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初七:「我知道是你家……我的意思是,你家所在的這個地方叫什麼?是在哪個國家?那個城市?」

陸雲湛:「京都啊!」

「京都?!」葉初七頓時驚呼起來。

這一晚已經經歷過各種驚心動魄,但都不及她聽到京都這兩個字的衝擊力。

她嚯地一下從沙發上站起來,接著問道:「C國,京都?」

陸雲湛被她一驚一乍的反應給嚇了一跳,雖然不知道她究竟是在驚訝什麼,但還是點點頭道:「是啊!」 葉初七怎麼也沒想到,她居然誤打誤撞,來了京都。

她很快就消化掉這個事實,又問道:「這裡是京都,那你……你對這裡應該很熟悉是不是?」

陸雲湛點點頭,「還行吧!」

葉初七問道:「那你認識蕭錦碩嗎?」

「誰?」

陸雲湛作勢掏了掏耳朵,像是沒聽清。

葉初七的記憶還是空白的,只記得醒來之後發生的事情,而在她醒來之後,印象最深刻的人就是蕭錦碩。

她不知道自己是誰,接下來要做什麼。

唯一的念頭,就是先找到蕭錦碩再說了。

陸雲湛也不是在裝傻,他畢竟從小長在國外,回來京都還不到一年的時間,而蕭錦碩這幾年也不在國內,完全沒有交集的兩個人,不認識最正常不過了。

葉初七又說了一遍,「蕭錦碩。」

陸雲湛這回聽清楚了,並且飛快的在腦海里搜尋了一圈,確定完全沒有這個名字,於是搖搖頭道:「沒聽說過。」

葉初七哦了一聲。

原本滿懷希望,這會兒立即泄了氣。

陸雲湛看到她失落的樣子,趕緊力攬狂瀾,「我是沒聽說過,但是我可以幫你打聽一下,只要這個人真的存在,就算掘地三尺我也能幫你找出來。」

葉初七的臉上重新燃起希望,「真的嗎?」

陸雲湛拍拍胸脯道:「當然!」

那,就真的是太好了!

現在時候也不早了,陸雲湛提議道:「那要不你先休息,我明天一早就託人去給你打聽打聽。」

葉初七點點頭。

目光一轉,就掠過陸雲湛紅腫的鼻樑,她有些抱歉的道:「那什麼……你,你的鼻子沒事兒吧?」

回來之後,雖然不流血了,但是卻有些紅腫。

陸雲湛摸了摸自己的鼻子,下意識的朝她湊過去……

這種時候,應該是撒嬌耍賴,順便和小仙女套一下近乎的,可是他距離她還有半臂的距離時,看到她垂在身側的手,忽然又縮了回來。

他趕緊搖搖頭道:「沒,沒事兒了!」

管他是真沒事兒還是假沒事兒,反正他都已經親口說沒事兒了,葉初七也就真的當他沒事兒了。

接下來的一整夜,葉初七的神經都綳得緊緊的。

就算她也不知道自己什麼時候有了特技傍身,就算那個男人給她的第一印象不像會是趁人之危,但畢竟是在他人屋檐下,她還是不敢放鬆警惕。

直到天蒙蒙亮,她才終於睡了過去。

另一邊,陸雲湛卻忙得不可開交,他早早就睡不著了,先是讓喬偉去替他查一下蕭錦碩,最好能查到這個人完整的資料。

這事兒簡單得不能再簡單了。

喬偉只用了一個小時時間,就將所有關於蕭錦碩的資料送上門來。

對於祖宗還安然無恙的活著,並且還起了個大早,喬偉也表示很震驚。

他一邊將東西遞給陸雲湛,問道:「你的小仙女呢?」一邊還伸長了脖子往屋裡望,並妄想擠進來。

陸雲湛卻是典型的卸磨殺驢,直接將人給推出去,說道:「收起你的好奇心,該幹嘛幹嘛去。」

喬偉碰了一鼻子灰,眼睜睜的看著大門合上。

陸雲湛回到屋內,抬眼往樓上望去,還是沒有動靜。

雖然他對葉初七有點像是傳說中的一見鍾情,兩人相遇得既慘烈又浪漫,他看到她的時候也確實心痒痒的,表示很有想法。

但,有想法,那也只是想法。

風流的公子哥跟下流的登徒子還是有區別的,陸雲湛是前者。

所以,這點兒紳士風度他還是有的,若是她願意,自然就是水到渠成,若是她拒絕,他也許會軟磨硬泡,死纏爛打,但絕不會趁人之危。

他將目光收回來,打開喬偉送來的文件。

剛看到第一行,得知蕭錦碩是蕭家的人,他就立即蹙起了眉。

就算他不熟悉蕭錦碩這個名字,但京都蕭家他還能不知道嘛,但是小仙女和蕭錦碩是什麼關係呢?

他接著往下看去,電話卻忽然響了起來。

看到來電顯示之後,馬上就接通了,肉麻兮兮的道:「喂,苒苒啊……」

也不知道電話里的人說了什麼,他馬上就應道:「好噠好噠,你等著啊,我馬上就去接你……」

瞧他那如沐春風的模樣,不知道的還以為他是在跟哪個小情人通電話。

陸雲湛匆匆出了門,大約一個小時之後,才又匆匆回來。

他出去的時候是一個人,回來的時候卻是三個人。

懷裡抱著一個粉雕玉琢一般精緻的小女孩兒,手上還牽著一個酷帥拽的小正太,兩個小屁孩兒看起來都是三歲左右的模樣。

陸雲湛領著兩個小傢伙進了屋,將小女孩兒放在沙發上坐好。

「好了好了,苒苒不哭,他若是再敢欺負你,待會兒叔叔就收拾他,不哭了……」

就在他一邊替小女孩兒擦眼淚,一邊柔聲細語的哄著小女孩兒的同時,被冷落在一旁的小男孩兒也走到了小女孩兒身邊,想要坐下來。

陸雲湛頓時就換了一張臉,訓斥道:「誰讓你坐了,自個兒站一邊去!」

小男孩兒抿了下唇,有些委屈又有些擔憂的望向小女孩兒……

那副哀怨的小模樣,跟靳斯辰如出一轍。

沒錯,這就是已經快三歲的靳桓宇小朋友!

陸雲湛一看到這個熊孩子就頭疼,他的寶貝小侄女陸依苒小朋友,只要跟這熊孩子湊一起,十有八九都會被弄哭。

偏偏這熊孩子還甩都甩不掉。

這事兒說起來,其實是這樣的……

靳小爺跟他老子一樣,小時候皮得很,項超家的項小寶,靳斯雅家的薛小貝,別看都比他大,卻只有被他捉弄的份兒,搞得兩個小姐姐都怕了他。

眼看著靳小爺上個月去了幼兒園,兩個小姐姐在一定程度上脫離了魔掌,可他一轉眼又禍害了陸家的小公主。

陸依苒是陸雲湛的大哥陸雲深的女兒。

陸雲深平時很忙,眼看著今天周末了也要應酬客戶,苒苒小朋友又特別粘叔叔,陸雲湛只要一有空就帶著侄女瘋玩。

今天回陸家去接小侄女,誰知道靳家這小子也在。

因為,兩個小朋友年齡相仿,在幼兒園裡又分配到一個班級,靳小爺在入園的第一天就盯上了班上最漂亮最可愛的小苒苒。

從此,便開啟了粘人模式。

哪怕周末待在家,也要去找苒苒玩。

靳斯辰和陸雲深這些年又走得很近,兩家的孩子玩得好也樂見其成。

可靳家這小子就是有本事兒,三兩下就把人給弄哭了。

葉初七在樓上睡得迷迷糊糊的,恍惚間似乎聽到了孩子的哭聲…… 陸雲湛剛將小苒苒哄好,電話就響了起來。

他看了眼來電顯示,又看了看兩隻小屁孩兒,警告了靳桓宇不許欺負苒苒之後,便走出去接電話了。

陸雲湛出去后,客廳里就只剩下兩隻小的。

小苒苒手裡拿著一個小小的魔方,她也不理會靳桓宇,自己玩自己的。

靳桓宇被冷落了,兩分鐘都忍不了,反正苒苒那個很兇的叔叔又不在了,他便主動的湊了上去。

苒苒剛哭過,還鬧著小脾氣,立刻就將臉扭到一邊。

靳桓宇又湊過來,她又轉到另一邊。

總之,就是不理他。

「苒苒……」小屁孩兒開了口,雖然還沒滿三歲,但是說起話來咬字卻很清晰,「你給我玩一下。」

陸小公主看起來柔柔弱弱的,但是氣性也不小,直接嘟著唇拒絕了,「不要!我不跟你玩。」

靳桓宇小朋友表示很受傷。

他今天特地央求著爸爸送他去陸家找她玩,她卻不跟他玩。

他哼了一聲,氣鼓鼓的道:「你又不會玩,笨死了。」

小苒苒看著手裡的小魔方,確實怎麼玩都玩不好,可是當著她的面就說她笨,真當人家不要面子的啊!

小苒苒氣鼓鼓的道:「不要你管!」

靳桓宇幾番『示好』被無視,那股蠻橫勁兒頓時就來了。

他直接伸手過去,就要去搶苒苒手裡的魔方。

兩個人雖然年齡相仿,但是男孩子在體力上畢竟還是佔優勢的,苒苒還沒來得及反抗,魔方就被搶走了。

她頓時怔愣了一下,一下子癟起了小嘴。

然後下意識的往四周看了看……

叔叔呢?

叔叔怎麼不在?

她又被靳桓宇這個壞蛋欺負了啦!

小苒苒越想心裡越覺得委屈,幾度已經伸出了小手,可是始終沒勇氣從靳桓宇手中把屬於自己的魔方搶回來。

嘴角抽搐了兩下之後,終於……

「哇嗚……」

委屈無法排解,只能靠哭泣來宣洩了。

她才剛剛哭出聲,靳桓宇就將魔方遞給了她,「拿著。」

小苒苒一怔,一下子就忘記了要接著哭,接過魔方拿在手裡看了看,靳桓宇才這麼一會兒的工夫,居然就把魔方復原了。

她抬起頭,難以置信的望著他……

靳桓宇很臭屁的哼了聲,昂首挺胸的吹噓道:「怎麼樣,我厲害吧?」

畢竟還是小孩子,脾氣來得快去得也快,上一秒還是爭搶吵鬧,也許下一秒就馬上和好如初了。

小苒苒再看向他的時候,眼中明顯多了幾分崇拜之情。

靳桓宇又問道:「就說你笨吧,我是不是很聰明?」

小苒苒彷彿見證了什麼神奇的神奇,含著淺笑點了點頭。

這一點頭,足以把靳桓宇的虛榮心給吹到天上去,他又問道:「那你說,你是不是最喜歡我了?」

小苒苒再次點頭,這次伴隨著嗯的一聲。

剛剛還被惹哭,頓時又喜歡上了,小孩子的情緒就是這樣來得快,去得也快。

靳桓宇的虛榮心卻持續膨脹著,明明還是小小的人兒,那雙靈動的眼珠子一轉,立刻又醞釀出新鮮的想法來。

靳桓宇:「那你喜歡我,抱我一下。」

陸依苒:「?」

靳桓宇:「把衣服脫了,再抱!」

陸依苒:「?!」

小苒苒的全部心思都還在手裡的魔方上,並且一心琢磨著靳桓宇剛才是怎麼把魔方給還原的,壓根就沒跟上節奏。

直到靳桓宇忽然伸過手來……

剛才是搶她的魔方,現在卻是直接要解她的衣裳。

小苒苒頓時大驚失色,推著他的手,「你幹嘛?」

靳桓宇小朋友還理直氣壯的道:「你不是喜歡我嘛,那你把衣服脫了。」

陸依苒:「!」

所以,喜歡和脫衣服有什麼關係?

小姑娘一臉懵,雖然這麼小的年紀,對於性別的意識其實還很模糊,但已經模模糊糊的懂得不能隨便讓人脫自己的衣服。

她不脫不脫,堅決不脫!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