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想,家裡就徐夢和徐磊比較低調也溫柔些,徐玉和趙曉慧都屬於大嗓門的人,徐添明主要發脾氣自然聲音也大!

在家一般就徐添明,和趙曉慧的聲音!也多半吵架的聲音……

他們不怎麼聊到一塊,要有也是趙曉慧被這那說怎麼的,彼此叨叨的!

很少比較和顏悅色的,除非打牌贏大錢怎麼的,但是贏的少,難得贏一次還架不住面子,請客的!

徐玉敲門沒有反應。

「我,我,我啦!」徐玉說道。

依舊沒有動靜。

如果是趙曉慧睡著了,也會聽到些許響動,來回應下的。

徐玉又確認喊了兩下,「爸媽我回來了,媽!」

還是沒有回應。

徐玉便習慣性摸著門邊上的窗戶那右下角的鑰匙。

這是家裡的共識。

一般拿鑰匙都在那窗戶邊的。

當然,如果有的房子沒有合適的朝外的窗戶的話,多半交給下面房東或者認識的鄰居怎麼的。

至於為什麼不配鑰匙!

地球第一劍 這是趙曉慧堅持的結果,大概是她基本每天都在家,配鑰匙浪費錢怎麼的!

除了老家德陽鎮是兩把鑰匙,一把徐添明,一把趙曉慧。

其他租的地方都是一把鑰匙需要就放窗口,輪著用。

至於什麼被盜啥的,反正家裡沒錢!徐添明是被趙曉慧堅持省那配鑰匙的十來元錢,而說的話,偷了正好買新的……

於是,徐玉摸了鑰匙打開了門。

果然,空空如也。

徐玉忽然很放鬆哼著調子,嘿嘿,心情自然很輕鬆愉快。

不過,還是習慣性把門瑣下,也就是帶攏下門就行了。

畢竟有時過來問徐添明,找他的人也有,討厭被參觀的感覺!

徐玉很快,無事,打開電腦準備隨意看電視啥的!

忽然想到點什麼,登上QQ。

「唉,總說聯繫,聯繫,哪怕之前設鬧鐘了,還是依舊現在才聯繫下子!」徐玉自言自語著。

「也不知道別人回信沒,怎麼回的?」徐玉暗想著。

自然無信號發的說說,有的不知道怎麼的需要再上傳的,QQ系統提示,便點了下,再發送次的。

然後等了一分鐘,那狀態以及這那信息過來了。

除了QQ的這那新功能啥的,問候信息。

以及一些垃圾簡訊。

徐玉等到了,那「唧唧」的聲音。

庄雅回信了。

除了些簡單的表示她的想法,主要要徐玉和自己妹妹多溝通這那的。

庄雅其中還說道了幾點:

一,如果懷孕,快45天左右可能有的孕吐反應以及這那提醒的注意。

二,是對庄雅她自己的現狀說了幾句抱怨的話。

三,庄雅表示不管自己妹妹說什麼,最好還是跟家裡人說下懷孕的事,自己不要攤渾水,以及自己萬一處理不好怎麼辦?!

徐玉想想,對於她的幾條留言。

第一個的話,徐玉算了幾遍,以及看怎麼算日子,大概千度引擎收索了下子。

得出結論:徐夢懷孕現在估計快45天了。

畢竟她自己之前私底下透漏過一句話就是,她就是怕懷孕怎麼的,懷疑,已經過了月經期的,便買的檢測的東西。

也就是除了那徐添明發現的私人的tao*tao,還有那檢測的避孕棒(驗孕棒)的。

徐玉現在想想可能買的檢測的驗孕棒本身就不止一個的。

有這可能!

而且她說她的月經向來准,十來號就來的,至於十幾她沒說,可能不想自己太尷尬的,表示事情太嚴重怎麼的。

那麼到今天,22號了。

算下也快45天了。

不知道這樣隱瞞,又能拖幾天,估計沒幾天即使自己不說,都要露餡的。

一個懷孕和沒懷孕的人,千度引擎說身體區別,激素啥的,都會有些變化。

容易發怒,多疑,心慌啥的,以及肚子餓,打瞌睡,也有失眠啥的,因各人而異。

很少人沒啥反應的。

而且千度搜索引擎上面說,特別第一胎怎麼的更容易有這些早孕的反應。

(當然,如果你硬是徐夢這胎不是第一個,不知道之前背地裡還有過么?作者君只能表示,……攤手……無解……不知道自己又不是他們一個個人物肚子里的蛔蟲,只能大概猜出啥的想法的!

僅供參考,參考!)

那麼這懷孕這事早晚要暴露。

不是隱瞞就能了事的。

這是第一點對於孕狀的事情,徐玉的思量。

而,第二點這庄雅的吐糟。

以及表示需要家人的指導什麼的,悔不當初的一意孤行啥的,具體她現在怎樣不知道,但是劇之前聊天說的是處於孤立無援。

以及四面楚歌的那種。

哪哪都是不對!

之前庄雅給的信息是,她自己意外懷孕怎麼的以為兩情相悅啥的,最後認為家人阻攔她的幸福,錢什麼的,男方家境不好,都覺得是自己父母挑高,瞧不起別人怎麼的,鑽到錢眼裡去了。

當然肯定免不了男方也在那挑唆啥的。

反正最後情況是庄雅哪怕家人再反對,一意孤行,認為有愛就有一切,錢可以賺,什麼問題都不是問題,只要兩人以及孩子一家人生活的。

劇之前說的是這樣沒扯證,一起生活,等於說難聽就是啥不要跟男的跑了,還和自己家人斷了聯繫。

過起了自己的小家庭。

她認為一直幸福到久,以及拼個未來,可以讓瞧不起不看好他們的人通通大跌眼鏡。

但是事實是,的確都跌眼鏡了,但不是好的方面,而是,壞的方面。

隨著生活的摩擦,以及各種問題暴露,她不喜歡那應寒初這那的不愛乾淨之類的事情。

各種雞毛蒜皮事情。

而壓倒庄雅心中最後一根稻草的是:

她沒和家裡聯繫,那麼的決心以及破釜沉舟的勇氣,只想和應寒初共度一生。

但是那應寒初卻和家人聯繫了,答應一起的就三人的過日子的,結果應寒初卻食言了。

庄雅感覺自己把自己點人生給作死了,耗死在這裡了!耗在這應寒初身上以及自己的青春!

他說愛情已遲暮 當然,可能那些誓言什麼的,其實大都就是當初應寒初為了各種匡騙庄雅得逞而已!

只是庄雅當真了,最後局面是,婆家要孩子,不要她,要孩子回去,也不給庄雅身份,更可氣的是婆家說有別的相親對象怎麼的比庄雅好,讓應寒初離開她。

至於真的有相親的嗎?

這事庄雅回復過了! 庄雅說,的確,怎麼的生氣的。

但是具體的她沒講。

也是那時庄雅刪了徐玉的,本來聊著天的,突然就是簡訊發送不出去,提示要加好友那種。

然後就是一直那樣狀態,到之後徐玉也忘了庄雅這事。

主要是現在妹妹徐夢的事,讓她想起來庄雅這人物來者。

禍到請付款 估計現在也不咋樣?

只是沒有當初那感覺聽不進話的那種。

徐玉只記得她說了些她自己的遭遇,徐玉說著不可能,因為覺得震驚嘛,之後說的,讓她想想家裡人,跟家裡人溝通下怎麼的,以及主要同情,但是沒有實質建議吧!

而且言語,可能哪句說道庄雅不舒服,就直接刪掉自己QQ的。

具體什麼話,徐玉不記得了,只記得長篇大論著,記憶中就庄雅和琳秋水是這樣的發信息的共同點。

要麼不說,說忽然幾頁紙的那種,都是留言,以及也不理解自己為什麼不怎麼回信,或者有的問題沒回答。

徐玉是真不知道說什麼,而且她自己對於這些問題很陌生,也不知道怎麼說。

反正那時印象就是這了。

徐玉思量下,多看了幾下那留言,想著庄雅信息中的第三點問題,隱瞞的事情。

徐玉有點拿不定主意!

有點想知道,現在庄雅的近況,但感覺不大好,別人沒怎麼提,徐玉也不好貿然開口,別又刪掉了,雖然可能現在脾氣怎麼的好些,但是也不是沒可能的。

徐玉還依稀記得當初庄雅刪QQ,期間刪了次不知道她怎麼的加上了,之後一次上QQ就是大把留言點時候,然後可能哪句話不如意,就又刪掉的。

在第二次刪掉后一是沒有加也沒聯繫,徐玉也這樣淡忘了這人的。

徐玉還記得自己發現信息發不出去的時刻,心裡那種莫名感覺,她現在都能回想出來。

想下,徐玉決定先問點別的吧?

先聊下自己妹妹徐夢的問題,看她么樣說,至於她的近況啥的,現在領證沒,和家人以及婆家怎樣關係,徐玉滿腦子疑問的,但是這樣的關心不注意說辭可能讓對方誤解還是不說了。

「我妹妹的事我其實很想說兩句怎麼的,但是是一提這些話,包括現在她總覺得我和爸媽是一夥的,可能騙她套話啥的,而且那男孩情況都不知道,可能早知道(徐夢)懷孕跑了,或者計劃別的,現在我真是一點頭緒也沒有,求指教,求支招啊!?」

徐玉看了幾遍自己要發的內容,確定了,發了過去,因為徐玉真的很苦惱,不知道怎麼辦了?

等待回信中。

徐玉注意到庄雅QQ換了圖像,以前是兩人互*wen,甚至有時是那應寒初寫的啥情話,愛一生一世之類的字條,以及簡訊的言語截圖放在QQ圖像里。

現在呢,卻沒有孩子的圖像。

也沒有其他的圖像。

不知道哪弄的,像彩虹簡單的畫筆粗糙的幾筆的,三四個顏色的拱橋樣子,還是那種彆扭的線條痕迹。

甚至連那線條都是粗細不均勻,看著很不協調,還有鉛筆以及擦過的橡皮沒擦凈的痕迹。

徐玉放大多看了幾遍,估計是她孩子的畫畫其中一個,估計至少兩歲左右,可以簡單的拿著畫筆亂畫了。

這或許就是庄雅心中的世界,簡單過日子,哪怕缺掉的彩虹,殘缺的彩虹如同庄雅的歲月,那麼的「倉促的荒唐」的鬧劇一場,接著一場……

而簡單度日或許是庄雅心底的願望,哪怕過得其實一點也不簡單……

徐玉想起她和庄雅的初識。

她們是在徐玉自己在《「食」刻想》大酒店上班時,那半功半讀的那上大學階段認識的。

那時她們都會把年齡簡歷加幾歲。

她看著相貌普通,不怎麼說話的。

估計那時和自己不熟吧。

但是她有些愛笑,現在想想多半有男友的原因吧,只是那時自己不懂,以及旁人說她怎麼戀愛的暗語,自己不明白,總逗她「有啥開心事說說,說說嘛,別總燜心裡啊,會悶壞的!」

她總是笑笑,害羞的樣子,不說話。

大抵是都節約的本性,以及都在家不受待見的原因吧,兩個靈魂漸漸在工作中的一些碰面,以及客人走收桌子怎麼的,閑聊幾句,慢慢加深了友誼。

但具體情況徐玉不知道。

只知道她很長時間都是笑嘻嘻的,就是那種掩飾不住的笑,這也是後來徐玉明白心疼的原因在庄雅離職后的好幾月後,徐玉遇見了流年,以及那時是流主管的他。

也有了自己的秘密,才懂得了,那段時間她的笑,以及之後她迷茫的樣子,魂不守舍的樣子。

只是庄雅大抵最後離職走前淡淡幾句,自己懷孕了,怎麼的,辭職不批,就這簡單的幾句。

不由徐玉說什麼,問什麼,她也不作答,找借口走開了,之後沒兩天,庄雅離開了。

也是有段時間沉寂后的庄雅的QQ動態是甜蜜的,各種曬幸福。

現在想想估計是那男孩,之後知道的叫應寒初的人,想庄雅把孩子生下來吧,決裂估計也有應寒初的背後弄事。

只是那時庄雅一意孤行,覺得會幸福一輩子,如同徐玉看多的身邊人好幾個的戀愛的大腦糊塗,無法冷靜,說不通,所以這也是徐玉畏懼感情的原因之一。

加上徐添明以及家人總叨叨的反面教材,那時主要是司桃以及的這那新聞人物,最為典型。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