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腦海中浮現出林帆那欣喜若狂的神情,剎那間…柳雲兒就做出了決定。

“爸…”

“既然你不敢戴…整天藏着也不是個事情。”柳雲兒不好意思地說道:“你的貼心小棉襖想要一塊寶璣…不知道老爸你願不願意給一塊?”

“開什麼玩笑?”

“老爸的小棉襖想要寶璣,別說是一塊…三塊全部給!”柳鍾濤嚴肅地說道:“小云…這種事情以後不要用問句,直接用陳述句!”

話落,

柳鍾濤接着說道:“吃完飯回家,老爸把三塊寶璣全部給你,只要女兒開心,三塊寶璣不算什麼!”

“不不不!”

“就一塊…一塊夠了。”柳雲兒低着腦袋,俏臉略微帶着一絲羞愧的紅潤,輕聲地說道:“最…最便宜的那塊…”

…… 沈飛是巨靈族的驕傲,身上背負著讓巨靈族更加偉大的理想。

可同樣的,沈飛的到來,也給巨靈族帶來了前所未有的災難。

四大家族的聯手圍攻,外界大軍的入侵,究其原因,或許都與沈飛的降世有著莫大的聯繫。

屹立於巨神界中億萬年的巨靈族,它的存在就相當於巨神界中的巨神峰,高不可攀!將其餘生活在巨神界中的萬族永遠死死的按壓在山腳之下。

可縱使再艱難的攀爬的山峰,也總是有人想要去征服這座高山,就好比,億萬年的時間中,就有著數不盡的各族人群想著要征服巨神之巔的巨神峰。

而恰巧,最近這千萬年迅速崛起的其餘四大家族便都有一個想成為,巨神界最強家族的願想。

可是事情哪有這麼簡單,生活在巨神界的生靈,無一不知道,巨神界的最強一直都是生活在巨神峰腳下的那個巨靈族。

億萬年的時間過去,各族興盛衰敗無數,卻只有巨靈族亘古未變。

然而,那亘古不變的狀態似乎最近就要改變了。只是讓其餘四族覺得可惜的是,這種改變只會讓它們四族的願想變得更加絕望,因為巨靈族出了一個擁有著天級靈脈的曠世孩童!

巨靈族的巨靈血脈本就強大!而靈脈的強大在整個三界中更是普遍的共識,幾乎可以說,只要是靈脈的擁有著,那麼一但順利的成長下去,必定有一天會成為轟動三界的赫赫強者。

現在!

那個出生在巨靈族的小鬼,不僅極有可能擁有巨靈族強大的巨靈血脈,甚至可能還擁有整個巨靈族歷史上最為強大的巨靈體質。再加上他天生就擁有的天級靈脈……

這個小鬼的能量與未來,註定是無可估量的。甚至他的出現都極有可能撼動這個存在已不知道多久的三界世界。

四族想成為巨神界最強的願想,在沈飛誕生的那一刻起,便註定成為了絕無可能的事情。

原本伴隨著沈飛的誕生,四族之人膨脹的野心直接被扼殺在萌芽之時,卻不曾想到,四族之人竟然不知怎麼與其餘兩界的之人勾結在了一起。

曠世天才的出現,對於四族人來說不過就是巨神界將要永遠低巨靈族一等。但是對於其餘兩界的人來說,沈飛的出現,就不是一個簡單的問題了,而是一個天大的威脅,和一個極不穩定的定時炸彈。

甚至可以這麼說,沈飛的出現,都有可能改變整個三界從誕生至今的一個平衡局面。這無疑是其餘兩界十分懼怕的。

所以,沈飛這個存在,一定要在還沒真正成長起來之時便徹底的扼殺掉!

然而三界之中,因為每一界與每一界都有其各自的限制,這也就導致,若是別的界域一旦進入到了巨神界中,那麼他的實力將受到整個巨神界的限制而導致實力降低。並且這種實力的削減,對實力越強的人,效果越大。甚至一個界主級別的強者一旦強行闖入另外一個界域,他能發揮出來的全部實力,可能都不足在自己界域實力的一半。

其實這也就是為什麼,整個三界,從誕生到如今卻依舊保持著如此平衡的一個局面。

在這樣的一種背景下,不知四族之人與其餘兩界又做了什麼樣的一個交易。

四族之人竟然會夥同外族,裡外合應,聯合陷害巨靈族,在這種內外夾擊的陷害中,傳承了億萬年的巨靈族就此衰落了。

雖然巨靈族依靠其傳承了億萬年的強大底蘊,巨靈族並未被敵人滅族,可在四族與兩界的迫害一下,卻也再也無法返回生活了億萬年之久的家鄉了,從此在宇宙中成為了空間流亡者。

香湖的四周不知何時已吹拂起了徐徐的微風,原本如平鏡的湖面,也悠悠蕩起了層層疊疊,不斷擴散的綠波。那不再平靜的湖面亦如此時沈飛那無法平靜的內心。

爺爺所說如同玄幻故事的餘韻依舊還回蕩在自己耳邊,雖然此時沈飛還沒辦法認同,自己乃是巨靈族的后羿,但這卻並不影響沈飛對僅僅只是因為一個天才幼童的誕生而遭受到同界的背叛,外界的迫害,終而差點滅族。最後不得不放棄自己生活了億萬年的土地,遠離自己的家鄉,過上無休無止流浪的生活的這樣一個悲慘族群的唏噓和憤慨。

「唉!」

沈飛也不知道說什麼了,於是只好輕輕的哀嘆了一聲。

只是在下一個瞬間,沈飛像感受到了什麼在自己眼前飛速的滑過,他想抓住,卻不知道從何抓起。

「不對!不對!」

沈飛極速的否定自己,自己剛才一定是漏了什麼很重要的東西。

「什麼不對?」沈墨辭不解的皺眉看著自己孫子。

沈飛沒有回答爺爺的問話,此時他依舊沉浸在自己心中那股強烈違和感中。在他的心中似有著一團亂麻,這些亂麻沒有頭緒,又或者全是頭緒,讓沈飛十分抓狂。

「對了!」沈飛大叫一聲,猛的拍手。

他終於知道自己心中那股強烈違和感來至於哪裡了。

面對孫子突然的神經質,沈墨辭這次並沒有發話,只是皺著的眉依舊沒有散開,顯然他也不知道自己的孫子到底怎麼了。莫不是突然聽自己這樣玄幻離奇的身世,一時間難以接受而精神錯亂了?

一想到這,沈墨辭原本皺著就沒散開的眉,剎時間皺得更深了。他那蒼老卻精光內斂的目光里也隱隱露出一絲絲擔憂的神色。

他甚至都暗中運起了靈力,準備一旦發現沈飛神智錯亂,走火入魔,便強行介入令其冷靜。

雖然這樣做了,對沈飛來說是一種不小的精神傷害。

好在,這種讓人擔憂的情況並未發生……。

沈飛可不知道,剛才的那麼一瞬間,在自己身旁的爺爺,竟然產生了那麼多的思想活動,現在的他也只是因為弄清楚了自己心中那股糟糕,十分違和的心境,而放下心來的放鬆心情。

不然那種,總感覺有什麼東西卻始終沒辦法捉住的難受感,實在是太抓撓人心了。 墨言的房間與以往殷漓來這裡看到的一樣,乾淨的一塵不染。從門口整齊擺放的鞋子來看,房間里應該只有墨言一人在。

那個女孩子沒有在。

殷漓不清楚那個女孩子是什麼背景,也不知道她與墨言之間是怎樣的關係。但作為一個過來人和旁觀者,出於女人殷漓還是希望那個女孩子能夠離墨言他們這些人遠點。

「找我有事?」

聽到墨言淡漠的聲音,殷漓連忙收回視線,見墨言將已經走上榻榻米,正坐在案几旁,透過金絲邊眼鏡冷冷地注視著她。

墨言冷漠的臉上不帶一絲表情。殷漓知道自夜魅修死後,他的這幾個弟兄都恨透了她。

如果不是為了亞瑟,殷漓也不會再厚著臉皮再來找墨言。

所幸墨言雖然對她態度冷漠,但在給亞瑟治病這件事上,倒是非常的盡心。

因此,儘管墨言對殷漓冷言冷語,但在殷漓的內心裡,依然對墨言充滿了感激。

「我來是想讓你幫我看看,身體是否已經完全恢復。」

其實,殷漓來找墨言主要是想問問自己為什麼大姨媽正常來了,卻為什麼沒能懷孕。只不過,殷漓沒好意思直白的問出口。畢竟她是在與一個陌生男人求孕,處境十分的尷尬。

墨言聽完后,對殷漓所來何事已經有了大致了解。

殷漓在這個月沒能懷上,這早在墨言的預料之中。雖然經過調理,殷漓的身體機能得到了恢復,但畢竟閉經多年,想要懷上孩子,還要有個調理的時間。這也是墨言告訴夜魅修,殷漓這個月不會懷孕的原因。

不過這件事,墨言自然不會告訴殷漓。

「從檢查結果來看,你的身體機能恢復的很好。」檢查結果出來后,墨言一邊將體檢單遞給殷漓,一邊用手推了下鼻樑上的金絲邊眼鏡,淡淡地說了句。

殷漓聽罷,立刻追問句:「那為什麼一直沒有懷孕呢?」

看到墨言推了下鼻樑上的金絲邊眼鏡稍稍停頓了下,隨後,說道:「這個嗎?就要靠你們倆人了…」

墨言的話,讓殷漓臉不由的一紅,但為了亞瑟,她只能厚著臉皮點了點頭。

半個小時候,殷漓從墨言住的小四合院走出來,手裡還拎著幾包裝著中藥的紙袋。

北風呼嘯著颳了一整天,到了傍晚,溫度驟然降到零下,讓平日里熱鬧的大街上顯得格外冷清。

仁和博愛醫院,昔日燈光明亮,人流穿梭。而如今的這裡,只剩下門口值班室的燈光在亮著。

醫院雖然被關了門,但資產早在事發前,就被轉入墨言私人名下。閑置下來的院落,墨言安排人定期進行維護。

不過,沒有人知道,這個看似蕭條的院落里卻隱匿著一處別樣所在。

天黑后,一輛沒有點亮車燈的黑色轎車,猶如鬼魅般駛入地下停車場,隨後,車場的升降門緩緩降落下來,阻隔了車場與外界的聯繫。

這時,車子已經開到距離電梯最近的車位停了下來。緊接著,駕駛室的門門打開,一個被口罩和墨鏡遮住臉上五官的男子從車上下來,邁步走進了一旁的電梯。 中海市東康私人醫院裡。

「讓開……讓開……」

葉偉紅著眼,邊嘶喊邊在醫院裡瘋跑著!

「孩子不能打掉……」

手術室門口,他直接撲到病床前,勉強追上了將要進手術室的女朋友趙倩。

可他卻被趙倩的母親柳君如一把拽開,對於葉偉的出現她很是氣惱。

「你給我起開,你個沒用的窮鬼廢物,還好意思來!」

這話讓葉偉臉上火辣辣的,心中滿是怒火,可是面對未來的岳母,他不得不低頭。

「阿姨,我求你了,別把我和小倩的孩子打掉,我保證會對小倩好的!」葉偉低頭哈腰的哀求著。

葉偉是個孤兒,在大學時與趙倩認識,兩人情投意合,畢業后他沒什麼錢,工作也一般,但趙倩亦然決定跟了葉偉。

工作后,兩人住的是簡易房的出租屋,每天吃著路邊攤,趕末班地鐵,但這樣的生活卻很幸福。

只是葉偉的工作並不好,現在又趕上女友趙倩懷孕,兩人就商量著是不是偷偷的把結婚證領了。

趙倩的母親知道后,二話不說就帶著趙倩來醫院打胎。

「現在知道求我了,我今天要是不出現,你們是不是就把結婚證領了!」

柳君如心裡憋著股邪火,一想到自己女兒差點就跟個窮碧領了結婚證,就氣的全身發抖。

「你個什麼都沒有的窮酸,玩的好一手空手套白狼啊!你當別人都是傻子嗎?」

「阿姨求你了!小倩肚子里的孩子,也是您的外孫,您就捨得!」

葉偉強壓怒火,雙拳緊握指節發白,再次放低姿態,盡量勸說柳君如不要打掉趙倩肚子里的孩子。

「捨得,我為什麼不舍的。我女兒跟著你吃苦受累,我當媽的看著心疼。你居然還想讓她給你生孩子!不可能!」

柳君如氣勢凌人怒目圓睜,手指一下下戳在葉偉身上。

「就你現在的樣子,能給趙倩什麼,孩子生下來來,你帶著出去乞討嗎?」

「阿姨,我有錢的,我今天剛領了工資,這是工資卡!我全都給小倩,以後我的錢全都給小倩和孩子!」

葉偉拿出工資卡塞到趙倩手裡,苦苦哀求柳君如,希望她能網開一面。

「工資! 重返十三歲 你能有多少工資,一個月一萬還是兩萬,這裡是中海,這裡是大都會,這裡是錢的天下。就你那點工資,能幹什麼?」

柳君如不屑的冷笑著,「我家小倩,做一次頭髮就兩千多,你告訴我你的工資,夠她做幾次頭髮的!就你這樣的,還敢說把孩子留下!」

這番話讓葉偉張不開嘴,他一個月不到五千的工資。

光是房租就要兩千,剩下的錢去掉日常開銷,根本沒什麼余錢。

如果再加上個孩子,想到這裡葉偉真的無話可說了。

趙倩看葉偉沉默,想要緩和氣氛,「媽,葉偉以後會好起來的!」

「以後會好起來的,那就以後再說。老娘養了二十多年的大白菜,已經被這個廢物給拱了,現在還想要孩子,做什麼美夢!你給我讓開,小倩還要進手術室!」

柳君如的叫囂,引來了周圍人的關注。

不少人看到葉偉的樣子,發黃的白T恤發白的牛仔褲,蓬亂的頭髮像是好多天沒洗,這感覺像是個工地上搬磚的。

再看趙倩膚白貌美,身材修長樣貌可人氣質高貴,一看就是富貴家庭出來的美女。

眾人紛紛議論兩人太不般配了,這聲音落入葉偉的耳中,讓他更加抬不起頭了。

柳君如看到周圍這麼多人,人來瘋起來。

「我柳君如的女兒,想嫁什麼人不行,富家公子、豪門望族,最不濟嫁給個有房有車的,也比你這個窮酸強吧!」

說到興頭上,柳君如拽著葉偉的衣服。

「你看看你的樣子,你有什麼?一個孤兒,沒家世沒背景的窮酸,就你這樣給我們家做上門女婿都不配!還想讓小倩嫁給你,給你生孩子,做你的春秋大夢!」

「媽,就算打掉這個孩子,我也要跟葉偉在一起!」

趙倩此刻堅定的說道,看向葉偉的眼神中滿是愛憐。

「傻女兒啊!女人這輩子就怕選錯人,更不用說生孩子了,你怎麼就說不聽啊!聽我的話,進手術室把孩子打掉!」

柳君如對女兒的求情很是惱火,說著就把趙倩往手術室推。

葉偉眼看就要攔不住了,直接跪在手術室門口。

「阿姨,求你了,我發誓我一定能掙到錢,我可以給小倩和孩子幸福的生活,求你!」

說著他就開始磕頭,這看在圍觀人的眼中,全都不住的搖頭。

發誓!

這個年代,發誓有用嗎?

柳君如邪火上躥,一把揪住葉偉的頭髮。

「你發誓,你發誓能有錢嗎?你發誓能有房子和車子嗎?你發誓屁用都沒有!」

柳君如每問一句,就是一個耳光不要命的抽在葉偉臉上,打的葉偉眼前發黑。

直到她的手機響了才停下,氣呼呼的接通后,柳君如的臉色猛的就變了。

幾乎是同時,她看向葉偉,對這電話里說道,「你先別著急,我有辦法。」

然後柳君如看向趙倩,說道,「你自己先回病房,我跟這小子再好好談談。」

趙倩戀戀不捨的看向葉偉,問道,「疼嗎?」

「不疼,只要能留住孩子,打死我都認了。」葉偉臉頰紅腫一片,含糊的說道,「你回病房吧!我能搞定!」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