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安衝到了小混混的面前,和小混混兩個人對立站著,小混混看了一眼周安,「哪裡來的不長眼的,趕緊滾開。」那群小混混根本就沒把周安放在眼裡。

黎夢潔看到周安,眼神里充滿咯希望,「快救我,快救我。」黎夢潔都已經被嚇得說話都顫抖了,是真的害怕,周安也發現了。

「我再說一遍,放開那個小女孩,否則的話有你們好看。」周安沒想到這到了小鎮上,竟然還有這麼橫行霸道的小混混。

原本還想著在這裡人生地不熟的,盡量不要招惹事情,還是儘快辦完自己的事情,趕回去為妙。

但是卻沒有想到竟然遇上這些傢伙,對一個小女孩窮追不捨,想什麼本事?

既然如此的話,周安當然得好好管一管!

那幾個小混混一看這個樣子,頓時就覺得好笑,一個人抓著黎夢潔站在一旁,「我看不放,你們怎麼辦。」還一臉的囂張。

沈天宇看著黎夢潔,心裡有些愧疚,又有些憤怒,自己剛才就不應該離開,這樣黎夢潔就不會遇到危險的。

黎夢潔看著抓著自己的那個人,眼神一頓,咬住了那個人的手,趁著小混混縮手的時候,一下子跑到了周安的身邊,周安把黎夢潔護在自己的身後。

那個小混混還想上前來追趕,可是剛跑兩步,就被周安一腳踹翻在地上。

「沒事吧?」

「還好你們來得及時,我要被嚇死了。」 「你閉嘴!」吳不爭冷冷的掃了一眼歹徒頭頭,表示這裡沒有他發言的地兒。

歹徒頭頭:「!!!」

這裡究竟誰才是老大啊?

被綁架的人,到底是誰啊?!

雖然心中多有不滿,可歹徒頭頭仍舊是深呼了一口氣,咽下了這口氣。

誰讓他這還沒有拿到錢呢?

沒拿到贖金之前,還是忍一忍的好。

畢竟一旦動手了,萬一手上沒有個準度,打壞或者是打死人了?那就不好了。

「那你要怎麼樣,才肯信我?」

「如果你能現在就帶我離開,我就信你!」可惜,這是不可能的!

上官凌掃了一眼旁邊的歹徒頭頭,還有廢舊倉庫中的人,他們的手中全部都有武器。

他們想要毫髮無傷的離開,除了交贖金,根本就別無辦法。

隨著上官凌的話,廢舊倉庫中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到了吳不爭的身上。

吳不爭緊抿著唇,面露為難之色。

畢竟她被抓來的目的,都還沒有實現呢?

英雄救美的橋段,都還沒有上演!

【神仙姐姐,你帶上官凌離開,不就是英雄救美嗎?】

英雄救美,又不是非要受傷才算的!

「太簡單了吧?」

【那神仙姐姐想多複雜啊?】簡單點不好嗎?

「那個張三都還沒有回來,我還等著他能搞點事情呢?」

現在就離開?

還不如不來呢!

她和她家小天使的感情,根本就沒有任何的進展。

「吳不爭,放棄吧。」

「如果你還想和我在一起,你就讓吳家拿錢贖你。」

吳不爭望著她家小天使臉上的表情:「!!!」

妥妥的將她認成是騙子了是吧?

士可殺,不可辱!

「既然你不信,那我就證明給你看!」

「不就是帶你離開嗎?上官凌你給我睜大眼睛,好好的看著我是如何做到的!」

吳不爭將上官凌扶到一旁坐著,接著站直身子,目光看向歹徒頭頭和直勾勾的盯著她的其他歹徒。

廢舊的倉庫中,女孩兒身姿挺拔修長,她伸出手,對著一眾歹徒招了招手。

「一起上吧!」

眾歹徒:「!!!」

這個吳不爭真是囂張!

歹徒頭頭:「!!!」

這個吳不爭真的腦子沒病嗎?

他覺得這個吳不爭真的是病的不清啊!

「全部不許開槍!」歹徒頭頭對小弟們說著,畢竟這吳不爭可是五百億啊!

「不用。」吳不爭聽著歹徒頭頭的話,當即搖了搖頭。

她最強!

開槍又如何?

能打到她,算他們贏!

「吳不爭,你瘋了!」一旁的上官凌聽著女孩兒囂張的話,真想衝過去,狠狠的抓著她的肩膀,問她是不是傻?!

不管她有沒有把握,都不該說這樣張狂的話!

吳不爭努努嘴,心想原本就不用嘛。

她本跟就不用被人讓!

歹徒頭頭看看錶情淡然的吳不爭,再看看焦急緊張的上官凌,沒法形容他此時此刻的心情。

這都……什麼事兒啊?

「我再強調一遍,所有人都不許開槍!」歹徒頭頭還是堅持自己的原則,怕有人失手,直接打死吳不爭。

吳家的人,可不是善茬。

「老大,對付吳不爭,根本就用不上槍!」其中一歹徒說著,直接將手中的槍,丟到了一旁。

那『扔槍』的動作,不要太瀟洒。

其他歹徒一見這情況?那當真是有樣學樣啊,紛紛將手中的槍丟到了地上,無腦跟風。

歹徒頭頭:「!!!」他這是收了一群沒有腦子的小弟了嗎?

他們要是離開了他這個老大?

一個比一個死得快吧?!

歹徒頭頭心中想著,默默的搖頭,沒有丟掉他手中的槍。

「你們這樣,一定會後悔的。」

別人主動丟槍,吳不爭沒理由攔著。

畢竟這是人家自願的,她沒辦法阻止。

不過她要讓眼前這群狂妄自大的傢伙知道,他們這樣的舉動是愚蠢的!

幸好,他們之中還是有個聰明的。

不然,她被一群智障抓走,那也太智障了!

「廢話少說,接招吧!」

除了歹徒頭頭外,所有的人都朝吳不爭沖了過來。

默默的望著這一切的上官凌,一顆心狠狠的懸了起來,他緊張的望著吳不爭,不知道她行不行?

吳不爭從小就習武,這是上官凌知道了。

可練習到什麼程度了?上官凌不知道。

畢竟吳不爭從來都沒有動過手,根本就沒有人知道她實力如何?

「砰砰砰——」

「啊!!!」

「嗷嗷嗷!」

一時間,慘叫聲響徹整個廢舊倉庫中,接著是一個又一個倒下的身影,沒有吳不爭。

短短的幾分鐘,吳不爭拍拍手,目光對準沒有出手的歹徒頭頭。

「你是上啊,還是直接放我們離開?」

吳不爭眨眨眼睛,精緻漂亮的小臉上寫滿了『不服來戰』的意思。

能打服,還是打服吧。

省的還有後續。

「吳不爭,你……?」如果不是親眼所見,歹徒頭頭根本就不相信,吳不爭竟然有如此身手?!

剛剛他看的清清楚楚,根本就看不到吳不爭的身影!

你覺得她還在原地的時候,她已經解決掉了第一個人,出現在第二個人的面前。

「我說了,你們丟掉槍,會後悔的。」

吳不爭望著歹徒頭頭,掃了一眼全數倒下,爬都爬不起來的其他歹徒們。

「!!!」歹徒頭頭表情陰冷。

「我的槍,還在手中!」歹徒頭頭舉槍,槍口對準了吳不爭的眉心。

「你確定,你開槍能打到我嗎?」吳不爭對來人的舉動,沒有任何的表情變化。

女孩兒自信張揚的表情,還有淡淡的不屑,看的歹徒頭頭眉心突突直跳。

「那如果我是對他開槍呢?」

有腦子的人,就是不一樣。

歹徒頭頭將槍口對準了上官凌,吳不爭臉上的表情驟變,漆黑的眸子陰兀的盯著來人。

「吳不爭,我說過,我只求財,不求人命!」

「如果你想和上官凌活著從這裡離開,你就讓吳家……」送錢過來,還沒有從歹徒頭頭的口中說出來。

吳不爭的身影,瞬間便來到了他的面前,手中握著的槍,直接被擊飛出去。

「威脅我?」

佳偶天橙,前夫賴上門 「你覺得,你夠格嗎?!」

吳不爭盯著歹徒頭頭,微微歪頭,小臉上的表情冷酷無情。 黎夢潔眼淚汪汪的看著周安,之前自己是不害怕的,可是真的看著被帶走,心裡恐懼了。

「好了,別怕,我們來了。」周安抱了抱黎夢潔,然後輕輕的拍了拍黎夢潔的後背,看來真的嚇到了,好不容易哄好了黎夢潔,周安這才把眼神放到那一群小混混的身上。

「好啊,原來你們是一夥的,那這樣我就一起收拾了你們。」小混混看到周安這麼護著黎夢潔,頓時也囂張了,「等著我把你們一起收拾了,回去給公子交差,我看有你們的好果子吃。」小混混的表情要多得意就多得意。

周安露出一抹不屑的笑容,這群小混混連沈天宇都比不上,到底是哪裡來的自信這麼囂張的,看來自己想相安無事,都不可能了。

「你們給我上,把他們幾個人全都給我抓住了。」小混混單單老大的指令,都沖著周安過來,周安根本就沒放在眼裡,而且也不準備自己動手。

「天宇,看你的了。」

「放心吧,周先生。」沈天宇明白了周安的意思,然後站在原地不動,眼看著小混混就要到周安的眼前,沈天宇突然一下子移動到周安的身邊,周安也很配合的向後退了一步。

沈天宇就和小混混交手,還沒有幾分鐘,沈天宇就把那幾個小混混給撂倒了,簡直是不得吹灰之力。

「幹得好,天宇。」周安在後邊悠閑的看著沈天宇,關鍵時刻還不忘記表揚幾句,沈天宇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小混混的頭目看到這個情況,突然趁著所有人不注意的時候,沖向沈天宇,沈天宇被逼的退後了幾步,「偷襲。」沈天宇發起火的時候,根本就不是一個小孩子的樣子,眼神里充滿了狠毒。

那個小混混得意的看著沈天宇,「小子,不要以為自己那點三腳貓功夫,就厲害的不行。」

「是嗎,那不如來比比看了。」沈天宇也不在乎,反正這個小混混他也沒放在眼裡,也許和周安在一起待的事件太長了,沈天宇的某些方面和周安特別相似。

不過,兩個人打了一會,沈天宇就處於下風了,很明顯有些不敵小混混的攻擊了,小混混一看就得意忘形了,「現在知道我的厲害了吧,不給你這個小子好看,你真不知道這個地方誰說了算。」

沈天宇半蹲在地上,捂著自己的胸口,剛才被一巴掌打的胸口還有些疼。

「你不去幫幫他嗎?」黎夢潔眼神里有些擔心,她以為沈天宇會被打敗。

「不急。」周安根本就沒想自己要動手,這次出來就是為了鍛煉沈天宇的,而且之前自己見過沈天宇發火時候的樣子,再加上沈天宇根據自己的那本功法也修鍊到了這麼高的一個境界,現在沈天宇只不過還沒有被激怒。

只要到了一個點,沈天宇爆發出來的威力不是一般的大,而且沈天宇的體質是越戰越勇的那種。

果然如周安心裡想的一樣,那個小混混只不過佔了一會上風,很快沈天宇的實力就把那個小混混壓了下去,沒有五分鐘,沈天宇就把那個小混混打敗了。

沈天宇回到周安的身邊,身上的怒氣也很快的消了下去,這群小混混都很狼狽的趴在地上,沒想到一個小屁孩竟然都會有這麼大的能力。

「剛才不還是很囂張的嗎,還說不讓我們離開這個地方,怎麼現在一句話都說不出來了。」后安看著那群小混混,就這麼點能力,還有臉在這裡這麼囂張,真不知道他們是哪裡來的那些勇氣。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