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易莎再次搖頭,「沒中。」

「真可惜。」那男的嘆了口氣,接著道:「這份大獎,不知道被哪個粗疏的傢伙中去了,到現在都沒有他的消息。」

「是么?」路易莎心不在焉的說了一句。

「可不是么?」那個男的道:「今天下午的新聞已經說了,估計到了晚上,還會再說一遍。真奇怪了,居然有人中了一億多的獎金,不知道去領,這個人是不是瘋了?老天,如果是我,播報的那天晚上,就去把獎金領回來了。當然,前提是福彩公司開門的話。」

「別妄想了。」另一個男的笑著說了一句,「湯姆,你的運氣,比我還差,這一輩子,都別想中一億的大獎。」

路易莎聽到那個男的叫那人湯姆,和自己男朋友同名,忍不住向那個『湯姆』多看了一眼。

那個『湯姆』聽了朋友打趣的話,也不生氣,笑著回應,「我的運氣差,你不也是一樣么?」

他那朋友道:「概率太低了,除非天上掉餡餅,否則想要中獎,哪有那麼容易?」

接著向路易莎和露西兩人點了點頭,和朋友一起走開了。

路易莎和露西自去買東西,買完東西,各自回家。回到家裡,路易莎又給湯姆打了個電話,聊了會天。

隨後打開電視,電視上正在播放和這期中獎有關的新聞。一個年輕的女記者手拿話筒,站在一家福利彩票銷售點的門口,正在採訪銷售點的工作人員,一個叫做喬希的混血嬌小女郎。

但聽得女記者道:「嘿!喬希,你好。」

喬希道:「你好,女士。」

女記者道:「喬希,我想詢問你一下,那張中獎彩票,就是從你們店裡賣出去的是嗎?」

喬希道:「是的,女士,那張彩票,如果不出意外的話,還是我親手賣出去的。」

宋少,夫人今天有點怪 女記者道:「你知道是什麼人買走的嗎?喬希。」

喬希搖頭道:「抱歉,每天買彩票的人太多了。我不可能每一個都記得。對了,那張彩票的中獎號碼,是隨機打出來的。售出的時間是十二月十七號早晨七點四十三分。」

「十二月十七號?」路易莎臉上露出回憶的神色,「不就是在洛西公園那一天么?那一天。湯姆來晚了,那個叫做邁克的流浪漢,賣給他一張從別人那兒得到的彩票。」

接著又搖頭,臉上失望的神色更濃了些,「真可惜,雖然是同一天,卻不是同一張。」

「記得很清楚,喬希。」女記者稱讚了女銷售員一句,接著開玩笑似的道:「可惜買走彩票的那位,不知道是先生還是女士。卻把它給忘了。」

頓了一頓,又道:「友情提醒這位先生,如果看到了我們的採訪,請儘快前往福彩公司兌換彩票。這一期的中獎號碼是,4、8、11、16、30、31。」

關了電視。路易莎心裡隱隱有些不安,但這種不安是在哪兒,她又說不出來。最後想了一想,又給湯姆打了個電話,兩人聊了半天,她也沒有想清楚自己為什麼會覺得不安。

這一晚忐忑的睡下,第二天起來。便感覺身體不太舒服,有一種很沉重的感覺。原來昨天晚上始終沒有睡好,居然不小心感冒了。

她在電話里給湯姆一說,湯姆便決定過來陪她。兩人都請了假,湯姆先帶著路易莎到醫院裡檢查了一下。幸好病情並不重,醫生給開了副葯。

取葯付款的時候。湯姆將錢包取出,正要向外取錢,路易莎向他錢包里看了一眼,正好看到夾層里夾著那張彩票。

「咦!湯姆,這張彩票。你還留著呢。」路易莎驚訝的道。

「哦!」湯姆這才反應過來,從錢包里取出錢來,放到櫃檯上。又將那張彩票拿出來,正準備隨手扔掉。

「讓我看看。」路易莎喝住了他。

「沒有中獎,有什麼好看的?」湯姆隨口說了一句,還是將手裡的彩票遞給路易莎。

「4、8、11、16、30、31,這幾個號碼,感覺好熟悉啊。」

路易莎手裡拿著那張彩票,越看越感覺熟悉,似乎全部在哪裡見過一樣,忍不住詢問湯姆,「湯姆,你真的看過那天晚上的開獎播報,真的只中了兩個號?」

這時,湯姆正好付過了錢,將找回的錢裝回錢包里,見路易莎問的那麼認真,感覺自己欺騙了她,又有些不好意思,歉然的道:「對不起,路易莎,那天晚上,其實……其實我忘了看開獎播報了。」

「你忘了看了?湯姆,你不會是在跟我開玩笑吧?」路易莎聽了湯姆的話,感覺自己整個人瞬間變的精神起來,這組號碼,真的越看越熟悉,越看越覺得像這一期的中獎號碼。

「是真的,路易莎。」湯姆一臉慚愧,「那天,我只顧得看足球比賽了,你告訴我的時候,正好進了球。我換過台去,剛好看到插播廣告,我又把台調了回來,結果這一調回來,看著足球,就把中獎播報給忘了。」

「這麼說來,那天的中獎播報你根本都沒看,是嗎?湯姆。」路易莎的神情,突然變的激動起來,她感覺自己一顆心跳的厲害,似乎隨時都有可能從胸膛里跳出來了。

湯姆慚愧的:「是的,路易莎。」

「這麼說來,那天你告訴我的中了兩個號,也是騙我的了?」路易莎再次追問道。

湯姆連忙道歉:「對不起,路易莎。」

「不,你沒有對不起我,湯姆。」路易莎大聲叫了起來,「你是差點……」說到這兒,突然想到了什麼,連忙停下。

「差點什麼?」湯姆急忙問。

路易莎再次看了一眼彩票上的號碼,不敢確定是否真的就是這一組,便閉口不提,「回去看看就知道了。」她大聲叫了起來,焦急的道:「我要求回去,立即,馬上。」

湯姆道:「好吧,我立即就帶你回去,反正葯已經買到了,回到家裡,你只需要休息一下,再吃點葯就好了。」

路易莎大聲道:「我感覺自己現在就已經好了。快走。湯姆,再不回去,我就要瘋了。汪汪!喵嗚!我要咬人。」興奮之下,忍不住手舞足蹈。學著各種動物的叫聲,伸出爪子,要抓湯姆。

「好吧,好吧,我去開車。」

湯姆開著車,送路易莎回到她的家裡。

路易莎一進入家門,就向自己的房間里衝去。湯姆連忙跟了過去,詢問道:「路易莎,你要做什麼?」

路易莎頭也不回,「看看這一期的中獎號碼。湯姆。」

她在電腦跟前坐下,打開電腦,準備登陸福彩公司的網站。

湯姆站在她的身後,不以為然的道:「中不了的,路易莎。」

路易莎道:「我敢打賭。湯姆,這張彩票,就算中不了頭獎,至少也是個次等獎,或者三等獎。哦,為什麼這些號碼給我的感覺全都很熟悉?我有一個預感,湯姆。這就是那張頭獎彩票,你差點錯過了中一份大獎的機會。而這份大獎,足夠為你實現你的理想,讓你開一個瘋狗收容所。」

湯姆笑笑:「我親愛的路易莎,是你太著緊它了。你要知道,這張彩票。不過是一個流浪漢賣給我的而已,而且它的價格,還是打了折的,只花了我四塊錢。如果這都能中,那個流浪漢。早就變成世界首富了。」

這時候,電腦還在開機之中。路易莎轉過頭來,認真的道:「什麼人賣給你的,並不重要。那個流浪漢之所以把這張彩票賣給你,是因為他命中注定,不該發財。 我用餘生紀念你 洛西公園那麼多人,這張中獎彩票,偏偏落在了你的手裡,有誰敢說,這不是上帝的恩賜?」

湯姆道:「這是宿命論,路易莎。不過,這張彩票還沒中呢,先別高興的太早。」

路易莎語氣依舊堅定,「我有預感,這張彩票一定就是那張頭獎。你知道那意味著什麼嗎?湯姆。」

湯姆笑了笑,「意味著你要空歡喜一場。」

路易莎也不生氣,搖了搖頭,「不,不,湯姆,那意味著一億多元的財富。而你,差點錯過了它,錯過了上帝的恩賜,就是因為你的疏忽。」

湯姆淡然的道:「這些話,還是等到真的中了再說吧。反正你馬上就能知道結果了。」

路易莎不服氣的道:「這句話,也正是我想對你說的,湯姆,反正你馬上就要知道結果了。」

這時,電腦打開,路易莎點開網頁,進入福彩公司的主頁,接著便去搜尋這一期的中獎號碼公示欄。

福彩公司在中獎號碼上方,特意用紅色字體顯示,提示這一期的頭獎還沒人來領,讓中獎的人看到了,儘快過來領取。

路易莎顧不得去看這些,直接去看下面公示的中獎號碼,這一看之下,她便忍不住抽了一口冷氣。

以極快的速度把那張彩票打開,向彩票上面看去,剛看清上面的內容,又忍不住再次吸了一口冷氣。

「天啊!」她忍不住叫了起來,不敢相信的,去比對兩樣東西上面的號碼。看一眼電腦屏幕,再看一眼彩票,看一眼彩票,再看一眼電腦屏幕,大聲念了出來,「4,4、8,8、11,11、16,16、30,30、31,31。天啊!一模一樣,這就是那張中獎號碼。湯姆,湯姆。」

她正要回頭去看湯姆,身後卻突然傳來『撲通』一聲,湯姆直挺挺的栽了下去,他高興的暈了。

「湯姆,湯姆。」路易莎緊緊的攥著手裡的彩票,蹲下身子,去檢查湯姆,她抓住湯姆的衣服一陣亂搖。

過了好長一會,湯姆才清醒過來,神情獃獃的,「我…我中獎了?」

「是我們中獎了,湯姆。」路易莎滿臉笑容,連忙提醒他。

「對,我們……我們中獎了?路易莎。」湯姆的神情兀自獃獃的,顯然還不敢相信這個事實,自己覺得是在夢裡。

路易莎連忙道:「是的,湯姆。我們中獎了,而你,因為你的大意,差點就錯過了這次大獎。」

「不可思議!」湯姆終於長出了一口氣,「這簡直是上帝的恩賜。」

路易莎調皮的沖他眨了眨眼睛,「你瞧,我剛剛就這麼說過的,你當時還不認。」

湯姆一骨碌從地上爬起來,連聲叫道:「老天,我的理想,我的瘋狗收容所,我的未來,我的路易莎。老天,上帝開始眷顧貧窮的湯姆了。我太開心了,哈哈!路易莎,我的路易莎,咱們快去領獎吧。」

路易莎也道:「對,咱們領獎去。」

兩人歡歡喜喜的走出門去,上了車子,湯姆雙手發抖,想要把車子發動起來,手抖的厲害,怎麼都發動不起來。

「怎麼了?湯姆。」路易莎連忙問。

「該死,我發現我開不了車了。」湯姆罵道。

「哈哈!你真沒出息,讓我來吧。」心中喜悅,路易莎忍不住調侃了他一句。

湯姆從駕駛位上下去,繞到另一邊,打開車門,「你來。」

路易莎早就挪到了駕駛位上,湯姆在副駕駛位置上坐下,叫道:「路易莎,寶貝,把那張彩票拿來,讓我看看。」

「哈哈,在醫院裡面的時候,你還想扔了它。」路易莎笑著,將手心裡皺成一團的彩票遞給它。

湯姆將彩票展開,湊到嘴邊親了一口,「現在,我情願把自己扔了,也不會把它扔了。在我心裡,誰也比不上……,不,除了我的路易莎寶貝之外,誰也沒有它重要,它是我心裡第二重要的。」 「哈哈!」路易莎哈哈一笑,「就算你說它比我重要,我也不會生氣,湯姆。」

她發動汽車,雙手按在方向盤上,踩了一下油門,結果車子卻轉彎了,她和湯姆一樣的興奮,把不住方向盤。

「嘿!寶貝。」湯姆急的大叫:「快停下,你撞到牆上去了。」

路易莎急踩剎車,卻踩在了油門上,車子撞到牆上去了。幸好車子和牆之間的距離比較近,撞在牆上,車子壞了,人卻沒事。

「怎麼辦啊?我也開不了車了。」路易莎著急的道。

「寶貝,你不是開不了車,你是差點沒把咱們兩個害死。」湯姆糾正著她,「壞了就壞了吧,咱們搭車去。」

「不,不要搭車,把露西叫過來,送咱們過去。」路易莎忙道。

「露西,她願意么?」湯姆疑惑的問。

路易莎很肯定的道:「肯定願意,你就放心吧,湯姆。」頓了一頓,又道:「不過在這之前,最好不要把中獎的事情告訴露西,否則只怕她也開不了車啦。」

說著取出手機,去打露西的電話。露西正在上班,接到路易莎的電話,「喂!路易莎,你的身體好些了么?」

「我好多了。」路易莎說了一句,又大聲催促,「你快回來,露西。」

「回來?」露西道:「我正上班呢。」

路易莎道:「我有急事,需要你的幫助。」

「不能找別人么?」露西隨口問了一句。見路易莎沒有其它表示,才道:「好吧,不過我要先請個假。」

「你快一點,我在家裡等你。」路易莎再次催促。

「發生了什麼事情,這麼著急?」露西問了一句,卻沒得到路易莎的回答,拿下手機看了一眼,發現路易莎已經掛斷了,小聲嘀咕了一句,「這個路易莎。」

她從工作的地方起來。出去請假。請完了假。便開著車,向路易莎家裡趕去。在路上又接到幾次電話,都是路易莎打過來,催她趕快過去的。

露西心裡越發嘀咕。猜不透究竟發生了什麼事。

等她趕到路易莎家裡的時候。路易莎和湯姆還在車上坐著。看到車頭撞到了牆上。把牆撞破了一個洞,車頭都陷了進去,露西大驚。急叫道:「天啊,你們……你們出車禍了。」

路易莎道:「別大驚小怪的,露西,我們沒事。」

露西道:「車頭都撞進去了,還說沒事。」

路易莎道:「車頭有事,我們沒事。」說著從車上下來,湯姆也從車上下來。

露西向兩人身上看了看,果然不像有事的樣子,奇道:「既然沒事,叫我回來做什麼?幫你們報警?」

路易莎道:「別說調皮話了,露西,想要報警,我和湯姆早就報警了。」一邊說著,一邊走到露西的車子旁邊,拉開車門鑽了進去,又回過頭來催促,「快一點,露西,送我們去南十三大街。」

湯姆緊跟著鑽進去坐下,挨著路易莎坐下。

露西只得跟了過去,兀自不解的道:「路易莎,你叫我回來,就是為了讓我送你去南十三大街?那是在市裡啊。」

路易莎神秘的笑了笑,「快開車吧,露西,我敢保證,你絕對不會後悔的。」

露西道:「我現在已經後悔了,原來你叫我回來,就是為了讓我給你們當司機。車子壞了,你們居然沒有搭車去。」

路易莎笑道:「親愛的露西,你快開車吧,我保證你不會後悔。不過在這之前,你最好先想一想,自己需要什麼,因為我和湯姆打算送你一樣禮物。」

露西疑惑道:「送我一樣禮物?為什麼,你們準備結婚了?」說著看向湯姆。

湯姆沖她搖了搖頭,路易莎接著道:「猜的不對,我們結婚,才不會送你禮物呢。再次提醒你一次,在路上的時候,你最好先想清楚了,自己需要什麼?」

露西看看湯姆,又看看路易莎,奇道:「為什麼我感覺你們兩個看起來都是怪怪的?」

「哈哈!你猜對了,我們是怪怪的,不過我不會告訴你為什麼的。」路易莎笑著道:「露西,你還是先開車吧,邊開車邊想。」

露西道:「那我可要好好想想自己需要什麼了,香奈兒的唇膏,還是迪奧的香水?」一邊說著,一邊把車門打開,坐到座位上,發動車子,向市裡開去。

路易莎還沉浸在中獎的喜悅之中,心裡的激動未消,提醒道:「如果你的選擇僅僅是這點東西的話,你一定會後悔的,露西。」

露西一聽,忍不住回頭望了兩人一眼,「怎麼感覺你們兩個好像是發財了一樣?不要告訴我,你們有一個有錢的親戚死了,留下了一大筆遺產給你們。路易莎沒有這樣的親戚,我是知道的。難道這個親戚是你的?湯姆。」

湯姆笑著道:「我也沒有這樣的親戚,露西。」

路易莎道:「別瞎猜了,露西,有那個功夫,還不如想一想你需要什麼呢。」

露西道:「為什麼你不提醒我一下呢?路易莎,你的禮物的價值,是在什麼樣的區間?」

路易莎得意的道:「你可以盡量往好處去想,比如……」路易莎沉吟著,透過車窗,向車窗外面望去,正好看到路邊一輛卡車經過,卡車的車廂上有一個廣告牌,是一個比基尼女郎站在一輛跑車旁邊,她心裡有了主意,「比如……一輛敞篷跑車。」

「敞篷跑車?你瘋了?」露西聞言,忍不住大聲叫了出來。

好姐妹的情況,她是清楚的。儘管每次看到市裡的有錢人開著豪華跑車,兩人心裡都會羨慕異常,卻也知道,憑著兩人的工作收入,是永遠也買不起的,因此最多只是看看,羨慕羨慕而已。

路易莎將身子向前一探,扳住露西的座椅,臉頰湊了過去,道:「你看我像是瘋了嗎?露西。」

露西迅速轉頭。近距離望著她。細細打量片刻,才道:「你不像,但你今天太激動了,路易莎。」

「是么?」路易莎伸手摸了摸臉頰。自己也感覺自己激動的有些過分。但就是沒有辦法控制自己。

露西想了一想。再次問道:「路易莎,你剛才所說的是真的嗎?」

路易莎故意道:「什麼是真的嗎?露西。」

露西聽她反問,心裡有些不好意思。但她抱著期望,還是道:「就是關於跑車的。」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