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母將離婚協議書扔到她的懷裡,「明天我會過來拿的,就算你不想離,你也必須給我離了!」

「……」

等到人離開后,她才愣愣地離婚協議,看著上面的一行大字。

目光落在簽字的地方,霍北驍還沒有簽字。

顧南音纖細的手指緊握在一起。胸口又開始發冷。

她這一整天幾乎都在發獃。一直到了,晚上的時候電話忽然響起來。她愣愣地拿起電話接通,那邊傳來女人急切的聲音:「南音,我聽說你今天一天都沒來公司,你怎麼了?」

「我……沒事。」

隔著手機都能聽出來女人聲音的無力。

白微霜著急極了:「你現在在哪裡?」

「你……不用管我,我沒事。」

「你這個樣子還說沒事,我們可是最好的閨蜜,你可不要騙我,我還等著你飛黃騰達之後來養我呢!」白微霜道:「你快點,要不然,我在這裡一直等到你說為止!」

顧南音無可奈何,只好說了地點。

15分鐘后,白微霜就趕到了。她聽完她說的話眼眶立刻就濕潤了,顧南音被她這樣一帶,也忍不住濕了眼睛,白微霜看著她嬌小的身體,帶著哭腔說道:「霍北驍怎麼捨得那樣對你說話?」

「……」顧南音沒說話。她生怕自己一開口就落下眼淚。

「我就說嘛,男人都是大豬蹄子!不要為他傷心了!」白微霜拉起她的手,「走,我帶你去逛超市,你想買什麼我給你買,我們女人就是要學會對自己好點!」 「可不是,您都不知道當時宴會上的人看到是墨家唯一的孫女時,可都傻眼了。」

「去,備一份大禮給那小丫頭送過去,記住必須要貴重。」

「好。」

「等等。」繼后,突然叫住助理。

她道:「去將我兒子叫過來,這份禮應該由他親自去送。」

助理不太明白,不過還是老老實實將楚彥給叫了過來。

「什麼?母親您讓我親自給墨家丫頭送禮?」

「對,你親自去,記住必須跟那丫頭友好相處,最好成朋友。」

楚彥跟南宮珏一樣已經二十一歲,身高一米八,模樣更如里寫的那般,溫潤如玉清俊非常。

他的帥不像南宮珏那樣扎眼,他的五官刻畫的非常完美卻帶著柔和,帥的不會傷人。

他站在那裡即使不說話,都給人一種非常好說話的清潤感。

不像南宮珏,無論走到哪裡都是焦點,一舉一動都如同一副畫,讓接近他的男人都感到自卑。

「媽,如果沒有記錯那小丫頭應該才十二歲,我怎麼跟她交朋友?」

他還記得那個精緻的不像話的小女孩,那小丫頭笑起來臉上就會有若隱若現的小梨渦,甜甜的又醉人。

「你怎麼知道她才十二歲?」繼后疑惑?

「幾年前在姑姑的酒席上見過她,那小丫頭特別可愛。」

現在他都能夠清楚的記得,那小丫頭乖乖嬌嬌的小模樣,幾年不見不知道這丫頭現在長什麼樣?

繼后想起來了,幾年前有一個小丫頭替南宮珏喝下了那杯毒酒。

她當時可是氣的不輕,可人在監獄里什麼都做不了,只能咒罵那些屬下愚蠢這點小事都做不好。

很快她就回過神來:「現在的局勢對我們很不利,只要能夠將八大家族掌握在我們自己手中,就能架空南宮皇家。」

楚彥皺眉:「媽,這件事不太好,這國家本來就是南宮……」

「閉嘴。」不等楚彥說完,楚后就怒道:「你懂個屁,我做的一切還不是為了你。」

楚彥低頭,不再說話。

繼后又問:「那老東西還不肯見你?」

「南宮國皇說,既不是親生就沒必要見面。」

繼后聽完被氣得不輕,手中拿著杯子都重重地摔在地上。

「滾蛋,他們南宮家都是無情無義的王八蛋,誰說你不是南宮家的種我……」

繼后話說了一半立刻停下,臉上的表情顯得很不自然。

楚彥趕緊勸道:「媽,您什麼意思?」

繼后立刻露出笑容,然後看向楚彥道:「你趕緊去送禮。」

楚彥皺眉,帶著滿心的疑惑轉身離開。

袁家宴會非常的熱鬧,可是南宮珏並沒有來。

墨馨跟著袁老可將袁家本枝的人,認了個清清楚楚。

這袁家的人可絲毫不比墨家少,袁家的哥哥們也是多的墨馨頭暈腦脹。

她今天收禮物可謂是收到了手軟,讓她最高興的事就是收禮物了。

楚彥來的時候,已經開席了。

袁家老大趕緊出來迎接,說道:「楚少您可是來晚了。」

楚彥笑道:「袁叔,只要小丫頭沒走我能送上賀禮,那就不算晚。」 「不用了。我……」

「我知道,你多穿一點,小心出去吹風生病。」

白微霜一邊說著,就把身上的外套脫下來披在她的身上,給她戴上帽子。

看著她這副打扮,她才滿意的說道:「這樣就可以了,走吧,我們去商場!」

顧南音也不忍心讓她傷心,於是點了點頭。

現在是下班的高峰期,商場里人來人往。

顧南音走著走著,不小心和白微霜被人群擠散了。

她四處尋找著白微霜,目光忽然注意到一個熟悉的身影。

霍北驍。

他身邊是一個穿著時尚漂亮的女人,金黃色的頭髮,格外的明媚耀眼,兩個人站在一起,看上去意外的搭配,此刻他們正在女裝店裡。顧南音一時有些發愣,感受到他的目光似乎是要看過來,才連忙收回了視線。

霍北驍就是霍北驍,想要女人只不過是分分鐘的事情。

也許他們今天離婚了,明天他就會又結婚了。顧南音低下頭,心臟一陣刺痛,胸口悶得讓她有點想哭。

「南音!我找了你半天了!嚇死我了,我還以為你走丟了!」

「我又不是小孩子。」顧南音笑笑。

「走吧,我告訴你,那這樣店裡的衣服又便宜又漂亮,我給你選你喜歡的!」

「嗯嗯!」顧南音被她挽著胳膊,走了一會兒,她停下腳步,看著她,「微霜,謝謝你。」

「這有什麼好謝的,從前我出事你幫了我不少忙。再說了,我們是好姐妹呀,別跟我那麼客氣了!」

「嗯。」顧南音微微一笑。

在店裡選的衣服,顧南音剛準備試穿,就看見不遠處的霍北驍和那個女人走過來。他們難道也要來這裡買衣服?顧南音想到這個可能,挽住白微霜的胳膊,「我們去其他地方看看吧!」

「哎,怎麼了?這裡的衣服你不喜歡嗎?」

「不是,我是想到了,另外一家店有更好的。」

白微霜還沒有來得及回答,就被顧南音拉著離開了店裡。

霍北驍俊顏面無表情,餘光忽然瞥見一個熟悉的身影,她的腳步有些倉促。看見她嬌小的身影,他眼底閃過一道震驚,南音?

不,這個時間她應該在醫院,不可能出現在這裡。

「北驍,怎麼了?」女人溫柔的問道。

霍北驍淡淡回過神,「突然想起公司還有點事情。恕我不能奉陪了。」

女人臉上閃過失望:「這麼快就要走了,可是我們還沒有逛半個小時呢……」

「接下來的時間你自己逛吧,這張卡里有100萬。」霍北驍面無表情的拿出一張卡。

她雖然很早之前就知道,這個男人生性薄涼冷淡,可是沒想到他冷到這個地步。她有些苦澀的笑了笑:「我不缺錢,這些錢還是你拿著吧。」

「再見。」

顧南音和白微霜在商場里吃過飯之後,她才回到醫院,在門口與白微霜告別:「這麼晚了,你不用送我了,我自己上去就行了,路上小心點。」

「好吧,有什麼事,記得給我打電話。」她做了一個打電話的手勢,「嗯?」

「嗯,你走吧。」

看她離開了,顧南音才提著袋子,回到了病房裡,卻沒想到剛推開病房的門就聞到滿屋子的煙味,嗆得她忍不住咳嗽了起來。

霍北驍坐在沙發上,掐滅了煙。

他站起來,大步流星走到她的面前,從她的手上拿走那些袋子。

「呵,你倒是挺有閑情的。孩子沒有了,就這麼高興?」他的聲音裡帶著一絲譏誚。

這話聽的顧南音耳朵有些刺痛。

她低下頭,聲音很輕:「你來找我有什麼事嗎?」

「沒什麼事,就是想看看你終於完成了計劃有多麼高興。」他冷笑。

顧南音眼底閃過一道受傷,纖細的手指悄悄緊握在一起,有些不知道該說什麼。

煙草味傳過來,她忍得有些難受。顧南音抬起水眸,想要解釋什麼,最終還是輕輕地嘆了一口氣,低聲道:「要是沒事的話,那我就休息了……」

霍北驍最恨她這幅淡漠的表情,好像什麼事都不會讓她改變,唯獨一個人。

骨節分明的手指忽然扣著她的手腕,狠狠的將她拉進來,毫不客氣地壓在柔軟的大床上,霍北驍盯著她的黑眸,「顧南音,你告訴我,你到底有多麼狠心,連自己的親生孩子都能打掉!」

打掉?

顧南音驚了。

「我,我沒有!」

孩子難道不是摔沒的嗎?

「你閉嘴!」霍北驍聲音里暗藏著一絲壓抑與痛苦,他忽然低下頭來,狠狠的吻她的嘴唇,不多久,兩個人的口腔之中便開始蔓延血腥的味道。

顧南音只感到自己的嘴唇好像被人咬破了,一陣的刺痛,男人並沒有因此放過她,反而進攻得越發猛烈。

顧南音就像是一隻受傷的小貓,情不自禁的想要蜷縮在一起,霍北驍修長的手指將她整個人緊緊摟在懷裡,不給她這個機會,吻得越發的炙熱起來。

十幾分鐘之後,顧南音覺得自己就要因為窒息而亡,男人才終於放過她。

然而,不等她喘過氣,他就再度吻上去。

再一次分開時,她的嘴唇腫了起來,微微有些刺痛。

修長的大拇指輕輕撫摸著她的嘴唇,顧南音看見他眼裡的冰冷與嘲諷,有些受傷的閉上眼睛,心裡發涼,她輕聲道:「夠了嗎?」

這句話再一次挑起他的怒氣。

「不夠!顧南音,你打掉了我們的孩子,只是這點懲罰怎麼可能夠!」

她到現在居然都沒有一絲後悔。

霍北驍如果注意到床頭柜上放著本白色文件,修長的手指直接拿過來,墨眸掃過上面的一行大字,俊顏頓時大變。

離婚協議?

她居然還想跟自己離婚?

她是不是早就已經做好了準備?

「顧南音,你想離婚?」霍北驍聲音冷厲的可怕,他渾身上下散發出濃重的戾氣,房間內的溫度似乎忽然下降了十幾度。

顧南音閉上眼睛,她疲憊到了極點。

霍北驍聲音越發的狠厲:「我告訴你,這世界上沒有這麼便宜,你想要跟我離婚,也要掂量掂量顧氏集團夠不夠我折磨!」 袁家老大哈哈一笑,趕緊請楚彥進去。

楚彥的出現讓大家都驚訝了一瞬間,不過想想繼后又都明白了。

現在袁墨兩家,可是繼後跟南宮皇家,爭相拉攏的對象。

表面上繼後跟南宮皇家為一體,可是私下裡都知道恐怕是鬧的水火不容。

前段時間,皇后賠太子的錢,更是賠了個傾家蕩產,就連楚家都賠了個抵掉。

現在的楚家跟繼后,表面看著風光可內里已經是個空殼子了。

楚彥被袁家老大帶到墨馨的面前,墨馨有些詫異:這帥哥是誰?

楚彥看著眼前那精緻的如同小仙女的小少女,一時間有些愣神。

雖然還帶著兒時的樣子,可因為大了長開了些,那五官越顯得明媚嬌艷。

整個人用楚楚動人來說,都顯得有格局。

「小丫頭到底長大了些。」楚彥笑道。

墨馨驚訝,一雙眼睛若星空般璀璨:「你認識我?」

楚彥被她驚訝的嬌俏小模樣給逗笑了:「當然認識,小時候還見過你。」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