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澤南看著他,說道,「怎麼,想起自己的混蛋樣子了吧,何喬喬,我那一巴掌,可是生生挨下來的啊,你出手可真狠,我的臉腫了兩天,現在午夜夢回想起,我還恨的牙痒痒呢。」他摸了摸自己那張英俊的臉,說道。

「呵呵。」何喬喬乾笑了一聲,說道,「霍先生實在是不好意思,當時我太激動,誤會了您,還,還動了手,對不起,我在這裡向您真誠地表示歉意。」

「就這樣?」霍澤南傲嬌地問道。

何喬喬咬了咬牙,湊過去自己的臉,說道,「要不,您也打我一巴掌,以巴掌還巴掌?」

「本少爺從來不打女人。」 怪物樂園 霍澤南冷冷說道。

「屁嘞,明明每次看到我都一副要打死我的樣子,現在裝什麼紳士。」何喬喬低著頭,默默地翻了個白眼,小聲嘀咕道。

「臭女人,你嘀嘀咕咕地是不是在罵我?」霍澤南皺緊了眉頭,質問道。

何喬喬猛地抬頭,連連擺手,「沒有沒有,怎麼會呢?我對您充滿了歉意,道歉還來不及呢,呵呵呵。」

「既然要道歉,那就把你的誠意體現出來,否則,我會覺得你在敷衍我。」霍澤南說道。

「那霍先生希望我怎麼道歉呢?」何喬喬繼續陪著笑,「能否快一點,我的朋友還在等我呢。」

「打電話推了他們,你好好陪本少爺一天,這一巴掌的事就算過了,以後本少爺也不跟你計較了,不過這天,我讓你幹什麼,你就要幹什麼。」霍澤南說道。

「陪一天?霍先生,不太好吧。」何喬喬臉上露出為難的表情,「我也是結過婚的人,要是我先生知道,我陪別的男人,會不高興的。」

霍澤南一聽,臉色一冷,說斥責道,「臭女人,你想到哪裡去了,你不會以為我在追求你吧,啊?」

「當然不是,我一個已婚小婦女,你追我幹嘛?」何喬喬連忙說道。

「那就快點,或者我給你先生打個電話也行。」霍澤南很不耐煩地說道。

「不用不用,不用打了,我可以自己做主,那今天之後,那一巴掌就算一筆勾銷了。」何喬喬也不喜歡這種欠了別人似的感覺。

「一言為定。」霍澤南看著她一副急於擺脫愧疚感的樣子,卻突然間心情變得低落。

上了霍澤南的車,何喬喬給梁怡打了電話,說自己不過去了,碰到熟人有點事。

她掛了電話,一扭頭,卻看到霍澤南雙手環胸,穿著拖鞋的腳肆意地搭在前面的座椅上,一臉不高興的樣子。

她愣了一下,說,「我不是答應了嗎?你幹嘛呀?」

「……」霍澤南轉頭,惡狠狠地看著她,說道,「我想揍死你!」竟然是個結了婚的人。

何喬喬嚇了一大跳,但馬上正襟危坐,說道,「喂,說好陪你玩一天,你別太過分啊,把我惹火了,你也沒什麼好的。」

「笨蛋!」霍澤南越想越氣,氣到胃疼,胃一疼就罵人,罵完覺得胃更疼了。

「霍澤南!」何喬喬臉沉了下來,「別太過分哦」。

「前面停下來,我還沒吃早餐。」霍澤南卻在何喬喬也要發火的時候,讓保鏢將車停到了一旁放停車位上。

「少爺,這地方人太多了,不如回別墅去吃吧。」前面的保鏢有些惶恐的說道。

霍澤南立刻不悅,說道,「人多怕什麼,不是有你們嗎?」

保鏢只好將車門打開,但何喬喬發現,自從霍澤南下車那一刻,他的保鏢就顯得非常謹慎而且緊張,而且還讓霍澤南戴上了墨鏡。

往早餐廳走去,何喬喬小跑著跟了上去,回頭看看跟隨的保鏢,實在忍不住了,說道,「我每次看到你,保鏢都不離身,你是不是做了什麼傷天害理的事,雇這麼多人保護你啊。」

霍澤南聽了,摘下墨鏡,狠狠瞪了她一眼。

何喬喬捂住嘴巴,不說話了,還是忍下好奇心吧,反正一天過去后,她就什麼都不欠這個奇怪的公子爺的了。

「對了,你怎麼也會在Y國的,你來出差嗎?」坐在霍澤南對面,何喬喬好奇地問道。

「嗯。」霍澤南不置可否地回答。

「怎麼這麼倒霉。」何喬喬忍不住低聲吐槽道,偏偏出差到同一個國家同一個城市。

「你說什麼?」霍澤南眉頭一緊,問道。

天價剩女:挑戰魔性總裁 「我說這麼巧,呵呵,真的好巧啊。」何喬喬連忙坐直了身體,笑嘻嘻地說道,心想,好在這個人中文不是特別溜,理解能力也比較差。

霍澤南一臉警告的表情,說道,「臭女人,你給我小心點,別以為我真沒聽到,什麼倒霉,碰上本少爺,是你上輩子修來的。」 那邊起了一點小爭執。

因為拿勺子的施粥的女子,給差不多大的少女,舀粥的時候,多舀了一點。

那碗很滿,稀粥快溢出來了。

或許是給前頭的女子舀多了,後面就有點拿不住勺子,給後面的漢子,就裝的少了一些。

那大勺子只是有大半勺,又在出來的時候抖了一下手,結果就剩下小半瓢了。

那大漢瞬間就不願意了。

他身體還算強壯,眼神也兇惡,看起來就是不好惹的人。

卻不知道為何也會在領粥的隊伍當中。

他此刻覺得自己受到了不公平的待遇,就吵起來了,一副要把鍋掀翻的樣子。

甚至伸手搶過勺子。

那施粥的女子嚇壞了,原本她在做一件有意思的事情。

看著別人感激的神情,總覺得有一種滿足。

給予的滿足也是一種情緒上的愉悅。

所以施粥雖然辛苦,還要拋頭露面,有時候還會風吹日晒,但是這些貴女們是願意來的。

這些流民很慘,也很乖,乖乖的排隊,眼中是感激。

甚至偶爾看到一兩個黑乎乎但是難掩英俊的年輕的面孔,施粥的貴女也會有些臉紅,然後更驕傲的挺起胸。

可是這一刻,混亂就這樣來的很突然。

一開始只是因為幾句口角,然後忽然就有人跳起來,隊伍也混亂起來。

那些乖乖拿著碗等粥的人,忽然就變的如同野獸一般,見人就撲。

那個施粥的貴女一下子被推倒了,剛剛接了她的粥的一個漢子,又凶又狠的一腳朝她踩去,只聽到裙擺里發出「啪嗒」一聲響,她的腿被生生踩斷。

「啊……」

她發出了尖銳的尖叫聲。

然而此刻尖叫喧鬧此起彼伏,把她的聲音蓋過去了。

變化起的突然。

維護的士兵也來不及反應過來。

施粥的貴女拖著斷腿朝後爬,眼見著那人居然又要撲過來。

她不明白,剛剛他們還接了她的粥,一臉感激,此刻怎麼會變成這樣。

她驚恐的尖叫都忘記了。

她爬的太慢了。

腳太疼了,生生被踩斷了,眼看著面前的人又撲過來伸手要拉扯她。

名門隱婚 忽然一支箭射了過來。

又准又狠。

射在了那人眼中。

箭羽留在眼眶外頭。

接著又是一箭,射在了他喉嚨里。

那人瞪著一隻眼,噗通的一聲倒下。

貴女回頭,看到拉扯弓的男子,熟悉又陌生的臉。

……

熟悉是因為她認出來那是皇后。

陌生也是因為她認出來是皇后。

往日看著菩薩一樣的皇后,總是沒有什麼脾氣。

似乎很安靜。

容貌極美。

總是坐在那,有時候會發獃,大多數時候都在看書。

後宮中的女子對皇後印象不深。

開始印象深刻的是皇後身邊的大宮女瞿柒。

後來瞿柒嫁人了。

宮中瑣事又迅速被李家姐妹把持。

皇后雖然在宮中,但是眾人印象一直不深,只是覺得皇后貌美,似乎有點太清淡。

皇上應該極愛美人皇后,對後宮其他人完全都不入眼。

這樣清清淡淡的皇后,在眾人眼中,自然也是不入眼的。

可是此刻,拉弓殺人,也是皇后。

箭雨射出。

喊的最凶的幾人,倒地。

流民的隊伍很快又恢復了。

粥鍋已經打翻了,稀粥流在地上,伴著泥。

忽然有一個老婦人嚎啕大哭起來,埋頭撲到地上,努力的想把那流到地上的粥喝進嘴裡。

地上有泥,有土,有熱粥。

老婦人唆著粥,也吃進了一些泥土石頭,很是可笑。

可是接著越來越多人埋頭,把臉撲到地上……

這一幕也很短。

那些撲在地上的人很快把地面的粥都吃光了,露出沾著黃泥的嘴,一臉滿足,仿若佔了大便宜……

……

「這樣的場景常常有,阿佑不要太難過,會過去的。」鹿歌騎在馬背上,和妹妹并行。

他已經很少私下和妹妹一起。

在外頭,他也是稱呼妹妹為皇后。

此刻,看到如同少年一般的妹妹,終究喊不出皇后。

神佑聽到這聲阿佑,有點想笑,終究是面前的場景太過難看,笑不出來。

「當年和哥哥一起,吃飽飯都很難,想不到過去這麼久,還會有這種事,也不知道蠻荒如何了。」

「蠻荒一開始就有準備,現在天災嚴重,雖說也不會太好,但是總不至於太難。」

蠻荒有鹽池,餓極了,用鹽煮水,吃一點也不至於會餓死。

當然那是最後一步了。

幾個少年,相守相扶,一開始只是想自己能吃飽。

卻不知道為何走到今日,要開始考慮別人能吃飽的事情了。

說別人還很遠。

但是當他切切實實開始做事的時候,接觸到就是活生生的人。

有孩童,有老人,有漢子,也有婦人,一個個有血有肉。

「哥哥,流民越來越多了嗎?戰況可是不好?」神佑問道。

前方戰況的確不好,不容樂觀。

但是這一次,各家子弟都有上戰場,私兵皇兵都出動了,幾乎是舉國兵力了。

申國南下的士兵人數據說並不多。

至少是三打一的境況,眾人還是樂觀的。

至少留在熙城的人都很樂觀。

神佑是經歷過戰爭的,有時候,並不是人多就夠了。

然而於此事上,她也發表不了太多的意見,只是此時看著這麼多流民,覺得很不安。

流民中還有壯漢,這些漢子都不願意留下守城,而是一起跑出來,前方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神佑是申國人。

鹿歌也是申國人。

這場戰,他們只能在後方。

李伊仁也是申國人。

兩國交戰之時。

她終於出了月子。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