裴初九神色軟了不少。

聽到她說會注意,墨北霆心底也舒服了許多。

「……」墨北霆隨便瞎擦了擦,然後沒好氣的用紗布包好,把她腿丟一邊,「行了,你記得你說的話,可別忘了,下次在不注意你看我不弄死你……」

「洗澡?」裴初九搖頭,「不用了不用了,我上去看看瑾汐。」

還洗什麼澡啊!

她是來看女兒的啊!

墨北霆聽到她的話,呵呵一笑:「你看看你現在這個樣子,邋遢成這樣,你還見女兒?」

她邋遢?

裴初九瞪大了眼睛,氣得從沙發上差點跳下來。

「喂,墨北霆,你才邋遢呢!」

墨北霆鄙夷上下看了她一眼,「你不難受嗎?衣服褲子都臟不拉幾的,整個人身上全都是泥水老子說你邋遢還是給你面子了。」

裴初九:……

不等裴初九回答,墨北霆撇撇手,極其嫌棄的開口:「趕緊去洗澡,浴室在樓上,不洗不帶你去看女兒。」

「……」我靠,行行行,你流弊!

裴初九無奈的走上了樓。

上了樓后,她又傻眼了。

這麼多間房,她去哪間房洗啊?

算了,隨便進吧。

她看了一眼一排的三個房間,隨便推開門就進了一間浴室。

一進浴室,她把衣服一脫,關上門,開了熱水后,哼著歌開始洗澡。

熱水沖刷在身上的感覺,讓她一下就洗去了疲憊。

半小時后。

洗完澡,她走了出來。抹乾了身體后,才尷尬的發現……卧槽,她沒帶乾淨衣服進來啊?

墨北霆不是說給她準備了乾淨衣服在浴室嗎?

哪呢?

她錯愕的光著身子站在了鏡子前,不知所措,腦子忽然一下就短路了。

而身後忽然傳來了腳步聲,在她沒注意的時候,門一下被拉開了。

「你別……」進來。

她轉過身想阻止的時候,剛轉頭說出兩個字,就對上了門口男人的眼神。

空氣都彷彿在這一剎那靜止了。 裴初九完全傻了,在一開門的時候,外邊的涼氣一吹進來,她只覺得整個身上涼颼颼的。

她往下一看,瞳孔猛放大,她身上……連一件衣服也沒穿,光溜溜的。

饒是裴初九這樣厚臉皮的人都有些臉紅了。

這算是什麼事啊!

雖然如今她和墨北霆是夫妻,但是…

他們也並沒有同居。

「出去!誰讓你進來的!」她惱怒又臉紅的伸出手把墨北霆往外惡狠狠一推,把門給關了上來。

「我不跟你一起洗!」裴初九咬牙,「你出去,我洗完還要看女兒呢。」

可剛想關門,忽然一隻手強行從外邊伸了進來,阻止住了她關合的動作。

高大的身影從門外擠了進來,而那一雙幽深的桃花眼也變得炙熱而充滿了佔有慾。

他關上門,看著眼前的女人,只覺得整個人身體都繃緊了,緊得疼痛無比。

男人的氣味忽然一下就包圍了她。

「看女兒?」墨北霆的眼睛都幾乎變成了赤紅色,「女兒有媽照顧,看什麼女兒?」

「……」

浴室里還殘留著的熱氣就如一件薄紗一般包裹著她的軀體,讓她的光果的身軀變得更為聖潔了幾分。

燈光下,她的腰肢是如此纖細,胸前的溝壑飽滿而堅挺,腿細而長。

墨北霆的目光越發有侵略性,沒有了平日里的玩世不恭,整個人彷彿就如一頭進攻的獵豹一般,危險而優雅。

他一步一步的朝她走過來,裴初九一步一步的後退。

他…他怎麼…

她的腦袋幾乎已經無法思考了,她纖細的小嫩如細枝,腿夾緊,手下意識的緊緊的擋著胸,「你……你出去!」

「不要,我們已經結婚了。」墨北霆一步一步的朝著她走了過來,眼睛赤紅的看著她,「而且這裡是我的房間,正好,今天你就睡在這裡了,過幾天你就搬過來吧。」

搬過來?

裴初九下意識的皺眉,在想到姜琳琳和韓小鈺時,心底覺得膈應萬分,「不搬,還沒到時候。」

沒到時候?

墨北霆皺眉,臉黑了,「現在沒到時候,那什麼時候才到時候?」

他哼了一聲,「不管,反正我們現在可是合法的夫妻關係,我也要洗澡了,誰讓你霸佔著我的浴室。」

他說完就開始脫衣服。

「……」

裴初九看到他這無賴的樣子,氣得咬牙,「那我現在出去。」

出去?

墨北霆堵著門,直接反鎖,「現在出不去了。」

「……」

墨北霆勾起了一個邪魅的笑容,眼裡帶著玩味,「老子可不管,老婆,今天可是你自己送上門的。」

「……」她的心猛的跳了兩下,整個人都傻了。

忽然,裴初九腳底一打滑,整個人都朝著後邊摔去。

在她和地板親密接觸之前,她的腰身忽然被一個有力的手給托起,整個人都落入了一個溫暖的懷抱中。

在恍惚之間,她對上了墨北霆的眼神。

那眼神深邃而彷彿帶著魔力,就像一個深深的漩渦一般讓她掙脫不開。

「裴初九,你這是在勾引我。」墨北霆低醇的聲音帶著几絲沙啞。

「我沒有…」她咬著唇,用殘存的理智有些羞憤的開口,「你幫我找一件衣服過來。」

墨北霆看著她紅紅的臉,眯了眯眼,「我覺得,你不穿衣服比較好看。」

怔松中,他的唇壓了下來,把她所有想說的話都堵在了喉嚨里。

她的眼睛猛的瞪大,眼底滿是驚慌無措。

她的手的動作僵在了半空中,原本想推開他,可不知道為什麼,在指尖觸碰到他那有力的背和臂膀的時候,她卻輕輕的抓住了他腰間的衣服。

這個吻竟然讓人想沉淪。

她被他的攻勢打得節節敗退,整個人都被吻得七葷八素的。

她半眯著眼,整個人柔軟得像是一片羽毛一般,幾乎要隨風飄散。

忽然,她整個人被騰空抱起,放在了浴室的浴缸里。

高大而修長的男人直接壓在了她的身上。

「不穿衣服,是在等著我過來嗎?」

他唇邊勾起了一抹邪笑,看著浴缸內的美景,整個人繃緊得就如同那被完全拉至滿月的弓箭。

浴缸里的女人捲曲的墨發鋪散開,長長的黑髮絲和那光潔的身體形成了強烈的對比,那雙纖細而筆直的雙腿扭捏而害羞的夾在了一起,纖細的腰身弧線完美,飽滿的小山丘被髮絲遮住。

的蜜唇微張,眼神迷濛。

他看著她的小臉,雙目相對,他的眉目深沉卻又專註,就如一個用蜜糖織的陷阱,讓人忍不住的想沉迷。

在他看著她的時候,她只覺得彷彿空氣中都綻開了那粉蜜色的小花瓣和小愛心,一瞬間,她連要做什麼動作都忘了,只覺得渾身癱軟得說不出一句話。

墨北霆的臉就近在咫尺。

而剛剛,他那生氣而嚴肅的模樣,和他說的那句話在她腦海里回蕩。

他說,他們結婚了,所以她受傷了,他也會心疼。

如果她一定要接受一個人的話,那這個人或許……只會是墨北霆吧?

所以如果是註定的事,那她還掙扎什麼呢?

裴初九恍惚了一下。

可忽然——

「躺在我身下了,還在想別的事情,你說,我要怎麼懲罰你?」

墨北霆一隻手卷著她的頭髮,一隻手攬上她的腰身,把她整個籠罩在了小浴缸里,眼神慵懶邪魅,整個人靠在她身上。

「不幫我脫衣服?」

他的眼神帶有侵略性,手趁著浴缸壁,整個手臂的線條因為用了力氣而全然顯現出來,線條優美得像一頭優雅不羈的獵豹。

她伸出手,十分瀟洒帥氣的一把扯開他的襯衣,露出了那窄緊的腰身。

她伸出手摸了一把,瞬間反客為主,滿意的點頭:「恩恩,不錯不錯,平時一看就喜歡健身的,看著線條,體脂應該百分之十吧?」

那邪惑的模樣,像是一個會勾魂的妖精。

在一瞬間,她那惑人的笑容讓墨北霆怔鬆了一下,整個人都說不出話來。

她慵懶的躺在浴缸里,懶洋洋道,「媽和瑾汐還在旁邊,你要就動作快點,磨磨蹭蹭的……」

那嫌棄的眼神,讓墨北霆一下懵了。

他這是……被……嫌棄了?

我靠! 那讓人火脈噴張的如白玉般的身體,和那張挑不出一絲毛病的臉,一切的一切都讓裴初九看上去漂亮得像是一條美人魚一般擁有者致命的誘惑力。

她修長的雙腿夾上了墨北霆的腰,大半個身體泡在了水裡,「墨北霆,你的時間可不多,十分鐘夠嗎?」

她懶洋洋的,「畢竟十分鐘后,我要去看女兒的。」

她笑得像是那美麗的海妖,讓人挪不開眼神。

「你……」

墨北霆連話都不會說了,可就偏記得她說只給他十分鐘。

十分鐘哪裡夠!

十個小時都不夠!

墨北霆哼了一聲,瞪著她道,「十分鐘就算了,晚上賠我十個小時!」

裴初九翻了個白眼,十個小時,你想得倒是美極了。

她推了墨北霆一把:「十分鐘既然你嫌棄,那就起開,我要出去看瑾汐了。」

「……」墨北霆只是冷幽幽的瞧著她,壓在她身上,也不說話。

「幹嘛,你壓上癮了?」裴初九無語。

墨北霆涼颼颼的撇了她一眼:「在我家,脫光了衣服躺在我的浴池裡,我不僅要壓著你,我還要跟你生孩子!記住了,你欠我十個小時。」

「……」

裴初九翻了個白眼,「我不欠你十個小時,我可沒答應你,趕緊起來,現在連十分鐘都沒有了,只有五分鐘了。」

「……」

墨北霆看到裴初九那樣子,又害怕她受凍,因此也只能乖乖的起了身。

跟裴初九一聊下來,墨北霆浴火泄了一大半。

可以瞟那身下美得如同海妖一般的女人,剛剛泄下的火氣又升騰了起來。

他猛的鉗制住了那張蜜桃小口,攬住了她那盈盈不堪一握的小腰,在攬著她腰身的時候,他忽然就想起了那天晚上,她靈活得就像一個女妖精。

裴初九口中的空氣被快速的抽離,她的整個人就如同一頭溺水的魚兒一般,手不由自主的抱住了墨北霆的腰身。

他的攻勢迅猛得如同一頭野獸,彷彿要把滿腔的憤怒都發泄了出來。

他一隻手托著她的臀,彷彿要把她的人整個都融入他的骨血之中。

他拉開他的皮帶,他的下身已經堅硬如鐵,硬邦邦的咯著她的蜜臀。

可就在這天雷勾地火的時候,忽然——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