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的聲音在發抖,抖得厲害。 傅瑾眸色寒怵,「管教好你女兒,我是已婚男人,有老婆有兒子,而且潔身自好。」

趙嵐面如死灰,「是…是……四…四四爺……」

上下牙齒只打架,聲音也磕巴的厲害。

傅瑾嗓音寒戾,「滾,不要再讓我看到秦家人出現在方圓一公里。」

趙嵐握著包,落荒而逃。

她從小出生很好,不是尋常人家,嫁到秦家,門當戶對,還從沒有遭遇過這樣的待遇,第一次,可眼前這位年輕四爺身上的氣場,根本讓她無法抗拒。

傅瑾眸色戾黑地扯了扯領口,抬手,敲門。

旁邊的小人傅小宋,悄悄地看了一眼爹地,還在剛才驚悚里,才回過神來。

爹地剛才說他是已婚人士,有老婆有孩子,他怎麼不知道?

爹地什麼時候結婚的呀?

爹地的老婆是誰呀?

爹地的老婆不就是他媽咪嗎?

小手輕輕地拽了拽傅瑾西服的后襟,「爹地,你…你剛才說的是真的嗎?」

傅瑾垂眸,瞥了一眼傅小宋,沒有回答。

傅小宋怯怯地縮回了手,「爹地,你老婆是我媽咪嗎?」

傅瑾冷聲問,「你覺得呢?」

傅小宋,「……」

他怎麼知道呀,他這不是問爹地嗎?

傅瑾眸色淡淡的,等了一陣,沒有動靜,又抬手敲門。

還是沒有反應,他摸到手機,撥了宋伊一的手機號碼。

宋伊一正在上廁所,翻著手機找歌,手機屏幕上突然出現狗男人三個字,打了一寒顫,接通,還沒有來得及出聲,就聽到熟悉的聲音,「開門。」

「稍等,我在廁所。」uu書庫www.uusk.net

「嗯。」

然後通話自動中斷了。

十分鐘后,宋伊一才匆匆忙忙地從衛生間出來,走到門口,開了門。

傅瑾進了門,掃了一眼門口的鞋架子,有傅小宋的拖鞋,有她的,都很卡哇伊。

宋伊一,「四爺,不用換拖鞋,您進來吧。」

傅瑾進了門,掃了一圈,房子不大,卻收拾的很乾凈。

他走過去,頎長的身子坐在沙發上,佔了大半的距離。

宋伊一一頓,「四爺,您不是來接傅小宋嗎?不需要收拾一下他的東西?」

難道等著她收拾?

她又不是他家保姆!

傅瑾脫了西服,搭在一側,摘了領帶,側頭看向宋伊一,「傅小宋還想住你這裡。」

宋伊一呼吸一重,所以四爺你大爺的你不是來接你兒子的?

那你來我這裡幹什麼?

傅瑾睡鳳眸浸在黑墨里一樣,看向傅小宋,「我再問你一次,回去還是住這裡吃外賣?」

傅小宋猶豫了幾秒鐘,小聲道,「爹地,其實外面還挺好吃的。」

傅瑾點了點頭,抬眸,看向宋伊一,輕哼了一聲,「點三人份的外賣,我嘗嘗你點的外賣有多好吃。」

宋伊一,「……」

四爺,您沒事吧?

傅小宋,「……」

爹地平時比他還挑食,連爺爺和奶奶都說爹地太吹毛求疵,居然要吃外賣,是他聽錯了嗎?

傅瑾睨了一眼宋伊一,「給我倒杯水。」

宋伊一應了一聲,拿了一次性水杯去飲水機接了一杯白開水,端過來,放在傅瑾面前,「四爺,有點燙,晾一會兒再喝。」 傅瑾「嗯」了一聲,低聲說了兩個字,「謝謝。」

傅小宋站在一邊,驚悚地瞪大了眼睛。

從小到大,第一次聽爹地對人說「謝謝」,還是對大烏鴉,不正常,太不正常了!

傅瑾看到茶几上的小擺件,拿起來,捏在手裡把玩,長指彎曲成了最好看的弧度,手控看了會心跳加速那種。

宋伊一站在一邊,嚴重懷疑狗男人是故意的,可惜沒有證據!

骨感、修勁的長指,就像電影鏡頭裡的特寫,讓人沒有一點抵抗力。

傅瑾抬眸,「或者你下廚?」

宋伊一心口一緊,連忙叫外賣,心口鬱結,平時點兩人份算了,現在點三人份,太費錢了!

按指紋的時候,在糾結,一會兒要不要把支付寶賬單給四爺看一眼,讓他結一下賬?

傅瑾喝了一口水,擱在桌子上,瞥了一眼傅小宋和苟在他身邊的小王子。

傅小宋走過去,坐在傅瑾身邊,「爹地。」

傅瑾,「怎麼了?」

傅小宋鼓了鼓腮幫子,「我和小王子都在大烏鴉家裡吃吃喝喝,你能不能給大烏鴉一點錢呀?」

傅瑾冷睨,「這點錢你沒?」

傅小宋,「……」

他有呀,可是那點錢他存著以後買房子娶老婆呢,過個節,總要給大烏鴉買點禮物吧?

所以不能亂花呀。

傅瑾看向宋伊一。

宋伊一眸底燃起了一抹希翼。

小睫毛精剛才說的話實在太合她心意了,就像她肚子里的小蛔蟲一樣,這一刻被稱呼為大烏鴉她也絲毫不介意!十二文學網

四爺您自己的兒子,沒道理飯錢都不給吧?

對視幾秒后,傅瑾輕聲道,「有賬單么?」

宋伊一心裡愛死了小睫毛精,「有的。」

她速度很快地將這一周的外賣賬單全部翻出來,給傅瑾看。

這點錢,對四爺來說完全是蚊子肉!

可是對她來說卻是一筆巨款!

傅瑾隨意掃了一眼,「怎麼給你?」

宋伊一,「支付寶就可以。」

傅瑾端過杯子,薄唇矜貴優雅地抿了一口水,低聲道,「沒有支付寶,微信可以?」

宋伊一,「可以的!」

傅瑾拿起手機,下載了一個微信,皺著眉頭註冊了半天,綁了一張銀行卡,從手機里翻了半天,找到一張傅小宋的照片,設置成了頭像,打開二維碼,遞給宋伊一,「你掃我吧。」

宋伊一剛打開自己的二維碼,只好關上,點開掃了一掃,掃了傅瑾,點了加為好友,發送請求,一系列動作不能更流利了!

傅瑾聽到提醒,垂眸掃了一眼好友申請,指尖愉快地點了通過,「嗯,好了,你自己算好發給我。」

宋伊一迅速算好了賬目,連同每一張單子都截圖了,全部發給了傅瑾。

傅瑾只看了最後一行,給宋伊一轉了錢,「嗯,收一下。」

宋伊一收了錢,心情突然格外好。

這個月又不用吃土了!

在國外這五年攢了一點錢,回來買了一套房子,背著房供,入不敷出,快要窮成狗了。

看傅家喝完了水,很熱情好客地問,「四爺,您還要嗎?」

傅瑾睡鳳眸鎖定在她臉上,「要什麼?」 宋伊一愣住。

要什麼?

要水呀,還能要什麼?

可詭譎的是這句話鑽入耳蝸,讓人四肢百骸都蘇!

狗男人,能不能停止散發你的荷爾蒙,很擾民好不好?

傅瑾看著宋伊一。

宋伊一好幾秒反應過來,「四爺,您還要水嗎?」

傅瑾沒出聲,將空杯子遞給宋伊一。

宋伊一看到他的手,臉又熱了,轉身去打水,才感覺周圍的氧氣又回來了!

打完水,走到陽台上打開了窗戶,讓房間空氣流暢,散散狗男人身上的氣息。

回到客廳,將水遞給傅瑾。

傅瑾,「坐。」

宋伊一看了一眼,那麼小一張沙發,狗男人坐中間,小睫毛精和小王子佔了另一邊,只剩下一點空間,還在狗男人旁邊,讓她怎麼坐?

還不如要了她的命!

而且,四爺可一點都不見外,彷彿在自己家裡一樣,看,那一副主人翁的姿態,讓人好不爽。

傅小宋推了推小王子,「你坐下去。」

小王子讓開了,但是那麼小一點位置,宋伊一還是坐不下。

宋伊一,「你們父子坐,我站著還能減肥。」

想去陽台上吹吹風,覺得客廳里氣溫不停地在上升。

到了陽台上,站了一陣,突然感覺到有道目光朝著她看過了。

她回頭。

注意到他的視線,抬頭瞥了一眼,看到掛在陽台上自己的文一胸和內一褲,連忙拿下來,揣在懷裡去了大卧室!

傅瑾收回視線,端起杯子,不停地喝水。

傅小宋剛在正在想怎麼和爹地提分家的事,出神,完全沒有注意到發生了什麼。美女窩小說

過了好一陣,宋伊一才從卧室出來,給自己打了一杯涼水,一口氣喝了才感覺渾身舒服了一些。

拿起手機,不停地看外賣,還不到,還不到!

快點到,等狗男人吃完了快點走人!

又等了二十幾分鐘,外賣終於到了。

她喊了傅小宋和傅瑾,將外賣拎到餐桌上,打開,看到三碗面里的香菜和蔥花才想起自己忘記備註不要香菜、不要蔥花、不要韭菜了……

剛才被狗男人迷的七暈八素,忘記了!

傅小宋,「……」

看了一眼爹地的方向,去洗手還沒有回來,速度很快地將他碗里的蔥花和香菜全部夾到了爹地碗里,暗搓搓將爹地碗里的雞蛋夾到了自己碗里,挑了挑面,埋到了面下面。

宋伊一在旁邊看著,驚呆了!

小睫毛精膽子真不小呀。

過了一陣,傅瑾洗完手回來了,傅小宋連忙吃了一口自己的面。

傅瑾坐下,看著自己面前的面,眉心擰了幾分,掃了一眼傅小宋的。

傅小宋小緊張,「爹地,不好意思,我忘記告訴大烏鴉你也不吃香菜和蔥花了。」

宋伊一,「……」

她不知道該說什麼,還沒有來得及出聲,就看到狗男人理所當然地將他的面推到了她面前,「蔥花和香菜挑了。」

宋伊一心頭惱火,「我又不是你家傭人!」

傅瑾眸光落在宋伊一的面上,幾秒鐘后,又看了一眼傅小宋的面。

傅小宋悄悄地垂下了腦袋,大烏鴉點的外賣都不好吃,就這個面還能咽下去,雞蛋還算好吃,所以他才偷了爹地的那個。

大烏鴉應該不會拆穿他吧?

宋伊一輕輕咳嗽,「傅小宋好像比較挑食,只有這個面他還愛吃,我就點了這個,四爺如果不喜歡還是……」

然後她就看到狗男人用筷子夾破可自己的雞蛋,一半放到了他自己碗里,將面端了回去。

她的雞蛋呀!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