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莫本就不喜歡藍不爭,一聽她這話,看向她的眼神瞬間就冷厲了起來,恨不得將她千刀萬剮!

不爭抿唇。

臉上的笑容消失。

「你個逆子!」

「這就是你和你妹妹說話的語氣嗎?!」

我家爭兒生氣了!

你個死孩子,我還想一會兒結束了之後,和爭兒好好逛逛這皇宮呢?

你丫的將爭兒弄生氣了,一會兒不陪我去逛了怎麼辦?!

某國王越想越氣,一腳就踹到了斯莫的屁股上。

被他堪堪躲開了。

但還是被踹到了。

「父親!」

斯莫不滿的大吼。

「滾滾滾!」

「這門婚事,就這麼定下了!」

不就是個女人,就讓你對你妹妹這個態度?

真要讓那個紅七七進了他們家,你們夫妻倆還不是聯合起來欺負爭兒?

不行不行不行!

「父親!」

斯莫知道,自己什麼心思,他父親全知道。

所以在得知紅七七想要嫁給星繁的時候,斯莫雖然有點慌,但還是有把握,不讓紅七七嫁給星繁的。

因為他知道,父親一定會出面阻攔的。

可是現在……

斯莫雙眼通紅,簡直不敢相信自己聽到了什麼?!

「來人,將他帶下去!」

逆子回去之後,好好反思!

如果還是這個態度?

那就哪兒涼快,哪待著!

「爭兒,父親帶走四處走走?」

某國王目光一落到藍不爭的身上,立溫柔似水了起來。

沒有對比,就沒有傷害!

不爭掃了一眼斯莫,點了點頭。

「星繁,你也一起。」

星繁垂首,默默的跟上。

【叮——】

【女主上線!】

皇宮花園,斯塔爾帶著藍不爭才逛了兩個小時,便有一女孩迎面走來。

女孩兒在看到星繁的時候,眼睛明顯一亮。

「塔爾叔叔,星繁哥哥!」

女孩兒穿著一件淺粉色的蓬蓬裙,頭戴銀色皇冠,紅色的小皮鞋發出『噠噠』的聲音,典型的公主裝扮。

「七七來了啊。」

某國王面上一副歡喜的神情。

實則心中惱怒不已。

是哪個不長眼的,將紅七七放進來了?

不知道我在和我女兒聯絡感情嗎?

一個個的皮都癢了!

斯塔爾銳利的目光掃過去,不少被他看到的下人都抖了抖。

「塔爾叔叔,這位是?」

紅七七老早就看到藍不爭了。

這個女人是誰?

憑什麼要讓她家星繁哥哥陪著?!

我都沒有這個機會!

紅七七敵視的眼神,看的藍不爭翻了個白眼。

要不是我。

邪王嗜寵:重生毒妃狠溫柔 科技之無限未來 你能嫁給星繁?

做夢吧!

不爭想著,目光便落到了星繁的臉上。

想要看一看,他現在什麼表情?

被女主愛慕著,應該挺高興的吧?

星繁面無表情。

不爭:!!!

這是你該有的表情嗎?

「這是我女兒藍不爭。」

某國王提起自家女兒,那是一臉驕傲,恨不得全星際的人都知道,他家女兒有多麼優秀,多麼好!

「哦,藍不爭,那個一級囚犯啊!」

斯塔爾:!!!

前一秒還笑臉相迎的某國王,這一秒臉超黑。

這樣的女孩子,真要是和斯莫那個臭小子在一起了,一定欺負死他家爭兒了!

什麼人啊!

我都說了是我女兒了,還提一級囚犯的事兒?

有沒有點腦子?!

「塔爾叔叔,藍不爭她可是一級囚犯,你可千萬不要上了她的當。收這樣的人當義女?可是會給你臉上抹黑的!」

在紅七七的心中,藍不爭是義女無疑。

她是塔爾叔叔的親生女兒?

除非太陽打西邊出來!

一個囚犯,那麼低賤的身份,怎麼可能是霸星的公主!

再說,她也沒聽說過塔爾叔叔有女兒啊?

「父親,我很不喜歡她。」

「她和星繁的婚事,取消吧。」

這一世的女主你,也很棒呢。

主動挑釁的姿態,和往常一樣!

「藍不爭你算個什麼東西?你憑什麼讓塔爾叔叔取消我和星繁哥哥的婚事?」

「我和星繁哥哥是真心相愛,你這個惡毒的女人休想拆散我們!」

紅七七吼的面紅耳赤,吼完還打算摟上星繁的胳膊,秀一把恩愛。

這個藍不爭,一定是喜歡我的星繁哥哥!

她也不看看自己什麼身份?

竟然敢和我搶星繁哥哥!

不爭什麼都沒有說,挑眉看向女主,就像是在看傻子。

搞不清楚狀態就亂咬人?

嘖嘖嘖。

和男主那個狗東西如出一轍。

愚蠢!

「公主,請自重!」

星繁後退一步,避開了紅七七的碰觸。

「噗——」

不爭本不打算笑的。

可女主那個狗東西臉上的表情太精彩了,實在控制不住。

一腔熱血,貼上了冷屁股?!

藍不爭和星繁四目相對,某人依舊面無表情。

可就是這一眼,紅七七有色的眼光直接看成了兩人在『眉目傳情』!

「藍不爭,你勾引我的星繁哥哥!」

紅七七走到藍不爭的面前,抬手就準備給她一巴掌。

這個不要臉的女人!

「啪——」

打我?

我脾氣有那麼好嗎?

不爭一巴掌甩到紅七七的臉上,紅七七那張白嫩的小臉上,瞬間一個紅紅的巴掌印顯現。

「紅七七,別惹我!」

不爭漆黑的眸子微眯。

新賬舊賬一起算。

以前,她就是太不計較了,才釀成了『傳家寶』動不動就出事的結果。

如果她每次一開始,就摁死蹦躂到眼前的男女主,就不會有那麼多的意外了!

「你,你……」

被一巴掌打的有點懵的紅七七,捂著臉頰,半天都沒有反應過來。

「啊啊啊!」

「藍不爭你個賤人,我和你拼了,和你拼了!」

紅七七張牙舞爪的就朝藍不爭撲了過去,不過瞬間,她便嚇得不敢動了。

因為她的腦門上,一把冷冰冰的武器抵著她。 周安覺得人就不能太貪心,他這兩樣明明就是很大的線索了,但是這個人竟然還這麼問,他又不知道這個女的是個詐騙犯,不可能特別的關注她吧?

「還能有什麼線索,有這個都不錯了,這件事我也是剛剛知道的,據說那個女的在最近半個月的時候,每天都來,要是你之前想到要來我的餐廳吃吃飯就好了。」

周安成功的把這件事的責任推到了司警察的身上,本來這就不是他職責範圍里的事。

「算了,沒有的話,我就只能把這張單子帶走了,回去研究研究,看看能不能找到什麼蜘絲馬跡。」

「嗯,所以司警察我給了你這個單子,算不算也是將功補過了,我們餐廳應該是不會受到牽連了吧?」

司琪皺了皺眉:「我說你怎麼這麼啰嗦,只關心你店的問題。」說完還一副不耐煩的樣子看著周安。

周安覺得自己很委屈啊,他說到底也是一個商人啊,對商人而言最重要的不就是利益了么。

「你怎麼可以這麼說呢!司警察,我的店也很重要的好吧,我們村裡的人都要靠它養呢,不然他們的日子就沒有辦法過下去了,你說我要不要擔心啊!」

周安說的一臉可憐巴巴的樣子,就真的像是這家店是用來養活一家三口的樣子。

「好了,你就不要傷心難過了,我想你比我還想要抓到那個人吧,我手裡的單子可是從你們店裡也流出去一部分的,到時候人抓不到,你以為那些顧客不會認為你也是詐騙犯嗎?」

「這倒被你說中了,我最近擔心的也是這個,不然我也不會讓你幫忙抓人了,人抓住了就可以還我們餐廳一個公道。」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