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整三顆九神丹,就這麼無緣無故白白浪費在了小傢伙的身上。

毛球吃完了丹藥立馬掙脫了韓宇的懷抱,使得韓宇臉色再次陰沉了下去。

因為毛球掙脫韓宇之後,再次回到了蘇眉欣的懷中,大睡了起來!

尼瑪啊!白眼狼永遠都是白眼狼啊!韓宇心中再次怒吼起來。

不過,小傢伙的出世,韓宇並不認為是壞事,畢竟毛球已經是八方境的實力,以後如果遇到八方境的敵人,有著毛球的幫助,韓宇也不需要太緊張了。

但是韓宇也深深的懷疑了起來,這小傢伙的樣子,真的遇到了危險,會幫助自己嗎? 毛球睡著后,蘇眉欣便離開了韓宇的洞府。

僅僅過了一會,劍名再次來到了韓宇的洞府,這次的劍名,依舊是沉著一整張臉。

「媽的!老子堂堂執法堂長老,現在怎麼變成跑腿的了?」劍名陰沉著臉口中輕聲地說著。

韓宇見到劍名,微微行了一禮,上一次劍名親自把九神花給韓宇送了過來,不得不讓韓宇心中有些感動。

雖然是那位前輩安排的,但是韓宇可以感覺到,劍名除了有些不爽外,完全沒有對自己動任何的壞心思,這也不是尋常人可以做到的。

「劍名前輩此次前來有何指示?」韓宇恭敬的對著劍名問道。

劍名微微點了點頭,不禁感嘆,面前的小子比以前懂事多了,看來九神花對自己還是有點好處的。

「有兩個消息要帶給你,一個是來自司法殿,一個是來自萬虛宗主!」

「司法殿撤消了你司法員的職位,由原來的代理司法員接任正式的司法員,不過你不要往壞處想,畢竟你已經是司法殿的備選殿主了,司法殿也是想給你足夠的時間去提升自己的實力!」

「另外,在你踏入八方境的時候,司法殿會安排你和羅秀進行一次戰鬥,獲勝的一方,將得到司法殿全力的栽培!」

韓宇眉頭微微一皺,不過很快就釋然了,撤銷司法員的職位,對自己來說並不是壞事,掛著司法員的名號,自然要做一些實事,自然就會在一定程度上影響到自己的修鍊速度。

不過韓宇也感覺到了司法殿對於自己的重視強過了對羅秀的重視,如果不是這樣,司法殿也不會做出這樣的決定。

至於自己踏入八方境之後和羅秀的決鬥?韓宇確信,司法殿是不會讓自己吃虧的。

不過韓宇更加好奇的是來自萬虛宗主的消息。

從前的萬虛宗主對自己的態度也並不是很好,甚至還將自己趕出過劍山。

劍名也是察覺到了韓宇心中的疑惑,微微笑了下,平靜地說道:「劍山方面,是決定將你流放……額……這個詞貌似不太好,劍山打算讓你出去歷練一番,如果你一直待在這裡的話,對自己實力的增長並不會有任何好處。」

韓宇點了點頭,劍山其實和自己的想法是一致的,如果自己一直待在驚霄山,那麼自己的實力只能依靠丹藥去提升,而作為一名修行者,提升最快的始終還是要經過生死廝殺。

服用了九神丹之後,韓宇已經得到了上界法則的認可,修鍊起來自然也會更快,只要有足夠的時間,完全可以追趕上羅秀。

至於韓宇剩下的九神丹,韓宇後來仔細思考了一下,並沒有急於服用。

因為韓宇發現之前服用的九神丹在自己的體內還有殘留的藥力,而這些殘留的藥力,需要很長一段時間才能吸收。

如果韓宇冒進,想要一躍而蹴,再次服用九神丹,必然會對自己起到反作用,所以韓宇想要將體內九神丹殘存的藥力自然消化以後,再繼續服用九神丹。

韓宇隱隱約約感覺到,九神丹的作用,遠遠不止他目前得到的這些。

否則的話,那些兵祖鏡的強者為何也會拚命的想要爭奪九神花?

「劍山可是已經為我選擇好了歷練的地點?」韓宇開口對劍名問道。

其實韓宇原本就有了要出去歷練的打算,只不過是有著司法員的身份,如果自己出去歷練,每隔一年必須要回來一次,而現在剛好,自己司法員的身份被撤銷,沒有了任何的約束。

劍名略微停頓了一下,然後變得有些嚴肅了起來,認真地對韓宇開口說道:「是小亂神域,亂神域你肯定聽說過,那裡沒有法律規則,弱肉強食,是犯罪者的天堂。」

「小亂神域,自然也是一處類似的地方,只不過那裡的修行者實力都是四象境的實力,大多是犯下大罪的一些強者的後代被關押在那裡,一旦有人實力突破到八方境,便會立即被傳送到亂神域的區域。」

「萬虛宗主考慮再三,最終決定將你送到小亂神域去歷練一番!不過你可千萬切記,一定不能小看小亂神域里的任何修行者!」

劍名面色鄭重的對著韓宇提醒。

韓宇再次點了點頭,劍山給自己安排歷練的地方,肯定不會是什麼安全的地方,他完全可以想象的到,小亂神域依舊是一個充滿危險的地方!

不過,危機和機遇是並存的,充滿危險的小亂神域,必然也有著無數的機緣!

而韓宇最終的目的,就是要尋到一些自己的機緣,可以快速的提升自己的實力,留給自己的時間已經不多了!

「小亂神域的修行者雖然都是四象境的修行者,但是依舊有很多強大的修行者,這些人為了不離開小亂神域,一直稱霸自己所在的區域,會強行壓制自己的修為不突破到八方境的實力,這樣他們就可以一直待在小亂神域。」

「而這群人,沒有一個是好惹的,都是極為難纏,極為兇狠的一群人!」

「一旦遇到這種人,你必須要小心應對,不到萬不得已,千萬不要得罪這樣的人,否則你會在小亂神域面對無窮無盡的追殺!」

劍名依舊面色凝重的對韓宇說著一些注意事項,而韓宇也是極為仔細的聽著,沒有絲毫怠慢。

緊接著,劍名的臉色變得更加認真了起來,「還有最重要的一點,送你九神花的前輩,希望你不要過於依賴陣法的力量!」

「你的陣法雖強,但是布陣需要一定事件,到了強者的層次,陣法雖然不能說毫無作用,但是一定會影響到你自己的戰鬥!」

「強者之戰,眨眼間便可以決出勝負,你根本不會有機會刻畫陣法,至於你的陣法,用來防禦倒也是一個很好的手段,你在天降六山設置的陣法,那位前輩還是很認可的!」

劍名終於一口氣說完了他要對韓宇提醒的最後一點。

韓宇微微一愣,很快便醒悟了過來,那位前輩說的完全沒有錯,如果自己一再依賴陣法,一定會影響到自己實力的進步。

在上界,陣法不受到重視這也是一個很重要的原因。

如果陣法在強者對戰中有著極大的作用,那上界又怎麼會不重視陣法?

最終的強大,只有自己實力的強大才是真正的強大,依靠陣法,依靠外力,始終會吃虧。

所以,韓宇已經將最後一條牢牢記在了心裡。

他已經決定了下來,前往小亂神域之後,自己絕對不會使用任何陣法!

韓宇的雙拳緊緊攥了起來,雖然劍山沒有明說,但是他已經完全猜到了劍山的意思,除非自己達到八方境的實力,否則劍山不會讓自己回來的!

而這一切,或許根本不是萬虛宗主的本意,而是那將九神花送給自己的前輩的意思!

劍名說完之後,便沒有過多停留,轉身便要離開。

「晚輩有一件事還請前輩同意!」韓宇似乎是想起了什麼,在劍名要離開的時候,趕忙開口說道。

劍名停下了腳步,轉過頭有些疑惑的看著韓宇。

韓宇極為認真地說道:「希望前輩讓蘇眉欣留在驚霄山,這樣或許安全一些……」

韓宇這樣做,自然擔憂蘇眉欣的安全,蘇眉欣八方境的實力,自然無法進入小亂神域,如果劍山讓蘇眉欣離開驚霄山,那麼以羅秀的性格,必然不會放過蘇眉欣!

所以,為了蘇眉欣的安全著想,韓宇提出了這樣的建議。

和蘇眉欣相處了這麼久的日子,韓宇不得不為她擔心了起來,他並不想蘇眉欣因為自己的原因,被羅秀找茬!

韓宇剛說完,劍名猛的瞪大了眼睛,使得韓宇心頭一震!

難道不行嗎?

「哈哈哈——」劍名突然大笑了起來,大笑說道:「我說呢,老是覺得忘記了什麼事情!呵呵……萬虛宗主說過你的小美女跟班呢……他會親自幫助蘇眉欣壓制自身的實力到四象境九重,這樣你在小亂神域,怎麼說也會有著一些安全保證!」

劍名的話語讓原本神經緊繃的韓宇鬆了一口氣,這樣的話最好不過了,羅秀絕對是不可能前往小亂神域的。

「你好好準備一下吧!準備好了,便讓人通知我,我會帶你去見萬虛宗主!」

劍名終於是留下了最後一句話,然後轉身離開了。

緊接著,韓宇便把要前往小亂神域的事情告訴了蘇眉欣,蘇眉欣出奇的並沒有拒絕,爽快的答應了韓宇跟隨韓宇一起前往小亂神域。

不過讓韓宇和蘇眉欣共同感到有些擔心的,自然是毛球那個小傢伙!

小傢伙雖然長得人畜無害,但那也是八方境的實力啊,如果萬虛宗主不肯為小傢伙壓制實力的話,那只有將小傢伙留在驚霄山了。

在韓宇看來,這小傢伙絕對是個惹禍精,心中自然是一萬個不放心。

在前往小亂神域之前,韓宇需要見一個很重要的人,自然是煉丹堂的堂主紀宏,韓宇一直感覺,是紀宏聯繫過那位前輩,所以自己才得到了九神花。

當初在劍山,除了蘇眉欣,只有紀宏一人知道自己需要九神花煉丹,按道理說,其他人應該不會知道自己煉丹的事情啊…… 劍山,煉丹堂主殿。

「紀宏堂主,你是說煉製九神丹的事情你沒有和任何人提起?」韓宇滿臉疑惑的對著紀宏問道。

紀宏點了點頭,「這件事情我確實沒有跟任何人說過。」

韓宇微微一愣,而後立馬覺得毛骨悚然,如果紀宏沒有和任何人說過,那是不是就意味著,有一位超級強者,在暗中注視著他?

突然想到這一點,讓韓宇感到全身都很不舒服。

究竟是誰?按道理來說,不可能是萬虛宗主啊?那是一個怎樣的存在一直監視著自己,而自己卻沒有任何感覺?

韓宇想了半天也想不明白,無奈之下,只好離開了煉丹堂。

至於怒泉丹的事情,據紀宏所說,劍山很看好怒泉丹,不過還要再觀察一段時間才能大規模投入使用。

再次回到驚霄山,韓宇叫上了蘇眉欣準備去找劍名。

本打算把毛球這小傢伙留在驚霄山,結果一聽到韓宇不帶它出去,小傢伙立馬又哭又鬧了起來。

無奈之下,韓宇只好同意小傢伙也跟著去。

不過,萬虛宗主是否會為小傢伙壓制實力呢?在韓宇的認知中,小傢伙是來自妖族,使用的是紅圖之力,萬虛宗主恐怕也沒有辦法去壓制它的實力!

這讓韓宇不禁感到頭疼了起來,主要是毛球太纏人了,而且又能鬧騰,萬一這傢伙跟著自己千萬小亂神域,惹出什麼亂子那可就麻煩了。

很快,韓宇便在執法堂找到了劍名,劍名並沒有說任何話,而是立馬打開了傳送陣,帶韓宇來到了萬虛宗主的所在地。

見到韓宇的到來,萬虛宗主難得的露出了笑臉。

緊接著,在蘇眉欣沒有反抗的情況下,萬虛宗主在蘇眉欣的體內打下了一道禁制,將她的實力壓制在了四象境九重的境界。

而萬虛宗主,自然也是見到了毛球那小傢伙。

萬虛宗主眉頭不禁一皺,仔細打量著面前毛茸茸的小傢伙。

「額……不知宗主是否可以為這小傢伙壓制一下實力?」韓宇厚著臉皮詢問。

萬虛宗主搖了搖頭,「這小傢伙應該是來自妖族,以我的實力,恐怕沒有辦法壓制著小傢伙的實力!」

韓宇無奈嘆了一口氣,如果這小傢伙實在粘著自己,那到時候只有將它扔到小亂神域的外圍了!

「如果準備好了……那現在就出發吧。」萬虛宗主語氣平淡的對韓宇說道。

韓宇和蘇眉欣紛紛點了點頭,緊接著,萬虛宗主便開啟了一處傳送陣,直接將韓宇和蘇眉欣二人傳送離開了。

至於小傢伙?更是直接毫不猶豫的鑽進了傳送陣,攔都攔不住!

……

「這裡應該還不是小亂神域所在的區域,看樣子……應該是小亂神域的外圍!」蘇眉欣警惕的環視了一下四周,對韓宇開口說道。

而毛球那小傢伙,也是在周圍活蹦亂跳的轉了兩圈,看那樣子,對這片區域極為的好奇。

韓宇的面色也變得凝重了起來,儘管這裡只是小亂神域的外圍,恐怕依舊會很混亂。

之所以稱為小亂神域,自然和亂神域有著一些類似的地方,沒有法律上的制裁。如果說亂神域是犯罪者的天堂,那麼小亂神域,就是四象境實力的犯罪者的天堂。

「這裡應該距離小亂神域不遠了,劍名前輩說過,要進入小亂神域,必須經過亂城,而亂城,也是整個小亂神域最安全的地方,不允許有任何爭鬥打鬥,據說有著八方境實力的強者維持著秩序。」

「不過他們雖然是八方境的實力,卻只能待在亂城裡,是不可能進入小亂神域最混亂的地方的。」

韓宇看了看毛球,思索了一下,緊接著說道:「我們現在需要先進入亂城,然後想辦法將毛球安排在亂城裡。」

蘇眉欣眼眸中閃過一絲憂慮,有些擔心的道:「不過亂城,也只是允許四象境實力的修行者進入,以毛球的實力,恐怕也會被排斥啊!」

蘇眉欣所說的,自然也是韓宇正在擔心的地方,不過既然小傢伙已經來到了這裡,那就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小心點,好像有人!」蘇眉欣突然停下了腳步,對著韓宇提醒道。

韓宇也是有所察覺,開始警惕的環視四周,但並沒有發現任何風吹草動。

嫡女囂張:鬼王獨寵俏醫妃 「呵呵……既然都被發現了,那就出來吧。」韓宇語氣平淡地對著喊道。

緊接著,便出現了三道身影,均是四象境的實力。

「兩位新來的吧?不過新來的也要守規矩,想要進入亂城,那就要先交過路費!」其中一名光頭,頭頂上還有著一道刀疤的中年人說道。

韓宇皺了皺眉,而後有些戲謔地道:「哦?看來我們是遇上打劫的了?」

悠閑鄉村直播間 那光頭男聞言之後大怒,對著韓宇和蘇眉欣呵斥道:「既然知道是打劫的還不趕緊把靈晶交出來?看來你們真的是初生牛犢不怕虎!不知道這小亂神域的規矩?再啰嗦的話,就不要怪老子不客氣了!」

「哈哈——」韓宇頓時大笑了起來,瞪大了眼睛看著面前要打劫的三人,大笑說道:「三位,真是巧啊,今日出門太倉促,實在是沒有帶靈晶啊!」

「沒帶?」那為首的光頭男,面目變得猙獰,惡狠狠地盯著韓宇,「你敢說沒帶?既然沒帶的話,那就受死吧!」

說完,那光頭男直接揮舞起了手中的斧子,直接向著韓宇砍去。

緊接著,光頭男就愣在了原地,不知所措!

原本在他面前站著的韓宇,竟然已經完全消失,不知道去了哪裡!

光頭男心中咯噔一下,看來這次的人不太好惹!

他的心中快速做了決定,轉身對著身後的二人喊道:「快走!這是硬骨頭!啃不動!」

光頭男的話語剛說完,整個人的身體猛的一晃,臉色變得蒼白了起來!

他身後的兩人,早已經倒在了地上,沒有了生機!

光頭男頓時就慌了,他帶來的兩人,可是四象境五重的實力,眼前竟然被韓宇直接站殺掉,而且他還完全沒有發現!

也就是說,他要搶劫的人,至少和他一樣,是四象境六重的實力!而且,絕對比他要強大很多!

光頭男後背冷汗涔涔,站在原地呆若木雞。

他怎麼都不會想到,今天第一波被它們打劫的人,竟然就遇到了這麼難纏的傢伙。

而且,他突然感覺到,他看到的那名女子,更加危險!

光頭男的心跳已經加速了起來,一臉恐懼的看著出現在他面前的韓宇!

噗通一聲!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