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不知道,但總有一天會知道。」

……

火鍋店在西城區的老巷子,這裡有不少老店,賣的是口碑和情懷。

七個人開了五輛車。

蔣碩凱坐進沈婠的白色小瑪莎。

她提醒:「安全帶。」

男人扯過來系好。

鬆手剎,踩油門,平穩匯入主幹道車流中。

蔣碩凱扭頭看向窗外,忽然開口:「比賽的時候,為什麼要問我的意見?」

沈婠:「參考。」

「其他人也可以。」

「你就非得刨根問底?」

迷霧圍城(下) 蔣碩凱收起眼裡的慵懶,「我習慣了清清楚楚。」

沈婠沉吟一瞬:「問你不問別人,是因為我覺得你能跟我想到一塊兒。」

「是什麼給了你這樣的感覺?」

「通常,第一名和第二名相差都不會太大。因為——」

蔣碩凱挑眉,靜候下文。

「他們同樣優秀。」

「……所以,你這是在自誇嗎?」男人嘴角一抽。

「沒有啊,我是在誇你。」

蔣碩凱微愣,旋即勾起一抹自嘲的笑容:「我有什麼好誇的……」

「敏銳,細心,洞若觀火。」沈婠張口就數出他三個優點。

「那我可真是謝謝你了。」

沈婠皺眉,「聽著好像敷衍。」

男人一默。

她瞬間懂了:「還真是敷衍啊?」旋即,又覺得好笑,「不會自誇也就算了,連別人誇你也不成,到底什麼毛病?」

他定定看著窗外,輕喃了一句,可惜,沈婠沒能聽清。

二十分鐘后,西城區,老火鍋樓。

「好香啊……」苗苗把車停好以後,下來就聞到一股霸道的香味,夾雜著辣椒的嗆,花椒的麻,還有翻滾沸騰的紅油香。

賀淮是這兒的常客,直接管大堂經理要了個包間。

接下來就是火鍋時間,當然,聊天也必不可少。

古清和張暘在這之前很少接觸賀淮、祁子辰這樣富二代,原本以為這種天之驕子多半不好相處,但實則不然。

祁子辰性情溫和,談吐不俗,只要他想,很快就能和你找到共同話題,情商極高。

而賀淮雖然乖張一點,但絕對不是那種荒唐的紈絝子弟,相較祁子辰,他更幽默。

而且沈婠似乎早就跟這兩位認識了,古清不由對她的身份產生了一絲好奇。

出於尊重,她沒有直接開口詢問。

但心裡卻暗暗猜測,沈婠應該不是像他們這樣的小白領。

從社交圈子,到行為談吐,還有那倆價值不菲的瑪莎拉蒂,都跟普通上班族不搭邊。

至於苗苗,在古清看來,她對沈婠的態度有種迷之崇拜,並且絕對忠心。

「這個好好吃,」苗苗給沈婠夾了一筷子,「你嘗嘗。」

冷酷總裁霸愛小乖妻 沈婠很自然地接受了,開始認真品吃起來。

沒錯,認真!

古清從來沒見過一個人能把吃東西這件事做到如此鄭重細緻。

從沈婠的表情、神態、動作,都可以發現,她對食物有種近乎虔誠的珍視。

讓人忍不住想要多看兩眼。

被吸引的何止古清一個?

祁子辰也在用餘光不動聲色打量,暗自欣賞觀察。

操控台上指點江山的「總裁」,紅油鍋前專註美食的少女,還有記憶中在沈家初見時表情涼淡的三小姐,這些都是沈婠。

可究竟哪一個才是真正的她?

祁子辰第一次對一個女人產生好奇,而這種好奇伴隨著強烈的探究欲,某個瞬間,他甚至起了禁錮剖析的念頭!

苗苗:「不好意思,我去個洗手間。」

沈婠側身,讓她出去。

洗手間在穿過走廊,靠近後門的位置,苗苗解決了生理需求之後,想起自己的飲料喝完了,便繞到前台去拿。

「給我一瓶橙汁,謝謝。」

服務員:「要大瓶還是小瓶?」

「小瓶就可以了。」

「好的。」就在服務員轉身從貨架上拿橙汁的時候,一個高大的身影走到櫃檯前,恰好停在苗苗身旁——

「結賬。」

男人的聲音磁性好聽,透著一股性感。

苗苗忍不住看過去,下一秒,眼神微滯。

男人似乎察覺到來自身旁的打量,微微側頭:「你好。」

「……你好,沈校長。」

沈春航挑眉,「你認識我?」

「嗯,我是起航的學生。」

「這一屆的?」

苗苗點頭,彷彿知道他想問什麼,直接回答:「C班。」

男人眼裡閃過一抹溫和的笑意,像老師對待學生,長輩對待晚輩:「能考進起航,你很不錯。」

苗苗眼神微微發亮,而後回以笑容:「謝謝。」

服務員:「小姐,你的橙汁。」然後轉向沈春航,「您一共消費八百七十二塊,請問現金還是刷卡?」

「刷卡吧。」沈春航從包里摸出來,遞過去。

苗苗能看見他骨節分明的手指,修長如玉,手背隱約可見青色微凸的血管。

「您的卡,請收好。」

沈春航接過來,揣回兜里,然後朝苗苗微微頷首,便轉身離開。

禮貌,卻也疏離。

沈春航出了火鍋店,沿著老巷往外走,他的車停在馬路對面的廣場。

「嘶……」走出一段距離后,他忽然抬手捂在胃部,狠狠按壓了兩下,似乎想要藉此止痛。

可惜,不僅沒有緩解,反而變本加厲。

很快,沈春航就邁不動腳了,額頭滲出細密的汗珠,臉上血色也在瞬間褪盡。

就在他重心不穩,即將跌倒的時候,一隻手伸過來,扶住他。

「沈校長,你沒事吧?」

「是你啊……」

苗苗點頭,眼神似有怔忡,但仔細分辨,又好像什麼都沒有,再正常不過,「嗯,是我。先扶您到旁邊的椅子上坐會兒,可以嗎?」

「可以。」

苗苗扶他過去,自己也跟著在旁邊坐下,中間留出一段距離,不僭越,不親密,剛剛好。

「您是胃不舒服嗎?」

「老毛病了。」

「這樣吧,您在這裡稍等一會兒,對面有家藥店,我去幫你買點胃藥。」

沈春航本來想要拒絕,他不習慣麻煩別人,尤其對方還是他的學生,畢竟,校長的身份擺在這兒,某種意義上代表了一種威嚴,這讓他很排斥將自己脆弱的一面展現人前。

但苗苗並沒有給他拒絕的機會,說完就朝巷口跑去。

從沈春航的角度,剛好可以看見她出了巷口,緊接著穿過馬路的背影。

很笨重,卻很寬厚,說不出的穩重泰然。

兩分鐘后,苗苗回來了,有些輕喘,還是她刻意放緩呼吸后的結果,實則滿頭大汗,後背半濕。

不過她什麼都沒提,還盡量表現出輕鬆的樣子。

沈春航微訝:「這麼快?」

她笑了笑,把手裡一次性紙杯遞給他,裡面裝著溫水。

沈春航接過來,看她動作利索地把藥盒拆開,摳出裡面的藥片遞給他,「我洗過手了。」

男人失笑,「我不是那個意思。」

「我知道,只是告訴你一聲,我也沒那個意思。」

沈春航就著溫水把葯吞下去。

苗苗:「可能要等一會兒才會起效。」

「嗯。」

「那個……你的胃一直不好嗎?」

沈春航笑了笑,臉色總算不那麼蒼白,「年輕的時候喝酒喝壞的。」

「以後還是不要吃火鍋了,辛辣容易造成刺激。不過,清湯還是可以。」

沈春航忽地皺了下眉頭,看向苗苗的眼神有著輕微變化……

------題外話------

ennnn,這是二更。

還有一更哦,十二點!么么噠~ 「我們之前是不是見過?」他忽然開口。

苗苗一頓,笑著點了點頭,「嗯,見過的。」

「什麼時候?」

「起航招生考試前,沈……婠問你要考綱的時候,我也在場。」

沈春航恍然大悟:「原來是這樣,難怪覺得你眼熟。」

苗苗笑了笑,「您好點了嗎?」

「嗯,好多了。」

「要不要我幫您叫輛出粗車?」

男人擺擺手,「不用了,我的車停在對面。」

「你……可以開嗎?」苗苗擔憂地看了他一眼,很快,也很隱晦。

果然,沈春航並未察覺:「自己的身體自己知道,我有分寸。」

「嗯,那……」苗苗把剩下的葯交給他,「我先回去了,還有朋友在。」

沈春航站起來,和她面對面,「今天辛苦你了,葯錢……」

「不用了,這葯便宜。您路上注意安全,我先走了。」說完,轉身離開。

男人看著她走遠的背影,笑著搖了搖頭,調轉腳步,朝相反方向走去。

……

古清:「苗苗,你去哪兒了?」

「洗手間啊。」她坐回之前的位置。

「可我剛才去的時候怎麼沒看見你?」

苗苗晃了晃手上的橙汁:「去前台拿飲料了。」

吃飽喝足,眾人離開。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