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近前去,最外面是一座大殿,連通著院牆,大殿正中供奉著一尊人首蛇身的神像

許莫抬頭向那神像望了一眼,便吃了一驚,那神像的樣子,竟和啟示之書第八頁的美人臉一模一樣

而且那神像的臉上不久之前新上了一層顏料,看起來和人的皮膚並無二致,尤其是那雙眼睛,竟像是活的一般,在陽光的照耀之下,感覺說不出的妖異

——————

ps:感謝風流老三和西風御的打賞

a

ef=

起點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起點原創! 林逸飛吟了很久這件事情應該是他知道的最多如果按照時間推算也就是楊虎之死最少應該是在那個君憶之後。

「那個姓布的也是和你們一路?」

「絕對不是」計胖子搖搖頭「這點我可以對天誓。」

「你能確定楊虎是死於高手的點穴截脈手法下?」林逸飛上下打量了他一眼「或者這個郎中只是為了騙錢故意誇大其詞?」

計胖子苦笑道:「多半不是吧楊虎咳血在前更何況那人是布家的布家當時還是有些名聲建國以前的跌打酒比林先生你的還有名呢。」

「哦。」林逸飛笑笑「沒有看出來你對我還很關心。」

「就是因為知道你是忙人所以沒又去打擾。」計胖子尷尬的笑笑「其實我是到了京城偶爾看了下電視這才知道的。」

林逸飛心中暗道如果如那個姓布的郎中說的截脈高手難道是那個君憶?

可是如果是那個君憶的話她為什麼要殺楊虎卻又給他留了三幅畫?

「當初你們遇到楊虎的時候見過他們手中有字畫沒有他們說的鸞鳳清鳴是酬金又是怎麼回事?」林逸飛隱約有一個脈絡卻只能一點點的挖掘。

「字畫什麼字畫?」計胖子搖搖頭臉上一陣茫然「酬金任務的事情我也不清楚。只不過能使用這麼大塊珍貴的玉來請人那人顯然也來頭不小。」

「你知道這塊玉為什麼叫鸞鳳清鳴?如何個珍貴?」林逸飛沉聲問道。

「那塊玉看其花紋質地。我感覺是在宋代以前」計胖子嘆口氣道:「可是我從來沒有想到會保存地那麼好就像這幾百年來都是在人手心中捂著一樣可是那樣總會有汗氣的痕迹那塊玉卻是一點沒有浸透我懷疑是贗品可是又找不出什麼根據。我只能說那塊玉多半是不久才被掘出來而且封閉保存地很好。」

林逸飛只是想到如果那塊玉是在完顏烈身上他如果帶玉穿越也會產生你這種情況!

「那塊玉呢後來你賣了?」

「我不捨得。」計胖子苦笑道:「我見過了那麼多好玉。從來沒有見過那麼漂亮的我師父見到我喜歡嘆息一口氣說說沒有給我留下什麼東西既然我喜歡就隨身佩戴吧。只不過這塊玉聽楊虎說這塊玉雖然名貴好像不詳我哪裡管得了那麼多。喜滋滋的戴在身上。」

「不詳?」林逸飛一怔「為什麼不詳?」

「楊虎說給他玉的那個人說過拿過這塊玉的。總要情人分散不得團聚。」計胖子道:「不過我不信。也不知道他說的是真的還是不想讓別人拿到這塊玉。」

「後來呢?你不說玉不在你手上你送給了誰?」林逸飛一皺眉頭鸞鳳清鳴能導致情人分散這是誰的說法轉念一想又是嘆息了一聲這塊出自岳元帥之手他和唐清鳳不能一起倒是真的很多時候一些古玉上的傳說只是給人一種美好地願望而已。

計胖子突然臉上露出了恐怖之色「我我……」

林逸飛心中一凜不知為什麼想起了胡花英日誌記載表面輕鬆卻已經暗自戒備「怎麼?」

「我真的有些怕。」計胖子突然說出這麼一句。

「怕你在墳墓中遇到的那個將軍來找你?」林逸飛沉聲問道。

「你」計胖子才要站起失聲驚呼只覺得胸口一滯竟然全身動彈不得就算你這個字好像都沒有傳出多遠四周仍是低聲細語的並沒有人現這裡的異常。

林逸飛嘆口氣道:「你不要總是大驚小怪你放心我在這裡沒有誰能傷害你你可明白?」

看到計胖子這種表情林逸飛已經確定這個計良就是當年胡花英遇到的那個計良只不過他現在看起來當然已經福了很多英俊也是不再。

逗逼,別那麼激動 計胖子點頭都是不能看著林逸飛地眼神已經大不相同在他的眼中林逸飛簡直就是如同會魔法一樣自己竟然看不到他是如何出手自己卻是半絲動彈不得。

林逸飛笑笑屈指一彈計胖子什麼都沒有現卻覺得一股力道擊中他的胸口轉瞬脖子『嘎叭』一聲輕響不由低低的痛呼了一聲。

這下倒不是林逸飛出手而是計胖子太過緊張突然恢復了動作一時不適應脖子的骨頭有些錯位已經無法恢復。

林逸飛坐著不動虛空劈出一掌只聽到『咯』的一聲輕響下一刻地功夫計胖子竟然脖子恢復如常不由怔怔!

「現在你總該相信有我在這裡就算他從墳墓中爬出來我也有本事把他打回去了吧。」林逸飛鎮靜的望著計胖子。

「有那是林先生的武功和我當初看到的那人簡直都是差不多」計胖子恢復了常態卻還是心有餘悸地說道:「我只是見到那人揮了一下手我竟然從遠遠的飛了過去被他一把掐住了脖子。」

林逸飛一顆心怦然大動「你可看到他的樣子?」

計胖子卻有些奇怪地問道:「我說出這件事可以但是我能不能問林先生一句你怎麼知道我在一個墳墓中遇到個將軍?」

林逸飛猶豫一下「你說了那天的事情我自然會告訴你緣由。更何況其實我今天來找你。還有其他地事情和你有關。」

計胖子喉結動了兩下本來想問什麼事情轉念一想林逸飛遲早要告訴自己早知道晚知道有什麼區別也沒有再問他卻不知道林逸飛生怕這個計胖子聽說胡花英已死會有什麼不可預支地因素生有的時候。感情能給一個人動力有地時候卻能毀滅一個人。

我家王爺太豪橫 想到隱瞞胡花英的死訊林逸飛心中多少有些慚愧只不過轉念一想計胖子說不定只是逢場作戲。早已經忘記了胡花英這個人自己倒也不必如此。

「那個俑坑其實我和林先生你說過。」計胖子低聲說道。

「你是和我提及」林逸飛認真想了一下「而且我並不知道你十幾年前。也去過那裡你半年前向我提及的時候難道又去過那裡?」

計胖子嘆息一聲「那實在算是我生平的噩夢。每次想起來我都是不寒而慄又如何敢再去不過我對那個地方還很關注。一聽到被挖掘的消息就在考慮。那個不知是人是鬼的將軍是否還在那裡等人。」

「等人?」林逸飛心中一緊。

「不錯你聽我慢慢的說」計胖子長吸了一口氣「我如果冒然說出裡面出來個活人你也不能相信是不是?」

林逸飛端起了茶杯抿了一口「也不用太詳盡與那人無關的暫且放一放。」

計胖子點點頭「我當時年紀不大跟著師父到處亂走屬於是騙吃騙喝那種騙過楊虎沒過一年我師父就得了重病得到重病之後不知道為什麼良心現人老了老了總要想想以前的事情年輕的時候天不怕地不怕地可是臨近死的時候躺在床上想到的都是以前做過的錯事這樣一來病情只有更重心中只有更加恐懼在墳墓中碰到的稀奇古怪的事情又讓他忍不住懷疑神鬼是否真實地存在所以他病情一日重似一日那塊鸞鳳清鳴本來是他的最愛一直沒有捨得賣出去後來終於有一日覺得自己不行了這才把我叫道床頭說這塊玉是個禍根他不行了就讓我把這塊玉再送還給楊虎。」

他說到這裡的時候望了林逸飛一眼眼神有些惶惶卻還是說道:「我當時肯定不樂意心想師父這是老糊塗了到嘴的肉怎麼還能吐出去他看出了我的想法就對我說這塊玉實在不詳楊虎是因為這塊玉而得了重病自己得了這塊玉后也是馬上就病就算我留在手上多半也不吉利的我當時卻想這算什麼楊虎是因為得罪了人才被人暗算和玉有什麼關係當時卻沒有想到師父想地更長遠了一層都說匹夫無罪懷璧有罪楊虎種下了禍根和這塊玉說不定就有很大的關係師父看出了我的念頭就說一切都是天意他留給了我點錢還有這塊玉讓我任選其一剩下的送給楊虎送玉送錢任由我選擇說完這些話后他就一命嗚呼死地時候還喃喃念著什麼天意。」

林逸飛皺下眉頭聽他說的和剛才矛盾的很多想要問些什麼還是忍住計胖子難免不起了貪念有可能害死師父但是這些都是只有在他良心現才能說出地事情。

「我當時其實真的有貪念」計胖子嘆息一聲「我這輩子頭一次看到了那麼大地一筆錢可是想起師父說的話想了足足半個月還是去了楊虎家一次林先生說句實話當時我的想法卻是楊虎如果還是重病的話我就再給他一筆錢當然不是全部師父臨死說的話我也算照做一部分要說把錢全給他那是絕對不能但要給他玉我也不捨得」他看了林逸飛一眼見到他不置可否這才說了下去「可是我沒有想到楊虎已經死了那個姓布的郎中竟然也在我私下見了他他偷偷的對我說好厲害真的好厲害我就問他什麼厲害他說那個人下手的武功很厲害隱穴一共點了三處自己卻只現了一處可是又說自己就算現了三處也是解救不了。我卻看不出厲害在什麼地方倒是慶幸省了一筆錢來。」

林逸飛皺皺眉頭「點隱穴並不厲害厲害的是她能夠控制楊虎病情作的時間楊虎不遵她的囑託當然只能死的更快。」

「林先生你說什麼?」計胖子有些不解。

「沒有什麼你繼續說下去。」林逸飛搖搖頭。

「我暗地裡面送了楊家一點錢不算多但在當時也算是不小的數目師父死了之後我就無事可作東遊西逛的到處亂竄一天到了朱仙鎮的時候聽說那裡人都說野外亂墳崗的地方有鬼當時還年輕一想肯定有些門道所以帶著工具興緻勃勃的沖了過去勘察了一夜無疑中現了一柄斷矛埋在土中當然都已經銹的不成樣子但是我當時見到了就知道那是古物而且年代很久我見了心中大動知道這柄斷矛絕對不會無緣無故的出現有可能這有個古墓而且裡面被掘過這個只不過是一些盜墓人殘留的東西想到這裡的時候我就不免有些沮喪可是又覺得如果找到他們的入口說不定還能現點別人不能現的東西這麼一想又開始忙碌了起來只不過打了幾鏟下去又現自己的推斷好像有些毛病這裡並沒有什麼墓室正要放棄的時候卻現一處草長的有些奇怪似乎和旁邊的植物有些不同這才尋了過去仔細一看竟然現草下一個入口。」

林逸飛嘆息一聲「難道在你之前真的有人去過了那裡?」

計胖子額頭上汗珠子冒了下來「是人是鬼的你自己判斷我當時心中興奮就鑽了進去爬了長長的一個坑道暗自嘆服那人用的什麼工具這個洞挖的那麼結實突然眼前豁然開朗就看到了這輩子都難以置信的駭人景象林先生這個你多少也知道一點。」

看到林逸飛緩緩點頭計胖子又說了下去「可是這還不算最駭人的當時我竟然聽到一聲大喝傳來震的我耳膜幾乎破裂一個男人的聲音雷鳴般的傳了過來聲音中充滿了憤恨和絕望有如地獄中傳來了一樣說句實話林先生」計胖子苦笑道:「我就算所謂的鬼哭鬼叫也比不上那聲叫喊那人叫的卻是莫名其妙蕭別離滾出來我等了你幾十年你究竟在哪裡?!」 神像頭頂上方有一個破舊的牌匾,寫著『補天娘娘』四字,兩側的柱子上是一副對聯,歌頌女媧娘娘補天的功績,字跡有些模糊不清,許莫也沒細看

洛詞在許莫耳邊輕聲道:「許大哥,這尊神靈,就是女媧娘娘了」

許莫『嗯』了一聲,心裡卻想:「難道啟示之書上的那張美人臉,指的就是這尊神像?這尊神像有什麼問題?」

忍不住走上前去,檢查那尊神像,伸手在神像上面敲了敲,神像發出『噹噹』的聲響,乃是金屬鑄成的,上下打量,但見那神像的最底下有一角掉漆,現出原材料本sè

許莫湊近了仔細一看,神像的原材料竟然是純的黃銅,心裡更感詫異黃銅的價格不低,在這荒山野嶺之間,這麼一尊黃銅鑄成的神像,居然還能完好無損的瀕在這兒,不得不說是一件奇事

他退了回來,仔細再看,大殿十分空曠,除了正中石台上那尊補天女媧娘娘像之外,便只剩下前面一副石頭香爐,香爐里還有一些香灰,已不知道是多久之前香客燒香剩下的了

除此之外,便什麼都沒有了,連神幔都已經被人摘去因此整個大殿一眼就可以看的明白

左側有一個小角門,通向院內

周懷忠一揮手,光氏兄弟把旅行袋放在地上,拉開拉鏈,從中提了一個長旅行包出來,長旅行包打開,取出四柄約半米長的西瓜刀,周懷忠和三個學生每人拿了一把在手裡

接著向許莫和洛詞兩人看了一眼,吩咐道:「我們進,你們兩個,留在外面守著東西」

許莫好不容易來到這兒,怎肯留在外面守候?正要說話,洛詞便已搶著道:「表舅,我們也跟著進去」

周懷忠一瞪眼,不高興的道:「遇到壞人,我們可沒辦法分心保護你們」

洛詞反駁道:「留在這兒,一樣會遇到壞人」

光亮插嘴道:「看到有人,你們大聲呼叫就是了,我們聽到聲音,立即就會出來營救你們」

安靜聞言接著道:「壞人悄悄的過來,他們可未必來得及叫」說著左掌豎立如刀,做了個下斬的手勢,解釋道:「就是這樣,那些人如果也練過,這樣在他們脖子上用力一斬,一下子就打暈了」

「好,好」周懷忠是急xing子,被說得心煩,只得同意道:「你們也跟著進去包裡面有匕首,你們一人拿一把護身,遇到敵人,動手是用不到你們的,你們只管保護好自己,不給我們添加麻煩就是了」頓了一頓,接著又道:「你們抬著包,跟在我們後面,包裡面有吃的用的,不要走丟了,也不要丟了包」

許莫沒說話,洛詞忙點頭答應

光明從長旅行包里取出兩把匕首,分別分給兩人許莫趁機向長旅行包里看了一眼,但見那包里除了西瓜刀匕首之外,竟還有雙節棍鎚子長柄斧指虎等武器

光明將武器分給兩人之後,又將那長旅行包放進大旅行袋裡,交給許莫和洛詞兩人抬著,周懷忠再次招呼一聲『走』,一行人便通過角門,向院子里走去

角門之後,又是院牆,兩堵院牆之間隔出了一條五六米寬的廊道,廊道里,緊貼著內院牆的地方是一排老慎

向左向右都是路,周懷忠左右看了看,便向右一揮手,當先向右便行

許莫低頭向地上看去,那地面上積了厚厚的一層慎葉,牆的兩邊都是雜草,慎葉蓋住了地面,因此竟看不出有人踩踏過的痕迹但不知怎麼,他心裡卻隱隱感覺有什麼地方不太對勁,然而究竟是什麼地方,他一時之間,卻又說不出來

有心想要提醒周懷忠四人一下,看了他們一眼,卻又覺得,他們那麼自負,自己縱然說了,他們也不會理會,說不定還會遭到他們的恥笑,倒不如不說

六人一直走了幾十米,才見到一扇門,那門正在兩株慎之間,是一扇黑漆厚重木門,門略微有些寬,大概有兩米多的樣子

到了這兒,周懷忠終於謹慎了些,先行透過門縫向院內望了望,不久之後,便轉過頭來,像是沒有發現什麼可疑的東西,便伸手推門

那門是虛掩著的,在他用力一推之下,便『吱狃』一聲開了周懷忠一揮手,帶著三個學生,當先便向院子里走去

許莫和洛詞抬著旅行袋跟在後面,接著向院內看去,這院子里滿是一人多深的雜草,雜草深處,可以看到一座更加雄偉的大殿,大殿兩側都是屋宇,左側的那部分卻大多倒塌了,還有明顯的被火燒過的痕迹

向左飲過去,在院牆的另一側,百米之外,和這側的院門對稱的地方,也有一個院門

雜草中間,有一條石子路連通著大殿和院門,只不過那石子路上,同樣長滿了雜草,再加上兩天前山上似乎下過一場雨,地面被沖刷的很乾凈,因此同樣看不出有人走過的腳印

周懷忠和他的三個學生,已經向大殿的方向走了過去,許莫和洛詞兩人緊緊跟在他們身後

許莫向四周的雜草叢看了看,雜草隨風搖曳,沒有發現任何異常,但原先那種不對勁的感覺反而更加強烈了些,心裡越發安了

「小櫻,別怕!別怕!」洛詞的聲音傳了過來,卻是在安慰小櫻

許莫向洛詞肩上看去,但見那隻鸚鵡,竟在她的肩膀上動來動去,好幾次都展翅yu起,卻又停下,十分躁動很顯然的,它也感覺不到了不安

難道這院子里,有什麼可怕的野獸么?

許莫不自禁的想著,轉眼見周懷忠帶著三個學生已經走遠,光亮回過頭來,向他和洛詞兩人招手,催他們趕快跟上

許莫見此,只得停下思考,和洛詞兩人迅速追趕過去

一行人到了大殿跟前,那大殿竟有七八米高,用幾根大紅柱子支撐著,大殿的正門上同樣有一塊牌匾,寫著『造人娘娘』四字,殿內供奉的神像和外殿的卻截然不同

確切的說,身子是差不多的,臉完全不一樣再不是許莫在啟示之書上見到的那張美人臉的涅,而是普普通通,甚至沒有頭髮上那些如同小蛇一般的辮子,和正常人的臉幾乎沒有什麼兩樣

神像的右手抓著一個小人,說的女媧娘娘造人的功績那神像一眼就可以看出來,是用石頭雕刻成的,僅僅在外層打了一層白石膏而已

除了許莫之外,其他人卻都沒有注意到神像的問題,當然,也可能是他們看到了,卻沒留意

周懷忠帶著幾人走進大殿,那大殿窗格子被糊住了,陽光照不進去,顯得說不出的yin森,溫度也一下子降了好幾度洛詞普一進去,便忍不住打了個寒戰

正殿兩側都掛著神幔,神嵯沾滿了灰塵,周懷忠用西瓜刀挑開,向內一望,神嵯的灰塵落下來,落了他一身

許莫趁著這個機會,向里瞧了一眼,神幔后空無一物

「呸呸呸!」周懷忠連連『呸』了幾聲,退了回來,顯是剛才用西瓜刀挑開神幔的時候,部分灰塵落進了他的嘴裡

安靜走上去,幫他拍了拍身上的塵土

周懷忠接著向光明使了個眼sè,讓他去檢查另一側的神幔光明不敢違抗,不情不願的過去,另一側的神幔後面,同樣什麼都沒有

一行人從大殿里出來,接著檢查左右兩側的屋宇,這些房間的房門都是開著的,房間里卻只有一些雜物

他們不肯死心,繞過這些房子,向大殿後面走去,大殿後面,也有一條石子路,石子路通向後門,那後門卻是鐵鑄的,用一把銅鎖鎖上了

光明從旅行袋裡拿出鎚子,三兩下將銅鎖砸開,拋在雜草叢裡光亮推開鐵門,一行人魚貫出去

鐵門後面,還是一處院子,一道拱形門洞正對著鐵門

許莫通過拱門,向內望去,院子里雜亂的種著很多依舊是慎,將院子內的情景擋住了,但是依稀之間,在慎之後,還是能夠看到幾棟房子

地上依舊有很多落葉,眾人接著向院子里走去,這院子里共有三棟大屋,大屋沒有窗戶,屋門都是厚重的鐵門,鐵門外都上著鎖

周懷忠見此,冷笑一聲:「他們的基地,一定是在這三棟屋子裡了,把鎖砸開,看看裡面有什麼」

光明應了一聲,他手裡還拿著那柄鎚子,當下走上前去,用力幾下敲在正中大屋的鎖上,那鎖並不結實,幾下便被砸開了

光亮走上前去,和他一起用力推那鐵門,但兩人推了幾下,那鐵門卻紋絲不動

「怎麼回事?」周懷忠急忙問了一句

光明不敢肯定的道:「似乎是在裡面堵住了」

「一起來推試試」周懷忠接著道

當下和安靜兩人走到門邊,許莫和洛詞兩人也放下手中旅行袋,上前幫忙但六個人用儘力氣,卻始終沒有把門推開

他們接著又試了其它兩棟大屋的房門,同樣如此

「這幫孫子,在裡面堵死了,媽的」周懷忠忍不住罵了一句,狠狠的在門上踢了一腳

許莫卻注意到,洛詞肩頭的鸚鵡,似乎更加不安了

a

a ()光明也在門上踢了一腳,恨恨的道:「不如放把火,燒了這個破地方,看他們出不出來」

說著將西瓜刀交在左手,右手伸到褲兜里,拿了一隻打火機出來,打著了火,雙眼卻望著周懷忠,只等他一點頭,便到附近的雜草叢中放火

周懷忠聞言猶豫了一下洛詞急忙阻止道:「我姐姐還在他們手裡,萬一就在這幾間房子里關著,被誤傷了怎麼辦?」

光明聽了洛詞的話,立即反應過來,自責的說了一句,「糊塗,我只顧著對付他們,竟忘了洛詩姐,真不應該」說著收起打火機

許莫提議道:「不如先到其它地方看看」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