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雨情嘴角揚起來,她就知道,只要她堅持,他們是不會對她怎麼樣的。

周母和周愛情,跟著周父一起來到醫院,潘偉也在。

程先生和程夫人見到周家一家人都來了,感到很詫異:「怎麼了,你們這是?」

周家人看著躺在床上的程旭繽,當真是骨瘦如柴,心裡惋惜的同時,又慶幸他還有救,不然,雨情豈不是要跟著他一起去。

周父先是問候了一下程少,而後黑著臉,重重的一咳:「我家小女願意嫁給程大少。」

「啊?」

「什麼?」

程先生和程夫人大吃一驚,怪異的看向周雨情,他們剛才一直在等,潘偉給他們帶來消息,怎麼一眨眼的功夫,周家居然帶來了這個消息?

沒有陷入昏睡中的程旭繽,朝周雨情望去,微笑搖頭:「謝謝你,但,不需要了。」

周雨情咬著唇,瞪著他卻沒說話。

程夫人也是拒絕的:「雨情啊,你是個好孩子,但你的好意,我們心領了,真的不需要了。」

說退婚的是他們周家,說要嫁小女兒的也是他們周家,他們周家把我們程家當成什麼了,想怎麼樣就怎麼樣嗎?

「你確定不需要?」潘偉看到周雨情受委屈,忍不住出聲。

程先生不解的望向潘偉:「潘先生這是什麼意思?你不是說有人能救我兒子嗎?和他們周家有什麼關係?」

一旁的程夫人連連點頭,她也是這個意思,她也想知道。

潘偉捏捏眉心:「你們不是問我,誰能救他嗎?能救人的就是她。」

程家人大吃一驚,就連程旭繽都驚的目瞪口呆:「怎麼,可能?」

周家人沒有鬧情緒,他們很清楚,此時黑臉,只會給以後的周雨情帶來難處,而不是好處。

所以說,周愛情看不起程旭繽,也是可以理解的,因為程家人不會做人。

潘偉把事情簡單的說道:「我給他們倆算了命,他們的命是天作地合之命,只要他們結婚,並在今晚入洞房,他的命便能得救。」

他自是不能把真相說出來。

程夫人驚的都不知怎麼表達。

程父還在懷疑:「算命,你確定?若是他們結了婚,我兒子好不起來呢?」

「信不信,隨你們。」潘偉起身走人,「辦法我已經說了,人也到了,你們自已商量?今晚不入洞房,便是大羅神仙也救不了他。」

潘偉走後,周家人和程家人,你望望我,我望望你,最後程先生對周父說:「不管結果怎麼樣?我都想試一下,老周,你們一家人的恩情,我們程家永生難忘。」

程夫人也連連說道:「嗯,我們一定永生難忘,我一定會把雨情,當親生女兒看待。」

只要兒子能活,娶誰不是娶。

至於那件事,兩家人很默契都不提起。

周父和周母心裡還是很不好受的,但是事情已經這樣了,也只能這樣。

最不高興的是周愛情,她最疼愛的妹妹,居然要嫁給一個她最討厭的男人,這太沒天理了。

可是,妹妹已經長大了,有了自已的事非黑白和堅持,也不知道這事是對還是錯。

竟然事情都說清楚了,雙方也同意了,兩家人才不會管床上人的不同意,就在這間VIP房間里,讓他們倆個人洞房。

周雨情含羞待笑:「繽哥哥,你不要怕,我知道怎麼做的。」她揚了揚手機,裡面正播放著小電影。

「雨情,不值得。」程旭繽搖頭,「你會後悔的。」

眼前這個小姑娘,幾乎是他看著長大的,自做了那件事後,他便沒臉再見她。

可是,在夜深人靜時,他又無比強烈的想她,想她的音容笑貌,想她身體的曼妙。

他曾經告訴過自已,那樣是不對的,她就是個小妹妹。

但,那種蝕骨的相思,卻如千萬隻螞蟻,在啃食著他的血肉,令他不自覺的想見到她,再見到她。

而後,便如此了。

曾經的幻想,如今便在眼前,將要實現了。

心情激動。

可,他不想讓她失望,萬一這個辦法不行。

他還是死了呢?

她要怎麼辦?

「那到時再說吧。」周雨情羞澀的開始脫衣服…… 坐在二樓的雷老闆,同身邊的孫老闆哈哈大笑:「哈……孫老闆,多謝承讓,這次我贏了。我可是壓了一百萬,在這個小子身上,一賠十,賺翻了。」

孫老闆淡淡一笑:「才一千萬而已,雷老闆,敢不敢再接著賭?」

「行啊,賭注翻倍。」

雷老闆和孫老闆達成協議,再次賭起來,雷老闆的目光朝潘偉望去:這小子這麼厲害,若是到自已身邊來當個保鏢,是個人才。

潘偉淡淡的看了一眼雷老闆的位置,看到對方點頭,對主持人說:「我接著比賽。」

主持人立把報告給孫老闆,然後自拳手裡,選出一個面色黝黑的拳手上場。

「黑豹黑豹黑豹!」

黑豹是速度型,他最擅長奔跑。所以,被大家安了一個黑豹的外號,形容他奔跑起來時,如一隻豹子般飛快。

主持人興奮的,介紹著潘偉孫悟空和黑豹,然後請大家下注。

下完注回來的暴龍,嘴裡罵人:「那些混蛋,看到咱大哥贏了一場局,居然把比例調了,一比七。」

胭脂鬥錦繡 坐著沒動的十一說:「那你贏了不少吧?」

何止是暴龍裂嘴笑,就連跟著買的光頭佬,都笑眯了眼:「嗯,兩百萬,太爽了。我剛才又買了一百萬。」

反正潘偉不會輸。

四人坐好,暴龍一抹寸頭,緊握拳頭,緊盯著潘偉對大家說道:「你們說,這次是一拳還是兩拳?」

擂台上的黑豹,高傲的看向潘偉:「孫悟空,還真是搞笑,都什麼年代了,居然還想著這種童話,那都是騙人的。」

潘偉淡淡出聲:「你的童年裡不也有孫悟空?」

黑豹抿唇不再出聲,主持人一見時間差不多,喊了開始。

然而,場上的兩人,並沒有立馬出動,而是直盯著對方看。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誰也沒有動,這緊張的感覺,也帶動著觀眾們。

「他們這是在幹什麼?比內功嗎?」

「這是在尋找對方的弱點,好一擊而中。」

「不知道,高手對招都是這樣。」

「不管怎麼樣,黑豹都比大熊厲害,孫悟空贏得了大熊,卻並不一定贏得了黑豹。」

「嗯,我也是么想。」

一滴汗水自黑豹額頭流下,心中驚駭不已,可惡,他本以為自已用氣場壓制他,會讓對方不戰而敗。

哪曾想到,那個不戰而敗的居然會是自已,對方的氣場實在是太強大,強大到他都不敢眨眼。

可惡!

不能再等了,得利用自已的強勢,去解決對方。

「吼!」黑豹暴發出一聲怒吼,舞著雙拳朝著潘偉砸去。

任性首席別亂愛 潘偉嘴角勾起,傻逼。

就是這個時候。

黑豹的拳頭對著潘偉肚子砸去,當對方抬手擋時,他迅速換了個方向,拳頭對著潘偉的腰眼砸去。

哈哈哈,笨蛋,我要打你的肚子,剛才那隻不過是個障眼法,我真正要砸的,是你的腰眼。

腰是人的根本,一旦砸四中你的腰眼,再強悍的人,也會疼痛難忍。

黑豹眼中閃著興奮的光芒,這一戰他贏定了,他的速度可不是普通人給跟得上的。

然而,事情並不是他所想像的,眼看著拳頭,就要砸在潘偉腰眼上時,眼前的一幕變了。

變成了對方的拳頭,黑豹大驚失色,怎麼可能,他怎麼可能在這個緊要關頭,移動位置?

「轟!」

拳頭雙雙碰撞,爆發出巨響,拳風朝四周擴散去,驚的觀眾們都掩面。

待到拳風過後,觀眾們看清擂台上的形勢,都驚呆了。

黑豹抱著手,單膝跪在地上,全身顫抖,看不到他的面容,但看他那顫抖的樣子,應該是輸了吧?

暴龍急了:「怎麼回事?怎麼了?怎麼了?」

十一說:「黑豹的拳頭,被大哥給打殘廢了。」

那種情況下,那麼用力的碰撞,拳頭不廢才怪。

潘偉依然一手背後,靜靜的站立著,氣淡神閑,就好似剛才,和黑豹對戰的人,不是他。

主持人驚的連話都不會說了:「這……黑豹先生,你還能繼續嗎?」

不,他心目中的戰神,居然一拳就被對方給轟了?

他不能接受這個事實。

黑豹慢慢站起身,滿頭大汗,咬著牙搖頭:「我想休息下。」

輸了不要緊,要緊的是,得趕快把骨頭給接好。若不是在最後時刻,力道緩衝一下,也許,他這隻拳頭就要廢了。

然而他不知道,那不過是潘偉在最後時,收了點力,才讓他保全了這隻拳頭。

二樓的雷老闆,看著這一幕,笑的囂張狂妄,嘴裡的雪茄都散發著囂張的氣焰:「果然,那小子說的沒錯,真的是一張好牌,孫老闆,承讓承讓,我又贏了。」

剛才不甚在意的孫老闆,此時微眯眼:「嗯,這個拳手看上去不錯,你這是在哪裡找來的?」

雷老闆哈哈大笑:「想挖我的人,這你就別想了。還來嗎?」

「來,為什麼不來,那些會武的人,都是賤命一條,不值錢。」孫老闆冷蔑一笑,「再好的打手,都是條賤狗。」

雷老闆笑笑,狠狠的吸了一口雪茄,舒服的吐著煙圈。

比賽繼續!

「接下來,對戰的,孫悟空和拳王。」

此時孫悟空的比例,已自剛才的一比十,變成了一比一。

原先不看好孫悟空的人,此時有一半人跑去買他贏,但有的人還是買了拳王。

拳王是誰,那可是一次都沒輸過,且連贏三個月的人,和他對戰的人,不是殘就是死。

所以,拳王不輕易出手,一出手那就了不得。

而現在,這個連贏兩場的瘦弱男子,卻要對戰拳王……不,此時的男人不再是瘦弱,而是可以對戰拳王的拳手。

暴龍一抹寸頭:「有點小擔心,這個拳王應該很厲害吧?」

十一說道:「嗯,我在這裡打了幾場,聽他們說,拳王自出道沒有輸過,且每場跟他對戰的人,不是廢了便是死了,沒有一個例外。」

「一次都沒輸過,那挺強悍的嗎?」暴龍雙眼盯在擂台上,「老大應該沒問題吧?」

「你擔心的,應該是拳王。」十一自信十足,「咱老大怎麼可能會有事?」

「也是。」暴龍笑了。

冷雪的心砰砰直跳,他一定會贏的,一定會贏的,贏了,她就可以找機會,求他去替自已報仇。

光頭佬已經不擔心了,十一他們三個都不擔心,他用得著擔心?

他只需要坐在這裡看比賽,然後等待著拿錢就好,這日子真是不要太好過哦!

比賽開始。

拳王扭扭肚子,踢踢腰,做著賽前運動。

「拳王拳王拳王!」觀眾席上,買了他贏的觀眾們,開始叫著他的名字。

「孫悟空孫悟空孫悟空!」

買了孫悟空贏的觀眾們,也大聲吶喊,為自已心目中的人加油。

潘偉朝觀眾席望去,淡淡一笑,這群人也真是的,還真把自已當成是表演者了,還一幅我很看好你的表情。

熱身的拳王還在繼續,踢腿甩手扭脖……

「打不打?」 修羅武神 潘偉淡然出聲,「空有虛名就下去,別浪費我時間。」

囂張!

狂妄!

霸氣!

「哈哈哈……」雷老闆哈哈大笑,「見過囂張的,沒見過這麼囂張的,好好好,很好!」

輸的都要賣內褲的孫老闆,對潘偉那是恨的咬牙切齒:「囂張的人,都死得快。」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