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日休息一天不軍訓,樓韶白剛準備要懶床好好睡一個回籠覺,柯飛煜這邊就極度興奮的打電話叫她出來看電影。

嗯,他拍的。 天亮后,雨過天晴。

儘管兩個老人百般推辭,但靳斯辰還是執意要給他們留下身上所有的現金以示感謝,然後兩人回了市區。

昨晚有了重大發現,葉初七的心久久不能平靜。

但,朱偉尚未找到,一切皆有可能。

更何況,靳斯辰這次來T市主要是為了公事,她也不能不依不撓的讓他為了自己的事情耽誤了正事。

靳氏分公司的下屬早就在酒店訂好了房間。

靳斯辰先回了酒店,跟客戶約好了中午十二點一起吃午飯,他得先洗漱一番,再換一身衣服才行。

在他看來,T市是葉初七的家鄉,等同於回到了她的地盤,所以他不再限制她的自由,讓她自己安排,如果想回家的話就讓司機送她。

葉初七卻拒絕了。

她一邊打著呵欠一邊往自己的房間里走,含糊的說道:「昨晚一夜沒睡,我太困了,哪兒也不想去,等我先睡個天昏地暗再說。」

對於『回家』,她有心一再逃避。

靳斯辰看出來了,料想她和家中的關係不融洽,他表示理解。

可是,躲得了一時,卻躲不過一世。

頂多是再拖延一個晚上,葉初七第二天早早的就被葉君豪的來電給吵醒了。

「喂,舅……」

葉初七睡得有點迷糊了,差點就要脫口而出叫舅舅,還好葉君豪很是急切的樣子,馬上打斷了她的話,「小七,你回來T市了是不是?」

葉初七含糊的嗯了一聲。

葉君豪又問:「靳斯辰陪你一起回來的?」

葉初七又嗯了一聲,出聲后又覺得好像哪裡不太對。

什麼叫做陪?

就好像她是出嫁了的女兒,靳斯辰陪她回娘家似的。

她趕緊又補充了一句,「他好像是分公司有什麼事情才來這邊處理的,我就順路跟他一起來了。」

葉君豪似乎鬆了口氣的樣子,道:「那你怎麼也不提前跟我說一聲,你們什麼時候到的?」

「昨天。」葉初七答完之後又想起自己睡了一個下午加一個晚上,現在又是新的一天了,於是改了口,「不對,是前天。」

回答完畢之後她馬上又後悔,解釋得這麼詳細做什麼,要是葉君豪問起她都回T市兩天了為什麼卻不回家,她還得去想個應付的借口。

還好,葉君豪也不再多問了。

他只說道:「回來了就好,把你的位置發給我,我讓司機去接你回來,對了,記得跟靳斯辰說一聲,就說你先回來了。」

葉初七悶悶的哦了一聲,內心其實是拒絕的。

但是,她現在是葉初七,又有什麼理由過家門而不入?

她先是給靳斯辰打了個電話,他沒接,她只能發信息知會了他一聲。

猶豫再三,她還是在信息的末尾向他表露了自己的心聲,明明白白的告訴他:大叔,我不想回家。

直到葉家的司機來到酒店,她也沒等到靳斯辰的回復。

就這樣,葉初七悶悶不樂的回了家。

回到葉家,葉君豪已經去公司了,父母兩個連個照面都沒打,葉初七倒也樂的清靜,回到自己的房間,倒頭又開始睡覺了。

葉家對於她來說,既熟悉又陌生。

之所以熟悉,是因為前世也經常來這邊玩,舅舅待她還是不錯的。

之所以陌生,是因為現在她是葉初七,要她把這裡當成自己的家,她根本就找不到任何的歸屬感。

她是一定還要回京都去的。

可是,若葉君豪執意要讓她留在家裡了呢?若靳斯辰把她帶了回來,迫不及待想將她脫手了呢?

她忍不住又看了眼手機,靳斯辰還是沒有回復。

如果不能寄希望在他身上的話,她只能再想其他的辦法……

然而,具體的辦法還沒想到,她躺在床上翻滾了兩個小時之後,又再次睡了過去。

可能真的是高考前綳得太緊了,所以現在放鬆下來,她隨時隨地的都想睡覺,而且都還是睡得很沉很香。

被傭人叫醒的時候已經是傍晚了,準備吃晚餐了。

葉初七問葉君豪回來了沒有?

傭人回答她,先生和太太都回來了,家裡還來了客人。

客人?

其實,她的心裡已經閃過了一個念頭,但當她匆匆跑下樓,在客廳里看到靳斯辰熟悉的身影時,她還是忍不住心中一喜。

那種感覺,就好比她被拋棄在一個荒島之上,正當彷徨無助之際,忽然碰到了熟人,他鄉遇故知都足以讓人熱淚盈眶。

他在,她飄忽的心就奇迹般的安定了。

「大叔……」

她連葉君豪都忽略了,第一個叫的就是他。

甚至雙腳距離地面還有四級台階,她就迫切的一躍而下,這樣的欣喜和激動,使得她自然忽視掉了正端著茶盤從茶水室走出來的人。

砰!

砰砰!

「啊……」

忽然傳來的一聲尖叫,讓葉初七的喜悅戛然而止。

她這才意識到自己跟迎面而來的人撞了個正著,茶盤打翻了,茶水撒了,還順便把人家給燙著了。

然後,兩個女人,四目相對。

真真是冤家路窄!

葉初七定睛看了眼眼前的女人,這個女人叫宋倩,今年才21歲,是葉初七名義上的后媽。

婚後被大佬慣壞了 宋倩只看了她一眼,目光就彷彿淬了毒。

說實話,現在的葉初七並沒有經歷過曾經和宋倩鬥智斗勇的那個階段,也沒有狠心的推了宋倩一把,害得她流掉了兒子,所以她很難在瞬間就被激起仇恨。

但宋倩不一樣,她將葉初七視作階級敵人,已經到了不是你死就是我活的地步。

這幾個月沒見到葉初七在眼前晃悠,日子還算過得去,如今一見面就來這麼一出,宋倩頓時就炸了。

當然,她炸的方式就是……撒嬌!

「哎喲,老公老公……好疼啊!你快來看看人家的手是不是燙到了,還有我今天買的新裙子都弄髒啦啦!」

葉初七聽著宋倩發嗲,渾身的雞皮疙瘩都起來了。

心裡冷嗤:姐姐,你要不要這麼誇張?在我面前玩這套,這套都是我早就玩剩下的好嗎?還能不能有點新意了?

其實,甭管新舊,管用就行。

反正葉君豪就剛好吃這套,他趕緊的走過來,心疼的握住了宋倩的手。

於是,父母兩個見面的開場白就變成了這句,「在自己家裡,蹦蹦跳跳的像什麼樣,多大的人了做事情還這麼冒冒失失的?」 葉初七低下頭,沉默著,也權衡著……

反正都是要做戲,那麼接下來的戲怎麼做是個問題。

到底是要跟葉君豪對著干,就此引發一場家庭大戰,讓葉君豪一氣之下恨不得將她趕出家門呢?還是從此收斂鋒芒,讓葉君豪親眼看看她這幾個月在靳斯辰的管教下學好了,說不定又拜託靳斯辰接著管教呢?

再三思量下,她選擇了後者。

畢竟靳斯辰在場,她一是不想在他面前外露家醜,二是給他的面子,她的暴脾氣若是在他的監管下反而變本加厲,他也跟著丟臉不是。

所以,她小聲的說了句,「對不起,是我太魯莽了。」

宋倩吃驚的張大嘴巴。

就連葉君豪的眼中都有一絲意外一閃而過。

他剛才有沒有聽錯?他的這個女兒什麼時候學會說對不起這三個字了?

葉初七很滿意自己所看到的,本來讓她開口喊葉君豪爸爸就挺尷尬的,出了這麼一個小插曲,正好連爸爸也不用叫了。

在他們錯愕的目光下,葉初七繼續扮著淑女。

她自動跳過了葉君豪和宋倩跟靳斯辰打招呼,「靳叔叔,你也來了。」

剛剛還笑不露齒,這會兒又朝他擠眉弄眼的。

靳斯辰就知道這鬼丫頭的小心思多得很,意外的是他每次都能get到她古靈精怪的那個點。

這種默契,連他自己都覺得不可思議。

他努力憋著笑,嗯了一聲。

在葉君豪走過來的時候,他還說道:「君豪,你之前一直跟我說你這個女兒有多頑劣多不服管教,我想你們父女之間是不是有什麼誤會?我看小七挺懂事的啊!聰明活潑,美麗大方,人緣好,性格好,學習好,還孝順……」

他在說這番話的時候,客廳里的其他三個人都不好了。

葉初七恨不得直接封了他的嘴,心說:大叔,差不多得了,戲過了就顯假了。

葉君豪難以置信的樣子,心想:我今天一定是見了個假女兒!

宋倩則是哼了聲別開了眼,心道:既然她那麼好,那就乾脆打包送給你得了,還包郵哦親!

靳斯辰就像是沒看到他們神色各異似的,還兀自補充了一句,「反正,我覺得小七蠻可愛的。」

葉初七不經意間與他對視一眼,禁不住俏臉一紅。

大叔,你這麼誇真的好嗎?

若她真的只是個不諳世事的小女生,聽到大叔這麼撩人的話,說不定一時衝動就栽進去了好嘛!

她趕緊輕咳一聲,穩住。

葉君豪也是愣了半晌才回過神來,到底是他這個做父親的太失敗呢還是太失敗呢?花了十幾年都管教不好的女兒,到了靳斯辰那裡才三個月就服服帖帖的。

他只好尷尬的回了一句,「我還得感激你幫我這麼大一個忙,這幾個月,小七一定給你添了不少麻煩吧?」

靳斯辰:「不會,我羨慕你有這麼懂事的女兒還來不及。」

葉君豪:「哈哈哈……那你得先把終身大事解決了才行啊,養個女兒到這麼大可沒那麼容易。」

原本的尬聊在葉君豪爽朗的笑聲中漸漸的往正常的方向發展,這種和諧的氛圍一直持續到餐桌上。

葉君豪今年41歲,正值中年。

他是屬於完全看不出年齡的那一類,不像其他的大叔到了中年就開始發福,不是禿頂就是挺著個大大的啤酒肚。

葉君豪的相貌身材都保持得極好,完全不像有個那麼大的女兒。

而且,葉初七不得不承認葉君豪還是個標準的美男子,否則也不可能生出她現在的這副模樣兒。

總之!

葉初七本來看到葉君豪和靳斯辰稱兄道弟還挺彆扭的,但是多看幾次葉君豪的那張臉,也就覺得沒有違和感了。

席間,兩個男人由閑聊談到了公事。

葉君豪喝了幾杯酒後,完全就放開了。

他主動道:「斯辰啊……我老早就聽說靳氏有個新能源的開發項目在T市開展,還想拉攏幾家當地的企業共同開發是不是?」

靳斯辰也喝了點酒,但相比葉君豪而言,他的眼神還很清明。

他輕笑道:「新能源的開發是要經過上面首肯的,否則再有實力的企業也不敢輕易涉足,上面的許可批文沒下發之前,你聽說的不過是道聽途說,聽聽也就過了。」

葉君豪:「對對對,也是這個理兒。」

嘴上是這麼說,但誰的心裡都跟明鏡似的。

靳斯辰說的『上面』指的是哪裡就毋須挑明了。

但是,誰不知道靳家在京都是什麼地位,靳老爺子在『上面』又是什麼身份,這個項目只要靳氏想做,又哪裡輪得到別人。

現在就看靳斯辰想拉誰入伙分這杯羹了。

不過,葉君豪也是個有眼力見的,靳斯辰剛才的話已經擺明了態度,在事情還沒塵埃落定之前不願多提。

葉君豪也適可而止,不再提了。

又是幾杯酒下肚之後,他才重新開了口。

「斯辰,今天難得有機會請你來家裡吃頓飯,你也別怪做哥哥的話太多,我呢……一方面是想感謝你這段時間對小七的照顧,另一方面呢,我還真有個事兒想要請你幫忙。」

靳斯辰依然維持著他的微笑,問道:「什麼事兒?」

不良惡少冷情妻 葉君豪嘆了口氣,道:「還不是我姐姐那一家子的事兒……」

葉初七的心裡微微一動,側耳聆聽。

葉君豪接著道:「這都過去幾個月了,你也是知道的,上次我帶小七去京都,也是為了這個事兒……如今我姐夫去了,筱筱下落不明,我是能力有限,事到如今也改變不了什麼了,但是我姐姐……不管她是瘋了還是傻了,至少能讓我看一眼……」

葉初七低下頭,眼眶頓時就紅了。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