搶奪惡魔。

「滾開!」明玉冷喝一聲,三字真言開啟,無數星辰橫掃而出,巨響聲中,崩裂了一隻只大手。

她騰空而起,面對諸多強敵,不曾退後分毫,冷冷的說道:「想要靠近公子,先過了我這一關!」

「小姑娘,不要垂死掙扎了,否則我不介意連同你們日月海一起滅掉了!」魔龍真神平靜的說道。

「死有何懼,想過去,那便踏著我的屍體過去。」明玉強勢面對,絲毫無懼。

「愚不可及!」

魔龍真神冷哼一聲,大手一揮,喊道:「殺了她,搶走惡魔!」

轟然聲中,成千上萬的強者瘋狂的衝擊而來,抵擋那成片降落下來的星辰,瘋狂向前衝殺。

「糟糕,速度這麼快?」就在此刻,魔龍真神不由得神色驟變,那原本還極為巨大的惡魔陡然便消失的無影無蹤,徹底的融入到了牧雲的體魄中,在這一刻,他忽然產生了一種不祥的預感。

此刻,惡魔被牧雲吞噬,所有的生機能量徹底吸收,渾身上下都散發出一絲絲淡淡的光芒,每一絲都宛若是髮絲一般,晶瑩璀璨。

虛空崩解,成片的星辰降落下來,紛紛崩碎,化作海量的天地精華,徹底的融入到了牧雲的體魄之中。

能量風暴成型,無盡的生機蔓延開來,涌動而去,那原本墜落在深坑中的牧雲屍體都開始緩緩上升。

在這過程中,生機被吸納,真正的和牧雲融為一起。

「嗡……」的一聲,就在這個瞬間,無窮無盡的血氣陡然從牧雲的屍體中噴發出來,瞬間重塑。

神魂復甦,體魄重塑!

下一刻,牧雲緩緩的站起身來,眸光睜開,透出兩道精光,他平靜的看著天穹,淡淡的說道:「開始吧!」

「不可能!」見到這一幕,魔龍真神陡然神色驟變,下意識的便探出一隻大手,朝著牧雲狠狠的抓擊而來。

他絕對不允許,牧雲復活,重新世間!

「轟隆!」然而,那一隻大手尚未靠近牧雲,便被一道驚雷擊中,瞬間一片焦黑,劇痛席捲而來。

閃電驚雷,瘋狂傾瀉下來,每一條都粗大無比,氣勢恢宏,蘊含著極為狂暴的殺意,可輕易的崩滅天地。

「隆隆……」巨響聲中,天劫爆發,可怕的雷光縱橫九天,瘋狂的竄射下來,鎮壓無數生靈。

這是天地之間至陽至剛的力量,可鎮一切神魔!那些帝統仙門的軍團都一個個跪伏在地,渾身瑟瑟發抖。

但令人詫異的是,那些閃電驚雷,毫無例外的全部都轟擊在牧雲的身外,沒有一道砸落在牧雲的身上。

似乎,是天劫無法瞄準鎖定牧雲一般,每一次劈殺都無法擊中。

「這是怎麼回事,天劫眼瞎了么?這麼多,這麼密集的閃電驚雷居然都看不到牧雲的存在?」看到這一幕,不少修士都露出了詫異的神色,感覺到了非常的詭異,無法明白這是怎麼回事。

「不是看不到,而是被規避了,牧雲的身上有法則力量,遮蔽了天機,轉移了那些閃電驚雷的劈斬。」有老者看到這一幕,輕聲說道。

「天劫乃是天道的力量,規避天劫便是規避天道,這怎麼可能呢?」有小輩露出了詫異的神色。

他們無法理解,這究竟是怎麼回事?

「不清楚,只能說,那是一種法則的力量,可以趨利避禍,非常的神秘,亘古罕見。」老者搖搖頭說道。

而此刻,牧雲從容的沉浮在虛空中,看著那不斷轟向四周的閃電驚雷,平靜的說道:「千萬年的準備,便是為了等待你的出現,怎麼樣,被算計的感覺如何?這金仙碧泉,便是我專門為你培養的,這種無法擊中的滋味怎麼樣,是不是非常的爽快?」

「轟隆隆……」

牧雲的話,似乎激怒了那天階一般,更加瘋狂而又密集的雷霆狂暴的衝擊下來,但一如既往。

所有的閃電驚雷,都砸落在外,無法傷害牧雲分毫。

「傾瀉你的怒火吧,我就在這裡看著,我準備了無數年的手段,豈能是你可以破掉的。這金仙碧泉,可屏蔽規則,你很無可奈何吧,因為這東西就不屬於九天十地的天道,你無法奈何!」

牧雲平靜的說道,從容邁步。

「牧雲居然復活了,還如此的詭異,這也太可怕了吧,我可以親眼目睹他神魂俱滅的啊,怎麼可能倖存了?」有強者看到這一幕,詫異的喊道。

「是那惡魔,生機太過狂暴了,足以重活一世,堪比傳說中的真仙藥,甚至還要超越,被牧雲所吞噬,能夠重生也可以理解。」有老者說出了其中的隱秘。

此刻,最為激動的莫過於黑衝天、寧晚筠、明玉等人了,牧雲的忽然復活,完全超出了他們的預料。

心中的陰霾一掃而空,一個個都熱淚盈眶,看著牧雲的身影,不由得歡呼慶幸起來,激動萬分。

眾人心情大好,喜極而泣!

「我知道,這種感覺很不爽,但不好意思,你必須要承受!你出手已經足夠狂暴了,現在也該我了!」

牧雲平靜的說道,一步步走上天穹,在這瞬間,太陽神樹撐開,體內世界隱匿其中,散發出衝天能量。

「嘩啦!」無數金色枝椏衝天而起,狠狠的刺穿到陰陽魚體內,這一舉動,瞬間便引發了天地大變。

那些原本都劈偏的閃電驚雷陡然瞄準了,狠狠的朝著牧雲的體魄之上瘋狂的傾瀉下來,宛若是瀑布一般,似乎要將牧雲徹底的碎裂!

氣息太過狂暴強勢了,狠狠的碾壓而來,令人心顫,這裡面的任何一道閃電驚雷都足以輕鬆的滅殺一名大高手。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