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人也察覺到煉炎戰鎧的強悍之處,因此,他們下手的地方,皆是眼,口,鼻。

然而,面對三人凌厲的攻勢,蕭凌嘴角掀起一絲不屑的弧度,雙手交叉在身前,任由三道攻勢轟來。

轟隆隆!

狂暴的元氣波動再度席捲開來,面對三人的聯手攻擊,蕭凌的身形卻是紋絲不動!

「你們三人強強聯手,也不過如此,讓人失望至極!」

蕭凌眼中有著譏諷之色,渾身金紅火焰瘋狂涌動,將這三道攻擊全部化解開來。

「流炎爆雨!」

蕭凌低喝一聲,旋即,在無數道驚駭的目光注視下,一道道火焰凝聚出的小型蓮花,化為一場傾盆大雨,朝著拓跋真三人呼嘯而去。

「大家小心!」

拓跋真暴喝一聲,他能夠察覺到流炎爆雨散發一股相當狂暴的力量,若是被轟中的話,必定會被重創。

不用拓跋真說,霍簡閑與烈霸都沒有掉以輕心。

磅礴的元氣從三人體內暴涌而出,旋即,三人手持手中的玄器,施展出凌厲強悍的攻勢,朝著流炎爆雨轟去。

轟隆隆!

當雙方的攻勢碰撞在一起的時候,緊接著,接連不斷的爆炸聲,在拓跋世家上空響起,散發出的狂暴元氣波浪,使得拓跋世家的府邸開始坍塌破壞,顯得一片狼藉。

在場的全部武修立馬施展元氣,抵擋著元氣波浪。

看著一片狼藉的拓跋世家,眾人明白,今夜這件事情不能這麼輕易結束了。

不是黑袍人死!那就是拓跋世家亡!

砰!砰!砰!

在無數道震驚的目光注視下,三道人影狼狽地倒飛而出,手上的玄器,也是握不住,從手上跌落下來。

拓跋真三人聯手,還是敗在了蕭凌手上!

見狀,在場的武修們臉色劇變,顯然沒有想象到蕭凌實力強悍到這種地步,就算以一敵三,也輕而易舉擊敗了拓跋真三人!

蕭凌看著狼狽倒飛而出的三人,眼中涌動著殺機。

此刻,三人已經身負重傷,沒有絲毫反擊能力,在這個時候解決拓跋真三人,再好不過了!

想到這裡,蕭凌抬起手來,緊接著,一條血龍呼嘯而出,劃過天際,猶如一道猩紅流星一樣。

「都死吧。」

蕭凌冷笑一聲,血龍體內擁有煉獄血珠,本身實力都非常強悍,此刻,解決三個沒有絲毫還手之力的武修,根本就是手到擒來。

「給我住手!」

拓跋魂終於坐不住了,身形暴掠而出,手掌朝著血龍抓去。

咻!

血龍的速度太快了,眾人根本看不清楚血龍的軌跡,等他們看清楚后,發現拓跋真三人身軀之上,出現了觸目驚心的血洞!

「怎麼可能!」

拓跋真三人艱難地低下頭顱,看著胸膛上的血洞,眼中終於是有了恐懼之色,他們怎麼也想不到,他們三個堂堂四星武宗頂尖強者,竟然會敗在一個不知名的黑袍人手中!

黑袍人的手段,竟然如此強悍如斯?

「我不甘心啊!」

拓跋真怒吼一聲,雙眼黯然失色起來,身軀漸漸被焚化,化為一灘灰燼。

不僅是拓跋真,霍簡閑與烈霸也化為灰燼,從天空當中徐徐落下。

拓跋真三人,全部隕落!

看著拓跋真三人全部隕落,頓時間,這片地域鴉雀無聲,針落可聞當!

「你該死啊!」

拓跋魂也是一把年紀了,看到拓跋真三人死無全屍,氣得怒火攻心,一口鮮血從嘴巴里噴出來。

「我要和你拼了!」

拓跋花嬌軀一震,發瘋似得朝著蕭凌殺來。

拓跋真與霍簡閑死在蕭凌手中,她已經沒有任何理智了。

「別!」

拓跋魂喝道。

「既然找死,就不要怪我辣手摧花!」

蕭凌目光冷漠,心神一動,血龍從拓跋花體內呼嘯而過,將其擊殺,並且迅速將屍體焚化成為灰燼。

殺死拓跋真等人後,血龍也收起這幾人的納戒,重新回到蕭凌體內。

「你究竟是誰!你為什麼要這麼做!」

拓跋魂幾乎要癲狂了,好端端的一場宴會,拓跋世家本來打算震懾其它勢力,結果突然殺出了一個黑袍人,將拓跋世家全部給毀掉了!

「我是誰並不重要。」

蕭凌目光冷漠,看下拓跋魂,冷聲道:「我還要殺幾人,就會離去。若是你識相的話,最好讓開,要不我別怪我滅掉拓跋世家。」

聞言,烈雄和烈岳身軀一震,眼中有著恐懼之色,他們隱約覺得黑袍人將目光看向了他們,似乎口中要殺的人是他們!

「你太囂張了!我拓跋魂就算拼了這條老命,也要將你斬殺在這裡!」

拓跋魂暴喝一聲,一股極為磅礴的氣息從體內爆發而出,五星武宗的實力,也是在此刻毫無保留展現出來。 「去死吧!」

拓跋魂暴喝一聲,心神一動,手掌一握,出現一把漆黑長刀。

漆黑長刀周身散發著恐怖的波動,使得周圍空氣都沸騰起來。

拓跋魂隨手揮動著漆黑長刀,席捲而出的凌厲刀氣,使得這片區域的空氣都被絞碎。

咻!

拓跋魂身形暴掠而出,在天空劃過一道流光,手中的漆黑長刀爆發出狂暴的刀氣,所過之處,發出音爆聲,隨後朝著蕭凌狠狠劈來,似乎想要將蕭凌當場劈成兩半。

望著殺來的拓跋魂,蕭凌嘴角掀起一絲弧度,不退反進,朝著拓跋魂暴掠而去。

蕭凌五指捏拳,霸天三式呼嘯而出,霸氣涌動,使得周圍的空間微微扭曲,在無數道目光的注視下,狠狠地與凌厲刀氣轟撞在一起。

轟!

低沉雷鳴聲響起,雙方都沒有留手,在這次對碰之下,狂暴的元氣形成一道道恐怖的風暴,朝著四面八方席捲開來。

狂暴的元氣波動漸漸散去,蕭凌只是後退了三步,才穩住了身體。

看到這一幕,拓跋魂雙眼瞪得老大,覺得有些不可思議!蕭凌竟然能夠抵擋他的攻勢,這太過撼人心魄!

不僅是拓跋魂,在場的其他武修也是微微一愣,露出錯愕之色。

他們原本認為拓跋魂憑藉著五星武宗的實力,可以一刀秒殺蕭凌,可現在的情況,似乎超乎他們的預料。

「怎麼會這樣!你明明只有二星武宗的實力,怎麼可能抵擋住我的攻擊!」

拓跋魂不敢相信眼前殘酷現實,二星武宗和五星武宗相差三星境界,這已經是相當大的差距了!

雖然,拓跋魂也聽說過有些天才能夠越級戰鬥,他卻從來沒有見過,然而,眼前這個黑袍人卻讓他真真切切見識到了。

「五星武宗,就這點能耐?」

蕭凌抬起頭來,譏諷的目光看著拓跋魂,笑道:「也許是你年事已高,已經人老不中用了!」

雖說拓跋魂是五星武宗,但蕭凌卻絲毫不懼,反倒是眼中閃過一絲戰意。

八門遁甲開啟兩門,再加上逆血神功到達第三重,使得肉身足以抵抗五星武宗!

無論是肉身力量,亦或者元氣渾厚程度,蕭凌絕對不在二星武宗層次,甚至還在拓跋魂之上!

蕭凌有自信憑藉著現在的手段,將拓跋魂徹徹底底擊敗。

拓跋魂也是老牌強者,蕭凌的實力雖然讓他錯愕,只不過,他立馬回過神來。

「我就不信憑藉著五星武宗的實力,無法將你擊敗!」

拓跋魂暴喝一聲,握緊漆黑長刀,朝著蕭凌再度殺來。

「黑虎切斬!」

這一刀狠狠劈下,凌厲的刀氣在半空當中衍化成為一頭黑虎,隨後,黑虎長嘯一聲,伸出尖銳的利爪,朝著蕭凌撲來。

望著撲來的黑虎,蕭凌能夠感受到這頭黑虎是由無數刀氣凝聚而成的,不僅如此,這頭黑虎似乎有了靈智一樣,在拓跋魂的掌控之下,似乎與真正的黑虎沒有什麼區別。

「霸天三式。」

面對黑虎切斬,蕭凌一拳轟出,沒有絲毫花俏,攜帶著霸道無雙的霸氣,劃破天際,朝著黑虎切斬轟去。

轟!

黑虎切斬與霸天三式硬撼在一起,發出雷鳴巨響,緊接著,狂暴的元氣波動席捲開來,形成了一圈又一圈的波浪。

「給我破!」

蕭凌暴喝一聲,蟄伏在體內的力量暴涌而出,恐怖的力量,以摧枯拉朽的方式,將黑虎當場轟碎,湮滅消失。

嘩!

蕭凌一拳轟破拓跋魂的攻勢,使得在場所有武修一片嘩然,覺得有些不可思議。

「這個黑袍人究竟是誰!他竟然能將拓跋魂的攻勢擊潰,難道他比五星武宗還要厲害嗎?」

「黑袍人實力不過二星武宗,真正的戰鬥力卻絲毫不遜色拓跋魂。在天中域當中,我可從來沒有聽說過這號人物。」

「黑袍人敢來拓跋世家砸場子,的確有些手段。」

「拓跋魂畢竟是老牌強者,誰勝誰負還是一個未知數呢……」

在場的武修原本認為拓跋魂出手,就能夠擊敗蕭凌,結果出乎意料,蕭凌不僅阻擋住拓跋魂的攻勢,甚至還將拓跋魂的攻勢擊破,這太過撼人心魄!

「我雖然不知道你誰,不過你的實力,的確非常得強悍!」

拓跋魂目光死死盯著蕭凌,冷聲道:「你別以為我實力只有如此,我會用最強的手段,將你擊殺!祭奠拓跋真等人的在天之靈!」

拓跋魂眼中涌動著凌厲殺機,蕭凌殺死拓跋真等人,拓跋世家算是徹徹底底廢掉了。

今天無論付出多大的代價,拓跋魂都要將蕭凌斬殺在這裡。

「焚魂訣!」

拓跋魂低喝一聲,咬了一下舌尖,噴出一滴精血,隨後單手捏訣,衍化出一條玄奧的紋路。

隨著拓跋魂不停捏訣,他的目光漸漸地黯然失色,只不過,他的氣息卻在節節攀升,到達了五星巔峰武宗后才停下來。

「焚化靈魂力,提高自己的實力。」

蕭凌雙眼微微眯起,笑道:「看來你為了殺我,不惜使用殺敵一千自損八百的秘術,你的確是看得起我呢。」

咻!

拓跋魂沒有廢話,他施展了這個秘術,必須儘快將蕭凌擊殺,容不得半點耽誤。

「殺!」

拓跋魂暴喝一聲,手持漆黑長刀朝著蕭凌殺來,每揮出一刀,皆是朝著蕭凌的周身要害劈去。

「我倒是想瞧瞧,施展秘術后,你的實力究竟如何!」

蕭凌嘴角掀起一絲弧度,眼中有著濃濃的戰意,渾身血氣涌動,猶如獄血魔神一樣,君臨天下。



蕭凌一拳轟出,攜帶著霸道無雙的霸氣與拓跋魂碰撞在一起。

轟!轟!轟!

拓跋魂與蕭凌的每一次對碰,皆是爆發出強烈的元氣餘波,朝著四面八方席捲開來,使得下面的拓跋世家越加狼藉。

拓跋魂的刀法精湛,刁鑽無比,每一次都朝著蕭凌的要害處發出致命攻擊。

蕭凌渾身有煉炎戰鎧保護著,根本不懼拓跋魂的攻勢。

咻!

蕭凌每一拳都是霸天三式,顯得霸道無比,猶如蓋世霸主一樣。

蕭凌與拓跋魂在電光石火間,就已經交手了起碼百次,每一次對碰,都會席捲出狂暴的元氣波動,使得周圍空氣爆炸開來。

「該死,這黑袍人的防禦力太恐怖了!」

拓跋魂咬牙切齒起來,他的每一次攻擊,似乎都打在烏龜殼上面,根本無法給蕭凌造成傷害。

按理來說,他實力提高到五星巔峰武宗,實力比原來強大了不止一倍。

結果,拓跋魂在蕭凌面前根本無法大展拳腳,因為蕭凌的防禦力太變態了!

「這個黑袍人了不得!拓跋魂施展秘術,竟然還無法擊敗黑袍人!這也太強大了吧!」

在場的圍觀眾人砸了砸嘴巴,拓跋魂與蕭凌每一次對碰都觸目驚心,他們無法想象,這場戰鬥最後會怎麼樣!

「蕭公子太厲害了,就連拓跋魂也不是蕭公子的對手!」

吳凡眼中有著崇拜之色,自從跟著蕭凌后,他們每次都會遇到危險,結果蕭凌出手,全部化險為夷。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