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家人無非就是借著人勢,經過我的觀察,他們的經商之道,差不多為零。」于飛白語出驚人,這話直接逗笑了在場的人。

雖然現在氣氛很凝重,他們討論的事情也很嚴重,但是聽到溫潤的于飛白嘴裡說出的話,還是忍不住想笑。

那話裡帶了幾分驕傲,也帶了幾分不屑,更多的是自信。林姝妍對這個孩子的印象又多了一種,想想還挺可愛,這大概就是年輕女孩子喜歡的反差萌吧。

看著在場的人努力憋著笑意,于飛白心中疑惑,自己明明是在很認真的說事情,這些人到底在笑什麼。

「咳咳,沈家人現在在公司四處挖人,不過真正核心的人物,倒是沒有幾個願意的。」沈司言意識到自己失態,趕緊咳嗽兩聲掩飾尷尬,把話題拉了回來。

而現在於飛白的企劃案,清清楚楚的寫了從哪個方面對付沈家。沈氏集團人脈眾多,資金雄厚,怎麼也不是一個沈家可以比的。

所以,于飛白企劃案的主要內容在於市場,對於沈家也只是寫了對付方案。但是那方案寫得清楚,所以最近腦子一直混亂的沈司言,現在一下子清醒了。

只要穩定住了大半的市場,沈家人沒有什麼話好說,自然會帶著叛徒離開。

有了具體方案的加持,還有林姝妍,于飛白的幫忙,整個計劃進行的異常順利。

「沈總,城南的樓盤全部跌回最高界限以下,現在基本穩定。」王程報告著這兩天的成果,事實上遠不止於此。

城南樓盤掉回原價,接連帶動城東城西的房產價格浮動,現在,那兩邊的價格也在趨於穩定。

要真說起來,還真虧這段時間趙氏集團產量驟減,給了市場一個緩衝的機會。

只要是這次市場在那時回復正常,沈司言就做好了準備,保持很長一段時間的穩定。上次不過是趙雍猛地發力,所有人都沒有反應過來,才讓他有了可乘之機。

這次,就看他還要耍什麼花樣。

「只是,城北那邊,不太好解決,因為趙雍的工廠在那裡。」正在林姝妍好奇城北為什麼沒有變化的時候,王程突然說出了這樣一番話。 這下子,原本輕鬆的氣氛又沉重起來。趙雍的工廠不走,那一邊的市場就很難穩定下來。

不過,現在既然穩定了四分之三的市場,就該趁著機會去和沈家人碰一碰了。

董事會上,沈司言坐在主位上,比起氣場,沈大沈二那裡可是弱了一截。今天剛上來,沈大沈二就知道氣氛不對,果然,還沒等他們開口,沈司言就先開口了。

「這公司只能有一個總裁,大伯二伯您兩位看看,是哪位想坐這個位置?」沈司言話里恭敬,但是大伯二伯這幾個字叫出來,還是給了人幾分距離感。

這個話題本來就是沈大沈二之間的禁忌,二人這麼多年,看似同心協力,但其實背地裡,都有自己的手段。沈大沈二暗暗較勁,彼此都心知肚明,但是從來沒有人擺在明面上說過,今天他就來說上一說。

果不其然,聽到這話,兩個人的眼神都變了不少。笑面虎的沈二眼裡也閃過了精光,隨即又恢復正常。

他義正言辭地開口,道:「我和你大伯是親兄弟,自然是有福同享有難同當。」

聞言,沈大也趕緊出來做戲,表示贊同沈二的說法,這樣子,別說沈司言看不下去,就連一旁的董事會成員都看不下去。

這樣假的兄弟情戲碼,也就這兩個人能面不改色的演出來了。

對面的沈司言也是懶得看這兩個人做戲,直接跳過了這個話題,從大屏幕上放出了市場分析表。

這一放,也算是碎了沈大沈二一半的夢。短短几天時間,不知道沈司言是怎麼能做到這樣的。像趙雍當時破壞市場也是沸沸揚揚鬧了好久。

「這數據,是幾位董事核對過的,大伯二伯可以隨便查證。」

沈司言看著沈大沈二驚訝的神情,心情大好。這兩人這次這樣鬧一通,也算是給自己清理了一下手下。

第二天,沈司言就收到了幾十封辭職信,看著那些沒有什麼感情的印刷字體,他心裡好笑。這群人真是心急,沒想到寫個辭職信幾十封一模一樣,除了名字。

人事把這些全部整理出來,人物名稱和職位列了一張表格,此時就在沈司言的手裡。

「他們還真是有本事,連高層都跟著走了兩個。」那長長的一串名字,有熟悉的,有不熟悉的,總之,現在還有以後,都和沈氏集團沒有半毛錢關係。

背叛者不配得到原諒,要是沈司言真的原諒了他們,日後在公司還怎麼立威。

只是,這次走的人,比沈司言想象中多,可以說,這次真的是損失了不少。現在沈氏集團元氣大傷,他自然是忙得顧不得回家,留著林姝妍在家裡。

尤其是最近幾天于飛白見事態沒那麼嚴重了,就帶著秦笙簫出去玩兒了。林姝妍一個人在家也無聊,索性就直接在家裡辦公,為沈司言出謀劃策。

由於市場發生了巨大的轉變,導致南方城市也受波及,白蓉自然是收到了消息。

「爸,我們得回總公司一趟。」白蓉現在哪還看得出是大學生,現在儼然就是一個商業精英。

上次沈司言助她進了沈氏集團的分公司,她就一直努力,憑著自己的專業知識和父親的經驗,一路爬上了高層的位置。

更重要的是,她也聽說了唐躍希進監獄的消息,這才讓她徹底安下心來。由於更多的精力投入到了工作當中,所以,白蓉現在可謂是名利雙收。

一開始覺得她是因為沈司言才上位的人,現在都心服口服。

「總公司現在面臨麻煩,我們在遠處,看得清楚,回去應該也能幫上忙。」分公司受到牽連,不過白蓉都以自己的能力搞定了。不僅如此,在這段時間裡,她還收穫了大批的手下。

現在是她該報恩的時候了,所以,她就暫時瞞著林姝妍,直接帶著父親和手下回來了總公司。由於這麼多人直接帶到公司不太合適,所以他們決定先去林姝妍的家裡。

這天,本來正在思考的林姝妍卻被一陣門鈴聲打斷,她慌忙起身,看著門外攝像頭裡的人,才發現那是白蓉。

只是身後那一大幫人,要不是看白蓉神情輕鬆,和白教授有說有笑,她還以為是這些人挾持了她。

「白蓉,你怎麼回來了?」林姝妍整理好情緒,打開門,絲毫不掩飾內心的驚喜。而白蓉也是非常高興,本來想給林姝妍一個擁抱,但是看到林姝妍微微隆起的小腹,又放棄了這個想法。

一群人坐在客廳,明亮的客廳瞬間變得黑壓壓一片。

「林總,沈氏集團動蕩,消息傳得遠,我這次是回來幫忙的。」白蓉很自信,這一點讓林姝妍很喜歡。

聰明人之間說話,三言兩語就可以說清楚事情原委和目的。

不過見到這一大幫人,林姝妍還是有些驚訝。這麼久以來,她也聽到不少關於白蓉在分公司的情況。雖然她已經知道白蓉能力超強,但是這樣親眼一看,還真是有些吃驚。

仔細想想,當時讓她當卧底去唐躍希身邊真是屈才了,差點毀了這麼好的苗子。

「那情況你都基本了解嗎?」林姝妍看著白蓉,開口問道。

這裡情況複雜,就連她都沒有辦法完全梳理清楚。不過看著白蓉,知道她應該是有些辦法。

果不其然,白蓉從包里拿出了一些文件,盡數遞給了林姝妍。

回歸正題,白蓉的神色也凝重了許多,開口道:「林總,經過對沈氏集團市場的分析,我總覺得有哪些地方不太對勁。」

聞言,林姝妍來了興趣,停止翻看文件,抬起頭,想看看白蓉有什麼發現。

最近幾日她們已經想了很多種可能,比如沈家為什麼突然會有如此的實力和自信,來和沈司言斗。但是始終沒有太多的解釋,還有趙雍那驟減的產量,不過,近兩天好像又有了隱隱恢復的勢頭。

「林總,您不覺得沈家人來得奇怪?又或者說,沈家和趙家,是不是都和外界有某種聯繫。」一直未曾開口的白教授說話了,這話一出,林姝妍就有些發愣。

沈家人和趙雍有聯繫她自己也想過,但是始終沒有定論,,現在白教授說得這個外界的聯繫好像又直接點醒了她。

不過,她轉念一想,很有可能,白教授和白蓉是想著,那兩家和黑市的聯繫。 有聯繫是肯定的,畢竟這麼多人都看在眼裡。不過現在白蓉回來了,想來很多事情能解決了,林姝妍也暫時鬆了一口氣。

不過,事情沒有想象的那麼容易,和沈家合作的喬伊斯,也開始了行動。

「沈總,外面有一個人說要見您,是個外國人。」王程接到了樓下保安室打來的電話,一聽到外國人還以為是谷扎。

不光他這麼以為,就連沈司言都以為是谷扎。沈氏集團現在合作的外企,只有谷扎一個人在國內。但是谷扎是國內人,而且來過公司,保安應該認識,不會阻攔啊。

「讓他進來。」沈司言輕皺眉頭,擺了擺手。

不多時,王程帶著一個金髮的外國人走了進來。那人高大,比沈司言還要高出一些,而且看氣勢,也是一個厲害人物。

見狀,沈司言起身看著他,身為商人,心裡的疑惑掩飾的很好。他還沒有做什麼反應,喬伊斯就先伸出了手:「沈總,您好,我是喬伊斯,這是我的名片。」

而沈司言也大大方方伸出手,接過名片,臉上掛著職業微笑。面前這人自己並不認識,但是卻給人一種他很熟悉自己的感覺。

那名片上寫著他的公司,是一家外國公司,他並沒有聽說過。雖然如此,沈司言還是很禮貌地招待他。

「喬總不遠萬里來到這裡,應該是有什麼事情吧?」喬伊斯聽到沈司言說話,也直接說明了自己的目的。

這次,他就是來和沈氏集團合作的。但是沈司言聽到合作兩個字,卻並不動心。首先,面前這個突然冒出來的外國商人,他不認識,其次,有了白光的前車之鑒,他現在還心存幾分警惕。

不過喬伊斯似乎並不知道沈司言的想法,還在熱絡的說明他們兩個人的合作。

「沈總,我知道您是內地房地產業的佼佼者,所以才來選擇和貴公司合作。」喬伊斯這話,既捧了沈氏集團,又婉轉表明了自己公司的地位。

但凡是一家不太入流的公司,都不敢來和沈氏集團談合作。也就上次遇到白光那種情況,所以這次,沈司言覺得還是警惕一些好。

他把名片遞給了身後的王程,王程自然知道是什麼意思,直接帶著名片去找了李保鏢。等沈司言扭回頭,桌面上多了一份合同。

對面的喬伊斯卻像沒有動過一樣,依舊直勾勾看著沈司言,開口道:「沈總,這是這次我準備好的合同,您先過目。」

剛才根據沈司言的觀察,這人言行舉止好像還有幾分自負。要不是演的,就是身居高位久了,這人把這份驕傲帶到了骨子裡。

不過,沈司言的注意力倒是先放在了合同上,看看這人帶了什麼項目過來。

合同中寫明了,是一個國內的地產項目,仔細看看好像每個條款都沒有什麼問題。但是沈司言深知,在合作中,越是完美的東西,就越是不能輕信。

而且合同中利益劃分規劃的非常吸引人,若只是沈氏集團一方的利益大,沈司言是斷然不會相信的。但是這人明顯就做得很好,把兩方的利益都寫得明白,並且幾乎均等。

「合同看完了,沈總這邊有什麼想法?」喬伊斯似笑非笑地看著沈司言,似乎要把他的心思看個透徹。

說實話,沈司言還是有幾分動心的,一個合同抵了國內三個合同的利潤,並且沒有什麼大的紕漏,看起來是可行的。

「合同沒有問題,只是我要交給我的律師看一下,儘快給您答覆。」沈司言起身,把合同放在了辦公桌上。

這趕客的意思很明顯,喬伊斯一攤手,道:「好,那等沈總的好消息。」

等喬伊斯出去,沈司言繼續翻看著合同,等待王程的消息。

而喬伊斯剛出了沈氏集團沒有多久,就看到了身後跟著的一輛黑色轎車。見此,喬伊斯嘴角眼裡帶了一絲嘲諷,和司機道:「這些人就愛玩兒這樣的把戲,去沈家。」

沈家人追了喬伊斯一路,最後竟然還追回了自己的家裡,這下子可讓他們難以理解這人的作為。

現在,沈大沈二已經站在了大堂等著他,因為剛才就收到了眼線的消息,說喬伊斯往這邊過來了。喬伊斯剛進來,兩個人就熱絡的上前詢問各種消息。

「喬總,聽說您和沈氏集團合作了?」沈大無視了沈二的阻攔,直接問出了這個問題。果不其然,聽到這個問題,喬伊斯的眉頭皺了皺。

這沈家兩兄弟還真是閑不下來,不知道這些人究竟是盯著自己,還是在盯著沈司言。

和沈氏集團合作這件事兒,他剛從那邊出來,這邊就收到了消息。想到這裡,喬伊斯心裡還有幾分不解,要是這些人把追蹤人的力氣用在商場,應該也能有一番成就,而不是像現在這樣,一事無成。

見喬伊斯沒有說話,沈二這下也沉不住氣了,問道:「喬總,您不是要對付沈氏集團嗎?為什麼又和他們合作了?」

就知道這些蠢貨會問這個問題,知己知彼,百戰百勝這句老話,連他都知道,這群人不知道嗎?

那合同看似正常,就連裡面的數值都是他精心比對過的,不然怎麼能騙得過沈司言的眼睛。這個合同,既能讓他摸清沈氏集團的底細,也能讓沈氏集團信任他。

到時候,還愁不知道怎麼對付沈司言嗎?

但他沒有說出這一點,否則定要引來沈大和沈二的嘲諷。沈司言年紀輕輕能坐上這個位置,要是沒有幾分警惕心,早就被人扒皮抽筋了。

「你們只需要做好你們自己的事情,我要做什麼,不需要你們來管。」喬伊斯說完,眼裡帶了幾分警告,讓沈大沈二都不敢再開口。

雖然不知道這人究竟有多厲害,但是憑藉著這些作為,沈大沈二基本敢斷定,這人和沈司言能拼上一拼。不然,他們也不可能聽這人的話去做事情。

警告完了這二人,喬伊斯出門之前好像又想起了什麼,突然回過頭道:「對了,收起你們的小把戲,叫你們人都回來,我不是你們能惹得起的。」

說著,他指了指隱藏在角落裡的那輛黑色轎車,大步走了出去。聞言,沈大沈二心裡一驚,趕緊看向角落,心道真是廢物,跟蹤什麼人都能被發現。 等李保鏢的消息太久,索性沈司言就直接帶著合同回了家裡。正好可以讓林姝妍幫他看看,畢竟不涉及林姝妍的直接利益,看起來應該比自己冷靜一些。

一旁的林姝妍很認真的翻看著合同,越看就越是眉頭緊皺。

「這合同好像沒有一點漏洞,看起來沒有問題。」林姝妍也知道,一個合同沒有問題就是最大的問題。那人就算是一個成功商人,也該知道,合同若是太完整,可不是什麼好事兒。

他們簽合同的時候,一般會寫上幾條不合理的條款,等著對方挑出來。目的很簡單,就是為了看看和自己合作的人究竟是什麼水平。

要是這人有點實力,一定能看出來不對勁,但若是沒什麼本事,這樣的條款也就成了牟利的工具。

「你覺不覺得,這樣的套路像極了白光。」林姝妍放下合同,搖了搖頭。剛才一聽到沈司言說公司有人合作,第一個反應就是像白光一樣的騙子。

兩件事兒的疑點都湊在一起了,他們都不認識這人,合同也都沒有什麼問題,而且都是打著外企的名號。只是聽沈司言的描述,這人比白光的外在形象不知道好了多少倍。

聞言,沈司言也是點了點頭,心裡多了幾分計較,剛準備開口,就接到了李保鏢的消息:「沈總,確有其人。」

簡簡單單的一句話,再次讓沈司言陷入了疑慮中。又是一個確有其人,那到底是真還是假。

他把李保鏢發來的照片列印出來,帶著去找了谷扎。畢竟谷扎是主打外國市場,對這人應該是熟悉的。

「谷總,這照片上的人,您可認識?」沈司言把照片擺出來,眼睜睜地看著谷扎的神情由輕鬆變為了凝重。

這下子,一旁的林姝妍也意識到了情況的不對勁。谷扎的性子她差不多了解,幹什麼都是一副雲淡風輕的樣子,怎麼見了這個人就是這副表情。

而谷扎卻拿著照片,端詳半晌才開口:「你們是怎麼認識他的?」

聽著谷扎話里的疑惑,林姝妍確定谷扎沒有開玩笑,這人是的的確確存在的。她有幾分擔心地看了一旁的沈司言一眼,問道:『這人谷總認識?』

當然認識,谷扎點了點頭,想起來自己和這人的合作。當初自己也是楞頭青,也算是在商場混出了點名聲。哪曾想,這喬伊斯就找上了自己,非要和自己合作。

當時他自然是聽說過喬伊斯的,想著這樣的人能和自己合作,也算是自己的運氣。但是,這人看起來無害,實則危險的很。

谷扎自己的項目,很多都被這人攔了下來。而且,現在自己發展到這個位置,也完全是靠躲避這人,不然什麼都發展不起來。

「是一個厲害人物,我現在這個位置都不敢說能超過這人。」谷扎沉下眼,有些無奈地搖了搖頭。

而沈司言聽到這裡,反而放心不少。一開始不確定這人的身份,現在確定了,也沒有什麼好擔心的。至於合同的問題,知道這人危險,就小心應對,畢竟,這是在自己的地盤上。

見沈司言微微放鬆,谷扎擔心起來,這人真的比他們想象中要危險的多。

「沈總,林總,喬伊斯詭計多端,不要被表象欺騙。」谷扎這麼多年和他鬥智斗勇,也算是有了經驗。

並且,喬伊斯為人神秘,不輕易出面,一旦出面,誰知道是什麼心裡計劃著什麼。

事情既然已經了解的差不多了,沈司言道過謝就要離開。但是,他在出門之前還是被谷扎叫住了:「沈總,切記,不要相信他說得話。」

聞言,沈司言點了點頭,走了出去。和林姝妍走上街頭,沈司言心底的一絲不安也漸漸沉澱。

他不是怕這人懷著傷害沈氏集團的目的前來,而是害怕這人會傷害到林姝妍。而且難保有什麼其他的陰謀等著自己,畢竟那合同中,這老外對內地市場的了解是真的詳細。

「你打算怎麼做?」林姝妍輕輕攬著沈司言的胳膊,開口問道。

聽到旁邊溫柔的聲音,沈司言心裡一暖,道:「放心,會有辦法的。」

車到山前必有路,無論這人想做什麼,他都奉陪到底。

而另一邊,沈家人在喬伊斯離開以後,直接去找了趙雍。

「怎麼,有事兒嗎?」雖然兩家暫時是合作的態度,但是趙雍是真的不想去迎合奉承這些人。

看著趙雍這個態度,雖然幾個人不太看得起,不過還是穩下脾氣說出了自己來的目的。

「你知不知道,喬伊斯和沈氏集團合作了。」沈大開口驚人,之間趙雍沒有再保持自己的清冷態度,直接拍桌而起。

自己現在剛剛穩定下供應喬伊斯的貨源,怎麼突然就被告之自己的大金主和仇人合作了?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