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然吶?」平頭哥白了他一眼,「你想違抗靳神的命令?」

「那倒不是。」林垢嚼著嘴裡的口香糖,咬字不清道:「只不過我還是第一次看到靳神假公濟私!」

平頭哥抬手,對著那些人的槍口不約而同的開槍,連給他們反抗的餘地都沒有。

總裁強情寵愛 「放你娘的狗屁!」他啐了一口,「這些人既然敢動大嫂,就沖著草菅人命這一條就該死!還是你指望把他們送到牢里過幾年出來就能洗心革面不幹壞事了?」

像他們這些人,十幾歲就開始當混混,只要肯給錢什麼偷雞摸狗,殺人放火的事都肯干,活在這個世界上就是禍害。

指望他們能洗心革面,重新做人還不如祈禱他們重新投胎別再做壞人了!!

林垢一副我懂了的神色,平頭哥指揮他們善後,別讓人察覺到什麼。

楚嘯坐在車頭,抱著自己的狙擊槍,冷眼旁觀他們的忙碌。

滿地的鮮血與橙色的夕陽形成了一色,空氣中彌散著濃濃的腥血味……

夜,已拉開了序幕。

……

靳仰止親自開車,一路上都沒有說話,只是握著她的手,沒有一秒的鬆開。

車子停在了玉蘭苑門口,下車,拉著她進屋。

門還沒來得及關上,葉微藍轉身就撲到他身上,直接來了一個壁咚。

踮起腳尖,主動的吻上他的唇瓣,「你怎麼突然回來了,還知道我在那裡?」

靳仰止欣長的身子靠在門上,薄唇含笑任由著她親吻自己,沒有任何的回應,低啞的嗓音回答:「打電話沒人接,我就叫白述定位你的位置。」

葉微藍瞭然,舔了舔唇瓣,「低頭,不然我脖子酸。」

黑眸里閃過笑意,大掌摟住她的細腰輕輕一提,轉身就將她放在鞋柜上,剛好能與他平視。

葉微藍很滿意這個高度,側頭親著他的薄唇,望向他的眼神里滿載著花痴,「寶貝兒,你真帥!」

靳仰止的雙手分開撐在她身體兩旁,薄唇輕抿,「我滿臉油彩,哪裡帥了?小騙子!」

最後三個字滿載著寵溺。

「哪裡都帥!」葉微藍一本正經的回答,忽然玩心大起,在他的鼻子上咬了下。

靳仰止呼吸倏然一滯,凝視她的眸色愈發的深了,渾身的血液翻湧的往一處衝去。

這樣的眼神,她太熟悉了,白皙的小臉上浮起一抹緋紅,手指摟住他的脖子,唇瓣貼在他的耳邊,宛如一個妖精在誘惑他,「寶貝兒,我想你穿作戰服跟我做……」

修長的手指宛如玉竹節節分明,指尖長滿薄繭捏起她的下顎,噴洒在她小臉的氣息都滾燙了起來——

「如你所願。」

話音未落地,他已經吻住了柔軟香甜的小嘴,極盡纏綿。 夜色越來越濃,而二樓的春色也越來越盎然。

靳仰止是一路抱著葉微藍上二樓,卻沒有去卧室,而是在葉微藍第一次來說他裝逼的地方躺下。

地板上鋪了一張很大的黑色毯子,葉微藍躺在上面白皙勝雪的肌膚與地毯形成了明顯的對比,視覺衝突讓靳仰止越發的情難自抑。

室內沒有開燈,只有窗外三三兩兩的華燈遠遠遙望,朦朧的月色隱約勾勒出兩個人親密姿態,纏綿悱惻。

葉微藍舒服的腳尖如繾綣起來的茶葉,意亂情迷的哼哼唧唧,混亂的意識里隱約覺得自己好像忘記一件很重要的事。

「寶貝,唔……我好像忘了什麼事……」

「還記得說明忘的不夠徹底!!」

喑啞的嗓音瀰漫著濃濃的情一欲,低頭吻上她的唇,幫助她忘的更徹底些。

這個時候除了他,她的腦子不可以想其他任何的事情!!!

葉微藍最後那點意識都被抽走了,被他迷的神魂顛倒,再也無法思考任何事。

只能被他「帥」的合不攏腿!!

……

警局。

顧鉑悅一推開門就看到平日里一說加班就個個上墳一樣的手下圍繞著放放轉,不是給他吃零食就是給他吃水果,或者問他要不要喝養樂多!

放放感覺自己的肚子都要撐炸了,嘴巴也要笑僵了,看到顧鉑悅就跟看到救星一樣,「舅舅!」

迅速從凳子上滑下來,蹬蹬蹬跑到他面前,「舅舅,他們想謀殺我。」

「誤會,誤會啊!我們沒有!」

「是啊!我們就是看他可愛,所以想給他們吃……」

放放摸了摸自己圓鼓鼓的肚子,「舅舅,我再吃就真的要撐死啦!」

顧鉑悅彎腰將他抱起,鷹眸瞥了他們一眼,「一分鐘,不走的留下來加班三天!」

傅小姐你老公又在作死了 話音未落地,眾人一鬨而散。

只是離開前都戀戀不捨的一步三回頭看他懷裡的放放,太可愛了,好想有這麼一個兒子。

放放看到他們都走了,長長的鬆了一口氣,如釋重負。

顧鉑悅輕輕拍了下他的後背,「你不是很機靈,還應付不了他們?」

「應付是能應付,可是葉微藍說警察叔叔姐姐都是好人,舅舅也是警察,不能捉弄。」他扁了扁嘴巴,要不然他就把他們一個個捉弄個遍了。

顧鉑悅一怔,沒想到她會這樣跟放放說。

「走吧,我送你回去。」

「你找到葉微藍了嗎?」放放好奇的問。

「沒有!」聲音頓住,片刻的沉默后道:「不過她應該沒事。」

他一路追蹤到郊外,雖然沒看到葉微藍的車子和人,不過發現地上有清理過的痕迹。

對方處理的很乾凈,不過還是被他發現旁邊的草叢裡有沒處理掉的血跡。

能在這麼短的時間把痕迹處理的這麼乾淨,除了靳仰止,在京城他想不到第二個。

放放也是一點都不擔心,「我也覺得她沒事,以前每次有人惹她,最後都是人家倒霉!」

顧鉑悅抱著他往外走,遇到同事就頷首示意,「她以前也經常打架?」

「打啊!」粉嫩可愛的小臉上滿是無奈,「葉微藍什麼都好,就是動不動就說什麼不服就干!太暴力了!」

顧鉑悅被他給逗笑了,忍俊不禁。

走出警局上車,顧鉑悅給他扣好安全帶,剛發動車子就聽到他小奶音響起,「舅舅,你是不是喜歡葉微藍啊?」

雖然葉微藍要自己叫他舅舅,可是不是親舅舅,自己還是能分得清楚的。

顧鉑悅目光看著前方,用餘光掃他,「你個小毛孩,知道什麼喜歡不喜歡的?」

激情似火,腹黑顧少強索歡 「我知道啊!」放放眨巴著大眼睛,抿唇道:「當你想一個人心裡又高興又難過的時候,這種感覺就是喜歡。」

顧鉑悅劍眉微斂,側頭看他,「你有喜歡的人了?」

放放小臉上瞬間劃過一絲不好意思,側過頭口是心非道:「才沒有!」

頓了下,反應過來看向他問,「不對!是我問你喜不喜歡葉微藍,你還沒回答我呢!」

「你也說了她那麼暴力,我怎麼可能會喜歡她?」顧鉑悅抿唇輕笑,略作停頓,又很認真的說了一遍,「我不可能會喜歡她的。」

放放點頭,「也對,葉微藍又暴力又不溫柔,好吃懶做,還愛喝酒,在這個世界上除了爸爸沒有人會喜歡她的。」

顧鉑悅嘴角的笑愈濃,真想把這段話錄下來讓葉微藍聽聽,採訪一下她的感受!

「那你呢?喜歡誰?」顧鉑悅問。

放放白嫩的小臉上浮起一抹不好意思,「你真想知道啊?」

顧鉑悅點頭。

「那你保證不會告訴葉微藍!否則她一定會毀了我的初戀!!」放放嘆氣道。

初戀?

四歲的孩子就開始初戀了???

顧鉑悅很想笑,但忍住了,很認真的點頭,「好!我答應你,絕對不會告訴葉微藍!」

放放聽到他保證這才小心翼翼的從口袋裡拿出一個小懷錶,打開表蓋裡面裝著一張大頭貼。

顧鉑悅瞥了一眼。

照片里是一個黃皮膚黑頭髮,齊劉海的小女孩,五官非常的漂亮,粉雕玉琢,像個洋娃娃。

尤其是那雙眼睛又大又圓,水汪汪的,靈動的彷彿會說話。

他一直覺得放放已經長的夠好看了,沒想到在這個世界上還能找到與他不相上下的。

「長的很漂亮!!」

「必須噠!」小臉上露出自豪,在照片上哈了一口氣,小心翼翼的用袖角擦拭掉上面的灰塵,「她叫小心肝,現在定居加拿大,我已經打算好了,等到我十六歲我就去加拿大娶她當老婆。」

「我都叫安妮姐姐查清楚了,加拿大十六歲只要雙方父母同意就能結婚了!!」

「…………」

顧鉑悅實在不知道該接什麼話了。

十六歲結婚,小子你就不怕被人家父母打斷腿嗎???

誰家有這麼個寶貝女兒都捨不得十六歲就讓豬給拱了!

哪怕是一頭長的很帥的豬!!!

墨園。

顧鉑悅牽著放放進屋,戰南望像個孤獨老人坐在餐桌前吃晚餐。

「葉微藍沒回來?」顧鉑悅問。

「沒有啊。」戰南望回答,「怎麼了?」

「下午有人跟蹤我們,媽媽把我送給舅舅一個人去打架啦!」放放解釋道。

戰南望眉頭倏然皺緊,說了一句「你等一下」,拿起手機就打電話。 電話很快接通,不知道對方說了什麼,戰南望嗯了一聲后掐斷電話,抬眸道:「放心吧,葉微藍沒事!」

戰南望的話更加肯定了顧鉑悅心頭的猜測,果然是靳仰止的手筆。

「那放放就交給你了,我先回去了。」顧鉑悅鬆開了放放的小手,輕輕地拍了下她的小腦袋,「去吧。」

「謝謝舅舅送我回來。」放放甜甜的說了一句,邁著小短腿跑向戰南望。

葉微藍說了,伸手不打笑臉人,他要對舅舅客氣點,說不定以後哪天就要舅舅幫忙啥的,好壞舅舅也算是個腿,偶爾能抱一抱。

顧鉑悅走了。

戰南望瞥了一眼放放,「還沒吃晚餐吧?剛好陪戰叔叔一起!」

放放爬上椅子,摸了摸自己圓鼓鼓的肚子,「不吃啦!再吃我的小肚子就要撐破了。」

戰南望忍不住嘆氣,「你爹有異性沒人性,你娘更是見色忘子,連兒子都不管了,咱們相依為命,你還不陪我吃晚餐……」

傷心!

實在太傷心!

放放聽出他話里的重點,明凈的大眼睛一亮,「爸爸回來啦?」

戰南望:「……」

這個重要嗎?

重點不應該在吃晚飯這件事上?!!!

放放想到靳仰止回來,心裡掩飾不住的小竊喜,放在口袋裡的手摸了摸懷錶,等爸爸回來他就跟爸爸說小心肝的事。

要是自己表現的好點,說不定爸爸還回去幫自己先去定個娃娃親,自己就不用擔心小心肝會被別人搶走了!!

「戰叔叔,你慢慢吃,我先回房間睡覺啦。」

放放滑下椅子,蹬蹬蹬的跑向二樓,然後進房間把自己的所有玩具找出來——準備聘禮!!!

戰南望單手撐著下巴,看著面前的美食都沒胃口了。

本來就圖墨園熱鬧,一日三餐有人送到面前,他這才賴著沒走。

現在算什麼?

一個兩個都不歸家的,現在連這個小子都不陪自己了。

靠!

真TMD無聊透了,好么!!!

……

窗外,驕陽一點點的爬上來,驅趕走所有的黑暗,乾淨的天空萬里無雲。

葉微藍眼睛還沒睜開先伸了一個懶腰。

額頭突然多了一片溫熱的觸覺,緊接著耳邊就響起低啞慵懶的嗓音,「靳太太,早。」

睜開眼睛就看到帥的人神魂顛倒的臉龐,葉微藍捧住他的臉,仰頭在他的唇上親了一口,「靳少,早上好。」

靳仰止薄唇含笑,清風明月般的眸子凝滿寵溺,手指撥開她臉龐的青絲,「起床,我給你做早餐。」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