卞偉不屑的笑著說道,「老大你這樣就沒意思了啊!」

就在他們說話的功夫,華陽路上開過來的車越來越多了。

最後整條街都被堵住了,桑彪帶著一群小弟,威風凜凜的走了過來。

魏東看到桑彪,趕緊上前打招呼,但桑彪並沒有搭理他,而是徑直的來到葉偉面前。

「老大!我來了!」

卞偉聽到這句話,頓時心頭就是一顫。

桑彪他肯定認識,可以說兩人還有過幾面之緣,算不得認識,但是見面說話。

「把這傢伙給我帶走!」

葉偉聲音冰冷的對桑彪說道。

桑彪扭頭看向卞偉,也是一愣。

「我擦,這傢伙?膽兒挺肥啊!」

桑彪一擺手,立刻有幾個小弟就沖了過去,控制住了卞偉。

「打斷他的四肢!」

葉偉發話了,立刻就有人從車上拿出棒球棍,幾下打斷了卞偉的胳膊和雙腿。

卞偉的慘叫聲響徹了整條華陽路,而這個過程中武六一直沒有說話。

四肢被打斷的卞偉,被丟在地上,猶如爛泥一般。

他勉強抬起頭看向武六,「老大……你……毛啊!你就這麼看著他們動手……」

「葉先生,您這麼做……」

武六想為卞偉說兩句話,而看到葉偉的表情他還是閉嘴了。

「他闖入我的門診,打暈了門診的護士,準備帶走!」

葉偉看著武六,說道,「如果你想維護他也不是不可以,給我個合理的解釋,不然你也跟他一樣!」 武六看到葉偉的眼神后,不由的地下了頭。

而葉偉這個時候說道,「你年紀也不小了,難道就打算這麼混下去嗎?」

聽這話武六疑惑的看向葉偉,「葉先生什麼意思?」

「我的意思很簡單,明天去找龍五。我手裡目前有幾個工地開工了,你去龍五那裡看看,有什麼活可以安排給你的!」

說著葉偉走到卞偉面前,「如果你手下還有這種貨色,你自己清理出去,這種垃圾會把你害死的!」

武六聞言愣了一下,獃獃的看著葉偉,好半天才反映過來。

「多謝葉先生!」

而葉偉回頭一笑說道,「安排了你的那些兄弟,去燕京找你師父吧!」

「是!」武六非常的激動,很肯定的回答道。

帝少的貼心冷妻 「桑彪!過來,你的投資公司,也該好好的弄一下了。這樣你跟魏東商量一下,看看是不是開個分公司什麼的。」

葉偉這麼說著,想到了褚倩然,「把那丫頭送到國醫堂,門診里的那個胖子,你們看著處理一下。」

說著葉偉就向外走去,此刻他的手機響了。

低頭看去是趙倩打來的,「小軍剛上飛機走了,你有時間嗎?咱們找個地方聊聊!」

葉偉看了看周圍,說道,「你說地方吧!」

「麗人酒吧!」

聽到趙倩說出這個地方,葉偉沉默了。

良久后他說道,「好!」

電話掛斷,葉偉找了個桑彪的小弟開車送他。

臨走的時候,葉偉放下車窗,對所有人說道,「中海從現在開始,沒有地下世界了。」

就這樣葉偉走了,留下桑彪、魏東和武六,以及他們的一群小弟,面面相覷。

所有人都明白葉偉的話什麼意思,從今天起他們這批人有了正當的職業。

三位老大級別的人物,此刻心中五味雜陳。

因為葉偉的一句話,中海的一個時代結束了。

這是葉偉自己也沒想的!

車在麗人酒吧外停下,葉偉從車上下來。

緩步走入其中,這裡被馬躍進接管后,依舊在照常營業。

只不過這裡原來的老闆劉思涵瘋了,走入酒吧葉偉找個位置坐了下來。

已經是深夜了,這裡的人依舊很多。

昏暗的燈光下,一些人輕聲的說說笑笑,氣氛很是奇特。

趙倩穿著短款的粉色風衣,走入酒吧的時候,出現了短暫的安靜。

當所有人看到趙倩在葉偉對面坐下后,一切才恢復了正常。

趙倩坐下后將離婚協議書推到了葉偉面前,「簽字吧!」

看到離婚協議書,葉偉就是一陣的頭疼,「為什麼啊?」

「為了能讓你活著!」

趙倩很認真的說道。

葉偉不由的一愣,「活著?我現在活得好好的,你這話什麼意思。」

然而趙倩卻沉默了,葉偉看著離婚協議書,順口問道,「合同簽了嗎?」

「簽了!」

「那就好!」

葉偉這麼說著,拿起離婚協議書,直接撕了個粉碎。

然而趙倩卻是面無表情的,再次拿處一份離婚協議書,送到了葉偉面前。

「你可以一直撕下去,我這裡有好多!」

然而就在這時,突然有個聲音,說道,「金融風暴來了!」

說話的是個年輕的大學生,是對自己的同學說的。

「聽說了,FOY實驗室復活了第一個冷凍人。」

「那傢伙叫什麼來著?」

「詹姆斯·貝德福!聽說是在燕京復活的,負責人是閻鶴祥,著名的國醫大師。」

「我去真牛逼!」

「牛逼什麼!就是因為這個,金融風暴來了。我的股票虧慘了,現在我入手了幾隻醫療相關的股票,希望能彌補虧損吧!」

兩人不經意的談話,引起了葉偉的注意。

只聽最開始說話的那人繼續說道,「聽說活過來的這傢伙,最近回到中海接受康復治療。」

「跟咱們沒關係,現在咱們要想的,就是如何成為超級富豪!要不然永生,對咱們來說,沒什麼意義!」

趙倩看葉偉良久不說話,索性起身準備離開。

臨走前她說道,「我回別墅去住了。」

葉偉點點頭,這才說道,「那我就去門診住吧!」

「你不用這樣的,咱們都要離婚了,你就不用給我證明了!其實你入贅楚家的話會更好!」

言畢趙倩走了,留下了滿頭霧水的葉偉。

輕輕的喝了一口酒,葉偉淡然的笑著。

「時代的車輪終於動了,千多年了終於開始向前走了。」

輕聲呢喃著,葉偉一口喝乾了杯中酒,他離開酒吧正好看到,趙倩的車走遠。

「回華陽路!」

葉偉說了一聲,上了自己的車。

回到門診的時候,門已經修好了。

葉偉開門走入門診,鎖好門後到了三樓休息。

一夜無話次日清晨。

葉偉起床后,看到手機里普天蓋的新聞跳了出來。

陳工機械被嘉慧醫藥全資收購,陳仲和陳氏家族出局。

世界上第一例冷凍人,詹姆斯·貝德福復活,將在不久后前往中海進行康復治療。

一夜間金融風暴突起,熱錢流入醫療醫藥領域,諸多行業熱錢流出。

洗漱完畢,葉偉接到了柳君如的電話。

「今天回家來吃飯可吧!」

柳君如的聲音傳來,語氣中帶著特有的命令語氣。

「哦!」

聽到葉偉回答,柳君如起就不打一處來。

「都結婚了,也不知道喊聲媽?」

葉偉一愣,事情似乎有轉機了!

「媽!」

「唉,有件事情跟你說,你們不用離婚了。」

葉偉心中一陣的疑惑,這是什麼個情況?

然而柳君如繼續說道,「別忘中午回來吃飯!」

柳君如叫他回家吃飯?

這太陽從西邊出來了!

葉偉滿心的疑惑,但是等裝修工人來了后,葉偉還是決定卻水上嘉人去一趟。

中午的時候,葉偉走入別墅小院,就看到周雅正帶著多多,在院子里玩。

「爸爸!」

多多看到葉偉就喊了起來,而周雅臉色很難看,性情似乎不好。

「來了!」

周雅不冷不淡的說道,「進屋吧!」

葉偉抱起多多,滿臉疑惑的走進別墅。

「來了!」趙永剛正在看報紙,抬頭看了葉偉一眼,繼續看報紙,「坐吧!」

氣氛有些不對啊!

這到底怎麼了?

「哎呦,葉偉來了啊!」

趙曦居然也在,她是從裡間出來,而在她身後居然跟著趙崇岳老爺子。

這是什麼情況?

靈獸寵物店 柳君如在做飯,趙倩在廚房幫忙。

葉偉給大家打了招呼後去了廚房,「媽,小倩!」

「正好你來了,我出去休息了!」

柳君如看到葉偉,擦了擦手就離開了。

趙倩臉上帶著笑意,「你來做飯!」

葉偉莫名奇妙看著她,「怎了?昨天不是還非要跟我離婚的嗎?」

「金融風暴啊!」

趙倩笑著說道,「事情有了轉機……」

「抱團取暖,正大集團和周天下,他們也受到波及了?」

聽了趙倩的解釋,葉偉這才意識到,這次金融風暴的可怕吧!

「鄭奎你還記的嗎?大二就退學的那個。」

葉偉聞言不解的看向趙倩,「這跟之前你跟我離婚,有什麼關係。」

「鄭奎大一的時候喜歡我,直接被我拒絕了,所以大二一開學,他就退學了。」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