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見蕭凌出手就帶走了幾個黑衣人的生命,柳妙衣震驚的說不出話來,美眸當中閃爍著異光。

她沒有料到,因為自己的好心,救下快垂死的少年,竟然擁有強悍的實力。

「這蕭凌隱藏的好深啊……」

苦戰的宋銳忍不住砸了砸嘴巴,眼中有著駭然之色,心中慶幸著沒有繼續找蕭凌麻煩。

因為蕭凌一擊就擊殺了數個九星武者,這種實力,唯獨武師強者才能夠做到。

「死吧。」

蕭凌所過之處,帶起大片鮮血,那些黑衣人都沒有抵抗過他一劍,全部死在了他的劍下。

他整個人浴血殺戮著,猶如來自地獄的死神,讓其他黑衣人膽寒了。

不僅是黑衣人,龍門鏢局看見蕭凌殺戮的樣子,皆是心有餘悸,還好他們不是蕭凌的敵人,要不然下場定然極為凄慘。

「撤退!」

為首的黑衣人低喝一聲,如今的情況,他是沒法完成任務了,只能回去如實稟告主人了。

「想逃?」

望著開始撤退的黑衣人,蕭凌身形一躍,凌空而起,雙手持著無鋒劍,朝著黑衣人重重的揮去。

「重擊劍法!」

這一擊,包含了他的重力劍意,這使得那些黑衣人覺得腳下灌了水銀一樣,行動緩慢起來。

轟!

在黑衣人驚駭的目光下,重力劍意凝聚成的劍氣呼嘯而至,直接是席捲了全部的黑衣人。

噗嗤!

緊接著,鮮血飈射,彷彿了下了一場血雨一樣。

蕭凌站在這血雨下,給龍門鏢局留下一道兇殘的背影。

系統最佳攻略 「太彪悍了吧!」

龍門鏢局的大漢忍不住說道:「竟然以一己之力,殺了全部的黑衣人!」

「蕭凌的實力,恐怕比我還強上不少……」

柳擎眼中無比凝重,道:「還好小妹救下了蕭凌,要不然大家都難逃一死。」

若不是蕭凌出手,他們龍門鏢局就要栽在這裡了。

更重要的是,這些黑衣人知道他們龍門鏢局的信息,這讓柳擎眼中陰晴不定。

「蕭凌,謝謝你了。」

柳妙衣跑到蕭凌身旁,臉上紅彤彤,充滿了羞澀,道:「要不是你,我恐怕要被黑衣人抓住。」

她明白,若是她被黑衣人抓住了,後果是極為嚴重的。

因為黑衣人會拿她挾持柳擎,讓後者投鼠忌器。

「你沒事就好。」

蕭凌說了一聲,身形一動,朝著前方掠去,留下一臉紅到耳根的柳妙衣。

「他……好像很關心我……」

柳妙衣抓著衣角,只覺得自己的心臟猶如小鹿一樣亂跳著,這是她前所未有的感覺。

咻!

很快,蕭凌提著一個黑衣人,丟在了柳擎等人面前。

蕭凌道:「我下手的時候並沒有將這黑衣人頭目殺死,你們有什麼問題可以問他。」

這些人行動有計劃,顯然不是強盜賊匪。

「多謝蕭兄出手相助,在下謝過了!」

柳擎上去一步,拱手說道:「一路上多有得罪,還望蕭兄見諒。」

「蕭少俠果然英雄出少年,剛才我們有眼不識泰山,還望海涵。」

龍門鏢局的大漢們立馬錶態,眼中敬畏的看著蕭凌,這個少年的實力,完全可以秒殺他們。

「那個,蕭兄。」

宋銳撓了撓頭,走過來,道:「之前的事情我要向你道歉,主要就是我看妙衣照顧你,心裡妒忌,然後大腦一熱,衝動了下……」

「宋銳!」

柳妙衣臉色一紅,然後看向蕭凌,美眸秋水連連。

「有些事情,沒有必要記掛在心中。」

蕭凌擺了擺手,笑道:「若不是柳妙衣出手救我,我恐怕就已經死在荒山野嶺了。」

「柳妙衣是我的恩人,看到你們有難,我自然責無旁貸,這也許就是因果循環,好人有好報吧。」

蕭凌的話,使得柳妙衣忍不住捂著臉,一臉羞澀的樣子。

蕭凌看向柳擎道:「柳兄,我看這黑衣人行動是有針對性的,應該是有人要整你們……」

「蕭兄所言極是,我立馬問問看。」

柳擎目光看向倒在地上的黑衣人,他將黑衣人的蒙面拿掉,看清楚了外貌,這讓他瞳孔一縮,道:「方訣,怎麼會是你!」

因為這黑衣人正是他以前我好友,這讓他十分震驚,震驚的說不出話來。

「呵呵,柳擎,你沒有想到吧。」

方訣嘴角留著鮮血,道:「要不是中途出現了這個異數,你們龍門鏢局必死無疑!」

他眼中充滿了怨毒,看著蕭凌,若不是這個少年突然出手,他的任務就能夠圓滿的完成。 「方訣!」

柳擎眼睛有著複雜之色,問道:「為何你要劫我龍門鏢局的鏢!」

「呵呵,為什麼劫你們的鏢?」

方訣滿臉都是嘲諷之色,道:「我要證明自己,我比你優秀,龍門鏢局應該由我當家!」

「輪天賦,我比你強。輪實力,我同樣比你強。為什麼師傅會將龍門鏢局交給你,我不服!」

面對方訣的質疑,柳擎微微一愣,目光涌動著怒火,看著方訣,喝道:「就因為龍門鏢局的當家位置,你就離開龍門鏢局,並且還要害我們?」

方訣與柳擎師出龍門鏢局,只不過老當家去世前,將當家的位置交給了柳擎,讓方訣心中妒恨,方才有了劫鏢的事情。

明白方訣因為這個原因,才出手劫鏢,要殘害昔日的夥伴,這讓柳擎心中怒火燃燒。

若不是蕭凌出手的話,他龍門鏢局這次必定栽在方訣手上了。

方訣咆哮道:「當然,龍門鏢局是我的!」

龍門鏢局的眾人看見癲狂的方訣,皆是眼中含著憤怒,紛紛出聲。

「就憑你這個畜生,若是老當家將位置傳授給你,那就是瞎了眼。」

妾本情凉 「好在老當家洞若觀火,明白你這個畜生心思不正,沒有將當家之位傳授給你,要不然,龍門鏢局必定栽在你手中。」

「方訣,虧我當初還為你打抱不平,今天看來,完全是我當時腦子糊塗了!」

「唯獨柳擎才配龍門鏢局的當家,你不配!」

面對龍門鏢局眾人的指責聲,方訣微微一愣,臉龐扭曲的不成人形。

他在龍門鏢局的地位,竟然遠不如柳擎,也許老當家的決定是正確的。

一絲內疚在他內心一閃而過,旋即他面容猙獰,道:「反正你們死定了!就算我死了,我也要龍門鏢局的全部人為我陪葬!」

「你們全部逃不掉的!」

方訣哈哈大笑,然後嘴角涌動出大片烏黑的鮮血,頭一歪,失去了生機。

「方訣!」

柳擎大喊了幾句,眼中閃過一絲淚水。

他們兩人一同長大,在龍門鏢局一起習武一起生活,勝如兄弟,只不過因為龍門鏢局當家的位置,使得方訣因此生恨,離開了龍門鏢局。

如今方訣死在了他面前,他雖然恨方訣,卻忘記不了當初一起玩耍成長的情景。

「他這像是中毒身亡。」

蕭凌看著方訣面色紫黑,他蹲了下來,將方訣的上衣扒掉,發現了胸前有著一個蠍子紋身。

蠍子紋身極為生動,像是有了生命一樣,在方訣的屍體爬動著,最後在眾人震驚的目光下,突破了方訣的屍體,朝著蕭凌攻擊而來。

「哼!」

蕭凌冷哼一生,火焰武魂席捲而出,直接轟向那隻蠍子,將其燒成灰燼。

滋滋滋!

隨著蕭凌將這隻蠍子殺死後,那些死去的其他黑衣人,身軀都是爬出了一隻蠍子,然後紛紛離開了這裡。

望著這一幕,蕭凌目光有著凝重之色,問道:「這種手段,最近有什麼勢力擁有?」

龍門鏢局的人看見這一幕,也是驚呆了。

猙獰的蠍子在體內蟄伏著,這想想都令人頭皮發麻,心裡寒冷。

豪門契約:小情人,十八歲! 「我不知道。」

柳擎搖了搖頭,道:「方訣離開龍門鏢局有幾個月了,他去了哪裡我並不知道。」

蕭凌的話,他自然是明白。

能施展出這種手段的人,想來就是一些心狠手辣之輩。

並且,這些人應該隸屬於一個勢力。

「以後你們小心一些。」

蕭凌沉吟道:「我看這些人的行動有紀律,不像方訣說的那樣,為了報仇來襲擊你們……」

聞言,柳擎心中一沉,若方訣不是公報私仇的話,那麼就是這個勢力針對他們下手。

「但願方訣是公報私仇吧……」

柳擎擠出一絲笑容,他現在心中很不好,道:「現在離真武城還有半個時辰,我們加快速度,先到達真武城再說。」

龍門鏢局眾人心頭沉重,點了點頭。

調整了下心情,龍門鏢局的人再度出發,朝著真武城的方向走去。

「我解下手……」

蕭凌走到一半后,用內急的借口離開了龍門鏢局的隊伍,朝著黑衣人死去的地方奔去。

「血炎!」

他朝了四周看了下,見沒有人,旋即招出血炎武魂,將這些屍體煉化成血氣,轉化為元氣,納為己用。

轟!

感受到體內奔騰的元氣,蕭凌將其沖入丹田之中,最後打破瓶頸,突破到九星武者。

「我擁有血炎武魂,能夠快速晉級。」

蕭凌眼中涌動著復仇的焰火,心道:「此行真武城,我先蟄伏一段時間,實力突破到武師境界,再做打算。」

「然後打聽下聖武院的消息,也許狂劍武館的人應該知道不少……」

身形一動,蕭凌再度回到了龍門鏢局的隊伍當中。

「蕭凌,你好厲害。」

接下來的路途上,蕭凌與龍門鏢局的人打成了一片,柳妙衣美眸閃爍著光芒,道:「多虧了你力挽狂瀾,一下子就擊殺了那麼多黑衣人。」

想到蕭凌擋在她面前的場景,柳妙衣臉蛋紅潤,撲通撲通跳動著,蕭凌是唯一一個走進她心中,讓她心中產生感情的人。

「蕭兄,等下我們到達真武城后,一起喝一頓如何?」

柳擎笑道:「算是我龍門鏢局對你的謝意,你萬萬不能夠拒絕了。」

「是啊,蕭兄弟,你可是我們的救命恩人,我們一定要好好的喝一頓。」

「若不是蕭兄弟力挽狂瀾,我等都不知道能不能活著到達真武城。」

龍門鏢局的大漢皆是笑哈哈說道,看著蕭凌的眼神充滿了敬畏之色。

蕭凌的強悍手段,依舊在他們腦海當中徘徊著,血洗方訣帶來的黑衣人隊伍,太過撼人心魄了!

面對龍門鏢局的盛情邀請,蕭凌露出一絲笑容,道:「既然大家盛情邀請,我就陪大家喝一杯!」

他從小到大,都是在聖武院長大,唯一離開聖武院的時候就是妖山的那一次。

真武城他並沒有去過,既然龍門鏢局邀請他,他自然不會冷落了龍門鏢局。

「到了,真武城!」

就在眾人歡聲笑語的時候,柳擎停了下來,看著前方的城池,感嘆一聲道。

只見一座雄偉寬闊的碩大城池盤踞在此,百丈城牆,固若金湯,只不過,看那城垣上的傷痕纍纍,可以看出,這裡以往經歷過戰火。

在城池最中間,有著龍飛鳳舞的三個大字,真武城!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