呸,該死的戀愛氣息,酸臭至極!

書房裡少了一個人,孟辭明顯察覺到了男人的不滿,低頭正好看到他手指上的戒指,再看看自己光禿禿的手指,有些心酸。

結婚戒指是霍庭深親自設計的,但是上一世的孟辭討厭霍庭深,連結婚戒指都不肯帶,扔進了垃圾桶。

正是這一件事情惹怒了霍庭深,當晚霍庭深強要了她,她整整三天沒能下床,從那以後孟辭再也沒有見過那麼戒指,但霍庭深總是戴著戒指,時不時地輕輕地按壓著戒指,似乎在提醒自己什麼。

想到戒指,孟辭抿唇:「老公,我們的結婚戒指呢?」

結婚戒指是霍庭深心裡的一個結,孟辭的話直接將近兩天兩人緩和的關係打回了原點,空氣中瀰漫著一股凝結成冰的寂靜。

霍庭深的好心情戛然而止,鬆開了她的手:「孟辭,你故意討好賣乖,到底想做什麼?」狗狗小說網

她之前那麼排斥自己,現在討好自己,心裡一定是有了什麼計劃,霍庭深不想用什麼齷齪的心思去猜測孟辭,但是有些情緒總是控制不住。

「我想和你在一起。」孟辭俯身,雙眸里寫滿了歡喜:「霍庭深,我想和你在一起,一輩子。」

霍庭深身子微僵,孟辭心裡有些失落,知道他還是不肯相信自己,抿唇,正欲開口的時候,男人已經推開了她的胳膊:「孟辭,不要開玩笑,知道嗎?」

孟辭知道自己表明心意之後,霍庭深可能會驚訝,也可能會難以置信,但是她沒有想到霍庭深會覺得自己是在開玩笑,氣血上涌,直接攀住了男人的身體,狠狠地吻住了他的唇瓣:「霍庭深,我說真的!」

她很少如此主動。

甚至她連接吻都只是單純的肌膚相除,霍庭深渾身緊繃,想要推開她,偏偏孟辭死死地抱住了他的脖子,拉不開又打不得,只能是苦了霍庭深。

嬌氣軟玉在懷,肌膚相觸如此明顯,渾身的氣血往上涌。

許久,孟辭紅著臉:「霍庭深,我不管你信不信,反正我這輩子都要粘著你!」

霍庭深:「……」

孟辭說完,梗著脖子窩在了男人的懷裡,亮晶晶的眸子像極了興奮的小妻子,「老公,我有點困,先睡會。」

不消半小時,懷中的女人已經沉睡,綿長的呼吸化作了一根羽毛,輕輕地撥動著霍庭深的心弦,霍庭深有些消受不了她突如其來的溫柔,眸里沒有興奮,更多地是陰鬱。

隔天清晨,孟辭在大床上醒了過來,身邊已經沒有人了,霍庭深應該是去上班了。

孟辭簡單的洗漱了一下,在衣櫃里挑選了一套還算是比較素凈的裙子,尺寸合適,分長發輕輕一挽,眉眼如畫,嬌俏可人。

下樓從管家口中得知,霍庭深出國了。

唔……連夜走的。

孟辭:「……」

她的表白這麼嚇人?

林婉兒得知此事,笑的快岔氣兒了:「孟辭聽,你活該,誰讓你老是欺負人家霍三爺,霍三爺對你哪裡不好,情深義重,你卻眼瞎看上了一個什麼破爛玩意兒!」

宋宇的確是破爛玩意兒!

孟辭扶額:「我那時候年輕,不懂事。」

難得的下午,兩人坐在咖啡廳里,淡淡的陽光包裹住了全身,帶著獨特的香草氣息。

「小辭,你終於來了。」躲在暗處的男人沖了出來,一把攥住了孟辭的手腕,孟辭聽出了這是宋宇的聲音,眼裡閃過一絲暗流。

記得上一世的時候,宋宇在暗中安排了記者,故意拍下了兩人在一起的照片,網上爆出了各種各樣的新聞,甚至還爆出了兩個的親密照片,一時間孟辭的名聲黑到了極致。

算算時間,宋宇就是在這段時間拍的照片兒。

上一世沉積下來的恨意逐漸濃烈,孟辭不是以前那個傻子了,她知曉很多已經發生的事情,所以有很多時候可以先發制人!

孟辭一把抽出了自己的手,「你誰呀,你怎麼知道我名字?」 宋宇楞了一下,這白痴今天是怎麼了,明明前幾天還愛自己愛的死去活來的,現在怎麼突然不認識自己了?

難不成……如果真像孟甘靈說的那樣,這白痴真要是長腦子了,那自己的計劃不就全完了嗎?

想到這裡,宋宇的臉色有些陰鬱,「小辭,我是你宋宇哥哥,你是不是生病了,我們說好了一起走,你現在怎麼不肯認我了?」

暗地裡的記者噼里啪啦的按著拍攝鍵,心裡已經想到了自己這一期的報紙將會引爆整座江城。

【豪門少夫人情系落魄男人,霍三爺或將婚變!】

【豪門之恥,少夫人公然和情人私奔,霍家顏面掃地!】

嘖嘖嘖,真是想想都覺得熱血沸騰。

孟辭裝作不知情的模樣:「你說什麼呢?我都結婚了,我什麼時候和你在一起了,我都結婚三年了,你誰呀,你是不是想碰瓷兒,你說我和你在一起,你有證據嗎?」

宋宇哪裡有證據?

之前和孟辭在一起的時候,宋宇十分厭惡她,別說互送禮物了,就連合照都沒有。

孟辭正是知道這一點,才會這麼說的,「好好的小夥子,怎麼就做上了碰瓷兒的活兒,你不要走歪門邪道,我有老公了,你不要老是糾纏我,可以嗎?」

宋宇和暗地裡的記者驚呆了:「……」

說好的出軌情人劇情呢?說好的一起私奔呢?

宋宇臉色難看至極,耐著性子哄:「小辭,我知道我現在什麼都沒有,但是我有一顆愛你的心。霍庭深是有錢,但是他對你不好,沒有什麼比愛情更重要,不是嗎?」

呸!

孟辭在心裡狠狠地啐了一口:「我老公不光有錢,還愛我如命!」

「我告訴你,你再不帶著記者離開的話,小心我報警!」

宋宇沒想到自己的計劃被拆穿了,咬咬牙,帶著暗地裡的記者離開了。

一切安靜下來之後,孟辭淡淡的抿了一口咖啡,林婉兒一臉見鬼的模樣:「孟辭,你真喜歡上霍三爺了?」

「我不知道。」

孟辭不知道自己到底喜不喜歡霍庭深,她只知道重生一世,她想好好地和這個男人過一輩子,這個男人是真的拿生命在愛著自己。

林婉兒咂咂嘴:「你可算是不眼瞎了,宋宇一個破爛玩意兒至於你糾纏三年嗎?為了慶祝你眼睛好了,走,逛街去。」

「行。」

女人對好看的衣服沒有絲毫的的抵抗能力,哪怕是重生歸來的孟辭,依舊是買到手軟。

孟家從來沒有在經濟上虧待過孟辭,孟老爺子甚至給了她一張至尊VIP卡,裡面的額度驚人。天涯微小說

她嫁給霍庭深之後,霍庭深直接甩了一張附屬卡,但是她從來沒有花過,她嫌棄!

但現在不一樣了,孟辭想要好好的和霍庭深過日子,自然是要從小事情上開始改變。

孟辭特地用了霍庭深給他的副卡,一點都沒有心疼的意思,林婉兒看著心裡直樂,也算是修成正果了。

兩人買了不少的好看衣服,末了孟辭想起來好像霍庭深的生日就快到了,剛好路過了一家腕錶店,孟辭想著給他送塊表。

兩人走進店裡,店員殷切的迎了過來:「兩位小姐,有什麼需要幫忙的嗎?」

「我想看一下男款的腕錶,或者情侶款腕錶。」孟辭環顧一周,店裡的表都還算是不錯的,至少配得上霍庭深的身份。

店員長年浸淫在這些名人圈子裡,光只是看看就知道孟辭這一身簡單的橘色小裙子是香奈兒家的最新款,耳垂上的耳墜子可是限量款。

看來是個不得了的人物。

態度越發的恭敬了幾分:「小姐,我們店裡是江詩丹頓的直營店,現在有多款腕錶,我覺得您或許可以考慮一下這一款白色的情侶表。」

循著視線望去,黑白色的情侶表安安靜靜的躺在那裡,高雅精緻,孟辭幾乎移不開視線。

店員看出了孟辭的心思,正想大獻殷勤的時候,一道尖利的聲音響了起來:「孟辭,你怎麼會在這裡?」

霍思雅本來是出來逛街的,這幾天心情不錯,但是在看到孟辭的那一刻,好心情戛然而止了,踩著高跟鞋直接衝進了店裡:「誰讓你出來的,你知不知羞恥,又想出來私會男人?」

霍思雅極其討厭孟辭,孟辭也不喜歡霍思雅,明明和霍庭深一個媽生的,氣質卻是天差地別!

霍思雅的聲音極大,店裡的人雖然不多,但是還是有不少人注意到了這一幕,議論聲不間斷的鑽進了耳朵里。

霍思雅頂著大肚子,臉上還畫著精緻的妝,嘴裡罵罵咧咧的:「我三哥剛一出差,你就出來私會男人,你要不要臉!呸,果然是貧民窟里出來的賤人,上不得檯面!」

「啪」一聲,孟辭抬手就是一記巴掌揮了過去,打的霍思雅腦子嗡嗡的,眼冒金星。

「我是你嫂子,誰給你的膽子在我面前指手畫腳!」

孟辭冷著臉:「這就是你所謂的大家千金的教養?霍思雅,別丟了你的臉面!」

霍思雅捂著臉,正想反駁的時候,丈夫何珏走了進來,手裡拎著一堆名牌貨,看到兩人爭執,微微有些不悅。

「思雅,你剛才是不是又在和嫂子吵架!」

何珏是霍思雅喜歡了很多年的男人,好不容易才嫁了過去,卻沒有想到何珏對孟辭釋放著善意,時不時地也會勸導兩人改善關係。

霍思雅原本就覺得孟辭配不上霍庭深,加上何珏的原因,更是討厭孟辭了,現在聽到丈夫的偏袒,氣的要死!

「何珏,我是你老婆,你不要幫著別的女人,好嗎?」

何珏揉揉眉心,不知道怎麼和霍思雅溝通,轉而沖著孟辭道歉:「嫂子,思雅懷孕了,心情不好,您多擔待。」 在我買下銀河系之前的日子 何珏不敢得罪孟辭,誰不知道霍庭深把她當寶貝一般捧在手心裡額,哪怕何家不是一般的家庭,他也不敢輕易得罪孟辭,萬一惹出了什麼事情,吃虧的還是何家。

對於何珏,孟辭的印象不多,只記得後來他和霍思雅離婚了,霍思雅的性子嬌蠻任性,沒少給何珏惹事,就算何珏再喜歡,也不可能為了一個女人捨棄自己的家業。

孟辭面色微微緩和:「何珏,管好你的老婆!」

霍思雅看著兩人眉來眼去的模樣氣的一抽一抽的,指著孟辭就開始罵:「孟辭你個賤人,你是不是背著我勾引我丈夫了?」

她就知道孟辭不是個安分守己的女人,當著自己的面都敢勾引她老公,要是背著她,孟辭指不定要做出什麼丟人現眼的齷齪事情呢!

「霍思雅!」

眼瞅著霍思雅越說越過分,何珏按捺不住了:「你能不能別鬧了,我和嫂子清清白白,你能不能安安靜靜的?」

霍思雅性格不好,但是有些害怕何珏,頓時蔫了。

孟辭也沒有再說什麼,直接將手裡的銀行卡遞給了店員:「我就要這一款情侶表,刷卡!」

「好——」

「孟辭你不要臉!」霍思雅一把抓住了孟辭手裡的卡,那是三哥的附屬卡,這個小賤人居然用來買情侶表送給別的男人,「你個賤人,你出軌就算了,現在還要擺在明面上來說嗎?早知道你是這麼放蕩不羈的女人,我們霍家當初就不應該娶了你!」

孟辭就是一個小賤人,明明孟甘靈溫婉優雅,但是三哥卻娶了這麼個賤人,霍思雅心裡膈應的要死!

孟辭所剩無幾的耐心被消磨完了,一把揪住了霍思雅的手,拿回了附屬卡:「霍思雅,我警告你,你要是再敢在我面前耀武揚威,你信不信我讓你老公也出軌!」

「你——」

霍思雅氣的險些暈倒,若不是還有孩子在肚子里,霍思雅恨不得抓花孟辭的臉,何珏知道孟辭的意思,拉著霍思雅離開了。

孟辭站在原地,頂著眾人鄙夷的目光,結賬走人。

林婉兒看著孟辭煥然一新的模樣,心裡百感交集:「孟辭聽,你這眼睛可算是不瞎了!」

孟辭:「……」

店員不敢插嘴,只能是拿著銀行卡去結賬了,咱也不知道,咱也不敢問。

孟辭拿著新鮮出爐的情侶表和林婉兒一起離開了。

……

店外。

霍思雅的臉色還有些慘白:「不要臉的女表子,也不知道我哥哥看上了你什麼地方,一個貧民窟里出來的女人罷了,有什麼可得意地,花的錢還不是我霍家的!」

何珏拉住了霍思雅,警告的睨了他一眼,霍思雅頓時蔫了,不敢再說話。

「思雅,不管你心裡有什麼打算,不要得罪你嫂子,不然我保不了你!」何珏有清楚的認知,自己這位老婆心眼小,性子囂張跋扈,必須要警告一番才行。江蘇文學網

「我知道了……」

霍思雅有些害怕何珏生氣,更害怕他不說話,只能是勉強勾起了笑意裝溫柔了。

回到何家之後,霍思雅拿出手機給孟甘靈打了一個電話:」甘靈,你在哪呢?我們什麼時候出來喝喝咖啡唄。「

「好啊。」

孟甘靈正恨得咬牙切齒呢,宋宇安排的記者空手而歸,嚴重破壞了孟甘靈的好心情,」思雅,你肚子里的孩子怎麼樣了,最近還好么?「

「挺好的……我告訴你我今天逛街的時候遇到孟辭那個賤人了,真是不要臉的的女人,呸!」

「甘靈,你不是喜歡我三哥嗎,你等著等以後我讓三哥把孟辭趕出門,到時候你就可以做我的嫂子了。」

「……」

孟甘靈和霍思雅聊了好一會才掛了電話,雖然記者沒有拍到什麼勁爆的畫面,但是單憑兩人見面這一點已經足夠勁爆。

孟甘靈拿出手機,飛快的編輯了一條簡訊發送出去。

孟辭,我看中的東西只能是我的!

M國。

五星級酒店內,霍庭深一席簡單的休閑襯衫深陷於椅子里,修長的手指飛快的跳動著,鷹隼般的眸緊鎖在電腦屏幕上,窗外的月色猶如光圈一般籠罩住了他的身體,帶著一股不可進犯的高貴。

霍里拿著文件推門而進:「少爺,合同已經談的差不多了。」

「嗯。」

「現在晚上九點了,您要不要吃點東西?」霍里不知道為什麼這次少爺這麼樂意出差,明明之前還死活不肯出差,一心一意的要守著孟小姐,生怕孟小姐再出什麼幺蛾子。

這次卻主動出國談生意,這裡面有貓膩兒。

霍里在心裡猜測,這兩人莫非是吵架了?

「不用。」霍庭深其實感覺不到餓,全部心思都留在了國內某棟宅子里的,那女人一句話就足以挑起他的情緒,這是霍庭深所不能忍的。

孟辭是不是虛情假意,這還有待商榷。

但是他不能認輸,愛情里先動心的人就真的輸了。

霍里看著總裁這一副冷冷淡淡的模樣,哪裡還猜不出來兩人之間發生了什麼,嘆了口氣:「少爺,其實孟小姐最近變了很好,我覺得她可能……」

【叮咚】突然響起來的手機鈴聲打斷了霍里的話,霍庭深拿過手機,眸子淡淡的掃過了屏幕,俊臉頓時陰沉了幾分。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