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將滑鼠移到最後一個文件夾,猶豫了兩秒。

雖然他不打算參加超能力者格鬥賽,但是看看也無妨。

想到這裡他也不再猶豫,雙擊打開了文件夾。

與之前全部文件夾都不一樣的是,超能力者格鬥賽的資料是以EXCEL的表格形式呈現出來。

38M…

看到這個文檔的容量,瀧晨露出驚訝的神情。

之前的文檔加起來還不到38MB的一半,這一個文檔就佔了其他文檔加起來的總和容量,如此誇張的內存量,這個文檔必定大有乾坤。

帶著好奇心,他點開了EXCEL格式的文檔。

稍一等待后,屏幕一花,隨即密密麻麻的信息彈跳了出來,目不暇接。

右側的滾動條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縮短,最後只剩下滑鼠大小。

「嘖嘖,信息還真是齊全啊。」瀧晨掃了第一眼就得出這樣的感慨。

姓名、性別、出生年月日、超能力等級全部一一列舉清楚,大部分的參賽者就連喜好都被羅列上去,不僅如此,就連參賽選手的照片都有。

表格裡面的人數將近有上百號人,要一一細看得花不少時間,瀧晨大部分都只是粗略的掃了一眼便過。

但是忽然間,他眉頭一擰,視線停留在一張照片上面。

「這個是…」

照片中的男人,五官俊朗,劍眉星目,瀧晨總覺得這人他似曾相識,好像在哪裡見到過。

腦海里不斷的思索著記憶,一個熟悉的輪廓出現浮現。

瀧晨眉毛逐漸舒展開來,疑惑不解的表情緩緩化開,取而代之的是一臉難以置信。

瀧星…

是的,照片中的這個男人和他的父親長的很相像,近乎一模一樣!

唯一不同的是,畫面中的男子額頭右邊有一條約莫兩厘米長的刀疤,而瀧星,額頭上是沒有這條刀疤。

也許…只是長得比較像而已。

發現這個細節以後,瀧晨的興奮勁便冷掉了一大半。

這個世界上長得像的人有很多,可老爸就只有一個,要是認錯人,只會是白高興一場。

何況,他印象中的瀧星還停留在十年以前。

茫茫十年,是生是死,尚且不知,突然出現一個長得比較像的人,不是他父親的可能性更高。

瀧晨甩了甩腦袋,將多餘的情緒暫時壓下,他不希望自己白高興一場。

光看照片無法斷定,不要緊,這裡還有其他信息,通過大致判斷,總歸可以確認他是不是瀧星本人。

第一眼下去,看到名字,瀧晨的眼神便黯淡了一下。

澤邦·古特

這名字和瀧星八竿子都打不著,瀧晨更是聽都沒有聽過。

「歲數…46。」瀧晨微微思索,這個年紀確實差不多。

「超能力這一欄空了,喜好也空了,嘖…除了姓名和歲數外就沒有其他信息了嗎。」話剛說完,他就看到最後一欄的備註里寫著一段話。

「此人使用偽造假信息,在搜查資料時,顯示其曾在十年前到訪過A市。」

就短短的一句話,但字裡行間透露出的是絕對的自信。

袁安就干情報這一行,信息的真假不可能看不出來,他既然能夠落下判斷,自然會有原因。

對此,瀧晨深信不疑。

如此看來,這個用偽造信息的男子,有很大的可能性就是瀧星。

但瀧晨不解的是,為什麼他會參加報名超能力者格鬥賽…

在他印象里,瀧星雖然是軍人,但是和超能力者一點都不沾邊。

這十年來到底發生了什麼事…讓瀧星變成現在這個地步?

得知到瀧星的下落,瀧晨心頭卻蒙上更大的陰影。

「看樣子,有必要參加超能力者格鬥賽,這樣的話也許能在賽場上遇到他。」

砰——!

他正琢磨著眼前的事情,突然間,耳邊炸開一聲猛烈的巨響。

隨即一股熱浪從窗外湧入。

襲來的瞬間,恐怖的高溫氣浪將玻璃瞬間震碎。

瀧晨離窗戶最近,根本沒有任何反應的時間。

整個人像發射的炮彈,倒飛著砸穿了牆壁。 突如其來的爆炸,令瀧晨猝不及防,受力撞向身後的牆壁。

砰的一下——

一堵厚牆被他用腦袋硬生生的撞破。

腦袋異於常人堅硬的他,撞破了牆,也只是讓他覺得有點耳鳴目眩而已。

身體上沒事,可他心裡扯火得很。

「擦…怎麼回事,這是煤氣爆炸了嗎。」瀧晨甩了甩腦袋,扶著牆壁撐著身子。周圍塵土飛揚,看不清楚視物,他也不清楚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視線受阻,可聽力依然敏銳。

有很多急促的腳步聲傳來,由遠及近,似乎正在靠近。

「怎麼回事?哪來這麼多的腳步聲,聽聲音,步子很沉,該不會是那群警察追蹤到這裡來了吧?」瀧晨心中有疑,卻不敢妄下定論。

他之前明明再三確認過甩掉所有的警察暗哨才來到這家隱蔽的網吧,按常理而言,對方應該不知道自己在哪才對。

但他確實有些太想當然了,早在十分鐘之前…也就是他剛剛拐入巷子里消失的時候…

「什麼?目標跟丟了?你們是怎麼幹活的!」離小區不遠處停著一輛藍色貨車,看似和平常所見的貨車沒什麼兩眼,但實際上,這輛貨車是臨時的作戰指揮中心。

這時,正有幾個人坐在精密的儀器面前,忙碌的工作著。

而車廂內最閑的那個人,此時的表情卻不怎麼好看。

就在剛剛,聽到跟丟瀧晨的最新消息后,一直來回踱步的李武臉上的表情起了變化。

「居然…跟丟了?」這幾個字幾乎是從他牙縫裡擠出來,額頭上的青筋更是忍不住跳動了兩下,種種的跡象表明,他正處於暴怒的邊緣。

也不能怪李武如此失態,他擔任F市警察局局長已經有一個月的時間了。

俗話說得好,新官上任三把火,他急著向上級表現自己。

前一陣子那宗酒吧連環殺人案件,本是最佳的表現機會,那種涉及奪人性命的案子可遇不可求。一旦破案,上頭肯定會對他的能力表示肯定,如此一來,他的局長之位肯定就坐穩了。

抱有巨大野心的李武,馬上就著手開始偵查工作。

別看這個大腹便便的李武好像平平無奇,其偵訊審查能力卻是一等一的強。

不出幾天時間,他就帶領手下一眾警員,搜集到大量的線索,一路順藤摸瓜,鎖定了犯罪嫌疑人。

瀧晨!

酒吧兇案現場的種種信息都指向這個叫瀧晨的年輕人,他有巨大的作案嫌疑。

正當偵查要再進一步時,聯邦政府卻表示酒吧案件由第九機構接受,偵查到此為止,不許再查。

案件還差一個最關鍵的證據就可以破案了,結果臨門一腳卻被截胡了,李武哪能咽得下這口氣。

他答應著停止調查,但實際上卻在背地裡繼續搜集有關瀧晨的資料。

資料收集越多,他越是發現這個叫瀧晨的年輕人,來歷不凡,黑白兩道都有交集。

年紀輕輕,就黑白兩道通吃,李武料定,這個人肯定大有來頭。往下一查,發現和瀧晨接觸的比較多的是一個叫袁安的男人,是個無業游民,暫居在瀧晨家裡。

得知到這一點時,李武頓時計上心頭,派人去威逼袁安,讓他和警方合作,暗中觀察瀧晨生活中的一舉一動,以此來搜查證據。

這些天來,瀧晨都一直來往於政府大樓和自家,唯獨今天,忽然提前回家,和袁安交談過後又跑了出來。

意識到其中蹊蹺的李武立刻就開始派人跟蹤行動,殊不知就在剛剛瀧晨拐入巷子以後,人就消失不見。

一個大活人不可能憑空消失,除非是有意躲開。

難不成他早就發現了自己被警察盯著了?

原本李武還打算再放長線再等多一些時日,等找到確切證據再下手,但是現在他顧不上那麼多了。

先下手為強!

把人抓回警局再說。

但是…瀧晨不見了,而且派出數架無人機也找尋不到其蹤跡。

「這個混小子…連無人機都找不到他人了…到底躲哪了。」

一想到瀧晨一個大活人無緣無故的消失不見了,李武的心情又有些煩躁起來,他絕不想自己的計劃功虧一簣,臉上的表情陰晴不定,變幻了一會以後,他打定了主意。

「擴散搜查範圍,準備一下B計劃,讓特種小隊做好隨時行動的準備。」

「我倒要看看,你能往哪跑!」李武雙手抱膀,目光肅殺,死死地盯著屏幕。

接著便是漫長等待。

幾十名警員以瀧晨消失為基點,向四周不規則的移動,再配合著無人機的範圍,很快就把小區附近的兩公里範圍都含括進去。

然而…還是沒有瀧晨的蹤跡。

「該死的。」李武看了一眼屏幕右上角的實時時間,已經過去三十六分鐘了,依然不見其蹤跡,小區每個角落旮旯都被翻了個遍,瀧晨還能躲哪去?

「看樣子果然是被他發現了我們的行動。」雖然不想承認,但是以目前的情況來看,本次行動是被瀧晨發現了,李武心有不甘,卻也無可奈何,正打算下令收兵。

「指揮中心,03組有情況。」忽然有警員彙報了情況。

聞言,李武眉毛微微一跳,上前拿住麥克風,言簡意賅地道:「說」

「剛剛發現一可疑男子,我們靠近,他忽然拿出手槍,擊傷了我的搭檔,現在躲進了一棟舊式居民樓里,請指示。」

「目標長什麼樣?」李武略感意外,他沒想到這個時候居然還跳出一個程咬金出來,但心頭卻是一喜,抓不到瀧晨,抓個持槍傷人的犯人也可以。

「身材魁梧,一米八左右,脖子右側有一條刀痕,是個左撇子。」

「明白了…」李武沉吟了兩秒,對旁邊的作戰人員說道「那棟樓的畫像調出來看看。」

作戰員在鍵盤上一頓操作,迅速把那棟目標樓宇鎖定,以無人機的視角展示在寬屏之上。

無人機圍繞著樓宇轉了一圈以後,李武瞬間判斷出大量的信息。

上世紀90年代的舊式居民樓,混凝土架構,8層樓高,牆面多處裂痕,樓戶沒有陽台,只有窗戶,裡面有用戶,貿然行動會傷到平民性命…

「窗戶太小,不能把無人機開進去…」李武大腦飛速運轉,兩秒以後判定清楚了情況。五秒以後便給出指令。

「無人機安裝催淚彈和煙霧彈,從窗戶投擲,同時派遣一支三人組的特種部隊待命,在煙霧彈和催淚彈生效以後,從樓下進入,疏散鄰邊的居民樓用戶,安排兩名狙擊手在遠處居民樓天台待命,發現目標立刻擊殺。」

李武當機立斷的給出命令,下邊的人員執行效率也足夠迅速,五分鐘內便應他所說的將一切準備就緒。

「無人機靠近!」

「A隊準備就緒。」

「狙擊手就位。」

「居民疏散完畢。」

李武點了點頭,這支部隊是他親手訓練,凝聚力和行動力都是一等一的強,應對這種突發情況也是綽綽有餘。

只可惜,這一次的突發情況有些特殊。

三架無人機以不同的方位緩緩地朝著窗戶的方向。

哪料,轟得一聲巨響,樓宇內爆閃出一道耀眼的火光。

隨即,一股巨大的氣浪自內向外的擴散。

火光閃爍的剎那,氣浪便已經波及到空中的無人機.

無數碎石玻璃混合在氣浪之中,推動力的作用下,如同一塊塊尖銳鋒利的刀片。

僅是一個照面,無人機就遍體鱗傷,紮成靶子,悉數盡毀。

見到這一幕,李武是說不出的心疼。

無人機造價不菲,何況是軍用無人機,造價更是比民用無人機貴出好幾倍,這一炸下來,三台無人機全都沒了,相當於整個警局的兩個月經費都給炸沒了。

但是現在明顯也不是心疼的時候。

樓宇內突然發生爆炸,顯然是出現了意外,李武也顧不得原定的計劃了,直接改變策略。

「A小隊,衝進去,其他人,包圍外圈,一旦發現目標,立刻通知,格殺勿論!」

… 與此同時的另一邊。

「人好像挺多的,是沖我來的吧。」離爆炸最近的瀧晨,聽到急促的腳步聲后,也有了一個大致的判斷。

「為了把我逼出來,不惜用炸藥嗎?」很顯然,他是把爆炸的歸因判定到警方身上了。

但事實和他想的截然不同。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