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河瞪大了眼,不可置信的看著馬犇。

而其他人也都被震撼到了,要知道在燕京的圈子裡,已經有百多年沒有出現過這麼年輕的淬體了。

至於一些家族的老人達到淬體的是有不少,可是因為年齡太大所以淬體的效果一般。

甚至以前還出現過,某個家族的長輩突然淬體,結果因為年齡太大,直接疼出心臟病死了的!

可是馬河卻在震驚后,表示不信馬犇已經淬體了。

而馬犇什麼也沒說,只是從地上摳出了塊青石,當著他們所有人的面,捏成了石粉!

「現在你信了嗎?」

馬河獃獃的一句話也不說了,至於其他人此刻才發現,在四合院的牆頭上,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了十幾個人。

他們看上去就是普通人,衣著也很普通,可是他們站在牆頭上,就像是站在平地上一樣。

現在就算是傻子也能知道,剛才他們鬧事兒的時候,周圍一直有一群高手看著呢!

博望臉色難看,他看到馬犇對葉偉如此恭敬,已經知道了對方的身份了。

這就是最近幾天,把燕京千年俱樂部鬧的丟盡顏面的葉偉了。

「湘林哥,扶我起來!」

博望冷靜下來后,對李湘林說道。

「我們走!」

李湘林把博望扶起來的時候,他的腿劇痛無比,可他還是硬生生的把腿伸直了。

至於地上暈倒躺著的十幾人,此刻也被他們一個個扶著上了車。

馬犇看著他們離開后,才回到了師父身邊。

可是博望真的就認栽了嗎?

或許他上車后對李湘雯的這句話能說明問題,「雙拳難敵四手,如果四手不夠我可以再加,人總有招架不住的時候吧!」 李湘林開著車,聽到博望的話,他只是搖搖頭。

這一刻他已經決定,讓妹妹離開博望了。

葉偉是什麼人,他可是知道的,畢竟中海那次,他可是聽說了好多事情的。

這個葉偉卻不是表面上看的那樣,尤其只是他的一個方面,而且他隱藏在暗處的實力,他可是從家族長輩那裡聽說了。

尤其是這人在武學上的造詣,聽家族長輩說葉偉的一名保鏢就是極境的。

而這位保鏢居然說,他不是葉偉的對手。

可以讓一位極境的人這麼說,足可以說明問題了。

一路風馳電掣的,一行人到了醫院。

小二十個受傷的人,還是讓醫院報警了。

畢竟一次來這麼多傷員,還是引起了醫院的關注。

不過好在博家在燕京的影響力在,所以只是來了兩名警察詢問。

而另一邊在景山下的小四合院里,薛長海看著多多,內心是激動的。

「這才是未來的國之柱石,乖重孫以後跟這太爺,我會讓你成為兵中之王。但是你要答應我,你長大后必須參軍,切不管這片土地變成什麼樣,你都要守護這裡!」

多多才三歲能明白什麼,懵懂的他也只是點點頭。

馬犇連續打了好幾個電話,此刻來到葉偉身邊。

「少爺,我已經跟爺爺說了,他很快就會處理這件事情。還有……其他五大家族我也都說了。

那個劉家的……家主他已經在來的路上了。」

劉德顯!

葉偉突然想到這個名字,這讓他很困惑,因為劉德顯應該在中海才對,怎麼來燕京了。

正疑惑間,劉德顯出現在院門口,跟他一起來的是孫家的家主孫瓔珞。

葉偉此刻已經站在了院子里,一眼看到孫瓔珞他也很意外。

他對孫瓔珞還是有印象的,在外灘莊園的時候,孫瓔珞幾乎是跟劉德顯住在一起的。

這位孫家一輩子也沒出嫁的大小姐,是現在孫家的家主,她和劉德顯的關係著實不好說。

而現在的劉德顯經過葉偉的調理,身體已經好了很多了。

至於男女之事,只要不是太頻繁,還是能稍稍有一些的。

「葉先生,我和瓔珞特來道歉,我們沒有管好家裡的小輩,給您添麻煩了。」

不過葉偉卻並不在意,一擺手說道。

「孫英殿和劉玉瓊沒有參與,這個你們不用擔心。只是你怎麼從中海回來了?」

劉德顯面對葉偉的質問,不免尷尬起來,但還是說道。

「明天是瓔珞的生日,我趕回來是陪她過生日的。」

葉偉一愣,看了看年齡五十多歲,可看上去也就四十歲的孫瓔珞,不由的笑了。

「你們都這麼大年紀了,還玩年輕人這套,還不趕緊結婚!」

孫瓔珞聞言很動容,暗暗的掐了劉德顯一下,罵道。

「老不死的聽到沒,葉先生都這麼說了,你還有什麼話說!你是不是還想著外面的年輕小姑娘!」

劉德顯有些尷尬,而葉偉卻想到了閆妍。

這是個可憐的女人,不過可憐之人必有可恨之處。

更何況葉偉也幫過她,如此想著葉偉不由調侃道。

「老劉你這可不行啊!老牛吃嫩草的事情,做個一次兩次的就行,可不能次次做啊!你這樣還給年輕人留活路嗎?」

「什麼?你還吃嫩草,老不死的說,這是什麼時候的事情,你給我說清楚!」

孫瓔珞果然是個大醋罈子,一句話就能讓她醋意瀰漫。

劉德顯可是嚇壞了,連忙解釋道。

「可不是葉先生說的那樣,我沒有……真的沒有,我發誓……我要是說謊……」

轟轟轟……

突然響起的雷聲,讓劉德顯閉嘴了。

而此刻景山的上空,烏雲密布快要下雨了。

劉德顯本來想說,如果他說謊就天打五雷轟的,這下他不敢說了。

「你說啊!你怎麼不說了?」

面對孫瓔珞的質問,劉德顯徹底的老實了!

都說老人是老小孩,葉偉看著他們,想到了自己的父母。

如果他們在身邊,恐怕也是這個狀態,再加上他們一家三口,該是多沒其樂融融啊!

只是坤從外面跑來,急沖沖的在葉偉耳邊說道。

「少爺,剛剛天罡的高衍,讓我跟您說,在景山以南五十裡外,有人在破鏡!」

葉偉抬頭看著天空,發現剛才的烏雲來的快走的也快。

現在已經不見了蹤影,而烏雲飄去的方向,正是坤告訴他的方向。

至於破鏡,是國內武術界的一種傳說。

這個跟佛教里的虹化和道教的羽化是一樣的,都是當人在某些領域達到至高的成就后,身體會發生的變化。

不過武道的破鏡值得是從淬體后,武者進入之後所有境界時的說法。

就是說只要武者突破境界,就有可能引出詭異的天象。

剛才就是這樣,葉偉好奇心起,於是對劉德顯說道。

「好了,我沒那麼小氣,還有你們就別在我面前秀恩愛了。」

葉偉調侃的說著,「我還有事,你們要是不想走,就在這兒多待會兒!」

說著他大步的離開了,而後暗處的天罡十六人,以及八部眾所有人,突然出現。

至於葉偉走出大門后,突然一躍而起,像是一隻大鳥直撲山林。

而跟著他身後的眾人也是如此,這落在他們眼中,宛如看到武俠電影里的畫面,只感不可思議。

孫瓔珞更是激動的抓著劉德顯的胳膊,「這是真的嗎?以前我只是聽爺爺說過,在他那個年代,也有這樣的神人存在!」

劉德顯笑著說道,「這就是在我們這代人心中,一直縈繞的那個地方啊!

現在我們就算跟下面的孩子說,他們也不相信存在的地方。

葉先生就是這個地方出來的人,現在你明白了吧!」

孫瓔珞若有所思呢喃著,「原來如此,怪不得他身邊有這麼多高手!」

最後兩人還是跟趙倩和薛長海告辭離開了,而他們回去后六大家族內可是炸鍋了。

在馬家的別墅里,六大家族的族長,陸陸續續的都來了。

劉德顯和孫瓔珞是最後到的,等他們到了后客廳里立刻爆發了激烈的爭吵!

「馬泰你孫子乾的好事,那個馬河居然跟個孩子動手,丟人啊!」

「別說我孫子,你鄭家就好了,鄭聰馬上要淬體了,不也向孩子聽出了挑戰嗎?

我孫子丟人,你孫子更丟人!」

「吵吵吵,能不能不吵,說說這件事情怎麼解決。其實葉先生那裡好解釋,可是博家是真可惡啊!

如果不是那個博望,咱們幾個何必坐在這裡。」

婚不過虛有其名 「能怎麼辦,不跟他們來往就是了,博家在燕京狂慣了。現在踢到葉先生這塊鐵板,那時他們家活該。

廢少重生歸來 要我說……」

王家的族長說著,看向了孫瓔珞,突然笑著又看向了劉德顯。

「要不德顯給瓔珞辦個壽宴,借口把葉先生一家請過來。我們好借著機會道歉,這樣事情不久過去了!」

「老王頭你不說話,沒人當你是啞巴。還有我過壽,憑什麼讓劉家來辦,你有病吧!」

可是其他家主聞言,全都頗有深意的笑了。

而景山的山林深處,葉偉帶著一眾人已經很深入了。

有人破鏡,且不管破的什麼境,哪怕是最低的極境。

但是引動了天象,這可是不得了的大事。

他之前聽坤說過,在那個地方突破時出現天象的,可是會受到高層關注的。

半個小時五十里,葉偉一路狂奔而來。

好在這裡屬於深山,是國內八大自然保護區之一。

葉偉、八部眾和天罡十六人,站在樹頂之上,一眾人隨著樹尖的搖擺而搖擺著。

此刻葉偉抬頭看著空中的烏雲,雷聲漸漸遠去,似乎破鏡的人已經成功了。

而在烏雲中心的地方是個山坳,其中有一潭湖水,在山林的倒影下,湖水是詭異的黑色。

在湖水邊打坐著的,是個老熟人祡龍。

現在的祡龍周身氣息澎湃,猶如看不見的波濤在向外涌動,一陣陣擴散開來。

此刻祡龍臉上流出一抹得意的笑,他之前跟在閆尚身邊,像個狗腿子一樣,只是為了閆家的通天菊。

據說通天菊是可以引導淬體的人,打破人體各種極限的,而突破了人體極限的人,在武道里被稱為極境。

那天在尚磊的家遇到的那個女人,告訴他現在的方法,才讓他想到了這個突破而方法。

此刻的他已經感受到,身體的各種極限都被一一打破了,現在的他已經是極境的存在了,再也不會有所謂命門的弱點了。

他緩緩的睜開眼,抬頭看著頭頂的烏雲,臉上露出了滿意的笑容。

「極境,我終於做到了!」

而就的這時,祡龍感受到在遠處,一股股比極境更可怕的波動出現。

這代表有一群至少是極境的人,就在周圍看著他剛才的破鏡。

之前的他太過專註的破鏡了,所以沒有感受到這些氣息,現在感受到后祡龍的整個後背都是冷汗。

於是他長身而起,高聲對周圍說道。

「不知諸位是何方高人,我祡龍有幸在此突破,多謝各位護法了!」

其實他在說這番話的時候覺得自己挺傻的,可事實讓他不得不這麼說。

如果這些人對他有敵意,那麼接下來他死都不知道怎麼死的。

葉偉站在樹頂之上,不免覺得好笑,於是縱身而下,飄然落在了祡龍面前。

「好久不見了,沒醒到你突破到了極境,看來我破了你命門后,反倒讓你淬體了!」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