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林不知不覺,便已經釋放了四大神火的力量。但是即使如此,恐怖的寒力依舊在侵蝕著他的力量,讓他感受到越來越徹骨的寒意。

有些寒冷的他,又拿出了高階仙器九玄神火珠增幅火焰威力。

寒冷依舊在瘋狂侵襲,那冰寒之力已經遠遠超出了化神之力,是足以媲美返虛境的極寒力量。

九百米……

安林望著不遠處的白色光芒,身子冷得有些發顫。

就在這時,一股至陽至純的力量,突然流入了他的身體,給了他難以言喻的溫暖。

「這是……」安林一臉震驚地望向身旁,看到了青衣女子一如往昔的溫暖笑臉。聖炎涌動,竟和神火完美地融合在了一起。

兩人的火焰相互交融,威力可不止簡單的一加一,不僅溫度暴漲,就連炎力意境和純度也是暴漲。

轟隆!恐怖的溫度炸開,讓周圍蒼藍寒力都開始倒卷。

白色的聖炎和四大神火融合,出現了宛如彩虹流轉一般的色彩變幻,絢爛不已。

安林有一種錯覺,彷彿每一次感到寒冷的時候,小蘭都會出現在他的面前,給予他世間最美好的溫暖。

他不再懼怕寒冷,步伐開始加快,朝能量運轉核心靠近。

最終,安林和許小蘭來到了能量運轉核心的正下方。

能量運轉核心懸浮在一百米的高空之上,是一個懸浮的藍色符印,正釋放著無盡的冰寒之力。

「連空間都被冰凍禁錮了,看來常規的火焰無法攻擊到它啊……」安林抬起頭,雙眼眯起。

他們站在符印的正下方,這才彷彿撥雲見霧般,清晰地看到了高空的符印,並且感受到了那可怕的力量。

盤古遺留的力量不針對他們,這並不代表那種等級力量的運轉核心,就很容易被破開!

雖然魔血麒麟說過,能量核心很容易破開,只要達到核心正下方,然後由下朝上攻擊即可,那個方位是力量最為薄弱的切入點。

但是,魔血麒麟所說的容易,是站在它的角度上說的啊!

根本就沒替他們這些化神小修士考慮過!

單單那被冰凍的空間禁錮,就足以讓所有的化神修士懵逼好嗎?!

「嗖!」一道紅芒衝天而起。

這是安林唯一想到的最容易破開空間禁錮的招式了,破界釘!

紅芒貫穿了空間禁錮,但是無盡的蒼藍氣息卻瘋狂朝紅芒籠罩而去,阻力越來越大,最終懸停在符印的面前。

「不行,雖然破開了空間禁錮,但是寒力太恐怖了……」安林眉頭深深皺起。

周圍恐怖至極的冰寒之力,仍在不停衝擊著安林和許小蘭兩人。

在這種情況下,需要耗費大量的力量抵擋寒力,要是不及時想出破局的方式,就只能以失敗告終了。

悅耳清澈的聲音忽然響起:「如果說,有一種力量能同時粉碎空間,並且蘊含極高的溫度,不就可以了嗎?」

安林聞言瞬間回過神,這時,一個溫軟纖秀的手已經主動牽住了他的手,某種聯繫開始出現。

彷彿心有靈犀一般,不需太多言語,異變血鳳凰之力洶湧而出!

兩半鳳凰刻印在虛空浮現,然後融合在一起,成就大圓滿之境。

紅炎爆發出來了,能量吞天噬地,宛如一枚紅日在虛空爆開,衝擊著周圍的虛空,以極為狂暴的姿態,將四周寒力震散。

咔嚓……虛空崩碎的聲音出現。

無窮無盡的火焰,從天而起,破開了寒力空間禁錮,毀滅之力宛如核彈爆炸般,將寒力沖開,吞噬了那藍色的符印! 兩人聯手觸發異變血鳳凰的力量,威能可謂是驚天動地。

除了奧牛有些心理準備外,毒神蛙,土撥鼠,饕餮,都被那突如其來的爆炸震懾到了。

東方壯實更是一臉興奮,撫掌長嘆:「好!這種力量才是真正的強大,我果然沒看錯人!」

「只不過,這力量怎麼那麼熟悉呢?」

恐怖的血色火焰吞噬了整個藍色通道,在盤古之力沒有觸發的情況下,面前的這些寒力,根本阻擋不了這股毀滅的火焰之力,一路摧枯拉巧。

清脆的碎裂聲響起。

能量運轉核心,盤古刻印開始碎裂崩潰。

極寒之力失去了核心引導,能量開始慢慢沉寂。

火焰仍在肆虐,一雙彷彿蘊含天地星空的雙眼,突然出現在符印破碎之處,僅僅目光一瞪,血色火焰便瞬間消散。

安林和許小蘭見狀身體開始緊繃起來,那雙眼睛他們非常熟悉,因為在異象天裁出現的時候,也是那雙眼睛!

從東方壯實的口中得知,無論是星星打壓,天裁,還是顛倒,其實都是盤古離開后留下的法則力量。

那雙眼睛,說是盤古的雙眼也不為過。

兩人僅僅站在那裡,就感受到了無窮無盡的壓力,彷彿面對的是整個天地,他們自身的力量是何等的渺小。

雙眼的目光落在安林的許小蘭的身上,那一瞬間,安林的心跳彷彿都停止了一般,恐懼蔓延全身。

然而,那雙眼睛在安林身上停留了數秒后,便開始消散。

周圍的壓力驟然一空,安林和許小蘭皆是重重鬆了一口氣。

他們這時候才回過神來,彼此牽著的手,掌心都是汗水。

「哈哈……太好了,盤古的冰寒刻痕終於消失了,我自由了!」門外的中年大叔興奮地說著,頭上的麒麟角也釋放著歡快愉悅的光芒。

他帶著饕餮,以及一眾獸族來到了安林和許小蘭的面前,興奮道:「真是太感謝你們了,要不是你們的到來,我東方壯實恐怕還得在這個秘境內遭受無盡的折磨!」

「呵,都說了,跟我混,我能許你一條通天大道!」安林拍了拍衣袖,輕描淡寫地說道。

東方壯實再次高看了面前的修士一眼,誠然,面前這個修士的境界,在他看來並不算高,但是這等天資,這等道心,這等氣度……未來一定會是叱吒風雲的大人物!

他面向門外,雙手結印,血色的能量波動朝外部擴散,無邊無盡,甚至引起了天地的共振。

「你這是幹嘛?」安林好奇道。

「主人要收起滄血大地了。」 瓦羅蘭傳說 饕餮開口道。

話音剛落,外部的浮空大陸便開始扭曲收縮,彷彿被吸扯進了一個奇特的空間,越來越小,最終徹底消失不見!

安林望著東方壯實張開嘴巴,嘴裡咬著一枚血色珠子。

他從那珠子之中,感受到極為強大的空間界力。

麒麟銜珠,可以說是帶了一個浮空陸地離開,真的相當霸氣!

藍色光門之外,是空蕩蕩的虛空,遠處一端是星空,另一端是漆黑大地,這個秘境內再無紅色星辰。

「看來,留在這個秘境的眾多獸族強者們,要迷路了啊……」安林輕聲感慨了一句。

失去了血星的指引,單單一個黃色星辰,還不足以判斷出口的位置,畢竟出口又不在黃色星辰之上。三點確定位置,兩點確認路徑,一點的話,只能瞎幾把轉悠了……

安林又不是什麼大好人,顧不得那些獸族的死活。

在東方壯實的帶領下,他們不停朝前方走去……

惡靈獸獄神蝠大帝的領地。

一處巨大的天坑中心。

血色漩渦之上,有一處光門閃爍,那裡是秘境的出口之處。

粘稠黑霧包裹的人形生物,站立出口的不遠處。

三頭返虛仙獸站在它的身旁,等候著從秘境返回的獸族強者。

骨玉仙蟲也在陣列之中,藍寶石般的雙瞳一直注視著出口。

它知道,安林和許小蘭出現的時候,就是他們奮力逃跑的時候。

神蝠大帝的得力幹將,返虛後期的噩夢泥人就在這裡,他們接下來的行動肯定非常危險,所以不能有任何的疏忽。

又是一道光芒閃過,一頭渾身是血痕的黑色長毛象出現。

噩夢泥人單手一揮,粘稠黑霧分化出來,凝聚成五個黑色的人狀怪物,對長毛象的全身以及空間器物作了檢查。

「哼!沒用的廢物!」

它的心情很不好,顯然這頭長毛象也是一無所獲。

前幾批偶爾還能獲得一些秘境寶物,提供一些滄血大地的信息,但是最近的這些獸族,存活率是高了,但是收穫以及所能提供的有價值的信息,卻是寥寥無幾。

「也不知道神衛隊的進度如何了,赤色星辰是最大的疑點,現在也只能把希望寄托在它們身上了啊。」噩夢泥人搖頭一嘆。

由無雙刀魔帶領的神衛隊,還是很靠譜的。現在還沒有任何一名神衛隊成員出來,或許它們正在為了獲得麒麟血玉而奮鬥吧?

噩夢泥人心中浮現出許多思緒,這時,異變突生。

那極為龐大的血色漩渦,從內部流露出來的血力污染,竟然開始慢慢減少,連散發的威能也少了許多。

「這……這是什麼情況?」噩夢泥人有些難以置信地望著面前的這一幕,一個不好的猜測從心頭升起,「難不成……這個秘境的通道要關閉了?!」

不行,必須得聯繫神蝠大帝!

這個變化太突然,不是他所能應付的了。

噩夢泥人剛想聯繫神蝠大帝,不遠處的光門又出現變化。

「嗡……」

空間波動再次盪起。

噩夢泥人將目光轉向光門處,然後看到了為首的一個身影,它金毛閃閃,手握兩柄雪白大刀,威武霸氣。

噩夢泥人心中一喜,出現的是神衛隊的隊長,無雙刀魔!

太好了,它回來了!如此靠譜的土撥鼠,不回來則已,一回來,那這絕對是帶著收穫回來的!

它的身旁,是毒神蛙,也是神衛隊的成員!

噩夢泥人甚是欣慰。

毒神蛙在神衛隊中是比較活躍的存在,表現非常的好,看起來也蠻忠心蠻靠譜的。雖然父母雙亡,沒有了家,但是它卻老叨念著回家,想來是個至情至性的蛙!

不知為何,噩夢泥人對毒神蛙的印象越來越好了,可能因為它們凱旋歸來的緣故吧……

噩夢泥人正要親自前去迎接,以示敬意,卻發現它們的身後,竟然還有幾道身影,看起來不像是神衛隊的成員。

一頭長毛白牛,還有一頭長著羊身人面的怪物,咋這麼熟悉呢?

很快,噩夢泥人的目光就有些凝固了,它竟然看到了三個人類!

不對……有一個外形是人的存在,卻有著血色麒麟角!

噩夢泥人在那一刻,不禁倒吸了一口涼氣。

那個人,到底是誰?!

……

(第三更啦,賣賣萌,然後求一下月票啦~) 噩夢泥人覺得事情不簡單,因為它竟然看不出麒麟角男子的境界,要知道它可是返虛後期的仙獸啊!

能瞞得住它神識集中探查的存在,要麼有特殊隱蔽器物,要麼就是境界比它還要高!

「難道是從滄血大地裡面出來的生靈?到底是敵是友?」噩夢泥人有些拿不準這些突然出現的陌生生靈。

要不是金毛土撥鼠和毒神蛙也在那裡,讓他有所顧慮,這一刻,這裡就是另外一番場景了。

「無雙刀魔,毒神蛙,其他幾個生靈到底是怎麼回事?」噩夢泥人沒有立即靠近,而是略有戒備地站在原地了解情況。

骨玉仙蟲看到了那幾個人,也是有些拿不準,怎麼進去的時候是兩個人,出來的時候就這個陣容了?安林和許小蘭不僅和神衛隊混在了一起,還多了一個奇怪人類和一個奇怪獸族。

等等……那個奇怪的獸族怎麼那麼眼熟……

骨玉仙蟲突然嬌軀一顫,醒悟過來,這特么不是四大凶獸之一的饕餮嗎?!

對於噩夢泥人的問話,毒神蛙和無雙刀魔都沒有回答。

無雙刀魔是已經和東方壯實建立了獸寵契約,不能背叛自己的主人。而毒神蛙則是完全不敢多嘴,要是說錯了什麼,不等噩夢泥人出手,它都會被身旁的魔血麒麟一掌拍死。

「不說話?」噩夢泥人見狀終於是忍不住了。

恐怖的威勢從他身上釋放出來,噩夢神道之力衝天而起,讓整個天空都開始陰風怒號。億萬夢影出現,遮天蔽日,將世間侵蝕得宛如幽魂末日!

「這就是噩夢泥人的神道之力?不怎麼樣嘛,和**的還是有不少的差距。」一個面容清秀的男子淡淡開口吐槽道。

這位一開口就很欠揍的男子,正是讓**壯烈渡劫而死的安林。

果然,噩夢泥人聞言瞬間就炸了,雙目凝視著安林:「區區化神修士,竟也敢在此大言不慚,找死!」

他虛空一握,黑色的神道之力宛如綢線一般纏繞凝聚,最後成為了一柄鋒芒攝魂的黑色長矛。

轟隆!恐怖的威能瞬間將周圍的虛空崩裂!

這不僅是物理側的攻擊,更是神魂側的攻擊,無論敵人的生命力有多強,被擊中者都會永墜噩夢,被夢魘折磨得魂飛魄散。

「無雙刀魔,毒神蛙,給你們最後一次就會,要是再繼續沉默,我將直接視你們為叛徒,一併誅殺!」

噩夢泥人這是打算動真格了。

它身旁的獸族強者紛紛退開,生怕被攻擊餘波所波及,只有三頭返虛仙獸,依舊忠心耿耿地站立在身側。

毒神蛙被噩夢泥人的陣仗嚇了一跳,但它將目光轉移在東方壯實的身上后,那種緊張感才有了些許緩解。

噩夢泥人是很強,但是魔血麒麟更恐怖啊!

在跨越兩界通道的時候,麒麟就已經把話說明白了,他雖然被盤古鎮壓折磨了許久,沒有了本源肉體,但是僅僅是意識體所發揮的力量,也擁有返虛巔峰的之力!

看到毒神蛙和無雙刀魔都沒有反應,噩夢泥人終於確認了一點,這兩個神衛隊已經出現了問題。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