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你對守仁有何交待?」任罄繼續問道。

「這些年來,因我所處之職的緣故,我已刻意將你與守仁割裂,這亦是當初我父親王泊做法並無二致,這卻是為了保護你們!」王九此刻卻是有些歉意地道。

「這個我明白。」任罄的眼圈有些紅了。

「父親,我並未怪你。」王守仁如今方才明白,為何自己的父親王九這些年來,從來都是神出鬼沒,卻是為了保護他與母親!

「我看這追思園甚好,那你與你母親便在此長住罷。我看你想做聖賢,那便繼續學業,便在此處參加科舉罷!」王九思量道。

任卜顯自然是千願萬願。如今他已是年過半百,最願兒孫長伴。自己僅任性一個兒子,而任性僅為他生了一個孫子任歡,正小王守仁五歲,而與王守仁一起,二人恰好可為伴!

過完這個熱熱鬧鬧的年,王九即刻回京,而王守仁夫婦與任罄均留在了追思園。

某夜,任罄將這些年來,關於自家相公王九及王泊的事情,向王守仁和盤托出。

王守仁終於知曉了自己的父親王九與祖父王泊的事迹。王守仁聽完之後,表面無常,但內心卻掀起了巨大的波瀾……

他似乎明白了什麼,卻說不出來。既然父親讓自己參加科舉,那自己便著手準備便是!

沒有規矩不成方圓,規矩既是約束人的條條框框,也是幫助人條理清晰的蹊徑,甚至是訣竅。科舉考試,不出『四書五經』範圍,看是千頭萬緒,實有規律可循。

王守仁開始認真鑽研。

先說『四書』。比如《論語》,其實只是一個『仁』字;《大學》,要知道『修身』;《孟子》,需學會『義』字,方法是『盡心』;《中庸》,認識一個『誠』字。

其次『五經』。萬經之首的《易經》,實為八字,『自強不息,厚德載物』;《書經》,要了解什謂『中』;《詩經》,在於『思無邪』;《禮記》,核心為秩序;《春秋》,則要學會分邪正。

大明的科科,考八股文。考場上會考的文章題目,都是『四書五經』里的一句話或者幾句話。

王守仁很是明白,寫文章一定要以這一句或者幾句話為題眼,最終不能脫離中心,行文要環環相扣。

這便要求做文章之人一定要熟讀每一篇文章、每一句話!

八股文結構嚴謹,破題、承題、起講、入題、起股、中股、后股,最後束股。講求師出有名,層層遞進,該對偶對偶,該排比排比,最後前後呼應,層次分明。

八股文,要求思路有條理、有規範,某種程度上對今後的學習和做事大有裨益;但任何事務有利有弊,某種程度上亦是對思想上的束縛!

王守仁白天學「四書五經」,埋頭於《科舉範文》和《應考指南》;晚上挑燈自學,讀諸經子史,《史記》《文心雕龍》等……

過得年後,時光已踏入永樂二十二年(1424年)。

如今的王守仁對朝堂之上的事情較為關注,而朝堂之上的消息不斷傳入王守仁的之耳……以往傳至民間的消息,王守仁向來是左耳入,右耳出,而今的王守仁,忽然對朝堂之上的訊息留意了起來……

也即是剛過年的正月,那個不知好歹的「阿魯台」再次襲擊明朝邊疆重鎮—-大同。

永樂帝朱棣不顧朝臣勸阻,再次北伐!

朝廷重臣夏原吉被下獄,兵部尚書方賓自盡而亡……朝廷哀聲一片! 此次出兵,永樂帝朱棣依舊任命安遠侯柳升為中軍,遂安伯陳英做副手;英國公張輔負責左翼,成國公朱勇擔當左翼副手;成山侯王通負責右翼,興安伯徐亨擔當右翼副手;武安伯鄭亨負責左前方,保定侯孟瑛為他的副手;陽武侯薛祿負責右前方,新寧伯譚忠為他的副手;寧陽侯陳懋、忠勇王金忠擔任前鋒,出兵漠北,剿滅「阿魯台」。

永樂帝朱棣的部署為:中軍—-左右翼—-左右前哨—-前鋒這樣的格局。這是一個層層包圍的陣勢,朱棣自然坐在最中間的位置。王九寸步不離朱棣身邊,為朱棣的貼身護衛。

幾十萬的大軍,小小蒙古游擊隊,自然不敢對抗。

永樂二十二年四月,永樂帝朱棣命令皇太子朱高熾監國,他再次從北京出發,開始了他人生中最後一次出征。這一次,大學士楊榮、金幼孜緊緊跟隨。

部隊達到隰寧,忠勇王金忠率領的部下「把里禿」等人截獲「阿魯台」的書信,書信中稱:「『阿魯台』去年秋天聽說朝廷出兵后,帶領著家屬藏起來了。等待冬天,大雪一丈有餘,人畜多凍死,部下也多離散。現在聽說大軍又來了,再次藏到了答蘭納木兒河附近,準備往荒漠里逃避。」朱棣命令金忠部隊全速前進,在阿魯台進入沙漠之前將他截獲,防止他逃入沙漠。

五月,到達開平后,朱棣派遣太監伯力哥帶著聖旨前往阿魯台部落道:「政府部隊此次前來,只為逮捕『阿魯台』一個人,他手下所有頭目來投降,絕對優待。」還命令柳升率領軍士將沿途死在路上的白骨掩埋,立墳頭,朱棣親自寫祭文,搞儀式祭奠。

朱棣的這一招,無疑是最高明的攻心術。蒙古部隊聽說后,軍心動搖。

六月份的時候,到達玉沙泉地區,朱棣告誡部隊,已經到達答蘭納木兒河附近,需要提高警惕,嚴陣以待。朱棣還專門交代先頭部隊:「兩軍對壘,如果敵人的兵士來投降,不要殺害他們。如果他們來叫陣,可以先用神機營的火銃攻擊,然後再用強弩射擊。遇到『阿魯台』,務必生擒他。」

但先頭部隊到達答蘭納木兒河附近后,發現四野茫茫,儘是叢生的荒草。車轍馬蹄早已被湮滅,看來阿魯台路過此地已經很久了。

朱棣聽到彙報后,緊急派出他最得力的幹將張輔、王通,分兵沿著山谷搜索。張輔等人反饋信息道:「我們搜索了整個山谷周圍三百餘里,一人一騎的蹤跡也沒有發現。」

這時張輔為朱棣解憂道:「給我一個月的糧草,我率領精銳騎兵深入大漠,必定能擒獲阿魯台!」

但此時朱棣已經接到各部將領的彙報,糧草短缺,他只好無奈地道:「出塞日子已經不短了,人馬俱勞。況且此地已經寒冷,每天都有風雪之變,回去的路途還很遙遠,不可不考慮。你們暫時不要出發,容我再想一想。」

此時,軍中的糧草已經出現嚴重短缺。朱棣命令班師回朝,楊榮等人將供應皇帝的直屬軍糧分予軍士們,還允許軍士們互相借貸,等入關后政府雙倍返還。全軍上下,同舟共濟,朱棣聽說之後很欣慰。

七月份的時候,在清水源道旁有個石崖,高達數十丈,朱棣命大學士楊榮、金幼孜刻石紀功道:「使萬世后,知朕親征過此也!」

這時,夜幕降臨,聽到將士們因為吃不飽而發愁時,朱棣忽然想起了監獄中的夏原吉,他理解了這個不同意自己北伐的大臣的忠心,瞬時有感道:「夏元吉愛我!」

這是一代帝王的懺悔,這是對夏原吉耿直的肯定。可惜遠在明朝監獄里的夏原吉,並未聽到皇帝對他的評價。

七月十四日,部隊來到一個叫翠微岡的地方,朱棣在帳篷內召開會議,他靜靜地坐在茶几前,大學士楊榮、金幼孜、御前侍衛王九在身邊侍奉。

朱棣聽著帳篷外呼嘯的風吹過,長長地嘆了一口氣,然後問王九道:「計算的日程,什麼時候能到北京?」

王九回道:「估計得到八月中旬。」

朱棣微微頷首,少頃,對楊榮言道:「皇太子管理國家已經很久了,所有的政務也都熟悉了。這次回到京城后,所有的軍國大事就都交給他。朕也該安享晚年,悠閑地過幾年太平日子了。」

依永樂帝朱棣的想法,回至京城,他會將大權全部交給朱高熾,自己也當幾年太上皇,享受一下天倫之樂,過一段「最美不過夕陽紅」的清閑時光。

一日後,大軍來到雙流濼。已派禮部尚書呂震帶著聖旨先行回京,並詔告天下,皇帝班師回朝。

七月十六日,軍隊來到蒼崖,眼看著一天比一天接近北京了。

這天傍晚,朱棣病了。他一直是一個身體健碩的統帥,他的突然病倒,嚇壞了隨行的大學士們,急忙命隨軍太醫生為皇上看病。

病來如山倒,病去如抽絲。尤其是平日里不怎麼生病的人,突然躺倒在床上,醫治起來尤其困難。朱棣彷彿預感到了情況不妙,他緊急下令,所有五個集團軍部隊嚴密監視,提高警惕,增加崗哨。

七月十七日,大軍來到榆木川(今內蒙古烏珠穆沁),朱棣病危。

朱棣感到了氣若遊絲,他必須對自己一直擔心的大明王朝做個交代,他召來了最鍾愛的大將—-英國公張輔、御前侍衛王九一同接受遺命,傳位於皇太子朱高熾。

這是一個高明的選擇,他讓張輔擔當起這一重任,掌握兵權的人在突發事件來臨時最能擔當重任;而這王九武功卓絕,控制自己身邊的內侍、阻止消息泄露更是不二人選。並且朱棣很清楚,老成持重的張輔與心思縝密的王九相交已久,二人配合莫逆,自能承擔此重任!

張輔哭道:「皇上啊,您身體很快就會好起來的。」

朱棣露出艱難的笑容道:「聯此生無遺憾。只要你們用心輔佐皇太子,大明朝……一定會興旺……起來的……」

朱棣又轉向一臉堅毅的王九道:「你之心思……我明白。但太子登基后,你……可復原職。」

王九明白,這朱棣仍想讓自己執掌錦衣衛!

七月十八日,朱棣終於艱難地閉上了眼睛,享年六十五歲。

一代君主,就這樣死在了北伐的征途上。

他不愧是一名最優秀的士兵,死在了金戈鐵馬的歸途上;他不愧是一代明君,為明王朝的安危鞠躬盡瘁,最後奉獻了自己的生命,以自己的生命詮釋了何謂「天子守國門」…… 熾熱的驕陽落下后,皎潔的月亮隨之升起。

奉天靖難,航海西洋,遷都北京,編纂《永樂大典》,五次北伐,平定安南……偉大的朱棣乾的都是轟轟烈烈的大事。只有他這樣有氣魄的皇帝才能在有生之年完成這麼多豐功偉績。但任何華麗的演出,終究有落幕的時刻。

只是,朱棣並不想落幕,也從未意識到自己會這麼快就結束了生命。他還有很多的夙願沒有實現,他還沒有交給兒孫們一個安定、穩妥的大明帝國!

大漠深處的戰馬遺骨知道,這位統帥曾經陪伴著它們踏過了多少征程;草原上呼嘯的狂風見證,這位帝王揮舞著鋒利的寶刀,將風割開了多少裂痕;正在大海上搏擊風浪的航海家鄭和明白,這位遠見卓識的皇帝將中國的航海事業推進到了世界最前沿……

此時的北京城更感知到了昔日燕王的風采:練兵北疆,演武邊陲,他曾經揮灑了多少的汗水;那時的燕王朱棣,正騎著戰馬,揮動著王旗,開始了他第一次出征大漠的偉岸雄姿……

那個飄雪的戰場,朱棣站在戰車上,與風對語,與大漠神交,他的語言,大漠最懂!

朱棣死在歸途上,身邊就是手握兵權的將士們。為了防止陡生兵變,將軍張輔與王九合議后,召太監馬雲與大學士楊榮、金幼孜秘計,認為大軍在外,應該秘不發喪,用熔化的錫為椑裝殮屍體。

每天仍照常讓廚師供應飯菜,由太監端到車上。

七月十九日,楊榮偕御馬監少監海壽騎快馬趕回北京,告知皇太子朱高熾皇帝已經殯天的消息。

八月初十,在京郊,皇太子朱高熾將棺材迎入仁智殿,再次裝殮。

九月初十,朱高熾給父親朱棣送上了尊號:體天弘道高明廣運聖武神功純仁至孝文皇帝,廟號太宗,葬長陵。

因張輔與王九應對得當,皇太子朱高熾順利即位,隨即大赦天下,減省賦役,停罷下西洋的行為以及向雲南、交趾地區各道採辦金銀等。

隨著洪熙帝朱高熾的即位,戶部主事夏原吉官復原職,而王九則被重新任命為錦衣衛指揮使,但那四品御前帶刀侍衛一職卻被朱高熾免了。按朱高熾原話:我們本是親戚,你原本就是我妹夫,父皇尚可,我可不敢讓你來守著我,不然會被妹妹罵死……

但實際上,這洪熙帝朱高熾對王九的感覺卻是來自於不知哪年,永樂帝朱棣大罵朱高熾,后自覺發火有點過,命朱高熾起來,但患有肥胖症的朱高熾卻掙扎不起,而無人敢扶;朱棣又拉不下臉來扶起朱高熾,場面尷尬至極……

幸得身為御前帶刀護衛的王九一劍插朱高熾肋下,一腳墊至朱高熾的臀部,直接架起了朱高熾,成全了二人父子之誼。

朱高熾生性敦厚,品性純良。自他即位后,少了永樂帝朱棣的霸氣,朝堂之上卻是多了一絲人文氣息,並且身為皇太子,輔政多年,對朝中之事爛熟於胸,朝中大臣終是緩了一口氣!

王九不需日日上朝,但對洪熙帝朱高熾重新任命自己錦衣衛指揮使一職倒是淡然,於是抱著輔佐新帝一程的念頭每日至錦衣衛府點個卯,便執朱高熾特賜可進出皇宮的腰牌,入皇宮陪著依舊處於喪父之痛的公主朱菁。

王九接到任罄兩封家書,他回了一封予任罄,除了報平安之外,還讓王守仁準備參加杭州府的鄉試……

每晚,王九都會回到當初自己祖父在北京城植滿竹林的四合院。

而遠在杭州府已王守仁正準備參加鄉試。

考生資格先行預選,一是省按察司提學官會同當地府、縣父母官,從府學和縣學中選拔優秀生員,二是兼顧社會上的優秀儒生。浙江全省七十五個縣,五百三十萬人口,讀書人多,朝廷下達的舉人指標只有九十六個。粥少僧多,競爭激烈。好在這是在為國家輸送人才,候補舉子們的應考車船、食宿和考務雜費,由地方財政支付。

鄉試考試時間,每年固定,被稱為秋試。日子選得很顯人文關懷,秋高氣爽,冷暖適宜。異地的考生需提前一周到杭州,熟悉環境和適應風土。而原本即在杭州的王守仁則只需直接至考場便可。

浙江秋榜公布。

各縣秀才們等不得天明,紛紛挑燈看榜。

王守仁榜上有名,名列第七十位。

今秋省會鄉試,明年早春京師會試,趁熱打鐵,免得時間間隔太長,背得滾瓜爛熟的「四書五經」課文再還給書本。

王守仁鄉試告捷,新舉人與娘子諸翠剛剛溫存了幾天,就接到了北京王九的父命,命他北上準備明年的春宮會試。恩愛夫妻如膠似漆,相愛容易別時難,秋風有力綠葉殘。

父命難違,收拾行囊。

夫妻相送斷橋旁,船錨一提淚四行。

王守仁於十月來到北京,與自己父親王九同住京城中的四合院。

王守仁二十初出茅廬,第一次參加鄉試,就名列秋榜,這讓年輕人很自豪。

舉人功名,對許多讀書人來說,可望而不可即。有的秀才,一朝僥倖中舉,喜迷心竅,竟然會發瘋發狂,兩眼不識爹和娘。

一個舉人功名,對王家來說,不算什麼。

當然,舉人要想當官,也就是個從九品的府學教授;想戴知縣烏紗帽,那要靠天大的恩典,得破格,或者是被打發到窮山惡水的偏遠地方,如交阯。但這對王九來說,這些都不是問題。他只是想要自己的兒子參走上正途而已,並且王九覺得王守仁完全可憑自己的手段而達到生性淡泊的自己而無法企及的人生高度!

而這正是王九想讓王守仁所做的!

而王守仁也並沒太在乎舉人這個功名,但是舉人衣冠的輕易上身,讓他覺得功名好像並沒有那麼難取得。於是乎趁著這當口,從來思緒斑駁的王守仁又開始折騰起來…… 王守仁的志向是學聖賢,但又該向誰學?從哪裡學?

蒙學時代,按王守仁的開蒙老師陸恆老的說法,《易經》上講的「大人」,德配天地,光同日月,知道吉凶,不違四季,這樣的人就是聖賢。

大明朝廷讓讀書人學習的《四書章句集注》,書作者朱熹先賢所述:《大學》是學習成就「大人」的學問。

登得高才能看得遠。

學聖賢就要學有名望之人,學大家都承認之人,學皇帝他老人家欽定之人,這人,便是朱熹!

朱熹認為,《大學》是學習成就「大人」的學問;朱熹老師的太老師程頤先生也說過,《大學》是「初學入德之門」。兩位先賢,一位說它是入門學問,一位說它能成就聖賢學問,看樣子,修身入門是它,修身成就還得靠它。前面有車後面有轍……

當王守仁想通之後,便決定,亦步亦趨,邯鄲學步,也自《大學》學起!

「大學之道,在明明德,在親民,在止於至善。知止而後有定,定而後能靜,靜而後能安,安而後能慮,慮而後能得。物有本末,事有終始。知所先後,則近道矣……」

這些王守仁早已刻入骨子裡。

這是在說修身的最高境界,以及和攀登最高境界的路徑。

王守仁知道,由於經書難懂,先賢們往往作「傳」幫助讀者消化。這《大學》第一段好比是「經」,下面一定是解釋性的「傳」,攀登「經」義的腳蹬一定在「傳」裡面。

《大學》第二段,分八步,叫「格物、致知、誠意、正心、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於是王守仁決定自「格物致知」開始!

王守仁找到了登山的腳蹬!

格什麼物呢?大千世界,萬事萬物,是只格一個物呢,還是格萬事萬物?萬事萬物,怎麼格得完呢?人生幾十年,能格多少物?以朱熹老先生為例,他去過韃靼的草原嗎?如果他沒去過,韃靼的草原他就沒格過。

「格物」兩個字,在王守仁眼裡如同一個亂麻團,摸不著頭緒!

王九看著自家兒子王守仁每日神神叨叨,覺得好笑。但他明白,這是年輕人到一定年紀時必定會對世事所困惑,這些需要他自己排解,想通透,所以王九隻是看著,不說話,聽之任之。因為新皇登基,他的事情雖說不多,但也須得在錦衣衛坐著,以防不測。

而回到家的王九看著自家兒子有時如猴子一般在屋后竹林中上躥下跳,但有時在竹林前傻愣愣地站著發獃,只覺得好笑!

但王九很清楚,自己身為父親,也只是個引路人!

王九如今功力漸深,厚積薄發。

王九很清楚,自己是以唐詩為媒,「以詩入道」;但大道殊途,而殊途同歸,因人而異。

自己的兒子王守仁或是「引儒入道」?王九不得而知。

道,只是意會而不能言傳。

能言傳的「道」,是經驗,不能成其為道!

王九看著自己的兒子,順手將自己的腰牌,兩指一夾,彈向竹林前呆若木頭的王守仁……

王守仁未有轉身,背轉右手,隨手一抓,見一塊黑黢黢的「錦」字腰牌。

「借你暫用,你可以去翰林院找些書看看,或許對你有啟發……」

「多謝父親……」

以王九的腰牌,王守仁搬來翰林院藏經閣最完整的《朱子全書》,檢索《大學》格物的方法。

同時這會試考試,主要以朱子《四書章句集注》為準繩。一摞磚頭、一盒一盒、藍布封面的《朱子全書》,擺在王守仁面前,他要搜索格物的方法。

王守仁心裡對此無概念,這樣一來無異於大海撈針。

大海里撈針,很是費勁。撈了幾天,免不了會泄氣。泄了氣,再鼓氣。三泄兩鼓,一股浮躁之氣開始湧上心頭,於是,王守仁頭昏腦漲,兩眼酸澀。

重生之商女爲後 他揉揉眼睛,望望窗外。

書房窗外,是一簇一簇的南國修竹。

當年,王九為了孝敬喜歡竹子的竹軒翁太祖父王卜鳴,特意找了這座住宅。

性喜暖濕的南國修竹,在寒冷乾燥的北方,冷縮得失去了青春的光澤,綠中泛黃,南國枝杈竹葉的濃密變成了北方的稀拉疏闊,南國的凝脂豐腴成了北方的雀斑枯黃!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