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伊一風輕雲淡地出聲,「住高幹病房,他們不知道自己親生女兒一個月多少錢工資?」

劉仁義躺在病床上,捱了一陣,已經不那麼疼了,聽到這話,瞬間炸了,「警察同志,你們管管這種人渣敗類,這是想活活氣死她老子!」

劉芸,「警察同志,她是南蘇市第一兒童醫院的醫生,博士學歷,工資可高了,就是沒德道,不養父母,平時不給我們一分錢,生病了也不管我們死活。」

劉仁義手指著宋伊一冒火地出聲,「當時我和你媽就不該把你生下來。」

宋伊一輕笑,「那你當初怎麼不把我射在牆上?」

一句話,宋仁義氣了一個半死,「宋伊一,你說什麼?你再說一遍?」

他一把抓起旁邊吃過的空飯盒,朝著宋伊一劈頭蓋臉地砸了過來。

宋伊一躲開,「我說了一句實話。」

警察看向宋伊一,聲音冷厲地出聲,「怎麼說話的?無論任何,他們是你的父母,哪有你這麼說話的!太難聽了!」

穿呀!主神 「就你這樣的還博士學歷呢,書都讀到哪裡去了?」

宋伊一輕笑,「宋先生後悔生了我,我不過是給了他一個合理的建議。」

宋仁義差點氣死了,臉色一陣青一陣白,「宋伊一,你…你這個畜生!」

宋伊一看向警察,「這費用我恐怖負擔不起,先走了。」

警察,「宋伊一同志,態度端正一點!」 宋伊一掏出錢包,抽出一張卡,「我也想承擔住院費,這是我的工資卡,卡上只有兩千塊錢,我也很無奈。」

宋仁義和劉芸氣的要死,兩眼噴火地盯著宋伊一。

兩個警察頭痛。

宋伊一,「警察同志,你們也辛苦了,這樣吧,宋先生還有個養女,大明星,叫秦嫣然,可孝順了,比我這個親女兒有錢多了,我給她打個電話吧。」

說著便拿起手機,在宋仁義和劉芸要殺人的眼神里,她將秦嫣然的手機號碼從黑名單裡面放出來,撥了過去。

等了幾秒鐘,接通了,是警察的聲音。

沒想到秦嫣然還在拘役!

過了一陣,警察將手機送到了秦嫣然的手裡。

秦嫣然聽到是宋伊一,握緊了手機,攥的骨節發白,「你打電話幹什麼?如果是來耀武揚威……」

宋伊一輕聲道,「你的宋仁義爸爸和劉芸媽媽住院了,交不起醫療費,叫我來交錢,你知道我窮,交不起,所以就給你打電話,既然你在拘役不方便出來,就讓你的助理過來一趟把住院費交了。」

秦嫣然彷彿聽到了一個天大的笑話,「呵,那是你的父母,和我有什麼關係!」

宋伊一桃花眸輕眯,「秦大小姐,話可不能這麼說,你一直在媒體那裡賣孝順人設,要不我去給娛記那邊打個電話……」

秦嫣然氣的渾身發抖,好半天才出聲,「你等等,我這就讓人去!」

她已經名聲夠差了,網上罵她的熱潮剛過去,可不想再讓宋伊一這個賤人把她送上熱搜。

宋伊一掛了電話。

秦嫣然面色猙獰,一把將手機扔了出去,砰地一聲砸在牆上,摔了一個粉碎。

過了幾秒鐘,才想起來要讓人過去住院費,一肚子火地去撿手機。

手機摔的太厲害,屏幕碎了,按了幾下,完全沒有反應。

她看向一邊的警察,好半天才努力平靜地出聲,「幫我聯繫我母親,讓她聯繫宋伊一,去醫院給我養父母交醫藥費。」

警察看著秦嫣然,眼神冷冷的。久久看書

以前覺得她是女神,善良又人好,現在……

沒想到四爺還有鑒女表功能!

出了門,還是通知了趙嵐。

趙嵐和秦山商量了半個小時。

趙嵐聯繫了宋伊一,問了病房信息,秦山親自去了一趟。

他到醫院的時候,手裡提了一份禮品,還捧了一束花。

看到病房裡畫面的時候,微微愣了一下。

病房裡除了宋仁義夫婦和伊一,還有兩名警察。

這是……

他放下東西,和宋仁義夫婦打了一聲招呼。

宋仁義和劉芸本來有點怕秦山,他又是上市集團的總裁,對他恭敬又客氣,「真的不好意思,怎麼敢勞煩秦先生,您人真的是太好了。」

說著,兩個人瞪了一眼宋伊一。

宋伊一神色淡淡的。

就算有錢,她也不會給送宋仁義夫婦出醫藥費。

除非哪天她腦袋進水了。

秦山看著宋仁義和劉芸,「你們養育了嫣然,又是伊一的親生父母,這是我們的緣分,知道你們住院了過來看看是應該的。」

宋仁義臉色緩和幾分,「嫣然她是個好孩子。」

劉芸難得溫柔,「嫣然怎麼樣了?」

【比心,求推薦票】 宋伊一在旁邊冷眼看著。

看,宋仁義夫婦說到秦嫣然立馬從市井潑皮變成了慈母善父。

一看到她,就像幾輩子的仇人一樣。

兩個警察面面相覷。

這……

情況好像有點複雜,但按照律法,即使父母的錯誤行為給子女造成心靈、身體傷害,達不到一定程度,子女還是有贍養老年父母的義務。

就算父母犯有嚴重傷害子女感情和身心健康的罪行的,只是原則上喪失了要求被害子女贍養的權利。

何況那些嚴重傷害的事情一般父母做不出來,比如父母犯有殺害子女的罪行的,父親女干污女兒的,父母犯有虐待、遺棄子女罪行的等等。

秦山頓了一下,「嫣然還好。」

然後看向宋伊一,輕聲問,「伊一,好像清瘦了。」

宋伊一神色淡然,「是么?」

秦山很慈愛地笑了笑,「我先去交住院費,一會兒我們好好聊聊。」

宋伊一,「……」

她是秦嫣然叫助理來交,沒有想到秦山來了,有點意料之外。

宋仁義頓時躺不住了,覺得臉上無光,「秦先生這怎麼好意思了,沒事,你讓伊一去交吧。」第六書吧

劉芸,「是呀,秦先生,伊一在,住院費的事您就別操心了。」

宋伊一桃花眸輕撩,「你們想清楚了,如果秦先生走了,這醫藥費可能要用你們自己的錢交,我這個月工資已經只剩下兩千了,下個月還要還房貸,八千塊錢,五千多房貸,加上房租和生活費,所剩無幾了。」

宋仁義和劉芸看向宋伊一,恨死了這個女兒。

秦山輕輕咳嗽了一聲,想說什麼,最後什麼也沒有說,出了門。

半個小時后,交完了住院費。

就目前的診斷,劉芸和秦山還要住半個月,預估還要十幾萬,他交了二十萬。

回到病房,他將住院費單子遞給了宋伊一,「伊一,不管怎麼樣他們是你的親生父母,看在你的面子上,我交了這筆住院費。」

不過內心很不齒宋仁義夫婦的作為。

本來幾萬塊錢能解決的是,非要折騰幾十萬。

宋伊一勾唇一笑,「秦先生果然是生意人,會說話,我在宋先生和劉女士那裡沒有一點面子的,您千萬不要說這話,我當不起。」

秦山怔住了一眼,看著宋伊一許久,沒有出聲,臉上有幾分受傷,許久,才長出了一口氣,「伊一,在你的心裡,爸爸真的是那樣的人嗎?」

宋伊一心口微澀,笑的越發好看,「在宋先生和劉女士的眼裡,我比不上秦嫣然一根頭髮,秦嫣然不是一向善良孝義出名嗎?我在國外下這些年,看到不少相關的娛樂新聞,大家都是一片誇讚聲,這住院費最多只能是您看在她的面子上交的。」

秦山無奈地一笑,「怎麼說都沒有錯。」

宋伊一看向宋仁義和劉芸,走過去,將繳費單子放在一邊的病床上,「你們說的很對,還是嫣然好,看,我一個電話,她就讓自己親生父親過來幫你們交住院費了,好好疼她吧,至於我這個親生女兒,你們當沒有生過也好當死了也好,我都很樂意,謝謝。」 宋仁義和劉芸臉色難看,因為秦山在,不好說什麼,齊齊看向他,「秦先生,你看看這孩子,說的是什麼話!」

秦山不悅地皺眉頭,突然聲音肅冷地出聲,「宋先生,劉女士,當年我把伊一交給你們的時候,和你們怎麼說的?」

聽到這話,宋仁義和劉芸變了臉色。

秦山臉色越來越沉了,「因為你們經濟條件差,為了讓伊一過去過的好一點,我每個月給你們一萬塊錢改善生活,伊一的學費一直都是我交的,可是這些年你們怎麼對伊一的?」

宋仁義和劉芸一聽這話,心虛了,沒敢出聲。

宋伊一低頭,看著自己孤零零的影子。

提錢嗎?

她以為欠秦家的已經還好了,秦山這是提醒她,還不完的嗎?

好不喜歡這裡的空氣,彷彿沒有氧氣一樣,好想離開!

還沒有來得及抬步,又想到了秦山的聲音。

「我已經調查過了,特別是五年前,伊一被人欺負了,你們作為親生父母不幫她做主就算了,還打她,給她灌墮月台葯,是親生父母能做出來的事嗎?」

宋伊一臉色微恙,抬頭看了一眼秦山。

他這是幫她做主嗎?

果然,旁邊兩個警察看她的臉色都變了,儼然是不良少女的典範。

如果她再蠢一點,或許就信了,感動的稀里嘩啦。

再看宋仁義,漲紅了臉。九六味小說網

劉芸一陣青一陣白,憋了半天才出聲,「她爬自己姐夫的床,那孩子能留嗎?我們也是為了她好。」

秦山,「事情沒有調查清楚之前,有些話不要亂說。」

側頭看向宋伊一,「我不相信伊一是那樣的孩子。」

宋伊一輕笑了一聲,「秦先生,你錯了,我就是那樣的人。」

秦山目光頓了頓,看著宋伊一。

劉芸剛要出聲,手機響了,拿起來看了一眼,是秦夫人趙嵐發過來的信息,看完,抬頭看向秦山,目光再落在他身上,凶神惡煞了幾分,「秦先生,你也看到了,宋伊一自己都認了,你剛才說那話就不好聽了,一樣的孩子,我們把你們的女兒嫣然養的那麼好,可是你們呢?」

「你們都把我們的孩子伊一養成什麼樣子了?我和老宋沒有找你算賬就算了,你還教育起我們了,哪裡來的臉!」

宋仁義愣住,看了幾眼劉芸。

秦山臉色越來越不好了,「伊一她一直是個好孩子,怎麼到了……」

劉芸梗著脖子,冷笑了一聲,「秦先生,你說這話不可笑嗎?你說她一直是個好孩子,怎麼當年把她從秦家趕出來呢?」

宋仁義,拽了拽劉芸的袖子。

劉芸沒有理會,「還不是因為她把嫣然推下了樓!現在說的冠冕堂皇,一副要為宋伊一做主的樣子,忘記了當年是誰把她像狗一樣趕出秦家的嗎?」

秦山臉色沉冷的厲害,「不可理喻!」

劉芸,「慢走,不送。」

秦山不屑和劉芸夫婦爭執,嫌棄掉自己的身份,只是冷冷地說了一句,「你們好自為之。」

再看向一邊的警察,很禮貌地問,「警察同志,你們這邊是什麼事?」 警察看秦山講道理,也是有身份的人,很客氣地出聲,「宋仁義先生和劉芸夫婦打電話報警,控告宋伊一不贍養父母,他們出院,宋伊一不照顧也不出醫療費。」

秦山看向宋仁義和劉芸,「醫療費我已經出了,你們每個月要多少錢的贍養費?」

宋仁義懵住了。

劉芸怔了幾秒,「一萬,現在物價這麼高,幹什麼都要錢,一個月沒有一萬,還怎麼活。」

宋伊一在旁邊聽著,嘖嘖了一聲,「你們的事,和我沒有關係,不要扯上我。」

再看向秦山,「秦先生如果想扶貧,圖個好名聲,別拉上我。」

她又看向警察,「警察同志,我這裡有一份視頻,是宋仁義夫婦家暴我,我可以報警吧?」

警察,「當然可以。」

宋伊一輕聲道,「那我跟你們去一趟警察局,我還有人證,一會兒也會去警察局那邊。」

警察,「好。」

宋伊一拿起手機,給傅桑打了一個電話,「親愛的,好點了嗎?」

傅桑,「……」

好是好點了,可是她剛才接到爸媽的電話,四哥說她去非洲那邊的公司鍛煉!

等她回來,會不會變成黑人?

宋伊一,「能來一趟警察嗎?宋仁義夫婦上次家暴我的事需要你作證。」

傅桑一聽,她戴罪立功的機會來了,連忙出聲,「可以的!我這就過去。」

掛了電話,她立馬撥通了傅瑾的電話。

傅瑾看到傅桑,直接掛斷了。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