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肖瀟覺的,她還是先把工作做好。

現在她是副總裁,就要比以前更努力的工作。

肖瀟來到葉偉的房間,「先生我來了,這家工程公司,是一家專門做快速施工的公司。

我把聯繫方式和公司地址,都列印出來了。」

葉偉點頭微笑的說道,「小倩過幾天就過來,到時候你們見面,她肯定會很高興的!」

肖瀟尷尬的一笑,「是嗎?」

「你還在想那件事?」

葉偉看出了她的心結,肖瀟點點頭又搖搖頭。

「我想那件事過去的,可是……」

「對不起!」

「葉先生你不用道歉的,這不是你的錯!」

肖瀟這麼說著,臉色有些難看。

「我是替小倩想你道歉,而且如果你那時留下,現在已經……」

「你也說了那是如果,可惜現實沒那麼多如果的!」

肖瀟打斷葉偉的話,而後一鞠躬除去了。

葉偉看著她的背影,不由在心裡感慨,很能幹的一個美女,只可惜如果不是趙軍的魯莽,她現在至少是個億萬富豪了。

葉偉看著那個工程公司的聯繫方式,把葉青檸叫了過來。

「青檸你去擬一份合同,就用這家公司,對王府街整體改造。這件事你來負責,我要他們在七天里完成所有改造!」

葉青檸拿過聯繫方式,抱怨道,「哥,你是拿我當牲口了,我一個人忙不過來這麼多合同啊!」

「現在不是只有你嗎!這樣忙完這段時間,想買什麼車,我都給你買,要多少都行!」

這話一出,葉青檸來了精神,「這可是你說的,我要一整個野馬系列,還有道奇系列……」

「可以!」

葉偉點點頭說道,葉青檸一聽蹦蹦跳跳的就離開了。

王千雪走了進來,坐在葉偉身邊,頭靠在葉偉肩膀上,說道。

「這家公司你真的送給我了?」

「嗯,其實這是小倩的決定,她讓我們去國外結婚,不過可能讓你失望了,我……」

「不能說,你太氣人了,你老婆都答應了,你怎麼就這麼軸呢!」

王千雪說著,神情暗淡下來。

葉偉輕聲說道,「對不起!可是你想過嗎?我能跟你結婚,那我就能有更多的女人,那樣我跟那些渣男有什麼區別。

還有你希望你未來的老公,要跟其他人分享嗎?」

王千雪愣了片刻,搖搖頭說道。

「如果那個人是小倩的話,我可能會!如果不是,我不會!」

葉偉有些無語,其實他發現自己也是喜歡王千雪的,他也是男人可是他不想那麼做。

「我去休息了,你也早點休息!」

王千雪說著去了自己房間,而葉偉卻是拿出了那顆泛著電弧的種子,眉頭微微皺起。 泛著電弧的種子,在葉偉手心裡傳來酥麻感。

這是什麼東西,而周敏說的找個機會吃下去,會發生什麼變化?

思考著他把種子送到了嘴邊,可是他還是放棄了。

幾乎與此同時,瑞士日內瓦與法國邊境的地方,這裡是歐洲核子中心所在。

已經換了一身皮的吳德出現在這裡,他見到了自己的老朋友聖杯社的格里高利。

密閉的房間里,滿頭銀髮的格里高利激動的擁抱了吳德。

「吳,你就是神,天啊!我以為你已經死了,沒想到你還活著!」

吳德笑著說道,「你也讓我吃驚,種子的力量,太神奇了。」

格里高利得意的說道,「別說出去,這是聖杯社的秘密,就連那些科學家都不知道。粒子對撞可以產生種子,而種子可以讓人發生超變異。」

說著他拿出個盒子,說道,「這裡面是我留給你的,就在兩個月前碰撞出來的,一顆暗屬性的種子!」

吳德聞言坐直了身子,格里高利很慎重的打開了盒子。

在裡面懸浮著一顆流動著黑色電弧的「種子」,在沒看到種子之前吳德並沒感到什麼。

可是看到種子的瞬間,他的心中騰起一股難以遏制的激動。

「這就是我等的種子!」

吳德說著,臉上露出一抹猙獰。

可是格里高利卻合上了盒子,很嚴肅的說道。

「星岩!激活這個種子需要雙倍的星岩,這之前一直是那個人和他的徒弟,給我們提供星岩。

而最近是種子產出的高峰,只可惜那個人離開了,而他的徒弟……」

格里高利的話讓吳德很惱火,「你說的是那個葉偉吧!」

「是!」

格里高利說道,「沒有星岩種子是無法激活的,即便是服用了,效果也不會好!」

就在這時,房門被敲響了。

「進來!」

格里高利說著收起了盒子,看向門口進來的金髮美女。

「剛剛確定,我們失去了一顆種子,服用者在東方,根據編號確認是燕京趙家的,失去的方式是融合。

在那裡我們檢測到一粒未被記錄在案的種子,跟被融合種子是同一屬性。」

吳德臉色變了,燕京趙家服用種子的只有一人,這人是趙崇山的私生子趙逍遙。

「嗯,知道了出去吧!」

格里高利臉色難看的說到,「你也看到了,東方有那個地方在,而且有一批很古老的種子存在,這些年時不時就會發生這種事情。」

這個突發的事件讓他知道,必須要表示一下了。

於是吳德拿出了隨身帶著的行李箱,打開后裡面放滿了各種石頭。

不過這些石頭都有一個特徵,自身都有一些淡淡的光華。

「這是星岩,把種子給我,這些全都是你們的!」

格里高利看著吳德,狡猾的笑了,他把盒子推到了吳德面前。

「需要靜室嗎?」

吳德迫不及待的將種子握在手裡,一股無言的恐懼瞬間籠罩了他。

「這還用說,有了它我就能化身撒旦了!」

格里高利說著看向吳德手裡,發現一顆亮度高於行李箱里所有星岩的石頭,就握在他手裡。

「很羨慕你們東方人能感應到星岩的存在,可惜這是基因決定的。就算是東西方混血的孩子,也無法感應到!」

吳德聞言冷冷的一笑,「世界是公平的,他讓你們引導了世界三百年,自然會收走你們感應自然的能力!」

格里高利點頭率先走出了這裡,帶著吳德在黑暗的走廊里走了很長時間。

最終他在一面銹跡斑駁的鐵門前停下,說道,「這是曾經那個人吸收種子的地方,希望你能在冥想的盡頭見到神祇!」

吳德走了進去鐵門關閉,下一刻他就迫不及待的把種子吞了下去。

他手中的星岩在他吃了種子后,開始快速的變小,而吳德身上則是冒出一股股的黑氣將他籠罩了。

……

回到燕京,下午四點左右,宮廷玉宴門口已經圍滿了記者。

而尚磊、常捷、穆宏宇、洪平和董菲的手機幾乎要被打爆了。

此刻這裡是整個娛樂界關注的地方,世界頂級的導演全都集中在這裡。

而酒店的老闆更是放出話了,說是有神秘富豪邀請了,世界上幾乎所有的頂流導演,將在未來幾天入住這裡。

在至尊貴胄莊園里,閆尚和郭宏都傻了。

他們沒想到葉偉會這麼玩,從短視頻里他們知道,洪平和董菲簽約了。

而一起去的佳宇和郭威並沒出來,同樣的兩位影后李佳佳和楚薇薇也沒出來。

期間有記者拍到,這些演員的一些家屬也去了這裡。

郭台慶此刻剛從醫院回來,郭琪琪的情況穩定了,但是趙逍遙的情況非常不好。

看到老爸回來,郭宏急忙說道,「爸,你看了嗎?那個姓葉的……就是收購了我們公司的那傢伙……」

「閉嘴!」

郭台慶怎麼可能不知道,就在回來的路上,他的電話就沒停過。

各種詢問情況的人,讓他煩不勝煩。

「老子能不知道什麼情況嗎?」

他罵罵咧咧的說著,癱在了沙發里哀聲嘆氣起來。

「他們的目標不只是我們,而是國內整個娛樂圈,可怕的傢伙!俱樂部要求我做出應對方法,可我能做什麼?

咱們最多玩國內頂流,人家直接是國際頂流!

嗎的!咱們跟他就不在一個檔次上,讓我們怎麼跟他斗!」

閆尚惱火的說道,他上午被閻鶴祥大罵了一頓,是跑到這裡多清閑來的。

可是事態發展,卻超出了他預料。

「俱樂部是不是該出手了,這樣下去整個行業都要被顛覆了!」

閆尚黑著臉說道。「而且我們這麼多錢,不從這裡過一遍的話,會損失很大的!」

「趙國怎麼說,他來電話了嗎?」

郭台慶不屑的看了閆尚一眼說道,在他看來閆尚就是個廢物。

郭宏趕緊說道,「沒有!估計還沒有結果,不然早就給我電話了!」

而就在這時,郭台慶的手機響了,是楊燦打來的。

「郭總我的人已經去海鮮坊了,錢我也打過去了,我呢!最近比較忙,等我忙完咱們把手續補辦一下!」

郭台慶陰沉著臉,好半天才說道,「好啊!不過你別撐著了,這麼大的生意自己吃的話,我不嫉妒別人也會嫉妒的!」

楊燦不屑的笑著說到,「這個就是我的事情了,不過有燕京市的支持,我相信葉先生能把這件事做好的,你們就不要擔心了!」

「你說什麼,說話啊……」

楊燦最後的話驚到了郭台慶,可是對方掛了電話。

此刻楊燦看著手機,洋洋得意的笑著。

現在無數的置頂新聞里,都能看到他的宮廷玉宴,等這段時間過去,他就等著錢上門了。

而就在剛才,葉偉送來一張百人的名單。

楊燦只是看了一眼,就合不攏嘴了。

幾乎所有國內的一線頂流明星,全在這個百人名單里。

將要到的這個晚上,必定是星光璀璨的!

為此他特意找人訂購了紅毯,至於酒店裡面,記者絕對不能進。

明星不是都愛走紅毯嗎!

就讓他們走!

楊燦還要親自到門口迎接,他要讓所有明星都認識他。

今晚之後,他就是整個燕京,跟最多明星都有私交的人了。

而他心裡最感慨的還是那位葉先生了,這是多麼神奇的一個人。

以一人之力,撼動了整個娛樂圈。

下午五點鐘,因為這次的轟動事件,宮廷玉宴外紅毯撲上了,記者們各就各位。

一切就猶如一場頂級的頒獎典禮將要開始,而此刻一輛輛的豪車出現,一位位平時見不到的明星出現。

每一位的出現,在平時都是可以造成交通擁堵的大牌,可就是這樣的人今天一來就是一百多位。

而此刻紅毯上已經有明星到了,他們自如的走在紅毯上,時不時的停下拍照。

短短五十米,他們能走五分鐘。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