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覺到老人的語氣有些不對勁,曾小美的臉上,疑惑的神色更加的強烈了,以她對文爺爺的了解,他是絕對不會問這麼奇怪的問題的。她的聲音,他一聽就知道了,而且,他的那種語氣,也不是平常的那種冷靜的語氣。

「是不是美丫頭?啊,是不是美丫頭? 後宮笙色 我來說。」

旁邊一直目光緊緊的盯著老人的曾鐵山,聽著老人的嘴裡的話語,眼裡寫滿了激動的神色,聲音有些顫抖的道。

「沒有什麼,沒什麼,大小姐,老爺來了,讓他和你說吧。」

老人從驚喜和激動之中,回過神來,望著前面整個人彷彿都有些顫抖的曾鐵山,匆匆的說了一聲,便趕緊的把電話,送到曾鐵山的手上,「老爺,是大小姐打過來的。」

重重的點了點頭。曾鐵山的眼裡,帶著一絲淚花,有些顫抖著手,接過話筒。

「美丫頭,是你嗎!」

「爺爺,是我,爺爺,你怎麼了?」

聽著爺爺帶著一絲顫抖的聲音,曾小美再次愣了一下,臉上的神情,越發的不安了。

「沒,沒什麼,美丫頭,你沒有什麼事吧。」

聽著話筒之中,傳來的自家孫女的聲音,曾鐵山的那張老臉之上,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被淚花打濕了,聽到了孫女的聲音,最少,說明一點,自家孫女的生命安全,是暫時沒有什麼問題的,只要生命安全,其他的一切就都不重要了。

沒有人知道,今天一天的時間,他是怎麼樣渡過的!

在以前,有人和他說什麼一日不見,如隔三秋這樣的話,他絕對是嗤之以鼻,認為他們這是矯情,是吃飽了沒事幹,無病呻吟的話語,一天就是一天,怎麼會如隔三秋呢?

可是今天,他卻深刻體會到了那種感覺,他終於知道,原來,這個世界上,真的可以一日三秋的,哦不,是一日一世紀!

短短一天的時間,可是對他來說,卻絕對是彷彿一整個世紀這麼長!

一想到他的親孫女,可能出了事,被人綁架,或者謀害,而且那個謀害的人,還是他推薦給他的親孫女的,而且還是他在一力促成兩人在一起的,他便感覺到,自己的心,像是被人一刀一刀的刺開一般,每一分每一秒,他都彷彿是置身於一個滾燙的油鍋裡面,慢慢的煮,慢慢的炸。

他的腦海里,每想到孫女如果真的出了事的話……他就連死的心都有了!

每一分每一秒,他都在盼著有孫女的消息。

一向不信神佛的他,破天荒的,在今日幾乎把諸天的神佛都求了一遍! (汗一個,發現不到月底,要和你們要張月票,真的太不容易了!)

「我……沒什麼事,爺爺,你們那邊,是不是發生什麼事了?」

曾小美本來下意識的便想要直接說事情的,但是話到嘴邊的時候,她的目光,望到前面站在那裡似乎在看窗外風景的蕭易,還是硬生生的止住了話語,轉而沉聲問道,多年刑偵工作,所養成的一種敏銳的直覺告訴她,今天不論是文爺爺還是爺爺兩人,都有些不對勁。

「沒,沒什麼事,你沒事,我就放心了,你現在在哪裡呢!」

曾鐵山一邊伸手擦著自己臉上的淚花,擦著自己的眼睛,一而盡量的壓抑著自己的情緒,讓自己的聲音,聽起來更加的平靜一些。

「我在蕭易這裡,爺爺,你真的沒事嗎?」

曾小美的目光,望了一眼前面的蕭易,猶豫了一下,還是輕聲地回答道,在答完之後,她馬上便又繼續追問道,不知道是不是錯覺,她感覺到,剛才爺爺竟然好像在哭的樣子,聲音之中,透著一絲哽咽和哭腔。

「丫頭,真的沒事呢,你在蕭易那裡?你怎麼跑到蕭易那裡去了?」

聽到曾小美在蕭易那裡,曾鐵山的一顆心,頓時徹底的放了下來,看來,昨天晚上,孫女果然沒有出事,這樣的話,就太好了,只要人沒有事,就算損失一些財產。又有什麼大不了的!

只是,馬上。他便又想起了一個問題,據他所知。曾小美好像和蕭易是不太對付的吧,即便在他的極力調解下,以及上一次的救命之恩之下,她勉強的聽從了他的話語,表示不再和蕭易發生衝突,可也頂多就是面子上過得去的關係而已,她怎麼會跑到蕭易那裡去的?而且,昨天晚上在蕭易那裡過的夜?

「爺爺……」

聽著爺爺的問題,曾小美立時便想起了自己打這個電話的目的。大腦瞬間便重新被之前的那種對於孫志傑的憤怒,仇恨的情緒所佔據了,腦海之中,原本的那一丁點疑惑,也全都被暫時拋開了,咬緊銀牙,她便開始向原原本本,幾乎一點沒有遺漏的向爺爺說起了昨天的事情來,當然。有一些事情,她還是沒有說出來的,也是肯定不會說的。

比如她和蕭易之間發生的那件事情。

至於她所中的毒,她也只是說。孫志傑卑鄙無恥所對她下毒藥,簡單的一筆帶過,並沒有多說什麼。

而僅僅是這麼一說。對面的曾鐵山已經感覺怒髮衝冠,怒目橫眉了!

「啪!」

曾鐵山的一掌。狠狠的拍在了旁邊的茶几上,他的眼中。已經幾乎要噴出火來。

此時此刻,他已經真的恨不得生吃了孫志傑了!

原來孫志傑真的向曾小美動手了,而且,是直接用毒!若不是曾小美本身並不是普通人,身懷絕技,而且,恰巧她認識,並知道蕭易這樣一個神醫的住址的話,他真的就很可能要損失一個孫女了!

「王八蛋!」

曾鐵山咬緊牙齒,一個字一個字的罵出了三個字。

「爺爺,孫志傑這個人,人面獸心,我們以前都看錯他了,這一次,無論如何,我們都絕對不能放過他!」

曾小美咬著牙。

「美丫頭,你放心,無論如何,爺爺都一定會還你一個公道的!這個姓孫的,我絕對不會放過他!就算是掘地三尺,我也找出他來,將他碎屍萬段!」

曾鐵山臉色鐵青,說完之後,才深吸了一口氣,眼裡帶著一種深深的愧疚的神色,「這次,是爺爺對不起你,爺爺這一輩子,白活了,眼睛都瞎了。」

「爺爺,你千萬不要這麼說,這個根本就不能怪你的。」

曾小美連忙道,「是這個姓孫的太會偽裝了,而且,這次的事情,主要也怪我,我自己身為一個刑警,卻是連一點警覺心都沒有,完全沒有察覺到。」

「我們爺孫倆,這些話,就不要說了,你現在受了傷,還沒有完全康復,就先在蕭易那裡好好的養傷,這邊的事情,你就交給爺爺吧,爺爺會處理好的,等爺爺處理好這邊的事情,就馬上過去看你。」

曾鐵山並沒有把曾小美說的話語,放在心上,他知道,曾小美說的都是安慰的話語,不管她怎麼說,也沒有辦法抹殺一個事實,就是他曾鐵山老來眼昏,識人不明,給曾家引薦進了一個人面獸心的人,差一點害了自家孫女的命,也讓曾家造成巨大的損失這個事實,但是曾鐵山也沒有再多說什麼,他知道,現在說什麼,都是沒有意義的。

他現在要做的,只有一件事情,那就是找出那個罪魁禍首孫志傑,為自己的孫女報仇,為曾家報仇,為自己的過錯稍作一些彌補!

「嗯,爺爺,你也不要太生氣了,要注意身體。」

在和爺爺傾訴了之後,曾小美的心中的火氣,也稍稍的平復了一些。

「嗯,丫頭你放心吧,爺爺會注意身體的。」

聽著孫女關切的話語,曾鐵山的眼眶再一次的濕潤了起來,眼裡閃過一絲毅然的神色,心中越發的堅定了,一定要找出孫志傑來的這個決定。

掛斷電話,曾鐵山的臉上,一掃之前的頹廢的抬起頭,目光望向前面的老人,眼眸之中,射出一絲凌厲的寒芒,「老文,馬上幫我聯繫老三,從此刻起,全力追查那個孫志傑的下落!」

「是!」

感覺到曾鐵山的臉上的神色的變化,老人的那一顆心,也徹底的放了回去,他知道。電話那邊,曾小美肯定是沒有什麼事情了。自己的這個主人,老兄弟。心中的坎,也總算是過去了。

他的眼角,也露出了一絲欣慰的神色。

恭敬的應了一聲,他便拿起手裡的手機,準備開始撥號。

但就在他的手,才剛剛放到鍵盤上,還沒有按下去的時候,手機鈴聲,卻是急劇的響動了起來。

「嗯?」

老人的目光。看了一下上面的來電顯示,不由得微微愣了一下,來電的,竟然就是他剛剛準備要撥打號碼的三爺,不過,只是微一愣間,他便飛快的按下了接聽鍵,沉聲道,「這裡是曾家老宅。」

「老文。我是老三,老大呢,他現在怎麼樣?」

「老爺沒有什麼事,剛才大小姐打電話回來了。她沒有什麼事。」

老人沉聲道。

「美丫頭有消息了?那太好了!」

話筒那邊,微一愣之後,立時有些激動地道。

「是的。三爺,你打電話過來。是有什麼事嗎?」

老人點了點頭,平靜地問道。

「老大呢。剛才收到消息,我們又損失了三個億!姓孫的王八蛋,從老七那裡盜走了我們集團的一份重要的財務數據,利用一些卑鄙無恥的手段,從我們公司把賬目轉了出去!」

聽到老人的問話,話筒那邊,立時便從驚喜和激動之中,回過神來,項有些氣急敗壞地道。

「你稍等!」

聽著話筒那邊的話語,老人的臉上,神情一凝,轉過頭望向前面的曾鐵山,「老爺,三爺的電話,姓孫的再次從公司賬上,轉走了三個億。」

「什麼?三個億?」

曾鐵山眼睛一瞪,猛的從椅子上彈了起來,直接從老人手裡抓起話筒,「老三,你剛才說,我們又損失了三個億?」

「是的,而且還是美金,這個姓孫的王八蛋,實在太狠毒了!老大,現在這樣一來的話,情況有些不妙,我們之前才剛剛在n市那邊,上馬了兩個大項目,本身的流動資金就是非常的緊缺的,若是這個消息傳出去的話,恐怕會引起一些麻煩,而且,我擔心,這個姓孫的,可能還會繼續的耍一些手段,讓我們造在大的損失,我們可能還是要提前做一些準備。」

話筒那邊,語氣透出了一絲慌亂地道。

「資金的事情,交給我來處理,你現在只需要做一件事情,那就是追查那個姓孫的下落!不惜一切代價,也要把他找出來!」

曾鐵山咬緊牙關,握緊拳頭,眼睛,彷彿要噴出火來。

三億美金!

摺合華夏幣就是二十多億!

就算是龐大如曾家這樣的巨頭,也絕對是一筆巨資了!也足以讓曾家感覺到肉痛了!

尤其是,在這樣的一個關鍵時刻,這三億美金,更像是狠狠的一刀,砍在了曾家的心窩子上。

曾家以前一直在四大世家之中,陪居末位,一直到前一段時間,李家出事,被蕭易一次性徹底的擊垮下去,從g市消失,曾家才迎來了一個全新的契機,雖然在那一場戰役之中,曾家其實並不是主角,甚至可以說,只是一個圍觀者,事後,真正的最大的利益的獲益者,是陳建國,還有韓家。

但是李家的那塊大餅實在太大了,而且,在事件的後期,曾鐵山當機立斷,還是參與了進去,所以,最後,曾家依然還是有所斬獲的。

正是憑藉著這一個契機,已經積累,沉默了很多年的曾鐵山終於下定決心,決定開始對曾家進行一次擴張,開始加快了步伐,承接下了幾個大的項目。

現在,曾家的幾個大項目,全部都正處在一個非常關鍵時刻,尤其是鄰近的一個小城z城的那個大城建設項目,更是正在如火如塗!

可是在這個關鍵的時刻,竟然出了這麼一檔子事!

他知道老三剛才說的話語,已經是非常委婉的了,其實,如果直接一點的說,一旦真資金鏈出現了問題的話,就算是用事關曾家生死來形容也不為過。

姓孫的!

我曾某人和你誓不兩立!

就算是你跑到天涯海角,老夫也一定會把你殺了! 「小美姐,你不要生氣了,你放心,那個孫志傑,我一定不會放過他的!」

聽到曾小美打完了電話,蕭易連忙重新轉過頭,回到曾小美的旁邊,看著臉色看起來依然還是非常不好,似乎還處在非常生氣的狀態之中的曾小美,不由得輕聲安慰道。

聽著蕭易的安慰的話語,曾小美抬起頭,瞪了他一眼,但是卻並沒有說話。

蕭易的這番安慰的話語,並沒有讓她的心情好一些,她的心裡,並不認為,蕭易真的能夠幫到她。

她相信蕭易如果碰到孫志傑的話,肯定是可以收拾他沒有問題的,以蕭易的實力,只要小手指頭輕輕動一下,就足夠滅掉十個孫志傑了,但是蕭易要遇到他,又談何容易呢?

孫志傑這次對她動了手,他肯定不會坐以待斃的,肯定是就此逃匿的,而且恐怕是肯定有多遠逃多遠,有多隱秘就逃多隱秘,就算是曾家,發動所有的勢力,恐怕要找到他也不容易。

如果孫志傑沒有離開g市還好一些,以曾家的勢力,還能夠有機會把他找出來。

可是,孫志傑會不逃嗎?會不會第一時間就逃出g市了?

曾小美的心中,感覺一陣的渺茫,覺得這個概率,恐怕是微乎其微的,曾小美還不知道,孫志傑對於曾家做的其他的事情。並不知道,除了她的事之外,孫志傑也已經惹到曾鐵山和整個曾家都跳腳了,若是知道的話,恐怕此刻的她,根本就不抱任何的希望了,內心之中,也將更難受了。

見曾小美不說話,蕭易也不知道該說什麼。該怎麼安慰她,沉默了一會,抬起頭,看著臉色有些蒼白的曾小美,忽然想起了什麼。臉上的神色,有些關切地道,「小美姐,你肚子一定餓了吧,我去給你剩碗粥?」

鳳花錦 「嗯。」

曾小美把思緒從孫志傑的事情上收回來,抬起頭望了一眼臉上帶著一絲關切的蕭易,輕輕的點了點頭。

剛才一醒過來。先是震驚,接著又是憤怒等等各種情緒,她一時之間,還沒有心思去想吃飯的方面。也沒有感覺到肚子問題,此刻聽到蕭易一說,頓時感覺到了一種飢腸轆轆的感覺。

本來昨天晚上參加晚宴,就沒有怎麼吃東西。 諸天盡頭 後來又接二連三發生這麼多的事情,身心俱疲。後來還瘋狂了一晚上,今天又睡了這麼長時間,就算曾小美是鍛骨期的高手,也是已經承受不住。

「你稍等一下。」

見曾小美點了頭,蕭易的臉上,立時一喜,剛才他看著曾小美的神情,還真的有些擔心她因為孫志傑的事情,而不願意吃飯什麼的呢,雖然在醒來的時候,他已經幫她把所中的毒,都用針逼了出來,但是她現在身體,還是處於非常虛弱的,適當的進食和補充營養,還是非常重要的。

得到了曾小美的肯定的答案,蕭易也不再遲滯,轉身便匆匆的下樓下走去。

望著匆匆離去的蕭易的背影,曾小美的眼裡,露出了一絲複雜的神色,心情,只覺得,有如一團亂麻一般。

剛才的她,主要的心神,都放在了昨天的晚上的事情上面,放在了孫志傑上面,內心之中,更多的都是怒火,並沒有細細的思考眼下的情況,此時此刻,隨著她打完電話,心中的怒火稍稍的去了一些,她的理智和思維也漸漸的恢復。

眼下,這種糾結的情況,也再一次的擺在了她的面前。

雖然,她和他,可以說完全是一種巧合,一種沒有辦法的誤會,但是事實就是事實,她和他,畢竟是發生了那種關係……

以後怎麼辦?

他可是小小那丫頭的同學,朋友,而且看那個小丫頭,一天到晚把他掛在嘴上,對他信任有加,甚至很有可能……

就算不說小小,這個小傢伙,他的身邊,好像也有女朋友的了,上次那個小姑娘……甚至,不止一個,好像韓家妹妹也和他關係不清不楚,還有趙家的那個姑娘,還有……好幾個姑娘都和他關係不清不楚……

總之,她和他,根本就不可能的……

可是,自己二十多年的清白,就這麼毀在了這個傢伙的手裡……要是讓爺爺知道的話……

只是想一下,曾小美便感覺到,自己的頭腦,好像都要爆炸了,整個人都要抓狂了。

在職場上,她是一個女強人在,警隊有絕對的領導力,以及精幹的辦案能力,是所有的下屬們心目中,果決,犀利的女警司,但是在這一方面,她卻只是一個一直接受著傳統的教育的小女孩而已。

眼前的這種事情,是她完全沒有處理過,也沒有一丁點兒心理準備的。

「小美姐,粥端上來了。」

就在曾小美的內心之中,糾結無比,幾乎要伸手去抓自己的頭髮的時候,一個溫和的聲音,適時的在她的耳畔響了起來,伴著這個聲音的,還有一股濃郁的香氣。

曾小美一抬頭,便看到了臉上帶著一絲溫和的微笑,端著一碗粥進來的蕭易,當她的目光,落在那碗正在散發著濃濃的香氣的粥上面的時候,肚子頓時不爭氣的發出了「咕嚕!」的一聲響動。

這『咕嚕』一聲,在寂靜的環境之中,顯得非常的響亮。

曾小美也沒有想到,自己的肚子,竟然這麼不爭氣,竟然發出這麼大的動靜,臉上神色,頓時刷的一下變得通紅。

好在,蕭易也非常識趣,在微微一愣之後,便好像並沒有注意到一般,只是端著粥走進門來,臉上帶著微笑道,「小美姐,來,你嘗一下吧,看看合不合口味。」

目光輕瞟了蕭易一眼,曾小美稍稍的舒了一口氣,也沒有多說什麼,端起蕭易遞過來的碗,便開始喝了起來。

才剛喝了一口,她的神情,便不由得愣住了。

香!

好香!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