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行沉吟一番,才淡漠的說道:「若是他真的把乾坤戒的秘密給解開了,那對我們葉家來說,可是收號功臣啊。」

「家主,我知道了,這就回洞府尋找。」

葉承志點點頭說。

心中還一陣的鄙夷,都一把年紀了,竟然還套自己的話,真當他是三歲小孩啊?

解開乾坤戒的秘密就是葉家的功臣,恐怕當你搞明白乾坤戒怎麼使用之後,第一個要殺的就是葉宇吧。

老子才不會那麼傻,去上你的當呢。

說完之後,葉承志就進入了隕石塔,他的洞府就在那裡面,乾坤戒應該也在裡面。

「其他人都散了吧,該幹什麼幹什麼去。」

葉行見隕石塔外圍攏了太多的人,揮了揮手,要把眾人給趕走。

可就在這個時候,隕石塔出現了動靜。

只見隕石塔的第七層,猛的散出霞光,照射四周,刺的人都有些睜不開眼睛。

「又有人進入了練氣第七層?咱們葉家真的要發跡了啊,實力真的是越來越雄厚了。」

壞爹地別吃媽咪 「就是不知道這次闖塔的人是誰,不過不管是誰,擁有練氣第七層的實力,也算是我們葉家的種子弟子啊,絕對能成為以後對抗黑暗者的中流砥柱。」

「可不是嘛,真羨慕啊,我什麼時候才能闖過練氣第五層啊。」

「不錯,不錯,這個小子,才過去幾天啊,就進入到練氣第七層啊,真的是逆天資質啊,也不枉費我對他的栽培。」

葉行捻動著鬍鬚,很是欣慰的說道。 「闖塔人員名單出來了。」

隕石塔的執事拿出來一份文件,遞給了葉行。

葉行瞄了一眼,確定自己的徒弟在場,更加欣慰。

等其他人傳閱之後,都對他讚不絕口,說他收了一個逆天的徒弟。

來葉家的時候才僅僅只有練氣第二層的實力,這才過去不到半個月的時間,就已經衝擊到練氣第七層了,太不可思議了。

照這個速度下去,恐怕超越家主指日可待啊。

當然,在名單的末尾還有一個名字,那就是葉宇。

只不過眾人都對葉宇不抱有任何的希望。

畢竟他才剛剛進入隕石塔,應該還摸不清隕石塔的門路,根本不可能這麼快進入到練氣第七層。

唯有葉承志等人暗自點頭,覺得肯定是葉宇進入到練氣第七層了。

隕石塔內,在第七層的的確是葉宇。

他在進入隕石塔之後,就從爺爺那裡得知到這邊的情況。

闖塔,其實就是來鍛造自己。

每一層的都會含有不同層度的靈氣,而且每一層內都還含有威壓。

只要你抵抗住了威壓,才能夠正常的吸納靈氣來使自己的實力增強。

重生九零紅紅火火 按照他們的交代,讓葉宇停留在第三層就行修鍊。

可葉宇一路走來,並沒有感覺到任何的威壓,反而只感覺出來靈氣越來越濃郁。

到了第三層之後,他本來想停下來修鍊呢,可是又有些不忍心。

好不容易進入一次隕石塔,他必須要爭分奪秒的修鍊。

根據他對隕石塔的認知,這第三層的靈氣明顯沒有第四層的濃郁,第四層又肯定沒有第五層的濃郁。

所以他並沒有聽從葉承志的建議,留在第三層,而是繼續行走。

就這樣,一路走到了第七層。

也就在這個層次,他才感覺到威壓。

這種威壓,不單單壓著他的修為,讓他不得不施展靈力來對抗,另外一方面,還壓制著他的精神力,讓他很難集中精神來修鍊。

「怪不得葉家能夠屹立不倒,成為整個天下修鍊者的匯聚之地,這隕石塔絕對起到了不可或缺的用處啊。」

葉宇在那一層感嘆道:「也怪不得葉家能夠把體內的氣旋凝實了,待在這麼濃郁的靈氣內修鍊,想不凝實都難。」

「再說,這邊還有精神力的威壓,能把一個人錘鍊的特別完善。」

「要不是自己精神力強悍,恐怕很難在這種地方安心修鍊。」

「不過,下一層的靈氣應該更加濃郁吧?」

這麼一想,葉宇就向著下一層入口的方向看去。

只要走上去,他就能闖到隕石塔的第八層。

走還是不走?

就在他遲疑的時候,有人從下面走了上來,葉宇看了一眼,還以為是葉家的人呢。

可當他看到那張臉孔的時候,整個人都不淡定了。

呂俊陽!

竟然是東省呂家的少爺,如今是呂家的家主呂俊陽。

他不在東省好好帶著呂家發展經濟,跑到葉家幹什麼?又跑到隕石塔幹什麼?

葉宇剛想去打招呼呢,卻看到呂俊陽找了一個地方,盤膝坐下來修鍊。

什麼情況?

葉宇懵了,他怎麼不跟我說話?

這混蛋,難道是把他給忘記了嗎?

可是不應該啊,他跟呂俊陽也算是過命的交情,甚至幫助對方把實力提升到練氣第二層,讓他成為呂家的家主。

而且他產的生味粉,還專門提供給呂家的酒店使用,幫助他們呂家更上一層樓。

這一切的一切,都證明著葉宇給他們呂家的恩情有多重。

呂俊陽應該銘記一輩子,感恩一輩子,怎麼可能現在見到葉宇之後,連聲招呼都不打呢?

就在葉宇奇怪的時候,他發現了不對勁的地方。

只見呂俊陽的周身散發著一絲絲的黑霧,這些黑霧把他包裹起來,形成了一道屏障,讓威壓對他產生不了影響,然後他便開始吸納……

等等,這吸納的竟然不是靈氣?

葉宇震驚了,他看到不斷的有黑霧才樓下,甚至是本層裡面向著呂俊陽匯聚。

這情形,怎麼那麼像是黑暗者呢?

「呂俊陽,你在幹什麼?」

葉宇大喝一聲,他實在不敢相信,昔日的好兄弟,竟然會變成這個樣子。

「喔,你認識我?」

呂俊陽一愣,緩緩的睜開眼睛,有些意外的看向葉宇,「可我並不認識你啊?莫非你也是葉家之人?」

「呵呵,你果真是被黑暗者奪舍了。」

葉宇冷笑起來,「既然是黑暗者,那就納命來吧。」

言罷,葉宇就揮動著拳頭沖向了呂俊陽。

呂俊陽有些迷糊了,他好好的修鍊,並不礙著別人的事,怎麼還要反過來對付他呢?

這人也太奇怪了吧?

還是個熟人呢,說反目就反目了。

不過呂俊陽並不害怕,他是黑暗者,這隕石塔就是他的主場,跟著就揮動拳頭迎向葉宇。

他的拳頭前端匯聚的都是黑霧,形成一個黑色拳印。

葉宇一拳砸在那個拳印上,直接就把拳印轟碎。

可緊接著又出現了一個拳印,速度非常快,又跟葉宇的拳頭碰撞在一起。

碎了之後,又出現了一個拳印。

如此接二連三的拳印,最終把葉宇的勁力給抵消了。

這讓葉宇一陣的頭疼,照這樣下去,他根本就沒辦法打傷呂俊陽啊。

而且葉宇還有一個疑惑的地方,就是呂俊陽在這裡,好似有著用之不完的黑霧,源源不斷的往他身上匯聚,完全不耽誤他修鍊。

可對方是個黑暗者,葉宇必須要收拾他。

最不濟,也要問出和黑暗者相關的情況。

然而打了半天,他都沒有傷到呂俊陽,更沒有影響到人家修鍊。

倒最後,呂俊陽站了起來,輕蔑的看了葉宇一眼,淡漠的說道:「老子記住你了,等黑暗者入侵之後,我會找你算賬。」

說完之後,他就信誓蛋蛋的走向了第八層。

「呂俊陽,你就跟我說了這一句話就完事了嗎?想去第八層,你問過我嗎?」

葉宇冷冷的道,跟著就要去攔呂俊陽。

可是他才剛剛動身,就看到一道道黑霧出現,把他和呂俊陽給阻隔開了,只能眼睜睜的看著對方進入第八層。

卧槽!

呂俊陽的身影消失,葉宇忍不住叫罵一聲。

好在他並沒有失去理智,而是冷靜的分析起來。

呂俊陽已經不再是他那個兄弟呂俊陽了,現在的他是一個黑暗者。

黑暗者能在這裡面來去自如,甚至還能調動這裡的黑暗者能量,會不會是因為這隕石塔跟黑暗者有什麼特殊的關聯呢?

想到這裡,葉宇就把他丹田內的暗石給調動了出來。

剛剛懸浮在他的身前,葉宇就感覺到身體一輕,威壓不見了。

而且在暗石拿出來之後,他還看到周圍有好多的黑暗者能量向著那塊石頭內湧入。

「敢情這個隕石塔不但能讓修鍊者修鍊,還能讓黑暗者修鍊啊?」

「而靈氣被吸收了,就會減少,可這黑暗者能量卻好似源源不斷的存在一般,或許這隕石塔也有可能來至黑暗者那個層面,要不然不會如此奇特。」

葉宇斟酌了一下,覺得不能停留在第七層,他要去更高的層次。

畢竟層次越高,靈氣越濃郁,對他的修鍊越有利。

就這樣,葉宇把暗石給調動起來,一路暢通無阻的進入到第八層。

到了那裡,他就看到呂俊陽正盤膝修鍊,看都沒有看他一眼。

葉宇也懶得再去打擾他,畢竟也打擾不到,他還是要抓緊修鍊。

所以繞過呂俊陽,葉宇繼續往前走。

第九層,第十層。

葉宇在第十層停了下來。

這是隕石塔的最後一層,靈氣也是整個隕石塔裡面最為濃郁的地方。

聽說這隕石塔出現之後就自成空間,每一層的靈氣都劃分的特別到位。

只不過隨著被人們的吸收,下層的靈氣越來越少。

而上層因為能進入的人少,所以留下來的靈氣也就更多。

邪性總裁【完結】 他沒有再遲疑,把暗石懸在身邊抵禦掉威壓,然後盤膝坐下來開始修鍊。

……

「卧槽,第八層,竟然進入到了第八層,這速度也未免太快了吧?剛剛還才第七層,這才過去多久,就進入到了第八層,太不可思議了。」

隕石塔外面的人,看到隕石塔的霞光不斷亮起,忍不住驚呼起來。

「廢話,那可是咱們葉家多少年都難得一見的天才啊,讓石碑褪了六道顏色,果真是個妖孽。」

「羨慕不來,既然我們無法在天賦上勝過別人,就只能更加勤奮的修鍊,勤能補拙,相信終有一天,我們也能進入到第八層去修鍊。」

「不對,你們快看,第九層的霞光也亮了,那人進入了第九層。」

「葉家之福啊,又有人進入到練氣第九層,以後我們葉家只會更加的強大,就算是黑暗者來了,有兩個練氣第九層的高手在,也絕對能把黑暗者給趕回老窩。」

「別著急,你們看,隕石塔第十層的霞光也亮了。」

可還不等眾人震驚呢,又有人眼尖,大聲的驚呼起來。

這一下,隕石塔周圍的眾人直接就炸開了鍋。

第十層,那可是連家主都沒能進入的地方啊,莫非葉家已經有人超越了家主? 「怎麼會這樣?」

就連葉行也忍不住皺起了眉頭,「呂俊陽才是褪掉六種顏色的人,資質雖然逆天,可也僅僅是逆天,達不到這種妖孽程度。」

「更何況,他來我們葉家的時候只要練氣第二層,就算天賦驚人,也不可能在如此短的時間內就闖入第十層。」

「要知道,哪怕是我在練氣第九層停留那麼多年,而且還具備淬體第二層的練體之術,也進不了第十層。」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