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而,她怎麼也沒有料到楊夏會助紂為虐,想要摧毀整個天帷戰艦。

哪怕她指揮手段了得,但是對面有楊夏這個混蛋存在,又有誅蕭盟諸多戰艦和海船接連不斷的強悍攻勢,她也支撐不了多長時間。

看著天帷戰艦上漸漸多了起來的傷痕,還有那些被不幸轟殺的成員,夜羅玉手緊緊握著,尖銳的指甲刺入掌心,流下殷紅的鮮血,她卻全然不知。

按照這種情況下去,不僅是天帷戰艦,他們全部人都要死在這裡!

「蕭凌!你究竟什麼時候才能夠醒過來啊?我們的一切,全部賭在你身上了!」

夜羅美眸若有若無看向天帷戰艦某處位置,在那位置最隱蔽的地方,蕭凌正在躺在那裡,宛如一個只有生機的死人一般。

然而,夜羅等人全然不知,躺在床上的蕭凌,隱約間,手指頭微微移動了一下。

轟隆隆!

在天空之上,四道人影瘋狂交錯著,那恐怖的元氣波動瘋狂席捲開來,形成一道道漣漪,使得周圍的魂霧變化成了龍捲風,而那蘊含的驚悚力量,足夠將武聖級別的強者輕易抹殺。

因此四人交戰的場地,沒有其餘人敢去踏足!

嘭!

又是一道巨響鳴徹開來,四道人影也是微微一震,各自倒退了數步,而他們周圍的空間,也是輕而易舉崩碎開來,形成了極為恐怖的空間風暴。

「不愧是東海斛珠夫人啊!不僅實力頂尖,就連身上的寶貝也層出不窮!」

帝殺郎穩住身形后,壓制住體內翻滾的元氣,抬起頭來,目光陰冷盯著不遠處俏臉冰冷的斛珠夫人,開口譏諷起來。

「呵呵,斛珠夫人雖說手段頗多,但我們三人也不是善茬,以她一個弱女子之力,根本抵擋不住多久!若是我沒有說錯的話,在剛才瘋狂的交鋒當中,斛珠夫人就已經開始燃燒精血了。」

魂天帝陰測測一笑,剛才他出手吃了不少虧,因為斛珠夫人有不少攻擊靈魂的手段,哪怕是藉助了玄器的力量,對他來說也是十分棘手的。

「好了!現在不是閑聊的時候,我們不能給斛珠夫人任何喘息的時間!」

錄魏眼中涌動著凌厲殺機,作為天海皇族的族長,與帝殺郎和魂天帝三人聯手,在短短時間內沒有拿下斛珠夫人,他已經失去了不少耐心,同時心裡也對斛珠夫人刮目相看,原本他以為斛珠夫人只是養男寵的花瓶,從交手后可以得知,斛珠夫人的確是一個女強人啊。

「不要留手了!」

帝殺郎微微點頭,其實他們三人出手后,並不是真正的出手,也沒有拚命,所以才沒有立馬拿下斛珠夫人。

「厲魂猛歌!」

魂天帝已經出手了,他雙手捏訣,滅魂葫懸浮在身前,頓時間,尖銳的凄厲聲響徹開來,一道極為恐怖的靈魂攻勢朝著斛珠夫人呼嘯而去。

這道攻勢,使得斛珠夫人靈魂感受到一絲驚顫,她瘋狂催動玄器,化為一道道密集劍氣,與那呼嘯而來的靈魂攻勢轟撞在一起。

嘭!

雙方的攻勢轟撞在一起,並沒有發齣劇烈的響聲,不過卻是形成了一股肉眼難以察覺的能量風暴,朝著四面八方席捲開來,掀起了遺骸死海的海水,化為一道道水柱。

當這戰鬥波動擴散開來的時候,魂天帝的腳步也是不斷後退,身上的氣息也是有點混亂起來,更加讓他無法接受的是,他嘴角竟然流了一點鮮血。

魂天帝只是收了一點微不足道的傷勢,不過斛珠夫人可沒有那麼好過了,那殘餘的靈魂攻勢,也是襲擊而來,使得她渾身氣血翻滾起來,而且神智也是出現短暫的模糊。

不等斛珠夫人調整自己,一道模糊人影手持灰色匕首直接襲來,使得斛珠夫人不得不打起精神去迎接這攻勢。

鐺!

金戈碰撞的聲音響徹開來,那聲音十分刺耳,使得不少人運轉元氣包裹了雙耳。

嘭!

雖說斛珠夫人實力了得,擋住了魂天帝與帝殺郎的攻勢,但是從背後襲來的錄魏,卻是一掌轟在了斛珠夫人的后心處。

「噗嗤!」

斛珠夫人喉嚨都是忍不住一甜,那股吐血的狀態被她瘋狂咽下去了,若不是她身穿了貼心護甲,就憑剛才錄魏那刁鑽的一掌,足夠要了她的性命。

面對三個人的車輪戰般的攻勢,斛珠夫人哪怕再怎麼強化,終究是要敗下陣來。

「哼……」

就在斛珠夫人壓制身上傷勢的時候,在不遠處的戰場上,一道低沉的嬌哼聲響徹開來,她偏過頭來,卻發現天帷戰艦艦長夜神婭在澤陽數人的攻勢下,已經節節敗退,最後夜神婭還被澤陽一劍刺中了嬌軀,若不是她躲避極快的話,此刻已經被澤陽劈成兩半了。

「姐姐!」

看到夜神婭被打成重傷,那天帷戰艦上的夜羅也是俏臉劇變,美眸怒火升騰,蘊含著殺機的目光盯著澤陽等人,開始掌控天帷戰艦的不少元晶巨炮,對準了澤陽等人。

「夜羅!你還是乖乖認命吧!」

楊夏臉色滿是猙獰之色,當即指揮戰艦海船集中火力,朝著天帷戰艦那些元晶巨炮轟去。

轟!轟!轟!

夜羅還沒有幫助到夜神婭,她所掌控的元晶巨炮便被楊夏指揮的猛烈炮火所壓制,最後不斷摧毀破碎開來,化為無數碎屑。

「呵,這遊戲也該結束了!」

在中央處,龍義寒看到全面開花的戰況,忍不住微微點頭,嘴角也是掀起一抹得意的弧度,一切都在他的掌控。 轟隆隆!

天帷戰艦也不是吃素的,那些天帷戰艦剩餘成員,掌控著元晶巨炮不斷轟擊,也將不少誅蕭盟的海船和戰艦擊沉。

轟!

楊夏所在的戰艦之上,也被天帷戰艦轟中了數炮,當即整個戰艦都處於半沉狀態,而一枚炮彈朝著他本人襲來,他目光冷冽無比,身形暴掠而出,當即躲開了這枚炮彈。

在楊夏後面的數十道人影,就可沒有那麼好的運氣了,直接被轟得血肉橫飛,死的不能再死了。

「臨死前的最後掙扎嗎?」

楊夏獰笑一聲,道:「要徹底擊垮整個天帷戰艦!讓東海第一的天帷戰艦,在我的指揮下,沉默在遺骸死海當中!」

楊夏明白在夜羅的指揮下,天帷戰艦的所有人都在苦苦支撐。

其實從一開始,天帷戰艦就陷入了下風,哪怕夜羅指揮天賦在神武大陸名列前茅,但就僅憑那幾個人手,最後的結果是就是落敗!

正所謂雙拳難敵四手,就是如此!

轟!轟!轟!

楊夏再度指揮起來,絲毫不給天帷戰艦的眾人喘息機會,他要在斛珠夫人等人落敗之前擊垮天帷戰艦,這樣的話,他可就有頭功了!

在天帷戰艦陷入下風的時候,在天空之上的斛珠夫人和夜神婭也是處於下風,根本占不了半點便宜!

誅蕭盟的強者太多了!

「斛珠夫人,你的抵抗,全部都是無用功啊!」

在天空之上,錄魏冷笑連連,在他們三人的瘋狂圍攻下,斛珠夫人已經陷入下風,處於被動挨打的局面。

很顯然,斛珠夫人哪怕手段繁多,實力強悍,終究不是錄魏三人的對手。

「斛珠夫人,放棄抵抗吧!」

魂天帝陰測測的聲音在斛珠夫人耳邊響徹開來。

面對兇殘的錄魏三人,斛珠夫人咬著銀牙,沒有說任何話,苦苦支撐著。

重生蜜愛:深入暖心 嘭!

在不遠處,一道低沉的聲音響徹開來,斛珠夫人視線之中,天帷戰艦艦長夜神婭終究是不敵澤陽等人,在澤陽等人的圍攻之下,終究是落敗下來,她的嬌軀揮灑出一片殷紅鮮血,轟在遺骸死海的海面上,濺起了大片海花。

「斛珠夫人,這種緊要的關頭,你竟然分神!」

看到夜神婭落敗后,斛珠夫人心中無可奈何,想要出手相助,卻無能為力,就在她心神變化的時候,一道鬼魅般的身影來到她身旁,手持灰色匕首狠狠地刺入了斛珠夫人的嬌軀之上。

嘶啦!

灰色匕首撕裂了斛珠夫人體內的鎖甲,刺入了她的血肉之中,那猛烈的劇毒,也是在這一刻毫無保留的傾瀉而出。

「噗嗤!」

那劇痛夾帶著蝕骨的劇毒席捲全身,使得斛珠夫人當即吐出了一口鮮血,連那鮮血都是在半空當中發出嗤嗤的聲音。

最後,臉色灰白的斛珠夫人跌落在遺骸死海當中,濺起了大片海花。

在天帷戰艦上,夜羅等人看到夜神婭和斛珠夫人接連慘敗,他們的心已經跌落到谷底!

斛珠夫人和夜神婭在他們當中是最強的了,連她們兩人都落敗了,這對夜羅等人來說,無疑是極為沉重的打擊,他們似乎都聞到了死亡的味道了。

「天帷戰艦的人!你們聽好了!斛珠夫人和夜神婭已經落敗,你們現在將蕭凌交出來,我會給你們一個體面的死法!」

站在戰艦中央處的龍義寒高聲說著,目光掃過天帷戰艦上負隅頑抗的夜羅等人,嘴角掀起殘忍的弧度,他真的很享受夜羅等人絕望的眼神。

「你們休想!」

夜羅嬌喝一聲,那聲音絲毫不懼龍義寒,甚至還夾帶著森冷的殺意。

聽著夜羅這不屈的話,龍義寒目光一凝,臉色漸漸猙獰起來,道:「也罷!殺了你們,我照樣可以抹殺蕭凌!不過,我會先讓斛珠夫人和夜神婭先死!」

「殺了她們!」

聽到龍義寒下達的命令后,錄魏三人,以及澤陽等人皆是點了點頭,只有先徹底抹殺斛珠夫人和夜神婭,就可以避免意外的發生。

斛珠夫人和夜神婭都知道在劫難逃,今日必定隕落此地,她們的美眸當中,也是布滿血絲,透露著瘋狂之色。

她們想要自爆,能殺一個是一個!

就在錄魏等人要出手的時候,楊夏指揮的戰艦和海船隊伍,已經將天帷戰艦的外層保護能量層轟碎,那恐怖的炮彈直接轟在天帷戰艦身上。

轟隆隆!

整個天帷戰艦開始破碎了,那爆炸出的恐怖波動,使得夜羅等人身形不斷倒退,嘴角都是流出了鮮血,全部受了傷。

「天帷戰艦,完蛋了!」

夜羅眼中露出絕望之色,她成長呵護的地方,天帷戰艦就這般要沉沒在遺骸死海當中,要徹底輪為記憶,而她也馬上要緊隨而去,面臨死亡。

嗡!

就在誅蕭盟的諸多強者準備圍殺斛珠夫人等人的時候,整個死寂般的遺骸死海,竟然在這緊要關頭的時候,徹底肆意翻滾起來,掀動起了連綿不絕的海嘯風暴。

「發生什麼事情了?」

對於這突如其來的變故,龍義寒臉色狂變起來,他所在的戰艦上,因為海嘯風暴的原因,甚至開始搖搖欲墜了,若不是他修為了得,估計要被掀到遺骸死海當中。

「不知道!遺骸死海從來沒有發生過這種事情!這裡是死海,根本不會有海嘯風暴!」

楊夏高喝一聲,一股不安的情緒在他全身席捲開來,他感覺接下來肯定要發生大事情了,而且這大事情關乎到整個誅蕭盟的存亡。

轟!

一道血金光芒從天帷戰艦最中心處衝天而起,衝散了整個遺骸死海的魂霧,使得天際的陽光一點點散落下來。

大牌老公:萌妻純天然 在一道道陽光的揮灑間,一道冷漠散發著森寒的聲音響徹整個遺骸死海。

「今日,與我為敵者,傷天帷戰艦者,全部得死!」

整個誅蕭盟諸多強者都能夠聽到這話蘊含的滔天怒意,當他們抬起頭來的時候,不僅是龍義寒,幾乎是全部人都是露出驚駭的表情,渾身都開始僵硬起來。

在那天空之上,蕭凌手持海神三叉戟佇立在高空之上,準確來說,應該是踩在一個數千丈龐然大物的頭顱之上。

周圍的魂霧散去后,眾人終究是看到了龐然大物的真容,那赫然是一頭巨大的猙獰骨龍,那每一寸骨骼上蔓延出的神秘紋路,還有那漆黑如墨的巨大瞳孔,晃得他們雙眼失神。

眾人明白,這巨大的猙獰骨龍,赫然是遺骸死海的恐怖怪物,魔眼究極龍! 「蕭凌?你蘇醒了?你怎麼掌控了魔眼究極龍?」

龍義寒震驚無比,他說出來的話都開始驚顫了,他沒有真正面對過蕭凌,此時此刻,真正面對蕭凌的時候,他看到蕭凌這般姿態的出場,心中的雄心壯志,開始動搖了。

在場無數道目光也是看向站在魔眼究極龍頭上的蕭凌,他們手頭上的戰鬥也是停止了。

「蕭凌他蘇醒了!」

「太好了!蕭大人醒來了,這一下我們有救了!」

望著那道紅衣人影,天帷戰艦剩餘的成員頓時歡呼起來,他們原本心中絕望無比,蕭凌的蘇醒,恰好是那一道曙光,徹底掃光了他們心中的所有負面情緒。

「蕭凌怎麼可能掌控魔眼究極龍?」

帝殺郎目光死死盯著蕭凌,言語之間滿是不可置信之色,他前來遺骸死海的時候,便已經調查過了,這遺骸死海當中擁有無比恐怖的怪物,那個怪物實力幾乎是到達了七星武帝的層次,便是眼前的魔眼究極龍。

然而,蕭凌站立在魔眼究極龍的頭上,這一幕給帝殺郎的衝擊太恐怖了!

「蕭凌他怎麼這麼快就蘇醒了?他之前的狀態,明明和死人差不多啊!」

楊夏已經癱倒在地上,雙眼驚駭看著蕭凌還有魔眼究極龍,他已經見識過蕭凌的強悍之處,現在,蕭凌似乎掌控了魔眼究極龍這個恐怖怪物,哪怕是整個誅蕭盟的強者聯手都沒有勝算!

「蕭凌!他掌控了海神三叉戟!」

錄魏目光閃爍著瘋狂光芒,死死盯著蕭凌手中的海神三叉戟,在海神三叉戟上,除了嵌入的一枚汪洋之心,還有一枚海洋之心!

很顯然,在蕭凌現身的時候,已經將身上的海洋之心嵌入到海神三叉戟了!

除了最後一枚海神之心在龍義寒這裡之外,蕭凌已經是激活了三分之二力量的海神三叉戟!

「蕭凌嵌入了海洋之心,掌握了三分之二力量的海神三叉戟,以海神三叉戟統領東海的力量,他要掌控魔眼究極龍並不困難!」

錄魏咬牙切齒,強忍著心中的恐懼,讓內心比誰都明白,眼前這個魔眼究極龍,一旦發威的話,哪怕誅蕭盟全部強者加起來,也不是對方的一招之敵。

眾人聽到錄魏的話后,紛紛釋然起來,原來蕭凌能夠掌控魔眼究極龍,一切都是海神三叉戟的功勞啊!

就在整個遺骸死海寂靜的時候,蕭凌在無數道驚駭目光的注視下,身形一動,離開了魔眼究極龍頭上。

咻!

當蕭凌再次出現的時候,已經來到了斛珠夫人和夜神婭面前。

望著斛珠夫人和夜神婭凄慘的模樣,蕭凌原本怒火升騰的雙眼,卻是漸漸平靜下來,宛如萬年雪峰山的玄冰一樣,散發著極為窒息的寒氣。

只有和蕭凌接觸時間長的人才會明白,此刻的蕭凌,才是最為令人驚悚的狀態。

「蕭凌!你總算是蘇醒了!」

斛珠夫人吐出一口黑色的鮮血,美眸當中有著一抹喜色,道:「不過,現在似乎有點晚了,我中了帝殺郎的淬魂天襲,現在已經是毒入五臟六腑,你可以替我收屍一下。到時候,你可要記得把那個鎮顏珠燒給我,好讓我在下面永駐容顏……」

「蕭凌,我要求不多,替我照顧好夜羅,她還年輕,不應該就這樣死去……」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