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時的趙立,更是雙腿發軟,渾身止不住的顫抖,臉色煞白,直接一屁股坐在地上,更是溢出一灘水漬,騷臭難聞。他看著林晨,就好像看著修羅場的惡魔,下一秒,就可以把他撕得粉碎。

他滿腦子只有絕望和恐懼。

一想到自己為了袁紅春得罪了一個比他還厲害的大佬,甚至比京城整個袁家都恐怖的人,他就恨不得時間有買後悔葯的,這樣他就不會逞強得罪林晨了。

綠毛眼睛都直了,再明白了眼前的局勢后,立馬來了精神,拍拍屁股站起來,心裡簡直爽翻天了,恨不得大叫兩聲,來表達他的激動心情。

一個不用出手,僅僅報出名字就能壓倒京城袁家的庫不存在,絕對是他這輩子的福星。

他很慶幸,自己剛才沒有倒戈,給林晨留下了並肩作戰的形象。

袁紅春的道歉,林晨也接受了。

他心裡還是清楚京城袁家和七星山的關係,沒必要深究。

林晨淡淡的開口:「這件事情到此為止!」

袁紅春沒想到這件事情就這麼輕鬆解決了,臉上抑制不住的狂喜。

提著的心,終於放鬆了下來,幾個深呼吸后,努力平復著心情說道:「林少您大人有大量,我袁紅春以後為林少馬首是瞻,你讓我往東,我絕不往西。」

這就是在表忠心了。

看的周圍人又是一陣驚呼。

能讓袁大佬馬首是瞻,那豈不是林晨以後就是這南州市的天了,以後這南州市他便能說一不二了。

林晨並沒有表現過多的情緒,只是微微點頭。

接下來,林晨便被袁紅春請到了包間的首位,還有筱筱幾人,也被大佬請了過去。

幾個人都顯得有些手足無措,在大佬雲集的包間,坐在前排,讓她們猶如熱鍋上的螞蟻,心神不安。

只有趙立,剛才對林少不敬,被綠毛等幾個紈絝直接轟出了包間,去和外面那人山人海一塊兒看演唱會了。

趙立卻是欣喜若狂,一溜煙的跑了。

對他來說,能夠平安無事,已經是燒高香了,再說在包間里看著林晨,就讓他有種毛骨悚然的感覺。

大概又過了十幾分鐘。

音樂聲響起,穿著一身粉嫩連衣裙,美的驚心動魄的謝菲終於出現了。

一開口,那美妙動聽的歌聲,便從麥克風中傳了出來。

謝菲演唱會的第一首歌,正是她的成名曲《往事如煙》,特色獨具的唱腔,頗具新意的音樂製作,再加上聲音空靈婉轉,賦予了這首歌全新的生命。 整個體育館,直接沸騰了,直到最後一個音節;落下,尖叫聲經久不衰。

那怕是包間的大佬們,此時就好像被歌聲洗滌了心扉,忘卻了官場的爾虞我詐,全身心的投入到了歌聲之中,心情前所未有的平靜舒緩。

一曲終落,許多大佬紛紛感嘆:「這才是真正的歌手,不管是聲音還是歌唱技巧,都完美的無可挑剔。」

大眼睛妹紙也是深感認同:「如今的華夏樂壇,怕只有《東風破》的原創作者林晨,才能和她相媲美。」

提起東風破,筱筱和她的兩個閨蜜,眼睛就差冒出小星星了,滿目都是崇拜,完全忘記了她們之間的矛盾。

「這是自然的,好多樂評人可都說了,林晨那可是天才!」

「一首東風破此時已經在各大音樂榜單霸榜一月有餘,而且絲毫沒有下降的傾向,這就足以說明林晨的實力了!」

「可惜林晨小哥哥到現在都沒有露過面,真不知道他長什麼樣子。」

話題扯到東風破上面,包間的氣氛一下子就鬆弛了下來。

在坐的不管你身份地位,不管男女老少,都對那首霸榜一個月的歌印象深刻。

你一言我一語,話題越是越說越多。

哪怕是最古板,剛才還丟了面子的袁紅春也忍不住開口說道:「東風破的原創作者林晨,卻是是不可多得音樂天才,不僅年少有為,更是通過音樂發揚我華夏的美德,打破了華夏音樂模仿外國風格的壁壘,卻是值得稱讚。」

這也不是他一個人的態度,而是南州市所有大佬,一致認同的。

東風破卻是是首好歌,但更重要的是他敢於突破固有的風格,敢於創新,為華夏的音樂風帶到了一個巔峰。

一下子,大家都沒有了剛才的恐懼害怕,開始聊得熱火朝天,可是這些人總,只有林晨一個人,面色平淡,似乎並沒有興趣。

大眼睛妹紙很明顯的注意到了這一點,以為林晨因為東風破的原創作者晨,有些落寞。

畢竟兩個人同名,而且那個林晨現在是人人誇讚,他心裡難免會有些落差。

一個是靠強大的背景,一個是靠音樂才華,相比較於前者,他們對後者則更加的信服,更是他們這些高中生的榜樣。

「林晨,你不要難過,那個林晨就是百年一遇的音樂奇才,你沒必要和他比較的。」

「就是啊,你的出身就已經贏在了起跑線上了,肯定能力也不會弱了,是不是?」

大家你一言我一言,寬慰著他,林晨只得無奈的笑笑,說道:「你們說的有些誇張了,在我看來,他的音樂才能也只能算中等,大概和我不相上下。」

他這話可是大實話。

林晨前世也十分喜愛音樂,自己也創作過,所以對自身的天賦認識還是十分清晰的。

如果真如他們所說,是百年一遇的樂音奇才,不至於到最後都默默無聞。

混了大半輩子。

這一世,自然也不是那種天賦異稟的條件,只能在很多外在條件的幫助下,一個就是他借鑒了周大大的絕世名曲東風破,第二就是武道修為這個外掛。

更重要的是還有神級系統的輔助,想不成功都難。

可是他那大實話,落在外人耳中,卻是別有一層意味。

他一個靠著背景壓人的關係戶,居然說一個靠真才實學贏得大家佩服的人,天賦中等。

更重要的說的還是她們心中新一代男神,這讓她們心裡,對林晨也不似剛才那麼熱切了。

臉上的表情也淡了下來。

剛才那熱火朝天的討論聲,也冷卻了下來,林晨的話,讓她們心裡很是膈應,但是看在因為林晨的關係她們才能在包間看演唱會,才能得到眾多大佬的尊重,她們也不好意思當著他的面懟回去,只能把心裡的不快憋回去。

不只是那些妹紙,就是之前的二世祖,雖然面上不敢露出不屑,但是也在心裡腹誹。

「這小子還真是狂妄的沒邊了,他有背景。咱招惹不起,這點咱們承認,但是咱們最起碼對自己還是有一個明確的認知的,人家東風破林晨的天賦卻是是前無古人後無來者,這不可否認啊!」

「哎,看來咱們雖然紈絝點,但是人品比他強太多了,不會嫉妒人家東風破原創作者林晨的音樂才能。」

「什麼叫和他差不多,真是消掉我的大牙了,我現在嚴重懷疑這小子從小是被人捧慣了,隨便唱首歌,就被周圍的人誇的天上有地下無的,這才讓他自大的認為自己能和東風破的音樂天才相提並論。」

「真是讓人作嘔,除了背景能拿出來說道說道,還特能吹牛逼。」

紈絝們心裡簡直有一萬頭草泥馬在奔騰。

他們可都是東風破林晨的忠實粉絲。

實在無法接受一個靠背景令人懼怕的權二代,那麼侮辱他們的偶像。

還和他比,差不多,這簡直是對東風破林晨最大的侮辱。

就連南州市那些大佬們,也都忍不住搖搖頭。

他們不敢問,也不敢說。

誰讓這小子有神秘的七星山做靠山,此時一個個只能裝聾作啞,當沒聽見。

但是,卻忍不住在心裡對林晨鄙視。

一個是為華夏樂壇做出突出貢獻的音樂天才,一個是無所事事,橫行霸道的世二族。

倆人壓根沒有可比性。

整個包間,由原來的的熱絡,陷入尷尬的安靜之中。

林晨這個眾人眼中不識好歹的罪魁禍首,此時毫無感覺,只是欣賞著台上謝菲的演唱。

一會兒的功夫,謝菲已經嘗到了第四首歌,沒有一首歌都是大家耳熟能詳的好歌,每一曲落下,讓那些平日里眼高於頂的紈絝們也不禁流露出痴迷的神情。

「太牛了,謝菲這首歌現場演繹的效果比起之前在錄音棚精心修飾過的有過之無不及。」

「切,你以為謝菲歌后的名號是叫著玩的嗎?」

「還真是,這就是實力啊!」

「現在的那些小鮮肉一茬一茬的跟跟割麥子似的,又有幾個自身業務夠紮實的,不過就是靠著化妝,走了一波顏值的熱度,發出來的歌曲也是經過鬼斧神工的修音師的修改。」

「真到演唱會的時候,簡直就是車禍現場,還有那個一直不肯露面的林晨,誰知道他的現場演唱效果怎麼樣?」

最後這個人的話,徹底把原本支持東風破林晨的人分為了兩個派系。

其中以筱筱為首的人是堅決支持東風破林晨的,頓時不滿的反駁道:「你也說了,沒有見過林晨,怎麼就能懷疑他的現場演唱的水平?」

「就是,就算林晨在歌唱水平上不然謝菲那也不丟人,謝菲那可是有公司專門培養出道的,而且也已經有了好幾年的磨鍊,人家林晨只是剛出道而已。」

「你們覺得對一個新人,就給這樣的高標準,合適嗎?」

她們可是東風破林晨的鐵粉,直接給懟起來,讓那幾個紈絝應接不暇,只得選擇閉口。

還有一方面是因為他們可想因為跟一幫小女生爭論,招惹來身邊這個林晨出面。

只不過,這個話題,正好也勾起了在場所有的好奇,那就是,東風破的林晨,現場演唱到底如何?

如果按照往常的經驗,像這種爆火的新人,現場十有八九都是慘不忍睹。

於是,就下來就算筱筱他們提及東風破林晨的音樂天賦,也沒有人再接茬把他和已身為歌后的謝菲相提並論。

只是在唱到第五首歌**部分的時候,就在所有沉迷其中的時候,林晨確實出口打斷了他們視聽上的極致享受:「謝菲失誤了、」

那種在雲端翱翔的感覺突然被人打算了,所有的面色都不太好看。

可是林晨的背景在那放著,他們又不能說什麼,只是心裡對林晨的意見更大了。

覺得這就是猴子派來的逗比。

高瘦個的閨蜜仗著筱筱是林晨的女朋友,認為有筱筱在。林晨背景再牛逼,也不能把他怎麼樣,也不怕他,不滿的皺眉說道:「你懂什麼?居然敢點評謝菲。」

「就是,也不看看謝菲在歌壇的地位,你不要以為自己和東風破的林晨同名,就覺得自己就是音樂天才了。」

失憶嬌妻:傲嬌總裁吃定你 軟萌的閨蜜小臉不悅的附和道。

原本剛才她們對林晨的態度已經有所改觀。

可是身為東風破原唱作者的鐵杆粉絲,她是真的砍不下去林晨不懂裝懂,不僅點評了她們的偶像,現在居然對著歌后謝菲大放厥詞。

剛才那好不容易好轉的印象也隨之崩塌。

林晨卻是很平靜,也不再辯解什麼。

她們也只當林晨是被說的羞愧難當,不想在丟人了,然後送給他一個大大白眼,繼續聽謝菲演唱。

筱筱和大眼睛妹紙目露不解的看向林晨。

顯然她們覺得林晨並不是那種嘩眾取寵的人。但是謝菲可是華夏歌壇眾所周知的實力派,豈能是林晨有資格評判的。

而且剛才他們每個人都是真真正正的陷入到了她的歌聲中。 最終要重要的是所有人並沒有發現有哪裡不妥,可是林晨卻說她有失誤,這也不禁讓筱筱和大眼睛妹紙無語。

但是也沒好意思出口討伐他。

化作了兩聲無奈的嘆息聲,心裡暗想,幾遍再優秀的男孩子,也不容許別人在他的面前誇獎其他男孩,更別說是同名同姓。

異能特工:軍火皇后 正是因為嫉妒東風破林晨,才失去理智,對謝菲進行抨擊,讓所有的人目光聚集在他的身上。

這種想法他們也是能夠理解的。

在大家再次投入進去的時候,歌聲卻戛然而止。

謝菲忽然面色凝重的站在舞台中央,誠摯道歉:「很抱歉,辜負了大家,剛才在這首歌的**部分,我失誤了,卻是是因為我身體原因,再次抱歉,影響了大家的視聽體驗。」

謝菲的話一出口。

整個包間再次陷入詭異般的寂靜。

所有都不可思議的看著此時還在欣賞謝菲演唱的謝菲。

紈絝們更是不約而同的吞咽了一口吐沫。

驚的眼珠子都快瞪出來了。

「我靠,真是神了,這都能才出來?」

「這也太不可思議了,難道他還真有點音樂天賦?」

「這不可能吧,你以為他是東風破的原唱呢,八九不離十是胡亂蒙的。」

又是一陣耳語討論,大家一致認為,林晨就是瞎貓碰個死耗子,蒙的。

簡直開玩笑。

打死他們都不能相信。一個靠背景壓人,無所事事的世二族居然有這樣的音樂造詣。

更何況這可是謝菲,在這個華夏,都是人人稱讚的歌后謝菲啊!

要是被一個十幾歲的少年輕鬆聽出來她演唱會居然有失誤,豈不是太令人笑掉大牙了。

不僅是紈絝心裡如此想的,就是筱筱她們,在最開始的不可思議之後,也想到了這一塊。

林晨再眾人的印象中就是背景比較彪悍,就連筱筱和他同學幾天,也從來沒有見他展示過音樂上的才華。

一個對樂器一竅不通的人,居然對一個已經成熟的歌手指手畫腳,那不是扯淡是啥。

謝菲對於看台之上有人幽靜瞧出她的失誤,毫不知情。

她那一雙好看的眼睛,看向演唱會的一角,那裡只有稀稀疏疏的幾個人,心裡頭,失落之感頓起。

從什麼時候開始,她的人氣已經跌落到如此境地。

如果是一年前,她的人氣在整個樂壇都是無人能及的,每次開演唱,壓根不用擔心,票賣不出去,好不誇張的說,當年她的演唱會門票絕對是一票難求,可以說是萬人空巷。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