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卡聞言,笑了笑:「好好照顧艾希,要是瘦了,唯你是問哦!」

「我保證,一定會照顧好艾希!」陸奇洲保證道。

艾希聽了之後,看了下身旁的幾個人,雖然是孤兒,但一點都不孤單。

之後,奇奇幫艾希收拾了行李,滿滿的幾大箱,那感覺就像搬家一樣。

住進男朋友的家,艾希的內心其實是忐忑的,是期許的,同時也帶著擔憂。

一直都被人視為女神,但女神在家通常都是女神經,希望陸奇洲對她的好感,不會因為同居而直接破滅。 當然女神不女神,對於現在的艾希來說,不是最重要的。她現在更擔心的是個人安危問題。

她的個人安危,會不會影響到陸奇洲?

有人說要保護自己,有人可以依靠,她就這麼順勢而為的依靠了。這個選擇是正確的,還是錯誤的。

去陸奇洲家裡的路上,艾希看著窗外,心思似乎有點多。

陸奇洲察覺到,低聲問道:「後悔了?」

艾希聞言,收回視線:「什麼後悔了?」

「看你的表情似乎不太開心?」陸奇洲道。

艾希搖頭:「沒有,其實我內心很開心。」說完,主動靠在陸奇洲的肩膀上,「我一直在想,如果你沒有在那個時候出現,現在的我,一定比現在慘!」

「別這麼悲觀!」陸奇洲伸手攬過她的肩膀,低聲道。

「真的,我一直覺得自己很漢子,可以不用依靠任何人,可是你的出現,讓我失去了勇敢。」艾希道。

「我是要覺得自己榮幸呢?還是覺得自責呢?」陸奇洲道。

艾希微微仰頭看他:「自責?自責什麼?」

「自責我太遲出現你面前了!」陸奇洲道。

艾希聞言,莞爾一笑:「不,你出現的剛剛好!」

陸奇洲也笑,將艾希攬進,兩人的視線一致向前看,似乎都帶著一絲憧憬。

————

COCO和其他兩個機器人幫忙將陸加爾的行李放在了主卧的衣帽間。

在艾希回去的時候,他們就已經幫忙騰出了空間,迎接這位女主人的到來。

衣帽間和主卧隔著一扇門,陸奇洲讓艾希直接先去休息。

艾希換了衣服躺在床上,陸奇洲端了一杯牛奶進來:「把牛奶喝了!」

艾希照做,喝了大半杯牛奶,隨後抬眼看陸奇洲。

陸奇洲俯身看她:「怎麼啦?」

艾希有些不好意思,不由道:「你…平時習慣是睡裡面,還是外面?」

陸奇洲聞言,笑了起來:「我晚上睡客房?」

艾希一怔,眼睛眨巴了幾下:「你睡客房?」

陸奇洲嘴角笑意更濃幾分:「要是你很熱情的邀請我,我可以考慮睡這!」

艾希囧極了,微微紅臉:「你…還是去睡客房吧!」

陸奇洲笑,故意又調戲她一句:「真心話?」

艾希看他:「是,真心話,我就鳩佔鵲巢,你可以離開了。」

陸奇洲面帶微笑,伸手摸了下艾希的頭:「喜歡你霸道的樣子,比較有生氣。」

艾希又囧,她平時也沒那麼霸道,就是順他的話而已。

「好好睡,有事按這個鈴,我就在隔壁!」陸奇洲交代道。

艾希看了下陸奇洲指的按鈴,微微點頭:「晚安!」

「晚安!」陸奇洲低頭下來,吻了下她的額頭。

這個晚安吻,非常的溫柔,陸加爾覺得自己肯定會上癮的。

躺下之後,身上被輕柔的薄毯覆蓋著,艾希看著陸奇洲離開,直到門關上為止。不知為何,就像小時候,看著哄自己睡覺的爸爸離開一樣。

爸爸和陸奇洲是有區別的,父輩與男人,但沒區別的是,他們對她的那份愛意。 想起爸爸,艾希的表情稍微暗淡了下來。即便父母離開多年,但是每每想到他們,艾希的心不自覺的會痛起來。

因為他們的離開,她變成了孤兒。她不是怨他們撇下她去另外一個世界,而是在自己風光無限時,他們卻未能親眼所見,自己有能力回報時,他們卻未能親身享受。

這是一直以來的想法,但是今天她的腦海冒出新的疑問。

她是基因克隆人嗎?倘若父母建在,她便可以親口問他們。

艾希的目光看著天花板,無論是腦子,還是心情,似乎都無法完全的平復下來。

——————

陸奇洲沒有直接回房間休息,而是去了書房。打開了全息影像,調出了地下室的監控。

被關在玻璃房的葉琳也沒睡,而是坐在床上,靠著牆壁,面無表情的看著天花板上的排風口、

地面一片凌亂,晚飯是徹底的浪費了。

陸奇洲看了之後,隨後點了下清潔的按鈕,之後角落的牆體上打開一個長方形的口,之後一台智能掃地機鑽了出來。

葉琳被此舉嚇了一下,以為是老鼠,後面看到是智能掃地機,這才鬆了一口氣,目光直接看向角落的長方形口,快速站了起來,奔了過去,跪趴在地上,往動口看去。

一片漆黑,什麼也看不見,葉琳將手伸了進去,摸了一下,發現這牆體厚實的程度,遠超過自己的想象。

葉琳只好將自己的手抽了出來,而掃地機已經打掃乾淨,滑到葉琳身邊。

葉琳看了掃地機一眼,掃地機看外殼材料便知是當今最大的智能科技公司環球科技的產品,顏色是灰白相間的設計,很大氣,很高端,也很萌。

而這個環球科技,也是陸奇洲投資的產業之一。

葉琳本想給可愛的掃地機它讓路,但是心煩意燥的她,實在憋不住,直接拿起掃地機,往地上砸去。

剛才還行動自如的掃地機,被砸了之後,翻了過來,輪子在空氣中旋轉不停。

葉琳見了,又砸了一下:「告訴你的主人,讓他給我滾過來。我要見他!」

掃地機沒被砸壞,但是外殼卻變得凹凸不平。葉琳沒有再次拿起它,而掃地機哧溜煙的往動口跑了。

長方形的動口自動關上,葉琳的眼睛環視了下四周,隨後對著光源道:「陸奇洲,我要見你,你別跟龜孫一樣躲在背後。」

陸奇洲聽到葉琳的罵街之後,眼底露出一抹看不清的神色,隨後關掉了全息影像。

之後,轉過身面對巨大的書架,拿起一本易經,書架如同左右的自動門一樣,徐徐拉開。

陸奇洲跨步走了進去,書架自動關上。

沒過幾秒,陸奇洲的身影出現在玻璃房的面前。

正面的玻璃牆恢復了可視窗口,葉琳看到陸奇洲,連忙奔了過來,雙手貼著玻璃:「你到底是誰!」

陸奇洲看著裡面的葉琳,微微勾唇:「我是誰不重要。」

葉琳拍打了下玻璃:「你到底是誰?」

「葉琳,你不該這麼頑強!」陸奇洲道。

葉琳聽到這句話后,又拍了下玻璃:「你對我很熟悉!你到底是誰?」 看到葉琳暴怒的樣子,陸奇洲卻一臉淡定:「夜已深,早點休息!還有女孩子不要經常發脾氣,對身體不好,也不要太晚睡覺,對皮膚不好!」

葉琳聽后,又捶了下玻璃:「你回答我!回答我!」

陸奇洲看著她:「知道太多,未必是好事!」

「我連自己是什麼都不知道,活著又有什麼意義?」葉琳雙眼怒視著陸奇洲,反駁他的話。

「有句話是這麼說的,難得糊塗。活在這個世界上,不是什麼事情都要搞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這樣或許會快樂一些!」陸奇洲回道。

葉琳抓住他這句話,試圖套出一些信息:「快樂一些?你所指的是艾希?像艾希那樣開開心心的活著?」

陸奇洲聞言,臉上的表情無恙,回了一句:「她是她,你是你!」

「你撒謊,我跟她之間肯定有關係,我們的基因都是一致的!」葉琳毫不客氣的反駁。

陸奇洲看著她:「我還是那句話,她是她,你是你,你們兩者之間是不可能相提並論的!」

「她是你新玩物?或者說是你的新寵?心頭愛?」葉琳眼神透著一股陰沉。

「她是我女朋友!自然是心頭愛!」陸奇洲直接回道。

「那我呢?我曾經又是你的什麼?」葉琳逼問。

陸奇洲聽了這句話,微微勾唇:「你….什麼也不是!」

「你騙人!你對我明明很熟悉!」葉琳的聲音明顯大了起來。

陸奇洲勾唇:「我為什麼要騙你,我是對你熟悉,但你跟我確實沒有關係!」

葉琳根本不相信陸奇洲的言辭,兩隻眼睛凝視著陸奇洲:「你撒謊!」

陸奇洲收起笑容:「你不相信,我也沒辦法,但是你敢再次傷害艾希,我對你絕對不會像現在這般手下留情。」

葉琳聞言,冷笑了起來:「你這麼在乎她,那麼我就不可能放過她!除非你告訴我真實的答案。」

陸奇洲見此,也笑了起來:「你被關在這裡,就不要說一些不切實際的話!」

葉琳再次怒了起來:「你想關我一輩子嗎?」

陸奇洲笑:「有何不可!」

葉琳的拳頭再次攥緊,捶著玻璃:「陸奇洲,你暴露了,關不了我一輩子!」

陸奇洲笑:「我暴露了?暴露什麼?」

「別裝傻!我之所以找上艾希,就像透過她找到你,你就是他背後的金主,也是主宰…….」葉琳還沒說完,陸奇洲快速的點了下系統按鍵。

葉琳整個人昏了過去,再次趴在玻璃上。

而陸奇洲沒有在地下室停留,快步的離開,回到書房,關上暗門,坐在正中間的座位上應了一聲:「請進?」

穿著睡衣的艾希打開門,看他坐在辦公桌前,不由道:「你還在忙?對不起,打擾你了?」

陸奇洲站起身,朝她走了過來:「沒有,剛結束。你怎麼起來了?需要什麼嗎?可以直接跟COCO說一下。」

「認床,睡不著!」艾希道。

陸奇洲笑:「要我給你唱催眠曲嗎?」

艾希聞言,笑了笑:「想喝一杯!」

陸奇洲搖頭:「你身上有傷,不宜飲酒!」

艾希撇嘴,隨後撒嬌道:「喝一點點果酒,有助睡眠!」 陸奇洲笑著搖頭:「就算果酒也不行!」

艾希看著陸奇洲:「可我每天睡前都有喝點紅酒的習慣!」

陸奇洲關上書房的門,隨後攬過艾希:「還是我給你唱搖籃曲吧!」

艾希整個人瞬間被他高大的身軀包裹著,滿滿都是安全感,心境使然,不由對著他嬌嗔一句:「誰要你唱搖籃曲!」

陸奇洲側臉看她:「某個認床的小朋友!」

「我才不是小朋友!」艾希糾正道。

聲音帶著十足的嬌嗔,艾希自己都不敢認,這是她嗎?

就算演電影的時候,導演希望她能魅惑一點,她也沒這麼自然的發出讓自己渾身起疙瘩皮的聲音,可是面對陸奇洲,她就像換了一個人似的,而且一點都不覺得不自在。

陸奇洲勾唇一笑,將她攬緊,溫柔的哄道:「某個認床的女朋友!」

「與其給我唱搖籃曲,不如挑本書念給我聽!」艾希建議道。

「給你念書?」陸奇洲眼睛微閃。

艾希抬頭看他:「嗯,你的聲音很好聽,念書應該更有魅力!」

陸奇洲勾唇:「好,去挑一本書!」

之後,陸奇洲重新打開書房的門,和艾希一起進去挑書。

艾希進去之後,被陸奇洲的書房給震撼了,簡直跟一個小型又精品的圖書館一樣。

艾希也是好書之人,看到別人的藏書,不由自主的眼睛發亮:「這些書,你都看過嗎?」

陸奇洲點頭:「全部看過!」

艾希的視線環視了一周,隨後笑道:「博覽古今。」

陸奇洲笑:「就算博覽古今,人的認知還是有限的。」

艾希聽后,看了下陸奇洲:「雖然沒資格評論學富五車的你,但我還是認同你的這句話,人類所面臨的未知還是很多很多的。」

陸奇洲微微勾唇:「想讓我給你念什麼?」

艾希看了一下,從左邊開始瀏覽,有小說,有詩歌,有哲學,有藝術,有工具書等等,走到放著古籍的地方時,艾希將腳步停了下來,隨後目光落在那本周易上。

陸奇洲的目光跟隨她的視線,看到她看著那本周易,眼神忽閃,開口道:「你不會想聽我讀周易吧!」

艾希聞言,轉過頭看了下陸奇洲:「我要是想聽,會不會覺得很怪!」

陸奇洲笑:「怪倒是不怪,不過很特別!」

艾希笑:「那就選周易!」說完,轉過身想要拿起那本周易。

陸奇洲的眸色微緊,連忙道:「比起給你念周易,我覺得還是給你念詩比較浪漫!不是說喜歡我的聲音嗎?念詩應該很好聽!」說完,陸奇洲伸手抽出一本普希金的詩集,朝艾希晃了晃。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