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英比路明濤好,沒輸多少錢,自然不用擔心保不保得住自己的手。

路明濤咬著牙,逼紅了眼,此時房門被敲響了。

「一定是路小姐來了。」

對於路靈靈,肖英有一種特殊的喜歡,再加上路靈靈如今儼然是他們的金主,吃喝拉撒的來源都是她,肖英自然是殷勤萬分。

路明濤眼珠一轉,將主意打在了路靈靈的身上。

雖然不清楚路靈靈是何方大佬,但是這陣子相處下來,路靈靈完全是名門千金的模樣,一百萬對她而言不過是一筆小錢。

如此一想,路明濤頓時覺得有戲,咂咂嘴巴,一把拉住了準備開門的肖英:「肖英,你說路小姐有那麼多錢,一百萬對她來說是不是小事情?」

「你是想從路小姐這裡弄錢?」

幾十年的夫妻了,肖英自然能夠看出路明濤的心思,心裡微微一活躍,也覺得他說的有道理:「這事要說你去說,我可不能說。」

路靈靈不像是小家子氣的人,說不定真的能從她那裡得到一點錢財。

路明濤豈會看不出肖英的心思:「老女人,我知道你在想什麼,你不就是想著我拿錢之後,你能夠樓分一杯羹?我告訴你,想得美!」

肖英咬咬牙,深情款款的看著路明濤:「老路,咱們倆幾十年的夫妻了,難道我會不聽你的話?你放心,我一定會好好的跟路小姐求求情,我相信我們會安然度過這次危機的。」

路明濤微微一笑:「如此最好不過。」

兩人達成共識之後,打開們,果然是路靈靈站在門口,眉眼彎彎的模樣倒是很溫柔。

「伯父,伯母,你們還好嗎?」

路靈靈面上恭順,實則早已經掌握清楚了兩人的處境,也知道路明濤現在背著巨額債務,正是著急上火的時候。

路明濤咧嘴一笑:「路小姐,您怎麼來了?」

「沒什麼,路過這邊,就順便來看看你們。」路靈靈輕輕的撩撥了一下頭髮,傾瀉出來的一絲風情差點迷了路明濤的眼睛。

路明濤年輕的時候沒少在外面風光,如今老了,只能面對著肖英這樣的老女人,也是放縱前半生的報應。

他看著路靈靈的目光微微有些獃滯,肖英看到了,心裡諷刺一笑:「沒出息的老東西,也不照照鏡子,看看自己是個什麼東西,居然還敢對路靈靈有想法!」

這話,她沒有說出來。

肖英不傻,自然不會在這個時候點破路明濤的心思,悄悄地扯了扯路明濤的袖子,示意他收斂一點:「收起你那邪惡的眼神,免得吃不了兜著走!」 愚蠢的男人!

路明濤聞言,臉色微微一變,頓了好一會兒,才故作尷尬的笑笑:「路小姐,不好意思,我看你和我妻子年輕的時候有幾分相似,所以還請見諒。」

路靈靈和肖英的輪廓有幾分相似,只是如今肖英被生活折磨的面容憔悴,自然是沒有之前的美麗容顏,倒是路靈靈,一看就是保養得宜的大小姐,比起多年以前的肖英更多了幾分優雅大氣。

路明濤本是想拍馬屁,但是卻不想觸怒了路靈靈最不堪的一面。

她的骨子裡流動著眼前這一對貪婪夫妻的血液,所以其實她的骨子裡也是骯髒的,更是上不得檯面的。

若不是眼前這對夫妻還有利用價值,路靈靈怎麼會浪費時間金錢在他們身上?若不是他們,自己又怎麼會落到如今的地步,像一團廢物一般,被孟家趕了出來,甚至被整個上流社會恥笑?

「是嗎?」

路靈靈勉強一笑,是人都能看出來路靈靈的心情不算好。

路明濤也知道自己說錯話了,訕訕一笑:「路小姐,我們正好有事相求,不知道您能不能高抬貴手幫幫我們?」

路靈靈故作不解:「你說。」

「是這樣的……」路明濤局促地搓手:「我們初到江城,被人騙到了賭場,輸了一點錢,可否請路小姐幫我們還一下賭債?」

路靈靈目光微動:「多少?」

「兩百萬。」路明濤獅子大開口:「我們被騙了,我們要是再還不上錢,我的手都保不住了……」

「是呀,路小姐,我們知道您人美心善,也知道我們是給您添了不少麻煩,請您幫我們一次吧,只要您能幫我們這一次,我們以後一定知無不言言無不盡。」肖英附和著。

兩百萬。

還了賭債之後,他們還能有一些錢,可以瀟洒一段時間。

光只是想想,就覺得無比美好。

路靈靈聽到兩百萬的時候,眼底閃過了一絲譏笑。

他們是不是被騙到賭場的,又欠下了多少賭債,她心知肚明。

「伯父伯母,不是我不願意幫忙,實在是我手裡沒有那麼多錢,不如我去幫你們問問小辭?小辭如今嫁進了豪門,又正在備孕,也許我能說動她。」

「她也想懷孕?」

肖英的臉色微微一變,似乎想到了什麼奇怪的事情一般,一時不察,居然把心裡話都說出來了。

路靈靈原本只是想挑撥一下,但肖英的反應明顯是另有隱情,所以路靈靈改變了最初的想法:「伯母,您這話是什麼意思?」

肖英看著路靈靈滿眼的探究,有些不自然的開口:「沒什麼,她之前不是身體不好嗎,現在懷孕是不是太早了?」

孟辭那個小賤人,還想懷孕?

呵,簡直就是痴人說夢話!

肖英的解釋有些蒼白,路靈靈篤定她知道些什麼,微微思量:「伯父伯母,要不這樣吧,我可以幫你們還債,但是,你們需要付出相應的代價。」315中文網

「什麼代價?」

路明濤現在一心想著還賭債,自然是不會有什麼理智存在的。

肖英好一點,抱著有些懷疑的心思:「路小姐,你的意思是?」

「伯父伯母,其實我騙了你們。」路靈靈眼角猩紅:「其實我和孟辭不是朋友,或者說我一直都拿他當朋友,其實她現在的丈夫曾經是我的未婚夫。」

「你的意思是孟辭做了第三者?」

肖英一聽,眉眼凜冽:「小賤人真是不要臉到了極點,路小姐你這麼溫婉賢惠,那男的怎麼就被那個小賤人勾引了呢?」

聽到孟辭做了小三,肖英的胸腔里充斥著濃濃的怒意:「我早就知道那個小賤人不是個善茬,還在上學的時候就殺了人,現在又做了這麼惡毒的事情……」

當初孟辭因為校園暴力的事情,在姚城也算是火了一把。

肖英更是厭惡孟辭了,因為孟辭得病,有很長一段時間街坊鄰居都在說閑話,哪怕孟辭已經離開了姚城,流言蜚語也沒有放過他們。

聽到殺人二字,路靈靈眼裡閃過一絲算計,「伯母,您的意思是孟辭真的殺人了?」

「可不是嗎,當初那件事轟動了姚城,很多人都知道這件事,我要是早知道那個賤人會惹出這麼大的事情,我怎麼會養他這麼多年?」

提到這事兒,路明濤顯然是有些恨意的:「當初要不是她走的早,我怎麼可能讓那個賤人舒心?」

「路明濤,你少說幾句!」

怒意平息之後,肖英陡然想起了某些事情,一把拉住了路明濤的袖子:「你別說了,這種丟人的事情怎麼能夠拿出來說呢?」

當年這事兒鬧出來之後,孟家給了一大筆錢,封住了他們的嘴。

這麼多年,肖英可沒把這事說出去。

今天也是一時不察,說漏了嘴,如今理智回籠,自然是不願意在開口。

路靈靈也知道從她們的嘴裡得不到什麼有用的信息了,賣了一番慘之後,這才心滿意足的離開了旅館。

看來,孟辭在姚城的那些時光並沒有多乾淨。

路靈靈調動了不少的人力去調查孟辭的過去,這些動作自然是瞞不住的。

早在孟辭回到孟家之前,孟老爺子就暗中抹掉了很多關於孟辭的過去,包括校園暴力的事情也是被壓下去了,他倒是不害怕這件事被翻出來,只是若真的被查出來了,只怕會引起不小的風波。

老管家看不懂孟老爺子的心思,斟酌了好一會:「老爺,我們需要做些什麼嗎?」

「暫時不用。」

老爺子神色晦暗:「小辭如今在公司站穩了腳跟,但是只要那對夫婦還活著,那些事情就有可能被扒出來。與其等到以後曝光,倒不如現在,至少我現在還能做點什麼。」

「可是……」老管家還想說些什麼。

孟老爺子抬手阻止了她的話:「我知道你想說什麼,但是我現在還能保護她,我就應該為自己做過的事情贖罪。」

老爺子深諳自己這輩子做了不少見不得光的事情,他不愧疚。 唯獨對孟辭,懷著深深地愧疚之情。

老管家知道自己說不動孟老爺子,跟了他幾十年了,自然知道他的脾氣軸得很。

孟辭並不知道路靈靈暗中在調查自己,沈萬三開的中藥足以讓孟辭頭疼很長一陣子,為了能夠調養好身體,霍庭深特意給孟辭安排了營養師配置了營養餐。

孟辭愛吃辣,尤其是重油重辣的食物,光只是看著就口水直流。

然而營養餐基本都是清淡的食物,孟辭吃了一陣子,吃的懷疑人生。

午休時間,孟辭難得和筱綃沒有去公司食堂吃飯,而是選擇了樓下的西餐廳,孟辭點了一份牛排,筱綃則是點了焗飯。

裹滿了黑胡椒醬汁的牛排被煎的恰到好處,刀叉觸碰,還能夠看到裡面的汁水豐盈,好似顆粒飽滿的石榴一般,在唇齒之間爆裂開來,帶著濃濃的香氣。

西餐廳的氣氛不錯,加上是午休高峰期,客人很多。

兩人動作很快,結賬的時候,身後傳來了一道溫婉的聲音。

「孟辭。」

不用回頭,孟辭都能辨認出這是誰的聲音,回眸就看到打扮精緻的女人站在身後,眉眼高傲,手裡拎著一個名牌包包。

霍思雅最近一直在家裡休養身體,好不容易出門,結果卻在西餐廳里遇到了孟辭也在這裡。

霍思雅一直不喜歡孟辭,尤其是如今孟辭的身價水漲船高,在孟氏也算是站穩了腳跟,霍思雅對她的厭惡更甚:「你怎麼在這裡,怎麼你們孟家這麼窮,員工食堂垮了嗎?」

其實這家餐廳很不錯,在江城都是排的上名次的。

不然霍思雅也不會來這裡吃飯,畢竟她一貫是千金大小姐的做派,如今嫁進了何家,照樣是揮霍成性。

孟辭挑眉,服務員將銀行卡遞了過來,孟辭接過:「孟氏再窮,也不會像何家一樣,靠著出賣兒子的婚姻拿到投資,苟延殘喘!」

霍思雅為什麼可以嫁給何珏?

一是何家當初需要一筆投資,何家父母便將主意放在了聯姻上,霍思雅就是那個聯姻對象。

二是何珏的初戀女友暴斃,作為愛慕者的霍思雅趁虛而入,給了何珏很多溫暖,這也是何珏同意結婚的原因。

說好聽點叫做聯姻,說的難聽點就是賣兒子。

霍思雅天不怕地不怕,唯有在這件事情上低人一等,甚至在何珏的面前都是有些害怕的。

愛到了骨子裡,所以卑微成性。

被戳中了軟肋的霍思雅臉上一變,手指緊緊地攥住了包包:「孟辭,你閉嘴!」

她最討厭別人提起這件事,尤其是孟辭,一而再再而三的挑釁自己的底線,簡直不能忍!

「我和何珏是真愛,我們之間是兩情相悅的。倒是你,當初不知廉恥的從靈靈手裡搶走了我三哥,現在居然還鼓搗你爺爺把靈靈趕出了孟家,你怎麼這麼噁心?」

霍思雅咬著牙根,路靈靈最近的遭遇她是知道的。

雖然覺得路靈靈有些事情做得實在是上不得檯面,但只要和孟辭過不去的,都是她霍思雅的朋友。

真愛?德德小說

孟辭譏諷一笑:「那你敢在何珏面前提起那個人的名字嗎?」

那個人,指的就是何珏的初戀女友。

霍思雅的臉色微變,咬著牙根:「孟辭,你有空插手我的婚姻,還不如調養好你自己的身體。你和我三哥結婚三年了,肚子一點動靜都沒有,該不會是不孕不育吧!」

霍思雅惡意的猜測著。

孟辭手指微緊,臉色微微有些不悅。

霍思雅卻以為自己猜中了,呵呵呵呵的笑出了聲:「原來你真的生不出孩子來呀?呵,真是可笑,看看我三哥娶了一個什麼貨色呀,嘖嘖嘖……」

「一個下不出蛋的母雞,要來有何用?」

孟辭眉眼一冷,踩著高跟鞋逼近了幾分。

孟辭穿著香檳色的套裝,勾勒出了姣好的身材,眉眼冷淡,渾身充斥著怒意,她伸手一把擒住了霍思雅的下巴:「霍思雅,你最好給我閉嘴!」

和霍庭深相處久了之後,孟辭的言行舉止都帶上了幾分煞氣。

霍思雅面對著孟辭閃爍著煞氣的眼神,背脊一涼,下意識的有些害怕。

「你——」

「你要是再敢說一句這種話,別怪我對你不客氣!」孟辭微微用力,霍思雅疼的臉色都白了:「疼疼疼——」

一旁的筱綃還是第一次看到孟辭這麼生氣的樣子,渾身一顫。

礙於西餐廳的人很多,孟辭沒有再為難霍思雅,鬆手之後,拿過了濕紙巾慢條斯理的擦拭著手指:「霍思雅,我對你一再忍讓,你若是再敢對我不敬,別怪我對你不客氣。」

霍思雅的下巴疼得厲害,咬著牙根:「孟辭,你給我等著!」

一個下不出蛋的母雞,一定會被拋棄的。

霍思雅的出現,並沒有掀起什麼風波,說的話孟辭也沒有真的放在心上,但是不可否認的是霍家的人都認為孟辭有問題。

畢竟結婚三年,卻遲遲沒有懷孕。

這一點,足以讓霍家人頗有微詞。

孟辭深知豪門中的鬥爭有多狠,所以謹言慎行在調養身體方面更加用心了幾分。

霍庭深得知了霍思雅的挑釁之後,不動聲色的壞了何家的兩單生意,何珏原本並不知道這其中是因為霍思雅的緣故,幾次打聽口風,才知道霍思雅的不得當的言論,差點毀了何家的生意。

回到何家,霍思雅正在看劇,幾個月大的小嬰兒趴在沙發上,嗷嗷大哭。

「你別哭了,哭什麼哭,你又不是個兒子,有什麼好哭的——」霍思雅一臉的不耐煩,客廳里的傭人們蹙眉看著霍思雅這一副囂張的模樣,心裡不住地嘆氣。

自己也是個女人,怎麼就這麼重男輕女呢?

何珏走過去,傭人們點頭問好。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