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漢將天罡三十六路錘法修鍊到圓滿境界后,再次修鍊起地煞七十二路錘法,他覺得鍛造之術學得越多,他鍛造材料的能力就會變得越強!

一塊塊鐵礦石在器鼎中變軟,在鍛造台上變形,最終變成一塊塊極品精鐵,由於天罡三十六路錘法、與地煞七十二路錘法的威力,不如八十一式撼天錘法強大,自然無法像八十一式撼天錘法那般,直接將精鐵鍛造成玄鐵!

煉器室里的極品精鐵不斷增多,鐵礦石也越來越少,李漢將地煞七十二路錘法修鍊到圓滿境界后,又跑到記載著錘法的廣場,將石柱上剩下的三十三門錘法一一記住,之後他回到煉器室繼續鍛造!

大禹宗里的功法,幾乎都要貢獻值才能兌換,煉器堂里的三十六門錘法完全免費,為了將來能煉製光球那樣的法寶,他決定將煉器基礎打牢固,不但如此,他還想學更多的陣法,畢竟煉器、制符都需要使用陣法!

悟道值在減少,一門門錘法被他快速領悟,不到三天時間,他就將新記下的三十三門錘法,全部修鍊到圓滿境界,煉器室里的精鐵堆積成小山,鐵礦石中的雜質,一次又一次的在地上,鋪了厚厚的一層!

「錘法終於修鍊完了,先去洗個澡,好好休息一下,再來試試我如今的煉器實力!」李漢放下鍛造錘之後,站在煉器室之中感嘆道。

打開位面之門,他回到現代的逍遙山莊,脫光衣服后,跳進游泳池之中。

「主人,我來給你搓背!」山本明惠穿著泳衣,雙峰一顫一顫的從遠處走了過來。

「於潔她們還在閉關,不如放鬆一下?」看到山本明惠跳進泳池,李漢緊張的用神識看了看於潔她們,見她們還在閉關,心中鬆了一口氣,雙眼直勾勾的盯著山本明惠那對傲人的山峰。

一會兒的時間,山本清荷與大島雪影等東瀛女僕,穿著各式各樣的泳衣,先後跳進泳池之中,嬉笑不已的游著泳,一點點無限春光閃現,他熱血頓時充盈……

李漢看了看房間里橫七豎八,軟到在地的東瀛女僕,意猶未盡的他,心中卻有種難言的成就感,神清氣爽的穿好衣服之後,再次回到煉器室。

「於潔上次說要想動東瀛女僕,就必須先把黃蓉、王語嫣、阿朱阿碧、梅蘭竹菊、趙敏先收了,一旦被她知道,我背著她將山本清荷她們拿下了,不知道會鬧出什麼事來?」李漢心有餘悸的暗道。

「誒!修為越來越高,那方面的實力越來越強,不知什麼時候才能盡興,看來得找一些,能夠提升於潔她們修為的東西,給她們使用,等她們修為提高以後,才能與我來一場不分勝負的大戰!」

「算了,想那麼多幹什麼,大不了再去學學煉丹,當務之急,還是先將自己需要的武器煉製出來!」想了想后,李漢用真元啟動器鼎,從異能空間里拿了一些煉製寶器的材料丟了進去。

左等右等,足足等了兩三個小時,器鼎之中的材料才開始變軟,要想煉器材料全部變軟,起碼還得等待幾個小時。

「以後要想煉製更強大的法寶,還得尋找天火、地火之類的東西,要麼自己修鍊出心火,單憑宗門的器鼎溫度,軟化寶器級別的材料都需要這麼長的時間,想要煉製靈器,恐怕非得用合體期洞府之中的器鼎!」

修真界的火焰有許多種,分為地火、天火、獸火、真火、仙火等,地火生長於地底岩漿之中,天火是從天而降的火焰,獸火也就是妖獸自帶的火焰,真火為修真者的心火,仙火則為散仙的心火!

地火與天火的溫度有高有低,強弱難料!獸火的溫度與妖獸的種類與實力有關,普通的妖獸沒有仙獸、神獸的火焰強,修真者的真火等級以顏色區分,紅色最低,藍色居中,青色最高,仙火亦是如此!

再次等了將近三個小時,李漢將器鼎之中的材料完全軟化之後,用意念將其取出,放在鍛造台上,想了想后,他又丟了一些煉器材料進器鼎之中升溫,之後,他手提鍛造錘開始敲打鍛造台上的煉器材料。

「蹦、蹦、蹦……!」疾風暴雨一般的起落的鍛造錘,將鍛造台上的材料,砸得四分五裂,眨眼間就將其鍛造成像一塊充滿雜質的牛皮糖一般。

「叮、叮、叮……!」快若無影的鍛造錘,不斷的敲在鍛造台上的牛皮糖上,火星四射,牛皮糖一般的煉器材料,形狀不停變幻!

一會兒的時間,鍛造台上的牛皮糖溫度降低,漸漸變硬,他停下揮舞鍛造錘,無奈的將其重新丟進器鼎之中升溫,他心裡十分清楚,若是強行鍛造,手中的鍛造錘絕對會不堪重負!

「想不到煉製寶器級別的法器,會如此困難,要是鍛造錘好一些,器鼎的火焰強一些,恐怕我早就將寶器煉製出來了,不知道需要幾天時間,才能將飛刀和長刀煉製出來?」

許久之後,鬱悶不已的李漢,將先前丟盡器鼎升溫的礦石取出,放在鍛造台上,再次開始鍛造,直至溫度變低之後,又將其丟回器鼎之中升溫。

兩塊牛皮糖,先後被他從器鼎之中取出,鍛造一段時間后,見其溫度降低,硬度升高,他又將其放回器鼎升溫。

時間悄然逝去,一晃就是十幾天時間。

「終於將材料鍛造到極限,等它們融化之後,就可以塑形刻陣了,煉製寶器的材料,被我用圓滿境界的八十一式撼天錘法鍛造到極致,又摺疊鍛打了上萬次,恐怕這些材料的韌性與強度,已經超出極品靈器的極限了吧?」

器鼎之中的材料逐漸融化,直至全部化為液體之時,李漢神識一動,將其中一部分液體,塑造成一把加寬加厚的唐刀形狀!

神識控制液體形狀的唐刀,從器鼎之中升起,直至溫度降低,唐刀定型之時,他又以神識在唐刀內部刻畫了幾個,用於煉製靈器的陣法。

「不知道這唐刀的威力怎麼樣?不如拿把極品靈器飛劍試試?」李漢等唐刀變冷之後,翻來覆去的看了看手中一米五長,十公分寬的長刀,心情十分興奮,急忙拿出一把極品靈器飛劍。

右手握住唐刀,左手握著一把從太玄宗長老那裡搶來的飛劍,卻見他右手握住唐刀,狠狠斬向左手之中的極品靈器飛劍之上!

「咔嚓!」極品靈器飛劍應聲斷成兩截。

「哈哈哈哈哈!這長刀光是強度就遠超極品靈器,不知道它的威力究竟有多強!」此時的李漢腦中浮現出,他一刀之下,直接將他的敵人,連人帶甲劈成兩半的情景,情不自禁的笑了出來! 仔細檢查了一下唐刀,見它將極品靈器飛劍斬斷之後,依然絲毫未損,李漢心中有種難以描述的興奮,手指輕輕的在唐刀的刀鋒上一劃,結果他手指並未被鋒利的唐刀劃破。

「我身體強度與下品靈器相當,唐刀即使強悍無匹,但想割破我手指,起碼也得稍微用點力!」想起他的身體足以和下品靈器媲美,李漢雙手執唐刀,用刀尖對準他小腿,緩緩的增加力道,直至扎破皮膚。

一滴鮮血被唐刀吸收,唐刀化作一道光芒,融入他的身體之中,內視之下,只見唐刀橫在五行圓環正中,一縷縷金、木、水、火、土、陰、陽之力不斷湧入唐刀之中。

「能夠收入體內,這唐刀的級別應該達到了靈器級別,要想使出唐刀的全部威力,以我目前元嬰前期的修為,還差了不少,即使我體內的真元是同境界的百倍,修為恐怕也得達到分神期之後,才能將唐刀的威力發揮出來!」

「不對,我修鍊的是五行真決,體內還有陰陽二氣,不算陰陽二氣,我體內的真元渾厚程度,應該是專門修鍊一種屬性功法的修真者,他們的五百倍左右!」

「別人都用御劍術,劍訣一捏,神識一動,飛劍凌空而出,斬敵於遠處!我以後斬殺敵人的時候,恐怕得使用空間轉移,直接出現在對手身邊,近身斬殺對手!」

「鑽牛角尖了,等我將飛刀煉製出來,用飛刀就能遠程攻擊,小李飛刀加上念力與神識操控,絕對能讓人防不勝防,即使對手能夠擋住,我閃身近戰,一刀之下,看他死不死!」

李漢看了看器鼎之中所剩不多的液體,又使用神識,把其煉製成九把三寸長短,二指來寬的飛刀,再次在小腿上逐漸癒合的傷口處,弄了一些鮮血,將九把飛刀一一認主。

九把飛刀顫抖不止,『嗖!』的一聲,化作九道光芒鑽進他的身體,出現在唐刀周圍不斷旋轉,一絲絲屬性各異,顏色不一的真元,不斷融入九把飛刀之中……

「遠程有飛刀,近戰有唐刀,就算是分神期的修真者,一不留神,恐怕也會被我一刀劈成兩半!」李漢心中豪情萬丈,但還算理智的他十分清楚,分神期境界的人能夠瞬移,若沒有大道之手的話,他可能連別人的一根毛都斬不掉。

修為才元嬰初期的他,頂多用神識、念力操控以小李飛刀手法射出去的,靈器級別的飛刀!唐刀在他手裡也發揮不出最大的威力,要想完全發揮出靈器級別的飛刀與唐刀,他還得繼續提升修為!

平復激動的心情之後,李漢靈機一動,暗道:「天山折梅手可以將其他武技融入其中,八十一式撼天錘法,天罡三十六路錘法,地煞七十二路錘法等等,是不是可以融入天山折梅手之中呢?」

「好像可行性挺大的,我學到的三十六種錘法,從某種意義上來說,也相當於招式,若是能將其融入天山折梅手之中,必定能增強天山折梅手數倍的威力,何況我的身體強度,已經是下品靈器級別!」

「不但如此,我現在的移動速度,攻擊速度,身體力量,反應速度等等,都遠超同級修真者許多倍,若是能將所有攻擊類武功融入天山折梅手之中,我就算不用武器,也能全方面輾壓同級修真者!武器終歸是外力,一旦失去武器,還得靠自己!」

「若是遇到表面防禦強大,身體內部相對較弱的對手,比如說妖獸,唐刀之類的武器,恐怕還沒有拳頭管用,擊其外,傷其內的暗勁手法,終歸得用拳頭才能施展!」

決定將錘法融入天山折梅手之後,李漢離開煉器室,進入閉關室之中,閉關室長寬都有五十米左右,足夠他在裡面肆意折騰!

從靈鷲宮學到的天山折梅手,隨著他將之前得到的攻擊類武功全部融入,威力不知強悍了多少倍,正欲溫習天山折梅手的他,愣了愣神,突然想起以前他施展天山折梅手之時,用的是先天真氣,如今體內卻只有真元力!

「不管了,就用真元力試試,看能不能用真元力代替先天真氣!」

本著安全第一的原則,他不敢將體內的五行真元全部調動,考慮了一下,他意念一動,將土屬性金丹之中的真元調了一些進入經脈之中,然後以土屬性真元施展天山折梅手!

閉關室里,拳掌腳腿破空之聲轟轟作響!

李漢腳使風神腿,雙手使出天山折梅手的招式,不斷在閉關室之中挪移,一會兒之後,他又不斷使用空間轉移,忽左忽右,忽上忽下的在閉關室四處拳打腳踢!

「以土屬性真元力施展的天山折梅手,要比先天真氣施展的天山折梅手強了數倍!就連使用風神腿的時候,使用真元力代替先天真氣,速度也快了不少!」眼見土屬性真元能夠代替先天真氣,施展武俠世界學到的武功,李漢心中多少有些欣喜。

「先將三十六門錘法,融入天山折梅手之中,再用其他屬性的真元嘗試一下!」

三十六門錘法的動作,一一在他腦海里閃現、分解,與此同時,他身上的悟道值快速減少,將三十六門錘法在腦海里推演、融合進天山折梅手的招式之中后,他身形一動,再次使出模樣大變的天山折梅手。

天山折梅手雖說只有六路,但並不是只有六招,而是無窮無盡的招式,融合三十六門錘法之後,李漢使出的天山折梅手,招式之間依稀可見不少錘法的影子。

「終於將三十六門錘法融入天山折梅手之中了,我是不是應該給天山折梅手改個名字?天山折梅手是逍遙派取得名字,我融入了那麼多武俠世界得到的武功,如今又將修真界的錘法融入其中,這名字得我自己取!」

「李氏折梅手?好像有些土裡土氣,又不夠霸氣,逍遙手?聽上去就不怎麼對勁……天山折梅手的真諦是融合其他攻擊類武功,融合,融合,不如就叫乾坤歸一拳!」李漢想了想后,決定將他的天山折梅手,命名為乾坤歸一拳!

「以後得到武修的功法,也將其全部融入乾坤歸一拳之中,做到真正的乾坤歸一!」

調息片刻之後,他再次先後調動金、木、水、火屬性真元,代替先天真氣施展乾坤歸一拳與風神腿等武功,當他以火屬性真元施展風神腿的時候,驚喜的發現移動速度暴增十倍有餘!暗道:「風助火勢,火漲風威!」

「如果只是用一種真元力,我就相當於五分之四的實力無法用出來,不如嘗試一下,能否將兩種、三種、四種、五種真元力一起使用!」李漢心中如此想到。 人生就像一個個做不完的實驗,膽小如鼠的人,只會去做一些別人做過的、經過驗證的、沒有危險的實驗!膽大包天的人,總會去嘗試一些別人沒有做過,充滿未知與危險的實驗!

當然,不管什麼東西,幾乎都能分成三類,就像人可以分為好人、壞人、以及不好不壞的人!

李漢做事比較沉穩,既有膽大包天的人的膽子,又有膽小如鼠的人的謹慎。

當他準備嘗試調用兩種真元,施展乾坤歸一拳的時候,行事嚴謹的他心中暗道:「這種實驗不能亂來,五行相生相剋,稍不留神就會自討苦吃!土生金,不如就先以金屬性與土屬性的真元,修鍊一下乾坤歸一拳!」

李漢意念一動,調動體內下丹田裡的金屬性金丹、與土屬性金丹之中的真元,湧入經脈之中,他以金屬性與土屬性真元,代替先天真氣使出乾坤歸一拳。

「嘣、嘣、嘣……!」的聲音不斷,一道道白黃二色,由土屬性與金屬性真元組成的掌、爪、拳形真元力,從他雙手之上脫手而去,閉關室里的地面及牆壁,頃刻之間便是一片狼藉!

「不能這樣下去了,再這樣下去,這個閉關室都要完了!」看到破破爛爛的閉關室,李漢皺了皺眉頭,不再將真元力透體而出,而是覆蓋在雙手的皮膚之上。

「試一下金屬性與水屬性兩種真元!」

……

「再試試水木兩種屬性的真元!」

……

「金水、金土、土火、木火、木水,這些屬性搭配使用,能夠將攻擊類武功的威力提升兩倍左右!水火不相容,無法同時使用!金木、水土這些相剋的兩種屬性的真元,混合使用之時,攻擊類武功的威力會被消弱不少!」

「兩種屬性真元同時使用已經嘗試,可以開始嘗試三種屬性真元同時運用,大地承載金木水火土,不如還是以土屬性開始?土生木,木生火,就先以土、木、火三種屬性真元,使用乾坤歸一拳!」

李漢再次從丹田之中的金、木、火屬性金丹,調出真元湧入體內經脈之中,他以火、木、土三種屬性的真元,施展乾坤歸一拳!

「使用三種屬性真元施展乾坤歸一拳,其威力的確比使用兩種屬性真元的時候,強了一倍左右!」

……

「土木火、金水木、木火土還能使用,如果使用水火木,水火金,水火土這樣的搭配,水火相互克制太厲害,其威力還不如單獨使用一種真元!」

……

「金木水土、金木火土,四種真元只有這兩種方法,能將乾坤歸一拳的威力提升一些,水火不容,使用四種屬性真元的時候,不能同時有水火兩種屬性!」

「我要怎麼才能同時使用五種屬性的真元呢?如果不能避免水火相剋,其威力變小不說,還有可能出現危險!對了,我丹田之中,金木水火土五顆金丹,是呈圓環形狀,不如將真元化成圓環形狀,不讓水火兩種屬性真元相互接觸!」

李漢意念一動,將體內五顆金丹里的金、木、水、火、土五種屬性的真元,按照土、木、火、金、水的順序依次調入經脈之中,五種屬性的真元在他經脈里,呈中空圓管之狀……

謹慎的他控制五行真元在經脈里慢慢移動,緩慢如同蝸牛一般移動的五行真元,慢慢的變快,直至運轉自如之後,他才開始以五行真元施展乾坤歸一拳!

「嘣、嘣、嘣……!」拳聲如炸雷一般,不斷在閉關室中響起。

「五種屬性的真元同時使用,其威力比使用四種屬性真元的時候,還要強出數倍!比使用單一屬性真元之時,威力強了十六倍左右,五行相生的威力也太強大了吧!若是加上陰陽二氣,不知威力會不會更強?」

「形意五行拳的五式拳法,劈拳屬金、炮拳屬火、鑽拳屬水、橫拳屬土、崩拳屬木,我現在體內有五行金丹,有五行真元,不如練一練形意五行拳!」

李漢身形一動,站了一個形意三體式的姿勢,意念調動金屬性真元入經脈之中,真元流轉至右拳,他順勢一記劈拳,猶如巨斧一般劈向前方!

一道白色的真元形成的斧刃,從他拳頭上揮舞而下,堅硬的地面頓時出現一道深深的、長長的壕溝!

倍受鼓舞的他,毫不猶豫的調用木、水、火、土屬性的真元力,依次修鍊形意五行拳裡面的崩拳、鑽拳、炮拳與橫拳!直至心神一動,形意五行拳便能施展而出的時候,他才停了下來。轉而演練太極拳、八卦拳、乾坤大挪移、斗轉星移等等武功!

沉醉於修鍊之中的李漢,早已忘卻了時間,不知多久之後,他停了下來,睜眼看到慘不忍睹的閉關室,他鄂然失色,暗道:「這閉關室還能用么?要不要去換個莊園?」

「算了,以後還是去其他世界修鍊吧!再這樣下去,不要說是閉關室,就算是洞府也會被我弄得稀巴爛!」

離開閉關室,李漢回到現代待了兩天,又去天府山莊看了看,確認大禹國境內沒有洞府、仙府出世后,他再次去資源殿購買了一些煉器材料,準備煉製一些法器去換一些貢獻值,然後去功法殿兌換金屬性或土屬性的功法!

李漢兌換金屬性、土屬性的功法,主要是為了李唐,當然,他也準備為自己,去兌換一些丹修、符修、武修的功法!

回到煉器室后,他將一塊塊鐵礦石等丟入器鼎之中,以真元啟動器鼎,待器鼎內的礦石軟化后,使用念力將其丟在鍛造台上,又一次揮舞鍛造錘敲打起來……

三天之後,他將煉製出來的極品靈器,全部裝入異能空間之中,再次前往資源殿!

「王長老,這是我煉製的法器,請您幫我換成貢獻值!」李漢伸手一揮,三十把極品法器頓時出現在對方面前。

「好小子,全是極品法器之中的極品,每把作價一萬貢獻值,你看如何?」王長老笑容滿面的問道。

「全憑王長老做主!」李漢點了點頭后,將他的身份令牌遞了過去。

「厲害,一年不到的時間,你的修為就從金丹期突破到元嬰前期!」王長老愣了愣神后道,顯然他此時已經發現李漢的修為達到了元嬰期。

「謝謝王長老稱讚!」李漢客氣道,從對方手中接過身份令牌,他向對方行了一禮后道:「王長老,晚輩先告退了!」

看著李漢漸漸遠去的背影,王長老嘆道:「可惜,可惜,本長老若是煉器堂的長老的話,這樣天賦逆天的徒弟,本長老收定了!」 眼見貢獻值暴漲三十萬,李漢迫不及待的走向功法殿。進入功法殿後,他從中挑選了兩部,其名分別為戊土訣、庚金訣的功法。付了二十萬貢獻值,他得到了戊土訣與庚金訣,從練氣期至出竅期的部分!

「太貴了,還是打劫來得簡單來得快,以後除了庚金訣、五行真決與戊土訣之外,盡量去外面打劫修為境界高的修真者,先去煉器殿換一門修鍊心火的功法,然後將戊土訣和庚金訣傳給三弟!」李漢心中暗道。

到達煉器殿後,他徑直走石浩雲。

「徒兒,你有什麼疑問?」石浩雲見他到來,還以為他修鍊之時,遇到了什麼無法解決的問題。

「師父,我想兌換一部修鍊心火的功法,我住處的那個器鼎,最大的溫度低了一些,用那器鼎給煉製寶器的材料升溫,光是軟化都要很長一段時間!」李漢解釋道。

「什麼?你能煉製寶器了?」石浩雲目瞪口呆,神情驚訝,他有些難以置信。

「嗯,師父,寶器級別的法寶,我現在已經能夠煉製了,就是器鼎的最大溫度不怎麼樣!」看到對方吃驚不已的樣子,李漢也就沒有告訴對方,此時的他已經能夠煉製靈器了!

「好,好,好,不愧是我石浩雲的徒弟,才元嬰期修為就能煉製靈器,如果你能在合體期之時煉製出仙器,你將是修真界最厲害的煉器師!」石浩雲開懷大笑道。

「師父,為什麼合體期煉製出仙器,就是修真界最厲害的煉器師呢?」李漢不解的問道。

「呵呵,其實這事說起來也很容易理解,你想想,渡劫期境界的修真者,如果煉製出仙器,就會面臨天劫,大乘期修真者煉製出仙器,就會被接引仙光拉入仙界,散仙境界的人煉製出仙器,千年一次的天劫將會提前!」

「所以,只有合體期修為的人,煉製出仙器的時候,不會受到天劫的攻擊,亦不會被接引仙光拉入仙界,可惜,無數年來,修真界之中也只有屈指可數的幾個人,能在合體期境界煉製出仙器!」石浩雲有些感嘆道。

「師父,你放心吧,我以後一定能在合體期以前將仙器煉製出來!」李漢信心十足,暗道:「等我將玄黃煉體訣修鍊到第四層,身體強度足以和仙器相比之後,再去煉製仙丹、仙器、仙符以及布置仙陣!」

「嗯,不要刻意去追求煉製仙器,一切順其自然吧!」石浩雲笑著點了點頭。

「師父,修鍊心火的功法要怎麼兌換,我想兌換一部,然後去嘗試煉製靈器!」李漢沉默幾秒后,出聲提醒道。

「心火功法我這裡有一部,本來準備等你修為更高,能夠煉製極品寶器的時候,再傳授給你的,想不到你已經能夠煉製寶器,為師這就給你!」石浩雲從空間戒指中取出一塊玉簡,遞給李漢。

「謝謝師父,徒兒這就回去修鍊心火,爭取儘早將心火修鍊出來,儘快將靈器煉製出來!」輕輕鬆鬆就得到心火功法,李漢心中欣喜,暗道:「這個師父拜得挺值的!」

「嗯,有不懂的地方,隨時過來,為師給你解答!」石浩雲笑道。

回到莊園,眼見正在打掃衛生的張小玲,李漢迎面走了過去。

「主人!」張小玲見他回來,迎上前來,神情恭敬道。

「這些靈石你先收著,作為日常開銷!」李漢意念一動,從空間戒指中去了一千中品靈石。

「嗯!」張小玲點了點頭。

「我要閉關,若無要事,不要來打擾我!」李漢對她道。

「主人,這段時間有很多人,前來莊園來找你!」張小玲說道。

「找我?」李漢心中疑惑,在大禹宗里,他認識的人也就那麼幾個,想不通為何會有很多人找他。

「是!」張小玲點了點頭。

「那些人找我什麼事?」李漢好奇的問道。

「他們想找主人給他們煉器!」張小玲講道。

「以後有人找我,你要麼說我在閉關,要麼就說我出去了,知道了嗎?」李漢想了想后吩咐道,他可不想浪費時間,去給那些莫名而來,毫不相干的人煉器。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