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凌修鍊過哮天吼,鍛煉過聲音,所以修鍊變音術完全就是水到渠成。

墨濤三人啞口無言,看向蕭凌的目光越加敬畏。

「恩人,馬上就要到遁空門了。」

墨濤指了指前方的峽谷,道:「在前方的峽谷瀑布之中,有個空間通道,經過空間通道后,就可以到達遁空門。進入遁空門后,我就把你安頓好來。」

蕭凌點了點頭。

「恩人,這些東西你或許能夠用得上。」

林良拿出遁空門的身份令牌,還有一些他的標誌物品,遞給了蕭凌。

「多謝,辦完事情后,我會還給你。」

蕭凌收起林良的物品,有了這些物品,可以以備不時之需。

「恩人,那我先走了。」

說罷,林良離開了隊伍,在此之前,他已經偽裝成其他人的外貌,只要等蕭凌解決了遁空門的事情后,他就會回來。

「走吧。」

看著林良走後,墨濤帶著蕭凌前往峽谷的瀑布。

三人直接進入到瀑布之中,瀑布之內,別有洞天,有供人落腳的地方。

墨濤拿出身份令牌后,注入元氣,單手捏訣,便是撕開了一道空間通道,當即走了進去。

蕭凌與余疆緊隨其後。

不一會兒,順著空間通道,蕭凌來到了另外一個地方。

眼前這片大地,應該是某個強者開闢出來的,這裡有高山流水,擎天大樹,目光微移,在前方,一道巨大門戶佇立在那裡,在那之上寫著三個龍飛鳳舞的大字,遁空門!

重生星際公略 在墨濤的帶領下,蕭凌默默不語,跟隨其後。

「三位師兄回來了,有什麼收穫嗎?」

守護在門戶旁邊的弟子顯然認識墨濤三人,準確來說,墨濤三人在遁空門的身份不低。

「運氣糟糕透了。」

墨濤隨意擺了擺手,如果沒有蕭凌的話,他們要全部完蛋。

「師兄,最近風頭有些緊,門主吩咐了,最近這段弟子不能外出……」有個弟子說道。

「我明白了。」

墨濤點了點頭,沒有多說話,直接邁入門戶之中。

那些弟子也沒有檢查什麼,看著墨濤如此高冷,他們只是笑了笑,沒有說什麼,強者就是令人尊敬。

蕭凌緊隨著墨濤身後,一路上他也是碰到不少遁空門弟子,他沒有說什麼話,一副高冷模樣,除非是遇到所謂的熟人,他才會開口客套一下。

余疆獨自回到了自己的住處,至於蕭凌,墨濤帶路到一半后,便是讓蕭凌自己去住處。

到了他們這個層次,已經有單獨的住所。

林良的住所只有他本人住,沒有什麼人拜見的話,應該不會發生什麼意外。

「我就送到這裡了。」

墨濤笑道:「林良,有什麼事情找我就行,我就住在你不遠處……」

說到這裡,墨濤指了指離林良住所不遠處的閣樓。

「明白了。」

蕭凌點了點頭。

「還有,血漿魔窟把守很嚴,沒有事情的話,就別去,免得暴露身份……」墨濤囑咐了一下,便是離開了這裡。

「血漿魔窟,呵呵呵……」

蕭凌摸了摸下巴,笑了笑,便是進入自己的住處,順手在門口掛上閉關的牌子。

林良的住處簡單幹凈,蕭凌很滿意。

蕭凌四處檢查了一番,發現沒有什麼問題后,便是進入單獨的修鍊室。

嗡!

蕭凌抬手一揮,絕華心冰將修鍊室的牆壁冰封住,算是徹底加固。

接下來的話,他要造假誕生之芽。

誕生之芽可是不凡之物,乃七品極品藥材,雖說是七品極品藥材,可稀有程度比九品藥材還要難尋。

造假誕生之芽的過程必定會引起一些動靜,不過有了絕華心冰,將這個修鍊室冰封住,外面的武修根本無法察覺他在修鍊室做了什麼。

做好鋪墊步驟后,蕭凌拿出了在陰陽交匯奇地採摘的藥材。

眼前這些藥材都頗為稀有,最重要的是被陰陽交匯之地滋潤了很長時間,用這些藥材造假出的誕生之芽絕對能夠瞞天過海。

說做就做,蕭凌沒有絲毫猶豫,開始造假誕生之芽。

作為眾所周知的煉藥術,大家只知道煉藥師會挑選藥材,掌控火焰,煉製丹藥,至於造假藥材,不少人根本沒有想過。

造假藥材,這絕對是煉藥師這行禁區,若是哪個煉藥師造假被發現了,那麼這個煉藥師的前途就會毀滅,無數煉藥師都會群而攻之!

為了救古薰,蕭凌顧不了太多了。

鬼天聖要耍陰手段,蕭凌奉陪到底,看誰玩死誰!

蕭凌也是第一次造假藥材,他額頭布滿了豆大的汗水,全神貫注到藥材當中。

靈丹子傳授的煉藥術當中,不乏造假的手段,這種手段通常來說根本用不到,除非是哪個煉藥師缺錢紅了眼才會試一試。

其實蕭凌也沒有料到自己會用到這個造假手段。

俗話說得好,技多不壓身,如果不會造假藥材的話,蕭凌要對付鬼天聖估計要費一番腦筋了。

嘭。

第一次造假藥材失敗了。

望著那些支離破碎的藥材,蕭凌沒有氣餒,也沒有立馬繼續造假,而是靜坐在原地,恢復靈魂力,思考失敗的原因。

失敗不可怕,可怕的是找不到失敗的原因!

靜坐了一段時間后,蕭凌繼續造假藥材,第二次造假藥材明顯比第一次進步了很多,可惜,到了關鍵的一步,蕭凌又失敗了。

「誕生之芽,誕生之芽……」蕭凌喃喃自語起來。

蕭凌對於誕生之芽的了解,全部來自神武藥草綱目,可惜上面記載的並不是非常詳細。

「誕生之芽,重活生機,難道是……」

蕭凌眼前一亮,豁然開朗起來,笑道:「我知道為什麼了!差那一絲平衡陰陽的生氣!」

知道問題的所在後,蕭凌開始第三次造假藥材。

這一次,蕭凌在最緊要的關頭加入了一絲生氣,終於是將誕生之芽造出來了。

「還不完美。」

蕭凌心神一動,屈指一彈,元氣拉絲,在誕生之芽的周身雕刻出七條紋路,盡量讓他手中的假誕生之芽與真實的誕生之芽靠齊。

「這還不夠啊!」

蕭凌看著手上的作品,微微搖了搖頭,也許這個誕生之芽能夠騙過很多武修,但真要落到萬家商會的煉藥師手中,要瞞過去的話很難。

假的東西很難經得起推敲!

這一點蕭凌比任何人都明白,他必須要以假亂真,要讓其他人相信!

蕭凌沉吟起來,眼中閃過一抹詭異光芒。

「萬家商會的煉藥師,別怪我心狠手辣了……」

蕭凌小心將假誕生之芽收起后,收拾了一下修鍊室,順便將那些絕華心冰全部收起來。

起身的那一刻,蕭凌已經有了計劃,雖然這個計劃有些狠辣,但為了救古薰,他已經顧不了太多。

推開密室大門,蕭凌躺在床上,他已經很久這樣沒有這樣躺著了。

嬌妻有毒 此刻,一天又過去了,為了造假誕生之芽,蕭凌花費了很長時間。

「不知道盜香現在怎麼樣?」

蕭凌思索片刻,便是抬手一揮,血龍化為一道光芒,直接從窗戶的空隙溜出去。

眼下已經入夜,遁空門的諸多武修已經休整,蕭凌想掌控血龍前往血漿魔窟找找盜香。

根據墨濤三人的情報,蕭凌已經知道血漿魔窟的具體位置。

也許血漿魔窟守備森嚴,蕭凌親自出動的話,十有八九會被發現。

不過,掌控血龍前往的話,只要小心點,蕭凌有十足的把握混進去。

「盜香,我來了,你一定要好好活著……」

蕭凌喃喃自語,盜香是他的救命恩人,如果盜香死的話,他會內疚一輩子,也不會放過那些害死盜香的人!

咻!

蕭凌掌控著血龍,終於是來到了血漿魔窟的具體位置。

血龍抬起頭來,目光看去,只見在不遠處,有數十個遁空門武修在守護,實力都非常強大,全部在五星武尊左右。

不僅如此,在暗處有隱晦的氣息,蕭凌可以確定還有武聖級別的強者鎮守!

看來墨濤所言不虛,血漿魔窟的確守備森嚴,要想光明正大進去根本不可能!

「看來有些棘手呢……」

蕭凌冷笑一聲,思索片刻,嘴角勾起一抹弧度,心中已經有了計劃。 「劉師兄,你說盜香是遭了什麼孽,跑出去瞎玩不說,還在天中域救了蕭凌,現在可好,闖了大禍,天下商盟的怒火都要撒在我們遁空門身上。」一個瘦如柴骨的男子抱怨道。

「吳師弟,這件事錯不在盜香,錯在蕭凌在葯域闖下狠人之名,還踏滅了五毒聖教諸多勢力,就連天魔宗的強者都在他手中吃癟,可見實力不容小覷。天下商盟要找麻煩完全可以去找蕭凌,但他們沒有這麼做,而是來我們遁空門要盜香,天下商盟的心思路人皆知……」劉師兄分析道。

此話一出,不僅是吳師弟,還有數名遁空門弟子皆是點了點頭。

「那你們說,以門主的性子,會不會交出盜香?」吳師弟問道。

眾人沉默,不知如何開口,遁空門實力雖強,但在天下商盟面前算不上什麼。

「住口!私底下不準議論門主!」

一個身穿灰袍的老者緩緩走出來,身上散發著恐怖的氣息,周圍空間微微扭曲,已經有了武聖實力,但聽到這些弟子議論門主會不會交出盜香,他當場怒斥,無論是什麼結果,對遁空門都不是一件好事。

「是,黃長老……」

這些弟子立馬閉嘴,灰袍老者在遁空門德高望重,鎮守在血漿魔窟,威望不比盜隱弱多少。

「你們鎮守此地,老夫去找門主有事商討。」

黃長老嘆氣一聲,他看著盜香長大,也明白盜隱的性子,若是真要與天下商盟撕破臉皮,盜隱絕對會服軟,交出盜香。

看著黃長老離去后,這些遁空門弟子又議論紛紛起來,顯然是覺得門主會顧全大局,將盜香交出去。

趁著遁空門弟子人心惶惶的時候,蕭凌掌控血龍化為一道血光,直接溜進了血漿魔窟。

「呵呵呵,沒想到這麼容易就混進來了……」

蕭凌沒有高興,相反他明白如果他不出手,盜香絕對會被盜隱交給天下商盟。

掌控著血龍穿梭血漿魔窟,所過之處,到處都是鮮紅的岩石,這些鮮紅岩石散發著濃烈的血腥味道,宛如真正的鮮血一樣。

「這些都是真的鮮血?有點意思。」

蕭凌掌控著血龍,血龍吞食了岩石上流下的鮮血液體,立馬將其煉化成血氣納為己用。

「莫非有某個強者隕落此地,鮮血灌溉洞窟,形成了血漿魔窟?」

蕭凌帶著疑問,繼續前進。

莫約半個時辰,進入到血漿魔窟深處后,蕭凌看到了不遠處一個巨大鐵籠,在鐵籠之中,關押著一個衣著破爛的少女,少女渾身都是傷痕,一雙美眸只有獃滯目光,沒有宛如的神氣。

這被關押的少女正是盜香。

看到盜香這身打扮,還有身上的傷勢,蕭凌心頭滿是怒火。

盜香好歹是盜隱的徒弟,原本蕭凌認為盜隱將盜香關押在血漿魔窟是權宜之計,為的是保護盜香,現在他錯了,錯得太離譜了!

把那個充滿蓬勃英氣的少女摧殘成這副模樣,這等大手筆,不愧是做師傅的!

蕭凌強壓著怒氣,試圖靠近盜香,卻發現在囚籠周圍布置著陣法,根本無法靠近,如果他要破壞陣法的話,必定會引得遁空門的人發現。

「盜香!」

蕭凌掌控著血龍口吐人言,呼喊起來。

盜香獃獃坐在原地,似乎沒有聽見一樣。

「盜香!盜香!盜香!」

蕭凌大聲呼喊起來,盜香還是沒有聽見,他意識到了不對勁,仔細查看了一下,發現了一個更加憤怒的情況。

盜香似乎被某種靈魂手段禁錮住了,如果不解除這個禁錮,盜香就會一直這也傻傻的,就算有人在旁邊呼喊她,她也不會去理會。

「好你個盜隱!」

蕭凌心中怒火燃燒,想到了當初洛神花海的時候,盜香為了救他,奮不顧身吸引了諸多強者,這份恩情蕭凌銘記在心,想要將來好好報答盜香。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