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勒戈壁,你不是女兒住院了嗎?老子今天送你也去醫院,我成全你們父女,讓你們做個伴!」

黃毛青年說完,大腳直接朝著老頭的臉上踩去。

老頭的年齡大了,如果被黃毛青年一頓暴打的話,很可能直接被打死過去!

不過,最終,黃毛青年的腳沒有踩下去,當然,這不是他的良心發現,讓他住手,而是有人突然撲到了他身上。

「爺爺!」

一個長相清純,身材高挑的漂亮女孩,攔住了黃毛青年,看著躺在地上的老頭,淚眼婆裟。

這個女孩子,竟然是在公交車上和李偉坐在相鄰座位的穆秋雨!

「你們憑什麼打人!你們吃飯不付帳,憑什麼毆打老人!」

將躺在地上的了老頭扶起來做好,穆秋雨怒視黃毛。

而本來因為有人阻攔了自己動手,而感覺有些不爽的黃毛,在看到穆秋雨的那一刻,這些不爽頃刻間煙消雲散,他的眼中燃燒著的是不加掩飾的慾望。

他看著穆秋雨,不僅不生氣,還色眯眯的笑著說。

「小姑娘,有沒有興趣,今天晚上跟大爺出去玩一玩?」

黃毛的動作浮誇,他身旁圍著的藍毛,紅毛,綠毛幾人在見到黃毛的動作以後,每個人都哈哈大笑起來,顯然,黃毛口中所說的玩一玩,可不是普通的玩一玩。

「你……色狼!」

穆秋雨氣的胸脯劇烈的起伏,看著黃毛半天才說出「色狼」兩個字。

穆秋雨青澀的樣子,顯然更加激起了黃毛心中的慾望,這種青澀的妞,可是有很大的幾率是處女的。

想到這裡,黃毛再度,仔仔細細打量了下穆秋雨,這一打量,當他看清穆秋雨挺翹的臀部,和高聳的胸脯時,不由的咽了下口水。

極品!當之無愧的極品!面前的小妞不僅臉蛋漂亮,就連身材也絲毫都不遜色電視上面的那些所謂的模特們!

「今天晚上,就你陪大爺我吧。「

黃毛再一次開口,說話的語氣已經從疑惑換成了肯定,顯然,他已經把穆秋雨當成了自己的目標。

而且,這還不是最關鍵的,關鍵的是黃毛絲毫不顧及現在是大街上,周圍有著許多人,竟然直接把手向著穆秋雨的臉蛋摸去。

穆秋雨嚇的往後一退,避開黃毛的手掌,又驚又怒的道。

「我要報警,我要將你這個壞人繩之以法!「

穆秋雨邊說,邊掏出了自己的手機。

像她們這種既沒背景,又沒金錢的普通人家,也只能寄希望於警察,讓他們來維護社會治安,來保護自己的安全。

「嘭!」

穆秋雨手上的手機被黃毛一把拍掉。

「啪。」

黃毛一腳踏上,直接將穆秋雨的手機踩得粉碎。

「小妹妹,難不成,你以為我會叫你報警嗎?」

黃毛戲謔的望著穆秋雨,看著他的眼神,就像是獵人在看著已經被陷阱捕抓到的獵物。

獵物已經沒有逃脫的機會,現在獵人所需要做的只是收網而已。

「你別過來!」

穆秋雨的眼中呈現出驚恐之色,不停的後退,將求助的目光投向了四周看熱鬧的人群。

而這些圍觀的人群每一個接觸到穆秋雨求救的目光后,大多都是躲避,僅有的幾個沒有躲避的,看著穆秋雨的眼神也十分淡漠,顯然沒有出手的打算。

穆秋雨長這麼大,頭一次為人情的淡漠感到痛心,她不禁想到了那次在公交車上挺身而出的叫做李偉的青年。

如果,這個青年在這,他會不會挺身而出,在救自己一次?

「你們放過我孫女吧。」

「飯前不要了,我們也不用你們賠償老頭子的傷啊,你們只要放過我孫女就行了,求求你們啊!」

一直站在後面的,穆秋雨的奶奶一把跪在地上,哭嚎著說道,一邊哭,還一邊向黃毛青年磕頭。

可黃毛他們幾個人見到這種情景,卻依舊是在嘻嘻哈哈的交談著,連看都沒有去看老婦人一眼,而是把目光投向了穆秋雨。

他們每個人看穆秋雨的目光都像是毒蛇一樣,可想而知,穆秋雨如果落到他們的手上,會遭受到怎樣的待遇。

老婦人或許也是見到自己求他們沒有用,把求助的目光轉向了周圍看熱鬧的人群。

「求求你們,救救我孫女了。」

「求求你們,救救我孫女!」

或許是受到老婦人的影響,圍觀的人群終於有人發聲。

「你們還是不是人啊,欺負人家小姑娘!」

「說的就是啊,吃飯給錢,天經地義呀!」

……

隨著第一個人開口說話,逐漸的,旁邊圍觀的群眾們站出來的人越來越多,這也就使得聲討的聲音越來越大。

起初只是一個人,兩個人在說話,黃毛並不以為意,但隨著站出來的人越來越多,以助於他身邊的人全部在開口聲討他時,他的眉毛一下子皺了起來。

只見黃毛一把將身旁的板凳抓起,然後重重的摔在地上,色厲內茬的道。

「誰特么要是在逼逼,老自己就對誰不客氣!」

見到黃毛的這個舉動,剛剛還在聲討他的中人們,一下子全都禁了聲,就好像從正常人一下子變成了啞巴一樣,再也沒人開口說話,甚至於,還有人擔心惹禍上身,悄悄地溜走了。

值得讓人注意的是,這些溜走的人,沒有一個付了飯錢。

「呵呵。」

見到再也沒有人阻止自己,黃毛的臉上露出了笑意。

這時,在這個路邊小攤上,只剩下了老婦人的哭喊聲,只不過,這一次每一個圍觀的人碰上老婦人後,都如同躲避瘟疫一樣,再也沒有人肯幫助老婦人了。

聽著自己奶奶撕心裂肺的哭喊聲,穆秋雨的目光狠狠的瞟過在場所有人的面孔,她很在場的所有人。

恨黃毛的壞,目無法紀,更恨在場的人沒有正義感,沒有人願意伸出援助之手。

穆秋雨將老婦人拉起,讓她和爺爺坐在了一起,一個人迎向了黃毛。

雖然,穆秋雨的身體在輕微的顫抖,她的內心在害怕,但她卻清楚,自己這一刻沒有任何人能幫她,而她今天就算是死,也不會讓這些人渣們玷污了自己的身子!

想到這裡,穆秋雨將身後的水果刀攥的更緊了些。

她這把刀不是用來捅小混混的,這些人固然可恨,但穆秋雨卻沒有傷人的勇氣,她這把刀是用來自殺的!

她絕對會在小混混玷污自己之前,結束自己的生命!

「小妹妹,你放心,我會很溫柔的。」

見到這一次終於沒有人在阻攔自己,黃毛的臉上露出了微笑,說完話后,他猙獰的模樣一下暴露,向著穆秋雨一把撲去。

穆秋雨這一刻彷彿看見了自己即將會被面前的小混混姦汙,手裡的水果刀握的更緊了,一把朝著自己的胸脯刺去! 「咣當。」

穆秋雨的水果刀最終還是沒有刺進她的肌膚裡面,而是在離她衣服一公分左右的地方停了下來。

穆秋雨並沒有去管掉在地上的水果刀,而是目光驚奇,甚至有些不可置信的望著站在自己面前的年輕男人。

「是,是你?」

或許是因為太過激動的原因,這時的穆秋雨說起話來竟然有些結巴。

「對,是,是我。」

為了緩解穆秋雨受到的驚嚇,李偉故意模仿著穆秋雨的語氣說道。

雖然,在公交車上面前的女孩子認為自己佔了她的便宜,並因此險些讓自己背上公交色狼的罵名,但不管怎樣講,最終還是把誤會解釋清楚了,而實際上,李偉對面前的這個女孩子還是有著相當的好感的。

而這也是,李偉出手的理由之一,至於其它的理由,則是因為這些混混們做的太過分了!

對於人,李偉會留情面,但對於這些人渣,李偉絕對不會手下留情!

「喂喂喂,誰特么叫你小子多管閑事的!」

「你個慫貨,老子沒收拾你就是你的榮幸了,你竟然還敢多管閑事?」

黃毛好不容易把擋在自己面前的人全部都給趕走了,正當他打算好好的嘗一嘗面前這位嬌美女孩的滋味時,竟然又跑出來了一個人來多管閑事,你說這叫**上頭的黃毛,如何不憤怒?

就好像一句網路語言所說的那樣,脫了褲子你就叫我看這些?

明明寫的是AV全集,下載來看是葫蘆娃?

尤其是當黃毛看清面前這個膽敢阻止自己的年輕人,竟然是剛剛坐在他旁邊吹牛逼的人後,黃毛的心裏面更加生氣。

剛剛老子那麼挑刺,你們都跟孫子一樣,只敢做一個縮頭烏龜,現在老子要放過你們了,你竟然自己往這撞,你特么的是想找死嗎?

「你說慫?」

李偉的眉毛一挑,看向黃毛的眼神冰冷,就像是一柄寒光凜冽,即將出鞘的絕世好劍。

剛剛他是因為自己的事情太多,懶得在這些小人物身上浪費時間,才沒有去理會這個黃毛青年的挑釁,但現在卻是不同!

黃毛青年人渣般的行為,已經激起了李偉心中的怒火,而當李偉打算出手時,他可不會在慣著對方!

同李偉的目光一接觸,黃毛青年的心裡,便不由自主的打了一個寒戰,就好像突然間冬天來臨,他卻還只穿著短褲背心一樣,但隨即他想起自己現在所面對的這個青年,壓根就是一個慫包后,他心中的怒火也是躥的很高。

「馬勒戈壁,老子就說你慫了怎麼滴吧?老子今天就說你慫了!」

黃毛青年伸出手指,一下下點著李偉,目光無視一切。

而李偉的站出,不僅吸引了黃毛和周圍看熱鬧的路人的目光,就連黃毛的夥伴,藍毛,紅毛,還有綠毛也是面色不善的望向他。

顯然,如果李偉膽敢動手,他們四個人都會幫忙!

看著黃毛伸出的手指,李偉的眉毛越皺越深,他最討厭的一個動作,便是被人用手指指著,黃毛的這個動作,成功的激起了他心中的怒火。

「你要小心啊,他們人多。」

正當李偉打算動手時,穆秋雨突然拉了拉他的衣袖,擔心的道

雖然在公交車上,李偉已經證明了自己的身手,但是人們就是會有這種習慣。

你明明很相信對方,但是當對方去做一件危險的事情時,你總是會擔心,會叫對方小心,而這也說明了一個道理,這個所謂的對方,在你的心中地位很重。

現在的穆秋雨就是如此,她並不知道,現在李偉在他心中的地位正在越來越重。

看見穆秋雨眼中擔憂的神色,李偉輕輕的拍了拍對方的肩膀,示意對方不要擔心,然後緩緩的向著黃毛走去。

而李偉拍穆秋雨肩膀的動作落入黃毛的眼中,卻是叫黃毛心中的怒火如同熊熊烈焰般燃燒起來。

面前的這個女孩子,他黃毛已經樣上了,這在黃毛眼裡已經相當於是被打上了屬於自己的標籤,如今自己的私密物品,被別人動用,他如何能不生氣?

雖然,這個所謂的私人物品根本就不屬於他,但你總不能妨礙一個人渣奇葩的認知觀念吧?

「小子,你特么找死!連老子的妞你都敢碰!」

黃毛氣的連連跺腳,沖著李偉怒吼道,暴怒中的他並不知道,其實找死的並不是李偉,而是他自己。

「是嗎?」

聽見黃毛的謾罵聲,李偉不僅沒有生氣,反而臉上還勾勒出了一抹笑容。

這一幕,李偉的笑容落入別人的眼中,大多數人都是為之一怔。

一對四的局面,放在普通人眼中是很難翻盤的局面,除非對方是一個練家子……

眾人想到這裡,紛紛把目光投向了李偉,當他們看清李偉單薄的身材時,不由暗暗的搖了搖頭。

只歡不愛:禁慾總裁撩撥上癮 而對方如果不是練家子,面對四個人還能這麼氣定神閑,怡然不懼,那只有一種可能,那就是這個傢伙壓根就是一傻子!

也只有傻子才會這樣沒心沒肺,才會有這麼大的膽子,敢於直面慘淡的人生。

想到這種可能,眾人望著李偉的目光也有些釋然了。

本來,他們還在想,難道這年頭連老人跌倒都沒人敢扶,怎麼可能還會有人敢站出來,不懼混混們的報復,來幫助面前的少女呢?

這一下,在場的眾人全部都明白了,因為站出來的這個人是傻子,傻子做什麼事情都是不值得驚訝的,要不然,怎麼會叫傻子呢?

傻子總是要與正常人有些不同的。

而正當在場的大多數人都認為李偉是個傻子,或者說是神經有問題時,讓人驚訝的一幕發生了。

只見,這個所有人認為是傻子的青年,竟然在這個時候動了!

眾人幾乎只是覺的眼前一花,根本就看清李偉做些什麼,李偉就已經將黃毛一拳撂倒。

而剛剛還不可一世的黃毛,這時候卻已經躺在了地上,抽搐著站不起來,一雙眼睛瞪得老大,似乎是想要訴說,自己根本就沒有料到會發生這一幕。

故人以北愛荒涼 隨著黃毛倒地,這強有力的事實,如同一記響亮的巴掌般抽在了在場眾人的臉上,剛剛還逼逼著沒完的眾人,在這個時候已經是沒有人說話,每個人都是目瞪口呆的望著眼前發生的這一幕。

重案S組 被他們認為是傻子的青年,竟然一下子就把黃毛這個混混給撂倒了!

雖然,沒有人看清,李偉的動作,但在場的眾人,再也沒有人膽敢說面前的這個人是傻子了。

而一直擔心李偉安全的穆秋雨,這時臉上也露出了難得的喜色。

因為李偉而始終高高懸著的心在這個時候也終於可以安穩的放了下來,她拍了拍在她身後,一直處於高度緊張的兩位老人,輕輕的說道。

「放心,肯定不會有事的。」

而穆秋雨雖然是在拍著兩位老人的肩膀,但眼睛望向的卻是李偉,她的眸子中透露的是強烈的自信。

「你對他做了什麼!」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