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聽到李天賜的喊聲時,向紅霞身體一震,不過很快又恢復平靜,甚至連頭都沒有抬一下。

李天賜撓了撓頭,向姐怎麼這樣反應?明顯聽到了,竟然不理會自己?

「向姐,你怎麼了,我來救你了啊!」李天賜再一次開口喊道,語氣帶著濃濃擔憂。

「啊。天賜?真的是你?我不是幻覺?」這次向紅霞終於徹底反應過來,猛然抬頭看想通風口,見到李天賜的大半張面孔,頓時激動的從石床上跳了下來。

「當然是我,委屈你了向姐,別害怕,我這就帶你離開這裡。」李天賜看著神情憔悴的向紅霞,心中及愧疚又心疼。

「沒事,我沒有害怕,我知道你一定會來救我的!」向紅霞這時輕輕捋順了一下自己的頭髮,看著李天賜滿眼的愛意和溫柔,這一刻她又恢復了淡雅溫柔的模樣。

李天賜沒有再說什麼,一轉身想要叫裂劍過來詢問如何開啟牢房,可當他一轉身卻發現,原本在他身後的裂劍竟然失去了蹤影。

「該死!」

李天賜狠狠懊惱了一下,自己看到向姐有些激動了,只是短短片刻的疏忽就讓這老傢伙溜了。

「我看你能跑多遠……向姐稍等我一下。」李天賜懊惱了一下之後,對著向紅霞說了一聲,然後就向著來路追了下去,同時放開只有十幾米的感知力。

「小夥子,等一下。」

就在李天賜剛剛追出十幾米時,突然他身旁路過的一個牢房內,傳來一道聲音。

李天賜眉頭一皺,略微減緩了一下速度磚頭看了一眼,他不想耽擱時間,但是當看到通風口處露出一張白髮蒼蒼異常和藹的老婆婆面孔時,李天賜不知道為什麼,突然間想起了兒時自己姥姥的形象,不由得問了一句;「老婆婆您有什麼事?」

「小夥子真俊,也有禮貌,我叫住你是告訴你別去追了,那老狐狸剛剛躲進我對面的牢房裡了,婆婆看見了!」老婆婆見李天賜對自己說話很禮貌,不由得臉上露出更加和藹的笑容,說著話還對李天賜眨了眨眼。

「老太婆,你找死!」

就在這時,李天賜身後的牢房內突然傳來裂劍老傢伙的怒吼聲,顯然他是聽到了老婆婆的告密。

「你先死!」李天賜一聽到裂劍的聲音,頓時怒火勃發,轉身的同時寶槍也出現在了手中,直接對著通風口內刺了過去。

李天賜的速度很快,但是那裂劍本來就沒有正對著通風口,李天賜這一槍堪堪貼著他的臉皮滑了過去,雖然沒有刺中,但是寶槍帶出的氣息卻割破了裂劍的臉皮。

「啊!」裂劍真是嚇了一跳,他這是第二次看到李天賜的武器突然出現了。

「說,地牢的門怎麼開啟!」李天賜怒火在一槍之後平息了一下,收起寶槍稱身問道。

「哈哈,你當老夫是白痴嗎?等著吧,很快就會有人來抓你了!」裂劍摸了一把臉上的血跡狂笑這說道。

「看來你在進來時確實和那些護衛有過暗中交流,哼,不過你以為這牢房就能護住你了?」李天賜聽到裂劍老傢伙的話,全是徹底肯定了,這老傢伙在進來時確實和護衛有過暗中交流。

「哼,除了傳掌牢房的人和我們各峰的峰主,誰也無法開啟這些牢房,是不是很好奇我是如何和那護衛暗中傳言的?」裂劍對自己的行為似乎很得意。

可惜裂劍想要在李天賜面前炫耀智商的情表錯了,李天賜很乾脆的會了一句;「沒興趣,我現在最大的興趣就是先殺了你!」

李天賜說完,伸手寶槍對著牢門的邊縫刺了過去。

砰!

火星四濺,李天賜感覺手臂震的有些發麻,再一看牢門,李天賜有著皺眉了,即使沒有內力灌注,但是他單憑自身力氣也可以洞穿堅硬的山石,但是這牢門只是被崩掉了一小塊碎石。

「別白費力氣了,這地牢無法發揮內力,即使先天真力也一樣無用,還是抓緊時間去和你的情人多說兩句吧,晚一點你們想再見都沒機會了!」裂劍對這牢房的堅固十分有信心,在裡面忍不住再次大笑起來。

「你最好別讓我得到機會,否則我讓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李天賜一槍之後,就知道自己無法破開牢門,狠狠說了一句,準備轉身返迴向紅霞哪裡,他要趁著外面的人還沒進來,想辦法將向姐救出來。

「小夥子,別急著走啊,讓老婆子和你說兩句話。」

就在李天賜這邊轉身綱要離去時,開始提醒過他的那個老婆婆再次一開口。

其實李天賜這邊鬧出的動靜這麼大,附近的牢房內人員都已經到了門口,努力朝著這邊看來,有的還在喊著請李天賜救他出去。

「婆婆您還有什麼事嗎?我現在急著去救人,如果不是很急的事,能不能等一下有機會再說?」李天賜對這位老婆婆還是很感謝的。

「別急,婆婆不會耽誤你多少時間,而且我會告訴你如何開啟牢門,就算你幫婆婆這個忙的報酬了,怎麼樣?」婆婆看著李天賜和藹的笑著。

「什麼?婆婆你知道如何開啟牢門?」李天賜一聽這老婆婆的話頓時大喜,同時還有一點點懷疑。

「不可能,玉面狐你個老太婆不要多嘴,否則等下就是你的死期,而且你也不可能知道開啟牢門的辦法?」對面牢房內的裂劍也聽到了老婆婆的話,頓時臉色巨變吼道,如果真的是這樣,那自己的老命就真的要交代在這裡了。

「裂劍老鬼,你可記得我被你們關在這裡多久了?」被稱為玉面狐的老婆婆淡淡一笑問道。

「哼,任憑你狡詐如狐,還不是被我千劍派關押了七年之久,這一點老夫記得很清楚,因為你就是老夫帶人抓來的。」裂劍老傢伙帶著一絲得意說道。

「是啊,七年了,這裡生生死死的也有不少人,其他人也許感覺出去無望都不會對外界的情況感興趣,但是老身卻堅信這裡有改變的一天,所以每次有人來,老身都會關注,牢門開啟的方式又不複雜,老身我看了幾次就徹底記住了。」玉面狐帶著感慨說道,這裡的牢房經常進人,但能出去的,基本都是死人。

「你……」裂劍老傢伙停了玉面狐的話,頓時語塞,如果這樣說,他也相信玉面狐已經掌握的開啟牢門的辦法,畢竟這個牢房都是在外面才能開啟,而且進入這裡的人,基本上沒有讓他們出去的可能,所以這一點,千劍派並沒有十分的防範。

「婆婆,請你快告訴我如何開啟牢門,我先把您救出來,至於您的事情,您就可以自己出去處理了!」李天賜這時確定了這玉面狐真的有開門方法,也不想聽著兩人對掐,帶著一絲急切說道。

「小夥子,你能將我帶出去?」玉面狐還真的沒想過能出去,她只想碰碰運氣,萬一李天賜運氣好出去了,給她帶出一個消息就行了。

也就在這時,李天賜耳朵一動,他聽到遠處傳來一陣快速的腳步聲,顯然千劍派的人已經趕來了。

「沒錯,他們的人進來了,您快說!」李天賜更加急切的說道。

「好,不管怎麼樣,我看你小夥子順眼,能不能帶我無所謂,你往牢門的左側一段距離看,可以看到一塊顏色略深的位置,用力推進去,然後在牢門的左下角再用力敲擊兩下,牢門就可以打開了!」玉面狐聽李天賜說有人下來,也有些急了,沒有再多廢話,開始指引李天賜開門辦法。 李天賜順著玉面狐的指引向牢門的一側快速感知過去,很快發現了一處顏色略深一點的位置,連忙上前按了一下。

其實玉面狐也犯了一個小錯誤,他說顏色略深是指的其他偶爾會開啟的牢門,而她這個已經七年沒有被開過,如果不是李天賜還能釋放幾米的感知,還真的不太容易確定這個機關位置。

李天賜也沒心思考慮太多,按下機關之後,翻身回來,對著牢門的左腳狠狠踢了兩下。

咔!

只有細微的一道聲音,隨後整個牢門就緩緩地下沉去。

裂劍老傢伙在對面看到牢門開啟,臉色陰沉的可怕,祈禱著千劍門的成員快些趕到。

「婆婆你自己出來,我去救我向姐!」

李天賜看著牢門開啟有些慢,也不想耽擱時間,說了一聲之後,快速返回到向紅霞的牢門前。

「天賜……」

「向姐別急,你馬上就能出來了!」李天賜知道對方人員馬上就到了,一點時間也不能耽擱,誰知道對方來了多少人,玩意對方有先天武者,再有辦法抵抗這裡對內力壓制的辦法,那就麻煩大了。

安慰了一下向姐,感知一放,很快就找到了機關位置,狠狠推了進去之後,翻身回來對著牢門又是兩腳。

咔!

聽到這一聲細微的響聲,李天賜的心算是放下了大半,只要向姐出來,自己將他往空間一收,剩下自己面對任何情況也都能安心了。

半分鐘左右,就在玉面狐那邊已經俯身出了牢房時,遠處走廊盡頭已經出現了一大群人影,見到這邊有人時都加快了腳步向這邊跑來。

「小夥子,我們這出來也沒有意義了啊,不過還是謝謝你,七年了老身終於能多走出一段距離!」玉面狐先一步到了李天賜身邊,看著李天賜帶著微笑說道。

「放心吧婆婆,我會帶你離開的,婆婆不要反抗!」李天賜見千劍派的人越來越近,也來不及躲做解釋,說著話直接一枚隱形符給玉面狐貼在身上,隨後在對方大吼著衝過來時,直接將玉面狐收緊了空間。

而這時向紅霞的牢門已經開啟了一半,向紅霞俯身也鑽了出來。

李天賜沒有絲毫猶豫,如法炮製,給自己和向紅霞同時用上了隱形符,然後將向紅霞拉進了空間當中。

做完這一切,李天賜長長鬆了一口氣,身體微微後退了一些,看著已經聚集過來的人群。

李天賜也不是不想趁機離開,只是他身後是一條死胡同,天上地下都是堪比金剛的石頭,土遁沒有一絲效果,唯一的希望,就是看看這些人的實力有沒有被壓制,如果被壓制,那麼闖出去也是輕而易舉的。

「他有隱身符,雖然看不到,但是他一定還在,所有人給我堵死這裡!」

喊話的是一名紅臉老者,顯然這是一群人的首領,這老者雖然看上去年紀很大,但是身材十分魁梧,精短的白髮,臉上看不到一絲皺紋,手中拎著一把銀光閃閃的寶劍。

而在這紅臉老者身後,還有五個年紀同樣不小的老者,一個個胖瘦邢台不同,但是相同的都是這幾個老頭手中都拎著寶劍。

再往後就是年輕力壯者,足有幾十名,聽到老者的話之後,頓時肩膀挨著肩膀,組成了足足幾層后的人牆,將這條通道徹底封閉。

「李天賜,我乃千劍派的掌門萬千劍,有我們這些人守著,你勢力被壓制,已經插翅難逃了,現身出來我們好好談一下吧!」

紅臉魁梧老者竟然是千劍派掌門,而他身後的五個老者都是派中的先天強者,在千劍派沒有什麼長老,除了門主護法之外,就是各峰的峰主,其實也就相當於其他門派的那些長老了。

李天賜距離這些人不過十米左右,聽著萬千劍的話,猶豫了一下,直接放開感知,對著萬千劍和他身後的老者感知過去,他必須知道對方的實力有沒有被壓制。

這一感知,對方頓時就感受到了李天賜的感知,萬千劍大聲叫道;「上,他們就在前方左側十米位置。」

這萬千劍開始也看到玉面狐和向紅霞消失,不過他卻沒想到人已經收緊空間,還以為都是被李天賜用隱身符將她們隱去身形了,所以他嘴裡喊的是他們而不是他。

李天賜在放出感知時就已經做好了準備,當萬千劍喊出話的時候,李天賜也收回了感知,眉頭緊緊皺了起來,他最不願意看到的事情出現了,這萬千劍和他身後的先天武者勢力並沒有被徹底壓制。

不過唯一有點安慰的是,這些人的實力也不是完全巔峰狀態,李天賜也感覺到他們的實力只要也有兩成左右被壓制著。

至於一群得到命令往前碾壓過來的後天武者,雖然他們本身並沒有受到病毒的感染,但是在這裡實力已經被降低一半左右,這一點不用仔細感知,李天賜從這些人的氣息上就能判斷。

李天賜微微猶豫了一瞬間,手中長槍被他快速收了起來,隨後一翻手,一大把符籙被取出了出來,然後臉上閃過狠色,一揮手符籙就如同下雨一般,對著這些後天武者甩了過去。

「暗器,快躲開!」

李天賜身體隱形,但是拋出的符籙可就不再隱形了,一道道黃芒閃現,萬千劍這個已經接近先天後期的強者頓時感覺到不妙,立刻大聲提醒出來。

可惜,前面的武者本身就是人擠人堵在一起,想要躲避根本就沒有空間,如果萬千劍不喊的話還好一點,他這一喊頓時讓這些後天武者一陣慌亂。

嘭嘭嘭……

也沒給這些後天武者們過多的反應時間,再萬千劍提醒聲落下的下一秒,一震爆裂聲傳來,同時就看到一團團烈火爆裂著四散開來。

這火焰和普通的火還有些不同,即使很細小的一絲也不會輕易滅掉,幾乎碰到什麼東西就燃燒人,這些後天武者身上瞬間就燃燒起來。

「啊……」

一陣慘叫聲響起,最前排的人渾身冒火慘叫的四處亂串,這一下有殃及到了身後緊隨的其他人,一時間場面大亂,即使沒有當場被炸死的,但這樣下去燒死一些也是時間問題。

最可怕的是,李天賜的符籙並沒有就此停歇,依舊不要錢的往這邊拋灑著,將近五十枚符籙,被李天賜一口氣都送給了這些後天武者。

「好歹毒的手段,快救人!」

這時本就紅臉的萬千劍此時的臉色紅的如同要滴血一般,大聲叫了一句,率先出手,一劍就劈向距離他最近的一命後天武者。

當劍光劃過,那名後天武者身上的火焰如同被剝離一般,當然身上的衣物也是一絲不剩,甚至汗毛都被刮凈。

這一劍的力道技巧拿捏的當真妙到豪巔,另一側看到這一幕的李天賜都忍不住在心中給這萬千劍點贊,剛剛那一劍絕對不僅僅是一劍的問題,那是境界,有可能那一劍終蘊含著千百劍。

有了榜樣,其餘的幾名先天老者也紛紛出手,一時間劍光飛舞,也不愧是叫劍派,每一個老者的劍術都是十分厲害,加上先天境界對技巧的掌握,基本上都是一兩劍就能解救出來一名後天武者。

李天賜只是暗贊了一下萬千劍的劍術,隨後就沒有心情再多看了,這時他要做的自然是趁著混亂趕緊突破眼前的包圍,如果被幾名先天武者圍住,那他可真的就太危險了。

再次放開感知,將眼前十幾米的一切是事物清晰映入腦海,突然李天賜看準了一個時機,腳下一動,身體瞬間向這前方混亂的人群沖了過去。

李天賜看準的是一條可以容他衝過一半混亂人群的路線,剩餘的一半,那只有一個辦法,硬闖!

前面混亂中的後天武者對李天賜實在沒有什麼威脅,而最後放幾個先天武者也正全力揮劍解救那些渾身燃火的同門手下,對於李天賜來說是最佳的突圍機會。

「不好,他要突圍,後撤結一字劍陣!」

萬千劍的感應力也始終放開著,雖然在這裡也被狠狠的壓制,但是他們門派畢竟有一些應對之法,感應力竟然也和李天賜差不多的距離,當李天賜快要靠近時,他也感應到了李天賜。

聽到掌門的喊聲,先天武者的反應要比後天武者快的太多多多,幾乎沒有絲毫猶豫,無名先天武者齊齊收劍,快速向後退出幾步,然後三人在下,兩人站到三人的肩膀,最後萬千劍也飛身而起,站到了最上方。

一共六人,組成了一個金字塔型,如此陣型一擺好,六人同時將寶劍舞動,一瞬間通道內出現一片劍幕,正好將三米寬六米高的通道封的嚴嚴實實,可以說現在才叫真正的密不透風。

李天賜慢了一步,看到眼前的劍幕,眉頭狠狠皺了一下,腳步也不得不停止下來,幾個先天武者聯手攔截,李天賜可不敢託大。

李天賜停下思考對策,但是萬千劍幾人的劍陣也不是死的,在萬千劍的一聲命令下,幾人的劍陣緩緩向前推進過來。 李天賜有想過退後躲避,因為身後有一群燃燒的千劍門人,萬千劍幾人必定要有些顧忌,但是就算退回去,最後依舊是死胡同。

「闖!」

李天賜在猶豫了一下之後決定繼續硬闖,手中一翻,寶槍出先在手中,眯著眼看著劍幕一點點的靠近,他要找個最薄弱的一點衝過去。

時間一秒秒過去,雙方距離也越來越近,李天賜的表情凝固越來越凝重,突然,就在雙方距離僅剩五米左右時,李天賜腳下狠狠一發力,身體利劍般刺向劍幕,同時手中的寶槍被他快速抖動起來,槍尖在前方化著一個五十公分的圓圈。

啷啷嘭嘭……

幾乎在下一秒,寶槍就與劍幕相撞,發出一連串的聲響,整個劍幕頓了一下,隨即一個洞口被生生撕裂出來,李天賜的身體幾乎沒有停歇半秒就順著洞口躥了過去。

「混蛋,被他衝過去了,散陣,先救人!」

劍陣在李天賜穿過的一瞬間被萬千劍解散,臉色異常懊惱的叫到,這劍幕可是他們幾個先天強者部下的,威力還有加成,將然被一個小年輕這樣輕易破開了!

「掌門,他也不是沒有代價,你看,有人受傷了!」

這是一名先天老者看著身後地面上,向遠處延伸的一絲絲血跡說道。

「嗯?很好,留下三人救同門,另外兩個跟我追,在這地牢內,他受傷了還帶著兩個女人,絕對跑不出去。」

萬千劍聽到那老者的話,也連忙看來一眼地面,隨後快速命令了一聲,帶著兩人順著血跡追了下去,這些人一直都認為李天賜始終將向紅霞和那個玉面狐呆在身旁呢。

萬千劍雖然嘴上說著這地牢外人絕對出不去,但是有人想要在這裡躲避,加上李天賜還會隱身,如果被他們找到一處角落一躲,想要抓到實在不太容易,現在趁著有人受傷出血,是追蹤的最佳時機。

李天賜確實受傷了,雖然成功突破了劍幕,但是身體在穿過時,被一劍掃到了後背,被劃出一道足有二十公分長的傷口,好在沒有上到骨頭,算是比較重的皮肉傷。

李天賜自然也知道自己受傷,不過他落地之後卻沒有一絲停頓,身體快速向遠處遁去,同時也調集了綠色能量到後背的傷口處,減緩出血。

身後的萬千劍本來是順著血跡追蹤,但是追出不到百米距離,血跡就徹底消失了,而面前卻有數條通道,萬千件第一次感覺門派先人們弄得這個地牢可惡,好好的非要弄的和迷宮一樣做什麼。

萬千劍這邊最後無奈只能將人分開搜索,他也不敢從外面再叫人進來,萬一李天賜趁著開門時再衝出去,他們想要抓到就更加希望渺茫了。

其實李天賜並沒有跑出很遠,雖然有綠色能量延緩了出血,但是他如果一直走動,傷口根本無法癒合,而且一動之間衣物刺激傷口的疼痛也讓他十分難受。

這次李天賜找的位置是一處十字路口,徹底杜絕了被圍堵的可能。

當然,李天賜也是計算對方的人手數量他才這麼肯定,他們也就六個人,如果分開單獨一兩個,即使自己受傷也能輕易突圍出去,更別說自己的隱形符數量充足呢。

「天賜,可以聽到我說話嗎?你受傷了!」

李天賜這邊剛剛盤坐到地上,就聽到空間內傳來向紅霞異常擔憂的聲音。

剛剛她和玉面狐被收進空間,向紅霞對李天賜擁有空間的事情早就知道,不過也是第一次本人親自進來,驚訝之後和柴靜招呼完就一心關注著李天賜的狀況。

至於玉面狐老婆婆的震驚可就過來好久才恢復過來,當明白了自己身在的空間是李天賜的之後,臉上就始終帶著驚喜,她知道只要李天賜脫困,那麼她也就恢復了自由。

「沒事,一點皮肉傷,一天之內我就能痊癒了。」李天賜微微一笑安慰起向紅霞,皮肉傷對他來說真的不嚴重,如果能給他時間安心調理,其實用不上一天。

只不過這時他無法靜心,畢竟現在還身在虎穴,要時刻注意追兵的到來。

「大人,外傷的話你用點山烏吧,能好的更快一些!」這時巴幕突然對著李天賜提議道。

「不用,我這點傷,用山烏有些太浪費了。」李天賜一聽巴幕的話,連忙搖頭,他的傷勢自己清楚,看起來嚇人,其實真的沒有什麼大礙,而山烏十分難得,他還想著以後能煉製成丹,那樣的話,一小粒就能讓自己這樣的傷勢片刻就恢復如初了。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