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厲焱第一次主動親她……

那麼霸道,那麼強勢,那麼的不留餘地!

顧彤沒有任何的反應,卻已經被他吻的七葷八素了,她僵持在了原地,整個人都不得動彈。

可就在這時,暴怒的獅子,卻已經放開她了。

「你是我的!」

只是他的,誰也搶不走,誰也不能碰。

厲焱聲音低沉,宣布主權。

「啊……」顧彤一愣。

「我們結婚的那一天起!你就必須遵守婚姻的條例!執行妻子的義務!更不能起別的心思,知道嗎?」

即便,起初他們的婚約只是一張紙,可是自打結婚那天起,顧彤就已經被他的名字烙印了!

他要提醒她!記住她的已婚身份!

「我知道……」顧彤坐在厲焱的腿上,感受著自家男人的霸道,腦子一片空白,道:「餃子雖然是買的,但是也能吃……你要是想吃親手包的,下次我做給你吃,別因為這件事生氣了好不好……」

「……」

原本的怒火徹底消散了。

合著自家女人以為他是因為餃子而生氣……

他看上去那麼不講道理嘛……

不過說來也是了,她並未聽到先前的談話,所以根本也想不到那裡,這是無可厚非的事情。

然而……

那件事終歸是一個疙瘩,系在厲焱心頭宛如死結!

「你可有個姓耿的戰友?」

終於還是問出了。

許多事情,還是需要溝通解決的,總比這樣僵持著來得好。

「你說的是耿一凡?耿大哥?」

顧彤下意識的回答道。

「嗯,你們關係怎麼樣?」

醋意再次涌了上來。

「嗯……還行吧,就是戰友,先前一個小隊來著,算是朋友!」

顧彤沒有過多的描述語言,輕描淡寫顯得關係普通平常。

「朋友?」

朋友這個詞界限太過模稜兩可了,厲焱不滿意,他挑眉道:「跟我比呢?」

「蛤?」啥意思……

顧彤嘴角抽動,想起元建蘭他們下午說的話,卻也徹底明白了……

恐怕是他們來此說了什麼,所以惹得他老人家吃醋了吧。

沒想到自家少校還有成為醋罈子的潛質呀。

「回答問題。」

這個問題很重要,他必須要知道答案。

「他就是朋友,戰友,撐死在一起共事兩三年就要散開的,而你不同呀,你是我老公,我的愛人,我們要過一輩子的……所以他跟你在一起比較,比什麼呀?根本沒可比性呀……」 根本沒有可比性!

顧彤說的斬釘截鐵。

厲焱原本霜打茄子般的臉色,驟然開始發生轉變,就像是烏雲轉晴后的彩虹,盛開出燦爛的光芒。

「嗯。」

嬌妻撩人:別惹危險總裁 平常的一個音,可卻能聽出喜悅的音調。

足以證明少校大人的愉悅程度了。

很明顯,他很滿意顧彤的回答。

原本是暴風雨來襲的突發事件,卻突然陽光明媚了。

她家少校,還能再好哄一些嘛……

顧彤嘴角抽搐。

「明天就要選拔精英了,也不知道我能不能通過審查。」

顧彤話鋒一轉,倒也沒想繼續先前的話題了,她坐在厲焱的腿上,卻也沒有下來的意思,而是勾著他的脖子,道:「老公,你覺得呢?」

「問題不大。」

首先有了藍司銘的肯定,後有了元建蘭的追捧。

厲焱對於自家女人的綜合實力,有了些許的了解。

只是,他的內心中卻還是好奇,顧彤一個深宅大院中長大的嬌小姐,為何會懂得這麼多的東西。

難道,跟她出身在顧家有關嗎?

當然,這只是個疑問。

「可是實戰演習的時候,我離開戰場跟你去醫院了,而且戰鬥的地方沒有監控,只能以小組的成績做為判斷依據了,誰知道藍司銘會不會難為我……」

顧彤有些頭疼了,當時她想的問題還是不夠全面,更沒有把所有的綜合利弊全部考量進去。

「小組成績好!可以作為進入軍營的基本判斷,我看問題不大,不過真正進入軍隊,還有一項可以加分,如果你能獲得高分的話,就能有百分之九十的幾率了!」

厲焱摻雜著些許餘地的說道,可是一雙眸子卻已經開始打量顧彤了,更是期待她的反應。

「什麼加分項?」

「槍法!」

元建蘭曾經說過,顧彤的槍法很准!

他未曾親眼見識過,還不知道虛實,所以想著趁著這個機會探查一下了。

「槍法呀……」

顧彤沉默了。

她想的頗多,槍法這東西,她從未退減過,可是過多的展現,未免會惹人生疑。

有了前世的教訓,顧彤現在更加懂得隱忍之道。

「現在狙擊手稀缺,若是能夠拿到狙擊手的名額!留在軍隊中,絕對沒有半分的問題了!」

厲焱最後填上一劑猛葯,道:「而且,我身邊還正在招募親兵,如果能夠獲得名額!就能特別調派到一團來!」

顧彤簡直是心花怒放呀,想想每日能在厲焱身邊的日子,她睡覺都會直接樂醒的。

不就是槍法加分就能留下嗎!這算什麼!擼胳膊挽袖子,這筆買賣,她幹了!

厲焱黑眸中映照出自家小女人胸有成竹的樣子,卻也啞然失笑了。

畢竟顧彤先前冰山美人的樣子,早已根深蒂固,現在看到她如此溫柔絢麗的樣子,倒有一種新鮮感。

其實,顧彤真的挺好的。

「我要是獲得高分,有沒有獎勵呀?」

既然要暴露實力,肯定要做好萬全的準備,不把利益最大化,怎麼符合顧彤的性格呢。

厲焱想了想,菲薄的唇瓣略動,道:「再陪你去看一場電影可好?」

「不好。」顧彤撅了嘴,道:「我想去柳洋灘游泳,你陪我?」

「好。」厲焱同意了。

老公萬歲萬歲,萬萬歲~

顧彤欣喜若狂,這次比賽,她拼了! 翌日。

清晨六點左右。

新兵營的戰士們,軍姿筆直站在了訓練場上,他們皆都緊張的等待今日的結果,因為就是這樣一個簡單的判決,卻能徹底的改變他們的命運。

藍司銘遲遲未曾出現,他們就只能立在寒風中,緊張而又充滿著期盼。

只是,他們心中都有些奇怪,向來不會遲到的藍司銘長官,為何會遲遲未曾現身,難道是遇到了什麼事情耽擱了嗎?

然而,事實就是如此……

能夠觀察到整個訓練場的長官專用閣樓上。

藍司銘咬牙切齒,他指著一疊子的新兵資料,道:「訓練已經結束了!你還想要加賽?你這是不滿意我的判斷結果嗎?」

「你要是真的不滿意!就去找將軍們說去!我是不會更改條例!更不會貿然加賽的!」

藍司銘已經快要被氣炸了,本來好好的一天,誰承想,一大早上就有人給他添堵。

本來都已經定下來的事情,偏偏卻有人起高調要改章程,而且還是臨時起意的!根本不給他任何喘息的機會。

現在還把他直接堵在辦公室內,不讓他出去,還能有比這更過分的事情嘛。

「氣大傷身!」

厲焱平靜的坐在了椅子上,單手支撐著下巴,嘴角掛著淺笑。

能揍人不?

你過來找茬,還不讓人生氣,這個世界上還有沒天理,有沒有王法了……

藍司銘要不是因為打不過厲焱早就動手了!

他氣的把椅子一摔,道:「你有什麼想法趕緊說!新兵營幾百號人等著我呢!沒時間跟你磨蹭!」

「我沒什麼想法!」厲焱挑了挑眉。

沒什麼想法,你攔著我?

你彷彿在逗我!

「槍擊比賽的事情,你就不用想了!你手裡的評判報告,我已經交給高級長官了!審查通過,你現在即便是增加比賽,也不能改變他們的評分,所以是無用之舉!」

「我從未想要改變他們的評分!」

厲焱深邃的瞳孔微微一聚,嘴角一斜,道:「難道,你就不好奇嗎?」

「好奇什麼?」藍司銘有些納悶了。

「這群新兵的真正實力呀!」

如果他沒有猜錯,藍司銘早就懷疑顧彤還有別的本事了,所以不會如此橫檔豎檔的攔著自己。

其實,這也是厲焱真正的目的,想要通過這次機會!探查一下藍司銘的想法。

「你也懷疑了……」

藍司銘知道,依照厲焱的本事肯定瞞不住的。

無非就是時間的問題。

可是沒想到居然這麼快……

「你想怎麼做?」既然不涉及到評比,藍司銘有些動心了,不得不說,厲焱格外了解他。

「槍法評測,統一測量戰士們的射擊水平,以後分配團還能省去團長的任務量,一舉兩得!」

「可若是這樣,戰士們有了防備,不一定能夠透露出真正的實力呀……」

「這個好辦!」

厲焱深邃的瞳孔凝聚,一字一頓的道:「你可以什麼都不說!」

「……」

這是什麼鬼主意……

他什麼都不說,戰士們肯定心中沒底,更多擔心自己評分低了,自然也會努力抓住這次機會……

所以,測試結果自然得出!

還有比厲焱更壞的人嘛……

藍司銘想要吐血了……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了。

兩位長官卻也早已達成了共識。

藍司銘回歸了熟悉的訓練場,所有的戰士們,早已在冷風中持續站立半個小時了。

他掃視一圈,眼神遲疑落在了不遠處的顧彤身上,只見她鬥志昂揚,全然不畏懼寒冷的樣子。

聊齋大聖人 「稍息!」

「立正!」

兩個口號喊了出去,所有的戰士都有了反應。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