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還以為我能成功騙過你呢。」

他的聲音很平緩,平靜的令趙客都感到意外。

魯瑟爾越是這樣,趙客的眉頭反而越是緊鎖在一團。

突然間,趙客不禁想到,這傢伙,之前說的那些話,是真的么?

一個傀儡,能夠有這樣強大的心態?

甚至懂得自我催眠來偽裝自己,差點就把自己給騙過去了。

或者說,那個炸彈……

也是真的么?

這時候,趙客心裡有些分不清楚,究竟那部分是謊言,那部分是真話。

這個時候,門外的腳步聲越來越近。

不僅是趙客,連魯瑟爾都聽的很清楚,這令他的臉上的苦笑有些濃了。

「臨死前,能問最後一個問題么,你是怎麼看出來,我在裝傻。」

這是魯瑟爾最大的困惑,他雖然沒有被迫害幻想症,可這種自救的方式,他預演過上百次。

各種各樣的情況,目的就是在突發意外的時候,自己有保命的手段。

或許是因為自己只是一個普通人的緣故吧。

魯瑟爾反而比任何人都珍惜自己的生命。

趙客目光盯著面前緩緩被推開的房門,一雙眼睛眯成一道縫隙,在房門被推開的同時。

低聲在魯瑟爾的耳邊道:「不能!!」

一如之前魯瑟爾拒絕趙客時的果斷,只不過在趙客說出話的同時,尖銳的匕首,瞬間插進魯瑟爾的后心,從他的心口貫穿出去。 看著胸前冒出的匕首,鮮血淋漓。

魯瑟爾的瞳孔收緊起來,雖然已經有了心理準備,但他從未想過會是這樣的疼。

「嘀嘀嘀……」

刺耳的警鈴聲,瞬間飆過了紅線。

趙客目光帶著熱切的眼神,身影迅速遁入大夏鼎中。

進入大夏鼎,趙客靜靜的等待著。

水鹿和老樹看趙客沉重的神色,不敢去打擾,靜靜站在趙客身後。

一分鐘過去了。

兩分鐘過去了。

三分鐘……

趙客眸光中不禁生出了困惑,片刻后,趙客搖搖頭,心道:「果然是假的。」

如果真的如魯瑟爾說的那樣,伊娃是反物質炸彈。

那麼為什麼到現在,自己並未收到,來自郵冊的提示,提示自己完成主線任務。

除非,走進來的,並不是自己的假體。

當然還有一個可能,那就是《黑斗》

這張王牌,被分給了克里·拉斯,趙客最大的希望。

就是克里·拉斯並未真正去正視過這張白銀郵票的能力。

但……

想到這,趙客忍不住沒好氣的看了眼腳下。

眼睛直勾勾盯著自己的屠夫之盒。

似乎察覺到,趙客的目光,這個蠢貨,居然還舔著臉向趙客張開嘴巴:「餓!」

胸前一息,趙客沒忍住,一腳將屠夫之盒踹飛八丈遠。

以上的可能里,趙客預想最大的,就是炸彈是假的。

趙客仔細回憶著兩人從見面開始,發生的每一個細節。

從一開始,魯瑟爾就在想盡一切辦法自保,不得不說,他沒有選擇求饒,沒有選擇尖叫、反抗。

而是用他平靜的態度,為自己介紹了那個被稱之為炸彈的伊娃。

這時候,炸彈真的假的,已經無所謂了。

因為魯瑟爾平靜的神態,已經令自己相信這個炸彈。

緊接著,拼上可能激怒自己的風險。

命令克里·拉斯不許走進神殿,以此來爭取和自己談判的資格。

鬼惑術,應該是對他產生了影響。

但影響其實很微弱,魯瑟爾察覺到后,並沒有掙扎,借坡下驢,以此來麻痹自己。

暖房一行,應該是魯瑟爾的一個機會。

現在想來魯瑟爾或許在一早就想好了,藉助暖房短暫的走廊,向外界傳達消息。

至於方才打開玻璃櫃時,趙客就已經預想到了,這傢伙萬一在偽裝,趁著拿盔甲的時候,迅速躲進玻璃櫃里。

那麼堅硬的玻璃櫃,自己想要打破,只怕是難了。

思索了前因後果。

趙客不得不說,這個傢伙狡猾的就像是一隻狐狸。

自己之所以能夠看出來,這傢伙在偽裝。

其實並不是因為他偽裝的太差了。

相反,是他偽裝的太好了。

趙客幾次的生出了疑慮,但他都用實際行動解除了自己的猜疑。

這麼好的偽裝,但魯瑟爾怕是沒想到。

這樣的偽裝,趙客曾經在一個神經病的身上看到過。

一個瘋子,同樣的是普通人,但卻令自己都感到忌憚。

如果不是自己遇到過,張子楊這個神經病。

見識過,這個神經病的表演,怕是還真的會相信了魯瑟爾。

不過雖然沒有被魯瑟爾騙到,但結果卻並不像自己想的那樣美好。

從郵冊里,拿出替身娃娃。

趙客深吸口氣,心裡做好最壞的打算,從大夏鼎走出去。

眼前熟悉的大殿,令趙客臉上流露出果然的神色。

炸彈沒有爆炸,應該是……咦!

趙客一回頭,頓時愣了。

不僅炸彈沒炸,魯瑟爾居然還活著。

隔著玻璃罩,只見魯瑟爾盤坐在裡面,臉上始終保持著微笑。

胸口鮮血淋漓的傷口,已經被包紮了起來,看手法並不是很專業,但即便如此,趙客也不覺得這是魯瑟爾自己給自己包紮的。

雖然面色看上去有些蒼白,可雙眼盯著趙客,眸光中閃爍著像是灼熱的精芒,像是期待著這一刻,已經很久了一樣。

似乎看出了趙客的困惑,只見魯瑟爾指了指自己的心口:「抱歉,讓你失望了,我的心臟在右邊。」

作為心理博士。

從一開始,自己張開雙手,用手指點點自己左邊心臟的位置,介紹啟動炸彈的開關。

就是在趙客的印象里做出一個很濃重的心理暗示。

這個心理暗示,自然不會如電影中和小說中那樣的神奇。

但在人潛意識裡,留下一個印象,如果對方想要引爆炸彈,至少會有百分之八十的可能對他的心臟出手。

這就好像,人看到紅色的按鈕,總是想要按一下的感覺。

不得不說,魯瑟爾賭對了。

趙客的斃命一刀,卻是令他僥倖活了下來。

端坐在地面上,魯瑟爾的嘴角微微揚起了笑容,拿手向側面一指。

只見克里·拉斯已經坐在沙發上,翹起的二郎腿,在兩條大腿交錯間,將渾圓滾滾的臀部若隱若現的展現在趙客的面前。

特別是微淺似深縫隙,總是留給人無限的假想。

熟悉的微笑里,帶著幾分的調侃。

好像是在看著趙客這次失算的笑話。

然而出乎意料的是,接下來的畫面,卻並沒有如人預想的那樣,劍拔弩張,甚至是不死不休。

反而非常的和諧。

「這麼說,炸彈是真的嘍!」

趙客說著,整個人頓時就輕鬆了下來,拉過來一個板凳。

大大咧咧的坐在上面,絲毫沒有失敗者的覺悟。

更像是一場普通友誼賽過後,彼此對手坐在一起,大家聊聊天,相互吹一下對方的牛B。

「當然是真的,我並沒有向你說過一句假話。」

對於趙客的詢問,魯瑟爾很大方的承認下來。

確實,心臟的位置,雖然存在手勢的誤導,但魯瑟爾的話全部都是真的。

用真話來騙人,可比假話騙起人來,更要命。

趙客點點頭:「我認輸。」

替身娃娃被趙客拿在手上時,趙客其實已經認輸了。

棋差一招。

無論是面前魯瑟爾,還是自己的假體。

兩人都立在不敗之地上,相信這個時候,老二應該也已經趕過來了吧。

到時后,自己會更加的被動。

逆風翻盤,也要看情況,眼下趙客承認,自己確實沒有足夠的能力,去翻盤。

「當初,最該殺掉的,其實應該是你!」

趙客將目光看向克里·拉斯,神情變得複雜起來。

他們很相似。

不僅僅是外觀和廚藝。

更是有著一種特別的相似感。

就如克里·拉斯或許在最初被趙客吸引到,是因為趙客身上《大地動脈》和她身上的自然能力產生了吸引。

但真正令克里·拉斯對趙客產生好感的,而是兩人驚人的相似感,以及兩人內心獨自承受的孤獨,一樣的深沉。

就好比,兩隻紅色的天鵝,在天鵝群中格格不入,唯一的夥伴,或許就是水面上的影子。

但當看到第二隻紅色的天鵝時,那種彼此理解的感覺,即便不說,彼此也能默默的體會到。

正是這種感覺。

趙客選擇了暫時不殺克里·拉斯。

而克里·拉斯的則更直接的,想要將他留在自己的身邊。

「不!你現在一樣可以殺死她。」

魯瑟爾看著兩人觸及的目光,那張平淡的神態下,反而帶著一股吃人不吐骨頭的陰損。

大叔,別鬧 比起皆大歡喜。

魯瑟爾更喜歡,相愛相殺的戲碼。

趙客並不知道,作為化學閹割后的魯瑟爾,那張聖人一般的面孔下,最喜歡的,卻是看著人間悲劇。

沒錯,那種殺人防火,對魯瑟爾已經沒有任何的吸引力。

他更喜歡的,是生不如死,人心的折磨。

對,就好像他曾經救助了一個苦苦追尋丟失的女兒十幾年的中年人。

為他安排了工作,甚至不留餘力的為他尋找女兒。

給了他人生中的希望。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