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葉回就是紀科長看上的,跟家裡對抗也要娶回去的那個吧。」

翻白眼的那個姑娘像是突然想到這點,忙扯了下身邊人。

她身邊那姑娘也是一直不著痕迹的打量著葉回。

「應該是,我之前聽小雅提過一次,說是紀科長只要有時間就會去學校找她。」

「真沒看出這人哪裡好,相貌身材不也就那樣。」

兩人小聲的嘟噥著,自認說話聲音不大,可以葉回現在的感知能力還是全部聽在耳里。

原來是兩個看上紀凡的,就說為什麼總是似有若無的對她釋放敵意。

這筆賬可以記在紀凡身上,以後有機會鬧一鬧。

紀凡不是希望她可以同其他人一樣給他回應,那她就好好的回應一下。

「可心姐,我總聽葉子提起你,早就對你格外好奇,終於有機會見到你了。」

對著陸明磊的家人,韓小雅下意識的就很狗腿。

有些事就算結果已經擺在那裡,可她還是會不甘心。

陸可心笑的格外溫婉:「我也經常聽葉子提起你們,她說你們這些室友特別照顧她。」

兩人都有心結交,一時間她們這裡的氣氛就格外好。

穀雨薇對徐春海一直很好奇,但她對徐春妮的興趣更大。

陸明宇這種大熊貓她一早就見過,同樣是狀元什麼的,在她眼裡差別並不大。

她這裡拉著徐春妮問東問西,徐春妮緊張的有問有答,倒是把那幾個朋友徹底丟到了一邊。

「我說小雅,你不是讓我來看你交朋友的吧。」

翻白眼那個姑娘適時的出聲打斷她們幾人的談話。

韓小雅立馬拍著額頭道歉,將話題又重新引開。

葉回只看著她們笑著,不問她,她就不主動張口。

做室友三年,她這樣的態度韓小雅就已經明白,葉回這是沒看上她這幾個朋友。

原本還想介紹著認識,結果現在就變成了好心辦壞事。

「小雅,你這同學就是紀科長的女朋友吧。」

略顯突兀的一聲,讓房間里瞬間就安靜下來。

葉回看向說話的那個姑娘,從她眼中似是看出了幸災樂禍。

韓小雅看了眼葉回,葉回跟紀凡之間的氣場總是怪怪的,所以這個問題她還真不知該如何回答。

「你瞎說什麼呢,我昨天才聽說,紀科長下周要訂婚,聽說未婚妻是紀家老爺子的一個老部下的孫女。」

這消息炸彈一般,直接轟在眾人心裡。

徐春妮姐弟回過神就忙將視線轉到了葉回身上。

陸可心一隻手已經握上她的手背。

「訂婚啊,倒是沒聽說,那就恭喜他了。」

葉回的聲音淡淡,似是這道消息跟她沒有半點關係,紀凡就只是一個無關緊要的外人。

「還以為你們都收到消息了呢,」丟出消息的那個姑娘,抬手摸了摸頭髮又說著:「我也是昨天看到請柬,才知道紀科長居然要訂婚了。」

她們這些姑娘多多少少都存了幾分嫁進紀家的心。

明眼人都能看出紀家小一輩里發展最好的就是紀凡。

有個做軍團長的老子,一張臉又好看的能做電視明星。

要不是當年軍訓的時候紀凡表現的……實在太變態,韓小雅也不會把目標轉移都陸明磊身上。

憑什麼她們連紀老太太那裡都不能入眼,葉回直接就把紀凡搞定了。

韓小雅算是明白了,她這幾個朋友不是來認人的,是來找茬砸她的場子的。

她的臉已經沉了下來。

「小溪,好端端的你們說這些做什麼?」

「就是順道想起來了啊,我家昨天真收到請柬了,名字一欄上紀凡的旁邊寫的可不是葉回這兩個字。」

錢小溪攤了攤手,臉上還掛著招人厭煩的笑。

不同於陸可心他們的擔心,葉回自始至終都很淡定。

紀凡那個傢伙要是真不知從哪裡鑽個未婚妻出來,那她就恭喜他! 媽咪,不理總裁爹地 韓小雅精心準備的碰面就被紀凡要訂婚這道消息直接衝散了。

之後的時間裡,大家就算還在聊天,她也試圖拉一拉氣氛。

但所有人心裡都裝著事,言語中都帶著無法遮掩的敷衍。

葉回的神色自始至終都沒太大變化,韓小雅雖然自認了解她,但依舊摸不准她此時的想法。

韓小雅那幾個朋友今天會過來,就是為了看熱鬧。

雖然葉回的表現沒辦法讓她們滿意,可想到這人從頭到尾都沒過她們什麼好臉色,幾人還是覺得解氣。

看她以後還怎麼張揚!

沒了紀凡做靠山,就算有陸家在,她也沒辦法再像從前那樣風光。

向她們這樣的人,就應該撿她們挑剩下的。

幾人吃過午飯就笑著離開。

韓小雅將人送走,糟心的趕緊往屋子裡跑。

這都是什麼事,要是今天不能說明白了,她跟葉回之間就再不是過命的交情。

「葉子,我就是想介紹幾個朋友給你,我真不知道她們來是抱著這樣的想法。」

明明之前電話里都說的很好,誰知道會變成這樣。

韓小雅急的就覺得嘴角要長火泡了。

葉回將她拉過去,還安撫的在她肩頭拍了拍。

「放心,我不會多想的,咱們都認識這麼多年了,你什麼樣子我還不知道嗎?」

韓小雅雖然人比較精明,但品行向來沒的說。

她會趕在這個時候將她叫到家裡,就是為了可以拿徐春妮姐弟當借口。

以後開學在其他室友面前也不嘮埋怨。

她的這份小心思從來沒遮掩過,所以葉回也不會去多想。

韓小雅鬆口氣,葉迴向來不說謊,她既然這麼說就意味著真的沒有怪她。

「葉子,你跟紀科長?」

「我跟他還行吧。」

葉回這算是實話實說,她這段時間跟紀凡之間的關係確實還可以。

尤其上一次兩人又說透了一次,他們也算有了一點情侶間會有的默契。

陸可心就是覺得這個消息很突兀,紀凡這段時間只要有空就往他們家跑。

她也去過紀凡特意買來的院子,就是已經過戶到葉回頭上的房契地契她都看到了。

這兩人明明好的很,怎麼紀凡會突然就要訂婚。

「葉子,訂婚的事你還是回去問問紀科長吧,如果是家裡強行安排的,你們商量一下也能有個對策。」

韓小雅只能給出這個建議,陸可心也是這個意思。

這種事還是要問問紀凡到底怎麼回事。

她們一個兩個的都比她要來的緊張,葉回被她們的神色逗笑。

「你們這是做什麼,放心,只要不是他同意的,這個訂婚就肯定成不了。」

要是他同意的……她還賺一套院子呢。

葉回這樣想著,心中也不知是怎樣一種感覺。

悵然有,失落也有。

習慣了一個人的存在,如果有一天他突然消失,不提在她看來還有些玄幻的感情,要重新習慣一個人也需要一個過程。

因為這個消息,房間里的幾人再是沒了說笑的心思。

回去的路上徐春妮姐弟幾次想要說些什麼,都被陸可心壓了回去。

在她眼中,他們兩個就是兩個小屁孩,還是不要添亂了。

「葉子,等一下到家我就給我哥打電話,讓他帶紀大哥回來,到時候你當面問問他吧。」

在陸可心看來,這種事就要當面問。

猜來猜去沒意思,浪費感情也浪費時間。

葉回聽話的點頭,她確實也是這麼想的。

紀凡要真敢吃著碗里的,看著鍋里的,她就讓他知道什麼叫做雞飛蛋打。

徐春海心裡各種冷哼,就知道這個男人不靠譜。

無敵瘋狂兌換系統 只會說的好聽,結果一轉身就屈服於家裡的安排。

他就不信,沒有他的同意,他家人能給他安排訂婚。

曹艷華就覺得幾個孩子回來后情緒都不太對,她把陸可心扯到房間里還沒等問,陸可心就把能說的全都說了。

神祕老公不好惹 「我就說羅桂芬怎麼來京都了,還要跟我見面。」

羅桂芬電話里說的遮遮掩掩,只是語氣還是帶著剋制不住的炫耀和得意。

曹艷華之前還在想她到底想怎麼找回場子,現在算是明白了。

「給明磊打電話,先問問他到底怎麼回事。」

要真覺得他們好欺負,紀凡這傢伙以後就別想登他們家的門。

這幾天有特殊任務需要特戰科協助,紀凡和陸明磊全都很忙。

剛將手頭上的事處理完,陸明磊靠在椅背上準備緩口氣,就接到了家裡的電話。

紀凡閉著眼,太過敏銳的聽力讓他直接將電話中的內容聽了個徹底。

不用陸明磊多問,他已經起身就往外走。

「喂,你還沒說怎麼回事呢,怎麼好端端的要訂婚了?」

陸明磊心中不解,他不解紀凡同樣不解。

在隊里忙了一個星期沒離開,結果就連訂婚請柬都發了!

「我要回去問一下情況。」

他開上車就直奔紀家,他剛剛才同葉回又有了一點進展,如果因為家人出幺蛾子而破壞掉,他肯定會糟心的想逮誰抽誰。

羅桂芬請了半個月的假。

她這次來京都,一是為了見見兩個孩子,二就是為了紀凡的訂婚。

原本紀凡和葉回之間一直很溫吞,紀老太太也就沒著急。

反正在她看來這兩個人真想要在一起,就一定要經過他們的同意。

只要他們咬死了就不許葉回進門,紀凡也不敢違背長輩的話。

結果她前段時間跟老友聚會,就聽老友抱怨。

紀凡搶了他們的空調……

搶走的空調裝在了哪裡,都不用打聽。

紀凡之前買院子的時候就沒有刻意迴避過他們。

幾千塊的空調都捨得給葉回裝?

紀老太太原本的自信瞬間就受到了挑戰,這個家有一個羅桂芬已經夠了。

那個葉回……每次見面她都沒討到好,這樣的人別想進他家的門。

紀老太太是個行動派,知道紀凡不會同意,她就直接先斬後奏。

不是所有的人家以紀家現在的地位和手腕都能擺平,她這次選的姑娘就是紀老爺子都要禮讓三分的王家人。

高萬國的愛人王蘭英的外甥孫女。

就是為了不給紀凡掙扎的機會,紀老太太直接就將所有的出路全部堵死。 紀凡進門就看到紀老太太端坐在客廳里,手中抱著青瓷的茶杯,正小口小口的喝著綠茶。

紀老太太早已經習慣了紀凡的冷臉。

什麼時候他會笑著出現在她面前,她才要懷疑他是不是磕壞了腦子。

「你先看看這個。」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