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曾經有眾多的商場,飯店,學校,銀行等。路邊是各色的商店與穿著風涼的美女。

可是現在這一切都消失了,商店大多捲簾門緊閉,霓虹燈和廣告被撕爛砸碎。到處都只是各種黑底白字的極端主義標語。

學校里的女學生被趕回了家,只能見到一些男孩坐在操場上學習經文。

過去穿著風涼的美女也消失了,只有一個個難以看見任何一寸肌膚的黑影在路上匆匆而過。

幾處大飯店大酒店倒是還在營業,但是根據計程車自己所說,這些地方只有『哈蘇啦總統最忠實的官員和軍官』才能進入。

看來哈蘇拉把整個爪哇國變成了一個以信仰和政權合一的毒菜國家,只有哈蘇拉和哈蘇拉的狗腿子才能享受現代化的生活。

至於平民百姓只能被壓迫著過著壓抑而黑白的日子。

來到了叔叔家的門口,莫哈敲響了房門,但是許久都沒有人來應門。

莫哈不得不猜想自己的叔叔恐怕遭遇了什麼不幸。但是隨著蹣跚的腳步,莫哈的叔叔轉動門把手為莫哈開了門。

見到是莫哈,叔叔先是一驚而後猛地抱住了莫哈。

莫哈也順勢摟住了自己親叔叔,但是這一摟莫哈就發現叔叔瘦了很多。

「莫哈,是你小子,你怎麼來了,你不是在東。。。」

說到這裡,叔叔意識到自己差點禍從口出,一下閉嘴把莫哈拉進了屋子。

進屋后叔叔反鎖了房門對莫哈說道:

「我的侄兒,你不看新聞嗎?現在的西帝汶和古邦城早就不是你過去能來玩玩的地方了,你是非信徒,又在東帝汶軍隊里混吃等死,一旦被爪哇國軍警抓到你可是要被殺頭的!」

莫哈叔叔和莫哈父母以及莫哈屬於不同信仰,但是莫哈叔叔屬於比較世俗和善的好人。

莫哈叔叔認為認為只要一個信仰,能做到向善,崇拜正義的神,那就是好的。

不同信仰的善良信徒應該是和而不同的好兄弟,而不是敵人。

再加上血濃於水,因此莫哈的這個叔叔絲毫沒有因為信仰原因而與莫哈一家有隔閡。

相反的,這個叔叔因為沒有結婚,因此很寵莫哈這個小侄子。

莫哈拍拍叔叔的肩膀,安慰叔叔道:

「叔叔,我又不是傻瓜,你看到我現在穿的衣服就知道我有辦法在哈蘇拉政權眼皮子底下倖存了。」

叔叔苦笑請莫哈進入內屋,問道:

「我知道你聰明,可是你也不該冒險來到這裡。」

莫哈說道:

「我必須來,一是為了看看您是否平安,二是我有東帝汶軍隊交給的任務。」

叔叔脫下頭頂白色帽子,露出了頭上一道結痂的疤痕給莫哈看了眼,然後戴回了帽子。

莫哈大驚問道:

「您怎麼受傷了?」

叔叔苦笑道:

「記得街拐角那幾個小流氓嗎?」

莫哈說道:

「您在過去批評教訓過的那幾個小子?」

叔叔說道:

「沒錯,就是他們打得我!」

莫哈大為光火道:

「他們竟然如此大膽!您可是經文講師啊。」

莫哈的叔叔是社區里一個祈福廟的經文講師。經文講師在信徒里是有極高威望的。

在過去,這些流氓就算有膽子打警察也不會有膽子打經文講師,因為那樣等於在挑釁整個社區。

叔叔搖頭道:

「我和你說過,爪哇國和過去不一樣了,一切都黑白顛倒了。我也早已經不是什麼講師了。」

接著叔叔訴說了自己被免去職位的原由。

原來哈蘇拉上台後實行屠殺政策。在古邦城裡,哈蘇拉命令軍警和一些被洗腦的狂信徒聯合屠殺非信徒的無辜百姓。

莫哈叔叔站出來說屠殺手無寸鐵的百姓是經文所不允許的,並且組織社區內所有不同信仰的平民一起保護社區。

然而這些人終究難以匹敵有國家機器作為後盾的哈蘇拉政權,社區內大量的非信徒在莫哈叔叔面前被屠殺。

很多試圖保護自己鄰居的信徒也被殺害。

街區內的幾個流氓在這場屠殺中也搖身一變,被哈蘇啦政權給予所謂的『真正信徒』和民兵的身份。

這些流氓尋機把莫哈叔叔毒打了一頓。

幸好,哈蘇拉政權的幾個小頭目看中了莫哈叔叔的影響力,因此沒有讓小流氓下死手。

但是當莫哈叔叔表示絕不同流合污后,還是被剝奪了職位。 海妖一聽這話,倒是非常同意。奚雲的正義感和責任心太強了,她註定了是一個做什麼工作都無比執著的人。這樣的女人確實容易忽略孩子,不過她也覺得唐浩的要求太嚴格了。她覺得唐浩似乎還沒想好孩子的問題。

「找到保羅了嗎?」唐浩轉移了話題。

「沒有。」海妖說道。

「不用再特意找他了。」唐浩突然說道。

「老大覺得他不是什麼威脅了?」海妖問道。

「對於一個連續失敗的人,結果不會太好。」唐浩平靜的說道。

海妖想想也對,她說道:「估計貝克爾已經把保羅當做雞肋了,也許隨時都會讓他徹底消失。」

「能夠成為一個5A級殺手,絕對不是普通人。要想讓一個5A級殺手消失並不容易,更何況保羅還是一個比較了解貝克爾的人。」唐浩平靜的說道。

海妖一聽這話,覺得唐浩放了保羅是有用意的,她立刻說道:「老大,你當初放了保羅,就等著保羅有一天走投無路了,主動送上門來?」

「嗯,至少到目前為止,保羅是最了解貝克爾的人,有了他,消滅貝克爾也許更容易一些。」唐浩答道。

「老大,高。」海妖豎起了大拇指。

唐浩平靜的說道:「記住,如果保羅來了,就讓他避難。」

「我知道。」海妖答道。

「你去看看陸含有沒有時間,讓她做頓晚飯吧。」唐浩對海妖說道。

「老大,只要你想吃,陸含肯定會做的。」海妖笑著走出了書房。

唐浩端起茶杯,喝了一口。他臉上的表情雖然平靜淡然,可是心裡卻不平靜。對殺手組織了解越多,越發的覺得這個組織的強大和神秘。現在他完全相信世人對殺手組織的評價,它是最神秘的組織,也是最恐怖的組織。現在唐浩認為,它更是最強大自信的組織。

作為這個組織的領袖,落月該是怎樣的存在呢?

---

深夜,蠣頭鎮北邊港灣的沙灘上,一個黑影靜靜的站在那裡。這個黑影雖然不是太健壯,但是卻非常高,至少一米九的身高在深夜裡讓人感到恐懼。

因為是陰天,所以海風有些涼,風吹過海灘,讓這海灘的溫度也彷彿降低了不少。

突然,遙遠的海面上出現了一艘快艇,雖然是快艇,但是速度並不快,它顯然是為了降低噪音,以免被人發現。但是沙灘上的這人顯然早就知道這艘快艇會來,他也是在等待快艇的到來。

快艇很快就到了岸邊,再向前就要擱淺了,它才停下來。

沙灘上的這個高個子身影邁步進入了海中,向快艇走去。他距離快艇只有三十多米,很快就到了快艇旁邊。

也就在這一顆,快艇里站起一個人來,這人身材瘦小,就像一個十多歲的孩子一樣。

高個子身影立刻愣住了,這個瘦小的身影是如此的熟悉,他的心開始顫抖起來。

「保羅先生。」瘦小黑影說話了,他的聲音裡帶著一絲冷漠的笑意。

「大島!」高個子身影明顯晃了一下。

「保羅先生,你能告訴我你在做什麼嗎?」瘦小黑影說道。

高個子身影知道完了,終究是沒能瞞過貝克爾先生,他此刻意識到他的選擇是錯誤的。他的語氣有些顫抖的問道:「我的兒子他還活著嗎?」

「你認為呢?」瘦小黑影冷冷的反問道。

「我沒想要背叛貝克爾先生。」

「你一個連續失敗了兩次的失敗者,你有資格背叛貝克爾先生嗎?」瘦小黑影邁步站在快艇船頭,即使如此,他的身高也不比那個高個子黑影高多少。但是他身上散發出來的那股殺氣卻完全壓住了高個子黑影。

這樣的兩個影子立在海中,讓人不寒而慄。

「大島先生,我兒子還活著嗎?」保羅的目光冷冷的卡著大島健次郎。

「貝克爾先生認為你之所以失敗,就是因為牽絆太多,所以他去除了你的牽絆,現在你可以安心為貝克爾先生做事了。」大島的語氣中透著嘲弄和威脅:「如果你還有什麼想法,貝克爾先生會讓有關你一切都徹底消失,包括你自己。」

也就在這時候,海水中鑽出兩個人來,這兩人的手中都拿著槍,槍口都對準了保羅的頭。

保羅微微轉向岸上望去,見岸上也多了兩個人影,這兩人的手中也都拿著槍,槍口也都無一例外的對準了他。他相信在遠處的樹林中,也一定有狙擊手把槍口對準了他。他這時候如果有絲毫不軌之心,便會被擊斃。

「保羅先生,這是你最後的機會,如果這次任務不能很好的完成。無論你多麼忠誠,你都會像垃圾一樣被拋棄、掩埋,徹底從這個世界消失。」大島站在船頭,居高臨下的看著保羅。

風似乎更冷了,保羅的心也冷了。他知道他不該給自己留後路,不該想要把他唯一的兒子接過來。可是貝克爾毫不留情的殺了他的兒子,還是讓給他的心徹底的涼了。

「保羅先生,我是個沒有耐性的人,你該決定了。」大島冷冷的說道。

「我還有選擇嗎?」保羅咬著牙關說道。

「保羅先生做出了最正確的選擇。」

大島一擺手,那些持槍的殺手都把槍口放下了。

「回去吧。」大島身形一晃,瘦小身體好像一隻大鳥一樣的掠過水麵,飛向岸邊。三十米的距離,他的雙腳好像根本沒有沾地一樣,完全是凌空飛行。

保羅也轉身向岸邊走去,水中的兩個殺手也跟在保羅身後向岸邊走去。三個人到了岸上之後,岸上的兩個殺手也跟在保羅身後。

大島在前,保羅跟在他的身後,另外的四個殺手跟在保羅身後,一行人離開了沙灘,進入了三星級酒店。

在酒店的套房裡,六個人分別坐下,開始研究刺殺霍雲的事情。

這幾天,大島已經把果園農莊附近的一切都查看清楚了,他說出他的計劃。他的計劃很簡單,在農莊周圍布置兩名狙擊手,但是這兩名狙擊手的作用是攪亂農莊。主要目的是掩護一個人進入農莊,去刺殺霍雲。而這個進入農莊人攜帶炸彈,如果不能以最小的代價殺了霍雲,就跟霍雲同歸於盡。

如果這名攜帶炸彈的死士依然沒有成功,那麼他也能把農莊弄得亂七八糟了,守在外圍的保羅和大島再伺機而動,趁亂把霍雲殺了。

至於這名死士,大島已經安排好了,他明天就能到了。

說完了計劃,大島問保羅:「保羅先生,你覺得這個計劃怎麼樣?」

保羅沉思了一下,說道:「這個計劃的關鍵其實就是那名死士,他可成為終結者,也可能成為掩護者。」

「組織是死士都是經過特殊訓練的,絕對不會有任何差錯。」大島答道。

「那就這樣做吧。」保羅說道。

大島看著保羅,說道:「那從現在開始,你跟我住一個房間。等任務結束了,我帶你去貝克爾先生當面解釋。」

「是的。」保羅知道,從現在開始,他就被看管起來了。

「你們都去吧。」大島對那四個殺手說道。

「是的,大島先生。」

四個人出去了,房間里只剩下了大島和保羅。

大島看著保羅的眼睛說道:「只要你還活著,兒子沒了,可以再生一個。」

「我知道。」保羅咬緊牙關說道。

「睡吧。」

「是的,大島先生。」

房間里有兩張床,兩人一人一張,都躺下了。

雖然跟大島健次郎剛認識兩天,但是保羅已經感覺到了,大島健次郎的級別應該是超過5A級的。他也就是傳說中的超5A級殺手,他這樣的殺手,組織里應該不超過二十個。超5A級殺手都是審判者身邊的人,他們只有在遇到很難完成的任務時,才會出馬。

---

清晨,唐浩起床,走出院子,走進了果園。在櫻桃樹下散步,是一件非常愜意的事情。

走著走著,看見老爸那清瘦的身影了,他也在散步。唐浩放慢了速度,還是稍微改變了方向,避開了老爸。

剛走了幾步,看見了一個清秀安靜的身影在樹林中安靜的走著,是陸含。

陸含也看見了唐浩,她停下了腳步,等著唐浩到了她身邊,她才又繼續向前。

「這裡的空氣真好。」陸含的聲音就好像這清晨,安靜愜意。

「嗯。」

「有點藥材嶺的感覺。」陸含又繼續說道。

「你想李道長了?」唐浩記得陸含已經有一年沒見到李道長了。

「嗯。」陸含沒有否認,她默默的說道:「我想把鄭根的事情告訴他。」

「這樣的事情還是不要讓他知道了。」唐浩說道。

陸含的腳步微微一凝,覺得唐浩的話有些道理。

唐浩繼續說道:「雖然李道長能夠面對任何事情,但是他畢竟不年輕了。」

「嗯。」陸含又默默的向前走著。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