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過仙人,但是那時候我根本無法感知到他們的境界,所以不指導他們的境界如何。」唐浩隨意說道。

「我覺得北陵天朝的仙人應該都很強大。」張頌撼默默的說道:「當年的人妖大戰,就是由北陵天朝的仙宮發起的。」

唐浩聞言,笑著說道:「他們發起了抵抗妖族的戰爭,也不能說明他們更強大。」

「北陵天朝被斬蟒山和北陵山圍著,時刻都可能迎來妖族的入侵,他們的危機意識一定根強。有危機,就能更有動力。」張頌撼默默的說道。

「有道理。」唐浩覺得這話有道理,和中周天朝比起來,北陵天朝確實危機更大。

張頌撼看著唐浩,突然改變了話題:「我聽說你把中周大帝的位子讓出來了?」

唐浩對於張頌撼知道自己讓位的事情一點都不意外,作為仙宮之主,他若是不知道,那才意外呢。

他說道:「是。」

「你要走了嗎?」張頌撼的目光中露出了一絲淡淡的失落。

「是。」

「回北陵天朝嗎?」

「是。」

「你到中周天朝來,就是為了幫助周興昱評定周家嗎?」張頌撼問道。

唐浩笑道:「除了這個原因,其實還有一個原因。」

「你想出來看看?」

「是,你很了解我。」唐浩輕鬆的說道。

「因為我們是同一種人。」張頌撼也笑了。

「那你也應該知道,我會離開的。」

「是,我知道。」張頌撼看著唐浩,默默的說道:「從我見到你的那一天開始,我就知道,你遲早有一天會走。但是我沒想到會這麼快,這才過去了兩個多月的時間,太快了!」

唐浩看著張頌撼,語氣平和的說道:「我還會回來的。」

「嗯,我相信你一定會回來看我的。」張頌撼的臉上露出了一絲淡淡的笑容。

「我有朋友在這裡。」唐浩說道。

「嗯,認識你這個的朋友,是我老張這輩子最高興的事情。」張頌撼感慨的說道。

唐浩聞言,立刻笑了,對張頌撼說道:「我相信還有一件事也是你這輩子最高興的事情。」

「什麼事情?」張頌撼有些好奇的問道。

「有曲仙人這樣的師弟。」唐浩平靜的說道。

「哈哈哈……對……認識你們兩個,是我這輩子最高興的事情!」張頌撼大笑道。

曲方看著唐浩,也不禁笑了。這個年輕人平時看著有些冷漠,卻沒想到竟然也會說出這麼讓人高興的話來。

張頌撼看著唐浩和曲方,目光感激的說道:「曲方守了我一百多年,唐浩則毫不畏懼的為我報了仇。沒有你們,我老張早就死了。」

「師兄,你不是不喜歡回憶不開心的事情嗎?」曲方不想讓老張太過激動。

「哈哈哈……好,不想那些不開心的事情了。還是說點開心的。」張頌撼把目光投向了唐浩,笑著問道:「你來卧仙殿見我,除了告訴我你要走,還應該有別的事情吧?」

「有,我的朋友想參觀一下盛安宮。」唐浩說道。

「唐浩,這恐怕不行。」曲方立刻反對。

「沒有什麼不行的,不就是看看嗎?他們想看,就讓他們看。」張頌撼則立刻否定了曲方的話。

「師兄,這有損仙宮的威嚴。」曲方立刻說道。

「讓人看看,仙宮的威嚴就沒有了?師弟,沒有那麼嚴重。」張頌撼平和的說道。

「師兄,你如果同意了,也會有損你的威壓。」曲方又說道。

「我如果連我最好的朋友提出的要求都無法滿族,那才是有損尊嚴。」張頌撼大氣的說道。

唐浩聽了這話,覺得很是痛快,這才是那個天不怕地不怕的老張。

美麗俏佳人 曲方一看這情況,就知道他自己沒有必要再做壞人了。

張頌撼對唐浩說道:「給我一個時辰的時間,我讓人把仙宮裡的閑雜人等都清理一下,讓后你就帶你的朋友過來參觀。」

「好。」唐浩知道,這是必然的,他覺得該給張頌撼和曲方一些空間,他便說道:「那我先回去,一個時辰之後再來。」

「行,你先回去,一個時辰之後再來。」張頌撼沒有留唐浩。

唐浩起身,對著曲方說道:「曲仙人,我先走了。」

「好。」曲方站起來,算是送唐浩出門了。

張頌撼和曲方看著唐浩離開,曲方這才對張頌撼說道:「師兄,這恐怕不妥。」

「我知道不太好,但也還是必須這樣做。」張頌撼說道。

「師兄,就因為唐浩是你的朋友?你就什麼事都隨著他的心思?」曲方問道。

張頌撼微微一笑:「當然也還有別的原因。」

「什麼原因?」曲方好奇的問道。

「還因為唐浩本身。」

「他本身什麼?」

張頌撼突然發現自己這個師弟此刻有點傻,他笑道:「如果我沒看錯,唐浩將來的成就必然超過你我。難道你不想和這樣的人建立起深厚的友誼嗎?」

曲方聞言,似乎突然明白了張頌撼的意思。

張頌撼繼續說道:「雖然盛安宮好像高高在上,牢不可摧。可是過去的一百多年,我明白了一個道理。」 曲方看著張頌撼,等著張頌撼說出這個道理是什麼。

「我明白,無論你多麼強大,亦或是多麼風光,都不能保證你一直如此。」張頌撼說道。

曲方聞言,微微點頭:「師兄當年是師父欽定的仙宮之主,但是師父死了之後,還是出了意外。」

「所以,無論何時都不要忘了交朋友。特別是那些能夠幫助你人,若是能夠在他弱小的時候就成為他的朋友,那是非常非常幸運地一件事。」張頌撼看著半山湖的方向說道:「所以我在半山湖遇到唐浩的時候,我就知道我的好運氣又回來了。況且,他和我真的很像,我真的很喜歡他。所以,不要說他只是想帶著他的女人參觀一下盛安宮,就算是他要讓我把盛安宮讓出來給他住,我也會考慮的。」

曲方聞言,無奈的笑了:「師兄,看來唐浩只是想帶他的女人參觀盛安宮是我們的幸運,也是盛安宮的幸運?」

「當然,這是多麼簡單的事情啊!」張頌撼笑道。

「我擔心師兄弟們認為師兄做事太過兒戲,不把盛安宮放在眼裡。」曲方有些擔心的說道。

張頌撼不以為然的說道:「我是仙宮之主,若是他們不服氣,就讓他們來做仙宮之主。」

「好吧,師兄,這件事我去辦。」曲方可不想師兄和其他師兄弟發生摩擦。

「那就有勞師弟了。」張頌撼笑道。

「為師兄做事,是我的榮幸。」曲方也開了個玩笑。

「哈哈哈……師弟,我現在發現,我能在你弱小的時候就認識你,真是我最幸運的事情。」張頌撼哈哈笑道。

「我也是。」

「我有過弱小的時候嗎?」 貴女毒心:邪王嗜寵無下限 張頌撼煞有介事的問道。

「現在。」曲方說著轉身就走。

「現在!……也對。」張頌撼笑了,他現在雖然貴為仙宮之主,但是卻連個修武者都不是,確實夠弱小了。

張頌撼心裡明白,曲方這次去清理盛安宮,不會太順利的。他很感激他這位不離不棄的師弟,他認識他,真的覺得很幸運。

青天白雲,翠峰仙宮。

張頌撼靜靜的坐在椅子上,雖然唐浩的離開讓他感到有些失落。但是唐浩答應他一定會再來,這讓他感到十分的欣慰。

套路深:拐個總裁當爹地 有了這個承諾,他就可以等著下一次和唐浩相見了。

雖然他欣賞唐浩,更重要的是因為唐浩的天賦和未來,但是他也還是希望下次見面的時候,也像現在這樣寧靜祥和。

至於南宮俊的死,他根本就沒放在心上。以南宮俊的實力,他根本無法對唐浩構成威脅,他的死是咎由自取。

一個時辰之後,唐浩帶著十個女孩來到了卧仙殿門口。

當然在別人看來,是九個女孩,因為落月的外表就是一個面色黝黑的年輕人。

曲方和張頌撼走出卧仙殿大門,他們雖然都已經看過這九個女孩了。但是此刻再近距離看見,也還是不免對看幾眼。

這些女孩雖然身高不太相同,但是身材卻是一個比一個好。

感知他們的境界,其中又一個是丹尊高階,另外還有一個是丹尊中階。剩下的女孩中,有狂尊、魔尊、戰皇、霸主。雖然境界參差不齊,但是對於女人來說,也已經足夠高了。

讓曲方和張頌撼感到意外的是,還有一個清秀安靜的女孩竟然不是修武者,她竟然就是一個普通人。雖然她應該也是一個美女,但是看那身材,和其他女孩比起來,也不是太出眾。

再看唐浩,竟然拉著這個女孩的手,顯然對這個女孩特別照顧。這照顧似乎還不僅僅是因為這個女孩弱小,似乎更是真正的關切。

「曲仙人、張老伯,可以走了嗎?」唐浩拉著陸含的小手,站在張頌撼和曲方面前。

「當然可以走了,師弟,你帶路。」張頌撼笑道。

「是,師兄。」曲方心中暗道,我是盛安宮的第二號人物,竟然成了這些年輕人的嚮導了。

雖然有些無奈,可是還要繼續做這個嚮導。

於是,曲方在前,張頌撼跟在後面,唐浩拉著陸含的小手,緊隨其後,其他女孩也靜靜跟隨。

一行人走進了盛安宮,開始參觀這中周天朝最神秘高貴的地方。

雖然這裡是仙宮最神秘高貴的地方,但是對於女孩們來說,卻並不太過特別。她們只是覺得這座宮殿更安靜,也更古樸。雖然也帶著一些仙氣,但是卻也並不是太過迷幻。

反倒是給他們做嚮導的這兩個老人,讓女孩們很感興趣。

他們也曾經聽唐浩說過,現在的仙宮之主張頌撼境界被廢了,他只是一個普通人。

但是當這個身形削瘦的老人真正出現在她們面前的時候,她們還是感到很奇怪。

這個老人的身上雖然沒有仙風道骨的感覺,但是卻似乎透著一絲大氣和從容。這種感覺和唐浩的平靜淡然似乎有些相似,這就更加的讓她們感覺這個老人有些特別。

而另外那位曲方曲仙人,則跟這個張頌撼很不同。他雖然看上去很平和,但是身上確實有一種仙風道骨的感覺。這種感覺,比他們之前見到的倫青更濃很多。

像仙人的人卻不是仙宮之主,而不像仙人的人卻是仙宮之主。這挺有意思!

此刻的盛安宮內,已經看不見任何人了。不管是弟子,還是仙人,亦或是地位更高的長老,都被曲方請出了盛安宮。現在的這座宮殿,就是一個空蕩蕩的宮殿。是一座完全供人參觀的宮殿,任何人都想不到盛安宮會有這麼一天。

但是這一天卻真實存在了,仙宮之主和首席長老,帶著十一個年輕人參觀高貴神秘的盛安宮,其中還有十個是女孩。

因為女孩們認為盛安宮並沒有太好玩的東西,她們也就都沒有了特別的興趣。參觀得也就很快,參觀了一半之後,唐浩便決定結束參觀。

女孩們當然沒有人反對,曲方和張頌撼這兩位老嚮導便帶著十一個年輕人,走出了盛安宮。

「姐夫,那是藏經閣嗎?」靈兒突然指著盛安宮東不遠的那做山峰上的一座十三層樓問道。

「是,那就是藏經閣。」唐浩答道。

「拉蒂小姐喜歡看書,我們去藏經閣看看。」靈兒突然說道。

唐浩聞言,扭頭看拉蒂。

「如果方便,我想去看看。」拉蒂安靜的說道。

「當然方便。」張頌撼立刻說道。

曲方眉頭一皺,心中暗道,藏經閣一直都由平劍鋒掌管。平劍鋒和桂宗的關係很好,也受過桂宗很多好處。他雖然被迫承認了仙宮易主,但是心裡想的什麼,大家都知道。

唐浩剛把桂宗最喜歡的弟子也殺了,現在有要去平劍鋒的地盤,這其實不太方便。

但是張頌撼已經說出口了,他不能阻擋,便也只能說道:「我帶路。」說著向通往藏經閣的懸索橋走去。

「唐浩,請。」張頌撼其實心裡也明白現在平劍鋒的心情一定很壞。不過他不能拒絕唐浩,他也想趁機試試平劍鋒的反應。

於是,唐浩帶著女孩們,跟著曲方和張頌撼,上了通往藏經閣的懸索橋。

這段懸索橋是非常短的,只有一里的長度。

不一會兒,一行人下了懸索橋,站在了藏經閣的門前。

曲方本想上前去叫門,也算是給平劍鋒一個面子,讓平靜風知道他們來了。

「師弟,別看了,進去吧。」張頌撼突然說道。

曲方聞言,無奈的皺眉,心中暗道,這都是不怕事大的主兒。他只能當先推開了藏經閣的大門,走了進去。

張頌撼和唐浩帶著女孩們,也都跟著進去了。

「好濃的書香味。」靈兒小聲說道。

「這是藏經閣,有非常多的藏書,書香味自然很濃。」唐浩解釋道。

「哦!到了這麼有文化的地方,是不是不應該說話?」靈兒想起了地球的圖書館,那是一個不能說話的地方。

「當然。」

「哦……好。」靈兒抬手捂住了她的小嘴。

這個時候,曲方和張頌撼去給藏經閣的創建者清明祖師的神像上香。

唐浩和十個女孩站在後面,很尊敬的看著。他們都是懂得尊敬先者的人,都知道這時候必須表現出應有的尊敬。

張頌撼和曲方給清明祖師上了香之後,便向樓上走去。

唐浩和女孩們也立刻跟上,向二樓走去。隨著接近二樓,那書香氣更濃了。這股書香氣,但是引起了女孩們的興趣,她們都想看看這滿是書香氣的藏經閣里到底有多少珍奇典籍。

很快,一行人到了二樓,看見了整整一層樓都是書架,每一個書架里都放滿了古樸厚重的書籍。

「大家可以隨便看看。」張頌撼對唐浩和女孩們說道。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